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闪闪 作品

第43章安琪,放弃慕琛吧

    “那么总裁打算就这么放过?”章铭问,说实话他不觉得总裁会这么仁慈。

    慕琛冷冷一笑,颇有些不屑道:“没必要深究,不管是谁派来捣乱的,最后都是一样要被清理,现在并不是什么好时间,反倒是有一点我觉得颇为有趣。”

    章铭疑惑:“哪一点让总裁觉得有趣?”

    慕琛高深莫测的开口道:“那个记者说的那些话,恰巧我昨天晚上在方家也听过。”

    真是一样的巧合。那个娱乐记者的问题应该是之前慕家人给她的。关于安小溪的传言是可以打听到的,但关于她母亲的那个说法,和安小溪的继母的污蔑如此相似,不难让慕琛觉得这其中太过巧合了。

    安家人,似乎比他想的还有胆大,最好她们到此结束,作为安小溪名义上的家人,他还可以放过他们,要是再敢做什么,他一定不会饶恕。

    章铭看着他沉沉的目光,没有再追问下去。总裁大概已经有了总裁的打算。

    而此时安家那边,方依兰接到电话,脸色有些不太好。

    “你是说,慕琛忽然反应很激烈,还说那些是谣言?”脸色一瞬有些苍白,方依兰似乎是捕捉到了什么。

    对方有些愤怒道:“你不是说保证慕琛就算怀疑这些是谎话也不会公然反驳吗?你差点害我出了大叉子,看来我真是找错人了,不该轻易答应和你合作!女人就是女人,愚蠢!”

    方依兰被对方这么一说,脸色也有些铁青了起来:“你自己的人办事不利怨不得别人,话既然说到这里了就没什么好再说的了,再见吧,以后也别联系了,反正就算你不来找我,自然也会有别的人来找我。”

    方依兰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然而虽然挂断了电话,但方依兰的心依然砰砰的跳着,惊疑不定。

    从新闻发布会那边来的消息,慕琛发了很大的脾气,警告在场的人不准污蔑安小溪。

    这么说慕琛认定那人说的是谎话,那么他也是知道昨天晚上她说的是谎话。

    越是想方依兰越觉得可怕,慕琛可能不动声色的什么都知道了。万一被慕琛知道她接受慕家的外戚合作条件,对付安小溪,那么她一定会死很惨。

    “妈。你看,慕总裁送我的这条项链配这条裙子好不好看?我打听到今天晚上有个我认识的人会去参加慕琛准备的舞会,我稍微使一下手段就叫他带我去了,今晚我就穿这件红礼服,配上这条项链,你快帮我看看。”安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在为自己想办法去参加慕琛举办的舞会的事情高兴,打开门就站在方依兰面前扯着礼服转圈。<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方依兰被刚才那通电话吓的瑟瑟发抖,此刻听到她说要去参加舞会,顿时惊怒道:“不准去!安琪不准去!”

    她忽然的尖叫吓了安琪一跳,安琪不高兴的看着方依兰,“妈。你怎么了嘛,为什么不准我去参加舞会。”

    方依兰攥着身下的被子,深吸一口气道:“刚才我听说慕琛在新闻发布会上对质疑安小溪身份背景的人大发雷霆,还说那个记者造谣。那些话是我传出去的,昨天我也和慕琛说了,现在他既然公然反驳,也就是说他知道我说的都是假话。安琪,慕琛什么都知道却不动声色深藏不漏,他不好招惹,你放弃他吧。”

    方依兰是真的有些害怕了,本来她就觉得慕琛难以对付,现在听到这事情之后,她更加确定慕琛不是那么好勾引的男人。

    昨天晚上他在听了那些事情之后对安小溪说的那句“以后我不会再让任何人迫害你。”现在想想,根本不是因为他们骗他安小溪有被害妄想症的事情,而是一种警告。

    对,没错,肯定是这样的,他什么都知道,也知道他们在对付安小溪。

    “妈!你怎么可以忽然说这种话!慕琛那样的人万里挑一,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吗?就算他知道我们骗他又怎么样,凭我的美貌风情难道赢不过安小溪?我不信!慕琛现在只是和我接触不深而已,再接触几次之后肯定能喜欢我的,到时候你和爸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了,我们现在也不用担心被安小溪欺负了,这样不好吗!”安琪不悦的争辩道。

    方依兰脸色难看,语气沉沉道:“可是妈真的担心慕琛对安小溪是特别的,昨天晚上你也看到了,他对安小溪真的不一样。妈怕你没有胜算反而惹到他,最后受到伤害。安琪,你听妈一句好吗?那个舞会你还是去参加,妈不拦着你,那舞会上一定很多的有钱公子,你随便钓一个回来都够妈享福了,别再想慕琛了行吗?”

    “我就要慕琛!”面对方依兰苦口婆心的劝慰,安琪根本不领情,慕琛的魅力已经像毒药一样浸透了她的灵魂,颤抖的握着拳,安琪道:“妈你不懂,我对慕琛和其他人不一样,我是真的爱上慕琛了,我只想要慕琛。这种感觉我从来没有过,我不会放弃慕琛的。”

    安琪说完转身摔门离开,方依兰坐在床上,哀声唤她:“安琪、安琪!”

    没有回应,安琪的任性是从小就养成的,她想要的东西,向来没有人能够阻止,所以方依兰的话她不会听,安小溪的存在也不会成为她的威胁。

    哼,她就是要把慕琛抢过来。回到房间看着慕琛送的项链,安琪娇俏的左看右看,低声喃呢:“这项链这么漂亮,一定是慕琛亲自挑的,而且他一定知道我戴上最好看,否则怎么会这么适合我呢,正好衬托出我漂亮的锁骨。”

    就在安琪在安家痴心妄想着慕琛对她其实有在关注的时候,慕琛已经处理完事情提前回到了别墅。

    别墅里的下人们都围着安小溪似乎在讨论什么,慕琛远远望着倒是觉得新奇。这种场景从前还从来没有出现过,慕琛好奇干脆也不出声,就站在那里听她们议论。

    “夫人,我觉得这个好呢,你看这个颜色和夫人您的皮肤好衬啊,夫人这么白戴上这项链一定艳惊四座。”

    “唔,可是宝石好大啊,会不会太浮夸啊。”

    “我们夫人锁骨这么好看,我觉得还是戴细的好,这条,这条好看。”

    “不行不行,这条钻石太小了,咱们夫人可是慕氏集团总裁的夫人,舞会那样的场合当然得戴看起来名贵的钻石,我觉得还是这条。”

    “好纠结啊,到底该选哪一条呢。”

    “夫人,这条。”

    “夫人,这条。”

    “夫人,这条。”

    “叫人都拿来吧,每一条都戴上试试看,我帮你选。”一道磁性的男声响起,一群下人顿时惊慌了,急忙退开紧张的俯身道:“少、少爷,您回来了。”

    安小溪愣愣的看着他,再看看那些下人,她倒是看了不少电视剧,里面的下人似乎都被主人呼来喝去,然后不能坏规矩什么的。

    不是吧,不是慕氏也有这样的规矩,这些人不会要受罚吧。想到这里安小溪一阵紧张急忙抢白道:“那个,是我让她们帮我看项链的,她们、她们是无辜的。”

    慕琛桃花眸挑了下觉得好气又好笑,这个女人把他当成什么了,古代暴君吗?什么无辜。

    “这里没你们的事了,我和你们夫人联络下私人感情。”慕琛淡淡说了一句,一众下人顿时嬉笑着点头退下了。

    那些意味深长的嬉笑让安小溪脸上不禁一红。

    唔,看来是她想太多了,也是这可是法制社会讲人权的,慕琛怎么可能对他们做什么,倒是她还傻兮兮的胡思乱想。

    慕琛在她身边坐下,看了一眼她手里的册子道:“不用再看了,我叫人把东西送来了,等下我帮你挑了。”

    安小溪有些不好意思道:“可、可是我礼服也不知道穿哪件好……”

    实在不怪她这么窘迫,她不是安家真正的千金,就算安琪经常参加舞会,她也没有怎么去过的。

    去的时候穿的也都是安琪不要的衣服,简直就和灰姑娘没两样,所以她对礼服没有什么研究。

    安小溪有点害怕慕琛笑话她,那样就窘了,不过她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慕琛并没有笑话她,反而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凑到她耳边道:“礼服也送来了,你要是选不好就我帮你选,而且不仅帮你选你穿上最漂亮的还负责亲自穿,亲自脱,你觉得怎么样?”

    安小溪脸瞬间炸成了个大番茄,想起新闻发布会之前发生的事情,安小溪颤抖的开口:“我、我、我警告你,舞会的时候我是坚决不会让你做奇怪的事情的!”

    慕琛舔舐了一下薄唇,故作不悦道:“可是今天压抑的欲*望已经堆积到了现在,我不确定能不能撑到舞会结束,除非——”

    安小溪心叫不好,但还是迟疑着问:“除、除非什么?”

    慕琛薄唇勾起邪魅的弧度,一伸手将她霸道的抓住:“除非现在解决!”

    慕琛说完霸道的唇已经吻上了她。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