金闪闪 作品

第54章墓园偶遇

    在慕琛家里醒来的清晨,安小溪起身,丝滑的被褥从身体上滑落下来露出她上面布满了姹紫嫣红吻痕的身体。

    慕琛不在房间里显然已经起了,安小溪看了下表也赶紧洗涮完毕之后穿上衣服走出去。

    暖春的季节阳光从外面照射进来,照在慕琛笔挺的身姿上,安小溪从楼梯口上凝望着她,感慨不已。

    慕琛是她见过身材比例最完美的男人,看到这个男人脑海里就会不自觉的冒出灵感。

    那种想设计的冲动不断的涌上来,如果是这样的男人给她做模特的话,她一定能做出很棒的衣服。

    这时候慕琛似乎注意到了她那过分灼热的眼神,微仰起着头扫了她一眼。

    眼神有些傲慢,十分迷人的傲慢。

    安小溪脸上一红走了下去,一直都到他面前坐下。

    “我有那么帅吗?”慕琛看着报纸,戏谑的调侃她。

    安小溪刚想喝牛奶听了他的话急忙把牛奶拿开,尴尬的看着他:“我,我是觉得你很适合做模特,拿着你找灵感,你别乱想。”

    真是的,哪里有人这么问话的。就算他的确是帅的人神共愤,帅到宇宙无敌,但他这么问,她却绝对不甘心就这么坦白的说出来。

    慕琛听后,一双漆黑的桃花眸从报纸上挪开看向她:“那么怎么样,有灵感了吗?”

    安小溪微昂着头道:“就快要想出来了。”

    慕琛知道她是在逞能不过还是说道:“是么,那么等做出来的时候拿给我穿。”

    愣了愣,安小溪狐疑的眨了眨水润动人的眸子:“真的?我做了你真的会穿?”

    “当然,有什么不能穿的,不如说妻子亲手做的衣服我很乐意穿。”慕琛点头,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他倒是真的蛮有兴趣的。安小溪一直对服装设计很用心,总是设计不离口,想去的地方和设计有关系,梦想就是成为设计师,连他许诺她婚后做真正的慕太太,她的要求也是要继续做设计。

    这样的执拗会产出什么样的作品,他很期待。

    安小溪有些兴奋了,慕琛啊,谁能请动慕琛来做模特啊,她安小溪肯定是第一次啊!

    高兴的跃跃欲试,安小溪提要求道:“那我要量你的身长什么的,需要量的仔细些做出来才能合适。”

    慕琛漆黑的桃花眸里暗色一闪,唇角微勾起了一个邪魅的弧度:“是么,那是需要仔细的量,我会给你机会让你好好量的。”

    是的,脱光衣服在床上量,这样就绝对不会有任何的误差了。他还真是贴心。

    安小溪哪里知道他话里有话,眨着一双天真的大眼睛,小兔子一样期待着给慕琛量身体,然后成为第一个拿慕琛做模特的人。完全不知道大灰狼已经伸出了狼爪,随时准备扑倒她这只蠢蠢小白兔。

    吃过了早餐,两个人在门前道别,慕琛叮嘱她道:“三天后就是订婚典礼,这之前我会有些忙,所以会没有时间见面。不过不用担心,一切都安排好了,而且——”俯身凑近她,慕琛在她耳边沉声低喃:“订婚典礼结束后,你就搬过来。”

    安小溪脸上一红,慕琛真是霸道这种事情也不和她商量,根本就是霸道的口吻,但是……

    “好。”安小溪还是乖巧的答应了下来。

    比起在安家,和慕琛住在一起的日子一定是更好的。

    在门口道别之后,安小溪被送到了学校,订婚的消息当然是第一时间分享给了郑楚楚很替她高兴。

    “真好啊小溪,订婚以后你就可以彻底摆脱安家了,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你了。”

    安小溪点头,由衷的笑了起来。

    自从遇见慕琛以后她还以为她的人生陷入了灰暗,却没想到竟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这之前,我要去一个地方。”安小溪低头,嘴角是一抹淡淡的笑容。在这样美好的日子里,她该去看看她母亲。

    下午的时候,安小溪告了假,买了一束花,独自去了墓地,不是祭拜的日子墓园里冷冷清清,这块墓地还是她当时求安毅,安毅才买的,一进都墓园里,往事涌上心头,自己那柔弱美丽的母亲的身影浮现出来,她的心就难免一阵刺痛。

    “妈,我来看你了。”将一抹淡雅的百合放在墓碑前,安小溪跪下来点了香。

    “妈,今天来我是想告诉你一件好事,我遇见了一个很好的人,我们快要结婚了,虽然他说过和我结婚是因为一些家族利益的关系,但是他真的对我很好。我知道他对我大概没有爱情这一说,但是我并不是很在乎。他是唯一能带我逃离安家的人,也给了我很多很多,让我可以去实现梦想,生活无忧。”笑一笑,安小溪道:“妈,我想我的选择是对的,妈你那么爱那个人,付出了一生却什么也没有得到,悲苦的去了。而我选择了妈你完全不同的路。有没有爱情,是否被爱着我并不在意。我只要过的好一些,能去做我想做的事情就好。更何况更意外的是他虽然不爱我,却这样待我好。妈,我知足了,我现在很幸福,请不要为我担心。”

    在母亲的坟墓前又说了一些话之后安小溪才起身离开,从山间小路下来的时候,正迎面碰到从另外一个路口出来的人。

    看样子也是来祭祀,这本来不稀奇的,稀奇的是迎面而来的人安小溪竟然认得。

    那人也第一时间认出了她立刻遮掉了墨镜。

    “是你?”

    安小溪也愣了:“煌影。”

    两个人相视而望面面相窥,最终干笑了下。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缘分啊,竟然在这种地方遇见。

    得了煌影也来祭祀的原因,安小溪搭了顺风车。

    在车内煌影百无聊赖的和她闲聊。

    “你来看谁?”

    “我母亲,你呢?”

    “朋友。”

    “你母亲……”煌影有些欲言又止,安小溪知道他想问什么便道:“我母亲是病逝的,癌症晚期,没办法的事。”

    “嗯,生病这种事情谁也阻挡不了,你节哀顺变。”煌影安慰他。

    安小溪笑笑道:“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我已经没那么悲伤了,反倒是你,没事吧,朋友的话应该还很年轻,有大好的年华,可惜了。”

    煌影点头,道:“他是个替身演员,专替动作戏的,是个很敬业的人,只可惜吊威亚时意外去世了,是几年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我凭着一张脸就赚了很多钱,把演艺很不当一回儿事,但我永远忘不了我这个朋友去世前一晚和我聊天时说过的话。他说他一直觉得演艺事业是很了不起的事业,能丰富别人感情的这个事业,非常了不起。那之后我经常会想像他那么敬业的好演员为什么会死掉,而我这样糟糕的人却活着,还在红。”

    安小溪听着他的话,看着他英俊的侧脸不免有些感慨。

    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所谓的谁过的比谁好,谁过的不如谁。

    我们不幸的时候总以为世界上我们最不幸,其实并不知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不幸。

    “每个人,都很了不起。我觉得现在的煌影背负起朋友的愿望做的很好,我有在追你的电视剧,真的演的很好。看的时候就在想,这样的演员是用灵魂在演戏。所以现在的你一定比曾经的你好了一千倍,你朋友一定以你为骄傲。”

    煌影沉默了下,扯开了唇角:“真的吗?他真的会以我为骄傲吗?”

    “当然是这样啦,因为你们是朋友嘛。如果我朋友变得很厉害了,我就会很骄傲的告诉别人,那是我朋友。也许你朋友在天堂里也告诉其他人,看到没,煌影,那是我朋友。”

    煌影想了想,笑:“以他的性格说不定会呢。”

    安小溪点头,吹着风并没有注意到煌影微微颤抖的双手,已经变得有些猩红的双眸。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对他说这样的话,自从那个人死口第一次有人这么说。

    安小溪在目的地下车和煌影道别,煌影看着她的背影,忍了忍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开口道:“联系方式,方便交换下吗?下次有好吃的美食,我传简讯给你。”

    安小溪一听美食顿时来劲了,迫不及待的交换了联系方式。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食友了,一定记得给我分享美食。”

    “好。”煌影勾起唇温柔一笑,看的安小溪有些愣接着扬长而去。

    安小溪怔怔的呆在原地,似乎和舞会时看到的他有些不太一样。

    那边煌影开着车,心思百转。这是第一次他去祭拜了朋友之后心情没有那么沉重。

    安小溪不会知道的,其实他那个替身演员朋友,是在替他的戏做他替身的时候去世的,吊着威亚就在他眼前从高空上摔下来摔死了。

    他没办法原谅那个时候的自己,也觉得那个朋友也不会原谅他。但安小溪是第一个,第一个给出他特别答案的人。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