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闪闪 作品

第50章语言天才慕琛

    一顿早餐还是在安小溪囧到快要钻到地底下的表情中吃完了。她这是自作孽不可活,不做死就不会死,都猜出来可能是慕琛给她换了衣服,她竟然还是不死心的问了慕琛,希望得到否定的答案。

    谁知道慕琛优雅的喝着咖啡,从容又淡定的点了点头:“没错,你已经睡了,我只好给你换了。”

    想钻地洞,想打个洞钻进去,她为什么不是只地鼠呢?这样她就可以在这种时候打个洞钻进去了。

    “就算你一直看着地上,那里也没有洞可以让你钻。”轻易的洞察了安小溪的想法,慕琛道:“只是换件衣服而已,不用这么大惊小怪。”

    安小溪委屈:“你说的容易,丢脸的人又不是你。”

    慕琛挑眉:“那下次换你帮我脱衣服。”

    安小溪瞪大了眼睛:“为什么到你那里就不是穿而是脱了。”

    “因为比起被穿衣服,被脱衣服更能让我高兴。”慕琛说的理所当然。

    安小溪咬牙。这个色狼!

    哼了一声安小溪说不过他干脆不说了,慕琛看了她那气哼哼的一眼,继续低头看报纸,眼神微微转暗了一些。

    到底还有有几家媒体提了安小溪身为私生女的事情,那些人果然是不会放过这个兴风作浪的机会。

    不过还在他们也不敢太在安小溪身上做文章,所以没有直接曝光安小溪的生活信息以及真实名字,照片也没敢放不遮的,否则他一定饶不了那些人。

    在他身上怎么做文章也可以,但是把女人也牵扯进来就未免卑鄙到没有下限了。好在慕家人的争斗虽耍尽手段,但也知道对女人下手没有用处也不光彩。

    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慕琛沉吟了一下道:“小溪,我让媒体那边把你家庭的信息还有你的信息都隐晦了起来,你既然要继续上学,婚姻的事情在学校里曝光总是有麻烦,这样隐藏起来行吗?”

    安小溪吃着东西,其实对这种事情不太上心,但是她听的出慕琛是在为她着想急忙放下手里的餐盘认真道:“你绝定就好的,对你怎么有好处怎么来。我不太懂这方面。不过隐瞒起来的确是好一点,我在学校里也能更轻松点。”

    慕琛点头。

    他知道她一定会这么说,因为她一直都很谦逊,即使现在都要成为慕氏集团总裁夫人了,却也从没用这个身份做过什么事,也没有炫耀过。

    这是她的好,也是她的弊端。这样谦逊的她,难免会让人觉得她好欺负。慕琛不禁再一次想,如果这女人能有点心机就好了,也可以再任性一点。

    “对了。”安小溪低头继续吃了几口之后忽然想起什么来了一样,放下东西严肃的看着慕琛道:“慕琛,我觉得有件事我必须要说。”

    慕琛难得见她这么认真,把报纸放在一边,一双漆黑的桃花眸也认真的回看向她:“什么事?”

    安小溪吸一口气双手握住自己的衣服伸出手臂扁嘴道:“这些衣服什么的,你别再给我了,我知道这些衣服都贵的离谱,我每天也不是去参加什么舞会或者什么重要的场合,这些衣服你不要再给我了,只是去上学,我穿自己的衣服就好,还方便。”

    慕琛怔了一下,簇了下俊眉:“你要和我说的很重要的事情就是这个?”

    安小溪点头:“这很重要。”

    慕琛的嘴角抽了抽,沉默了一会儿才吐出两个字:“不行。”

    黑白分明的水眸眨了眨,安小溪惊呼:“为什么?”

    慕琛已经从听到她这个所谓的‘大事情’的震惊中平复下来了,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道:“因为你是我的女人,就该这么穿。”

    他实在不太懂这个女人,无欲无求也该有个限度,男人送的东西她就老实收下就好,何必要推拒呢?更过分的她还不是做作的推拒一下就算了,她是在很认真的拒绝。

    为什么呢,她穿上这些明明很漂亮,为什么不穿。

    安小溪纠结的皱起了眉头,头头是道的说了起来:“事情不是这样的,我和你一起的时候一定会好好穿着打扮的,可是我现在只是去上学,只是以安小溪的身份去上学,你也说身份隐瞒起来了呀。我没必要穿的这么好看的,而且我是做服装设计的,接下来课程大部分都要忙着做服装,穿成这样也不好做衣服进缝纫室什么的。”

    慕琛听她一副大道理一堆的样子,微昂起了头,‘啪’的一声再次拍下了报纸双臂环胸傲慢勾起了桃花眼。

    “你说的只是看起来很有道理。第一,我是隐瞒了你的身份,但我绝对不介意任何人发现你的身份。你是我慕琛的女人,是慕氏集团总裁的夫人,穿衣打扮就是要好看才能不给我丢脸。第二你是做服装设计,一个好的服装设计师首先要给自己搭配一身好的衣服,有身好品味才能让顾客有想要穿她设计的衣服的欲望,所以我觉得你不仅应该穿我给你的衣服,更应该自己挑衣服让我买。第三,既然裙子穿起来你会不方便,我明天叫章铭再准备一批裤装,一部分先送去安家,一部分放在这里。”说完之后慕琛又道:“哦对了,二楼尽头的衣帽间里全部是你的衣服,下次你自己进去挑,作为慕氏集团总裁的夫人和一个服装设计师,你很有必要进行自身修炼。”

    ……

    安小溪的面容僵硬了,看着自己的面前的慕琛,竟然神奇的觉得他说的好有道理她竟然无言以对。

    呸、呸,有什么道理,一堆歪理竟然让他说的义正言辞,好不甘心!

    这是从智商上压制她啊!

    许久许久安小溪才幽幽开口小声道:“慕琛……我发现你真是个语言天才。”

    “是么?谢谢夸奖。”慕琛从容而又单定。

    对于这次辩论的结果,慕大总裁很是满意。

    他希望这个女人能主动向他讨要点儿什么,至今为止除了安小溪,还没有哪个女人让他生出一种强烈想送她东西的欲望。

    可是偏偏她就是无欲无求,没有任何的欲求。绝对不会开口向他要任何东西。

    他还是那句话希望她能任性点,偏偏她在这方面乖巧的可怕,就是不任性。

    现在倒是好了,他能逼着她穿他准备的衣服也好。

    嘴角微微勾起,慕琛又想到虽然她没有要求,但是衣服当然就是得配着鞋子和包,还有首饰、墨镜、手表、项链、耳环、各种各样的配饰。

    想也不想,慕琛已经独断的决定让章铭全部给她准备了。

    人或许就有这物极必反的两极性,有些女人想要慕琛不想给,但安小溪不想要他却想通通给她。

    一早上被辩了个哑口无言,安小溪到了学校的时候还有些恍恍惚惚。郑楚楚早就看了新闻又是高兴,又是担心的,一见到她出现,顿时窜过来,上下打量她一顿之后郑楚楚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我慕氏集团总裁的准夫人,今天也是容光焕发美丽动人,你知不知道你最近穿衣打扮骤变,无数小男生蠢蠢欲我私下找我联系你,都被我给踹开了。”

    安小溪眨了眨眼睛见到郑楚楚智商上的压制终于没了,冲她点点头道:“踹的好。”

    郑楚楚冲她吐吐舌头道:“新闻我看了,有好的有坏的,怎么样,你能承受的住吗?”

    把气氛稍微调热了一些之后,郑楚楚才敢开口问。安小溪母亲的事情一直都是她心里最脆弱的一个地方,郑楚楚很担心。

    安小溪见她那副担心的样子,不禁一笑,撞了她胳膊一下道:“你看你,比我这个皇上还担心。说实话新闻发布会那天,倒还真是惊险了一把,要不是慕琛我估计不会挺得住。”

    安小溪拉着郑楚楚把新闻发布会的事情说了之后,郑楚楚瞪大眼睛张大嘴巴一脸震惊道:“你说慕琛为你冲媒体发脾气了?天哪,他真是要把你宠上天才罢休吗?”

    安小溪有些不好意思,小声道:“你小点儿声,会被人听到的。”

    郑楚楚感慨万千:“小溪,你真幸福,真的真的好幸福。你能遇见慕琛真的太好了,我为你高兴。”

    安小溪紧握了郑楚楚的手,想着这么多年要不是郑楚楚一直愿意和她做朋友,她一定变成一个孤僻到性格古怪的人,将郑楚楚抱紧,安小溪道:“楚楚,谢谢你,谢谢你一直在我身边。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发誓以后我一定给你谋算个好婆家,就让慕琛给你找个又有钱又帅,又厉害的。”

    “可说定了。”郑楚楚笑,“我可是赖上你呢,以后能不能成为豪门富太太都看你。”

    姐妹情深的画面看在谁眼里都要感动一把,偏偏就看在安琪眼里,别说感动了,她看的都想吐了。

    呵呵,还真是关系好呢,真好。关系这么好的话,她利用起来倒也方便。拿起电话,安琪对电话那边的人道:“考虑清楚了吗?你不仅仅打胎需要钱吧?你身上应该还有别的麻烦吧,只要你帮我做了这件小事,我就给你20万。”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