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闪闪 作品

第44章他的魅力让人脸红心跳

    “唔,慕、慕琛,不行——”

    “什么不行?太浅了不行吗?”

    “舞、舞会……”

    “还早呢,不用担心。”

    “恩啊,痕迹,不要嗯嗯——”

    “这倒是,不能在脖子上留下痕迹呢,那就留在绝对不会看到的地方吧。”

    “啊啊,慕琛、慕琛。”

    慕氏的别墅内,下人们全部都躲到了院子后的草坪上围城一圈,笑眯眯的议论道:“你们猜,咱们少爷和少夫人,这得多久才能结束?”

    有人首当其冲的叫道:“我知道,三个小时吧。”

    另外一个俏皮的丫头立刻拍了她一下,严肃道:“怎么会,咱们少爷最知道分寸了,今天我猜为了舞会,少爷嗯——两小时五十九分吧。”

    “哈哈哈哈,说的是。说的是。”

    一群人嬉笑成一团,总觉得以前少爷冷冰冰的也鲜少在别墅里呆着,但自从要和少夫人结婚的事情定下来之后,少爷就经常和少夫人呆在别墅里。

    少夫人真是又漂亮又平易近人,没有架子只要来别墅有时间就和她们说话,最重要的是和少爷这种天生的有钱的少爷不同,夫人知道的东西都和他们一样,也会咂舌什么东西好贵,什么东西好吃。一群下人都觉得少爷能娶少夫人真好。

    别墅内的大厅里,安小溪被慕琛一顿吃干抹净,要了好几次才被放过,凌乱的揪着沙发上的丝绒薄毯裹上自己的身体,安小溪脸红的像是大番茄。

    “惨了,那群丫头一定什么都知道了,好丢脸。”一想到她和慕琛在白天在大厅的沙发上做这种事情,她就羞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慕琛倒是不以为意,整理着衣服道:“这有什么可丢脸的,他们不会追问的。”<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安小溪挑着眼睛看他,扁嘴:“这不一样。”

    他们不会追问也不代表她不害羞啊。毕竟这种事情是很私密的啊。

    慕琛不置可否,俯身用一双动人的桃花眸盯着她道:“还能站起来吗?现在不去洗澡的话等下可来不及挑礼服了,要不要我抱着?”

    安小溪咬着唇,很想说我自己站起来走,可是双腿似乎已经不是自己的可,她知道自己一旦站起来很可能就会摔趴在地上,她总不能爬着去浴室吧,那形象一定惨烈的惊心动魄。

    无奈之下只好咬着唇伸出手,示意慕琛抱她。偏偏这个时候慕琛起了使坏的心思,看着她的动作却不伸出手抱她,好整以暇的开口:“要不要我抱?你不说出来,我怎么知道你要不要?”

    这个坏人!

    安小溪咬牙,这男人根本就看出来她想怎样了,偏偏就非要她亲口说出来,太坏了。

    “快点说,礼服应该已经快到了。”慕琛故作不耐的看了下表,视线扫着安小溪几欲滴血的面容。

    她现在羞到不行的样子分外好看,慕琛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安小溪被他催的急,也知道不说的话这个坏人肯定不放过她,可是、可是太过分了啦,占了她这么多便宜还不罢休,竟然还要逞口舌之快,眼一闭心一横道:“抱我去洗澡!”

    这话说出来倒不像请求,更像是命令,安小溪是被逼急了才说出这样的话,说出来之后连自己都吓了一跳。

    天哪,安小溪,你面前的人可是慕琛,堂堂慕氏集团总裁,你以为是什么你可以颐指气使的人物吗?竟然用这样的口气——

    “还是头一次有人敢命令我。”慕琛俯视着她,一双桃花眸深沉如大海。

    安小溪心脏狂跳,结结巴巴道:“我、我、我——”

    慕、慕大总裁我不是故意的,其实我想说的是,请您抱我去洗澡吧,您的大恩大德我感激不尽。对对对,这才是我要说的,我对您绝对没有什么不敬,绝对!

    慕琛挑眉,伸出手将她打横抱在怀里,淡定道:“很乐意为您服务,我的小姐。”

    慕琛摆出一副执事脸,嘴角微微翘起,一双桃花眸更是波光潋滟的看着她,那样子既邪魅又迷人,安小溪只觉得脸部温度一直向上烧,终于无力的伸出手捂住了脸。

    这男人,怎么可以帅的这么人神共愤啊,惨了,她现在的脸一定像火球一样。

    唔,老天爷真是偏心,干嘛把他打造的这么完美啊。

    “我的小姐,为什么捂着脸?在发烧吗?”抱着安小溪上楼,慕琛故意压低了声音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更加低沉一些,贴在安小溪耳边开口问。

    安小溪被他的声音迷的骨头都要酥了,能让耳朵怀孕的声音,估计就是慕琛此刻的声音吧。

    崩溃的咬着唇,安小溪知道慕琛一定是故意戏弄她的,可是偏偏她被戏弄的团团转。

    缩在慕琛怀里,安小溪小声讨饶:“求你别再这样啦,我、我承受不住。”

    “不会啊,刚才你不是受的很好吗?完全可以包裹住,不仅这样,还可以……”

    “不、不要再说啦!”安小溪惨叫。

    这个慕琛,太坏了!

    洗完澡,慕琛慕大总裁终于不再一本正经的调戏她了。

    裹着浴袍出来,所有的礼服和宝石都已经送来了,下人捧着东西全部放到了卧室,慕琛的礼服是早已经准备好的,慕琛从容的换上之后,打开礼服为她挑礼服。

    安小溪站在床边看他穿着酒红色的衬衣,外面穿着一件做工精美的黑色西装,说不出的邪魅迷人,心又开始砰砰乱跳了。

    他为她挑礼服的样子很认真,安小溪忽然生出一种高兴的心情出来。

    好高兴他为自己选礼服,那样专注的在挑哪件她穿上最美。

    “这件穿上试试。”慕琛挑了一件黑色,上面全部镶嵌着钻石的礼服,礼服后背全开几乎到臀部,然而外面却从脖子那处开始又在外面裹着一层薄纱,肌肤只是隐约可见。

    安小溪点头接过礼服去换上,把礼服换上之后,安小溪走出去,慕琛看着她双眸闪烁着光,站起来走到她身边把她拉到镜子前,“我的眼光果然没错,魅到惊艳。”

    安小溪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黑色一直到脚踝的礼服,细碎的钻石在黑纱下面闪闪发光。虽然从脖子到脚踝看起来全部都遮住了,却又因为薄纱的原因,美背隐约可见,而且安小溪白皙如莲藕一般的手臂在黑色礼服的衬托下,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安小溪偷偷从镜子里看了一眼慕琛,两个人站在一起,唔,真的好般配。

    “别动,在这里等我。”慕琛咬着她的耳垂说了一句,回身去找项链,很快慕琛拿着一条项链回到镜子前为她戴上。

    安小溪看着镜子里那枚娇艳欲滴的红宝石项链眨了眨水眸。

    这条项链在照片上是有些夸张的,因为打量的白色钻石短珠链中间,一颗艳丽的红色泪痣妆宝石,显得太过华贵,可是果然钻石就要礼服来衬。

    一穿上礼服顿时就不显得夸张了,反而非常美丽。慕琛为她戴上项链之后,还亲自为她戴上了红宝石耳坠。

    ”和我想的一样,红色和黑色,都是最衬你皮肤的颜色,项链和耳坠的形状,也会显得你小巧的瓜子脸更加精致。”慕琛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慕琛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对女人的态度一向都是一夜不留情,第一天上过床的女人,第二天绝对会甩开。而安小溪,自从遇见了她之后一切都开始颠覆。

    他以前对女人的穿着打扮并不是很在意,男人注意的只有脸、胸、腿而已,他也不例外。可是到了安小溪这里,他就像得到了一块漂亮的原石,让他忍不住想细细打磨,将她打磨成最棒的宝石,人人看了都嫉妒不已,他却独自收藏。

    她穿怎样的礼服漂亮,戴怎样的钻石合适,似乎都是在脑海里自然而然的形成的一样。

    安小溪被慕氏集团总裁亲自服侍到有些不好意思,小声道:“谢、谢谢。”

    慕琛挑眉,看着她羞涩的表情道:“

    “今天晚上你一定是最美丽的,不知道会有多少男人邀请你跳舞,不过不管是谁邀请你,你都不准答应,你只能和我跳舞,知道吗?”似警告又似命令一般,看着安小溪美丽的样子,慕琛开口道。

    安小溪脸一红,点点头很乖巧。

    在这方面她是绝对不会忤逆慕琛的,她也不觉得除了慕琛外,有哪个男人有那么大的魅力能让她想和他跳舞。

    有一个慕琛就足以了,别人不需要。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安小溪吓了一跳,她不知道自己这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惊慌的去看慕琛,她第一个念头竟然是怕他看破她心里的想法。也不想想慕琛再能猜透忍心,这样的心思他也不定能参透。

    好在慕琛并没有注意她的异样,正叫人来带她去化妆室。

    安小溪跟着下人走出去,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脸稍微不那么热了。

    冷静下来之后安小溪只觉得更加奇怪了。

    她对慕琛……

    不会是生出什么非分之想了吧。不行不行,慕琛娶她是因为需要她,慕琛对她没有感情的,她不可以有什么非分之想,绝对不行!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