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闪闪 作品

第41章记者的发难

    为什么啊,为什么忽然会变成这样样子,这个男人那方面也太高涨了吧!

    触砸唇上的吻,火热的仿佛要把她灼伤一样,触碰到身体的硬物不用说她也知道是什么。

    记者围着这里,章秘书就在外面,安小溪知道自己现在处于一触即发的惨状,不阻止慕琛的话,她可能真的要在这里被他做了。

    想想自己要承受的心理压力安小溪倒吸一口冷气颤抖的劝慕琛道:“这里很多记者,不行不行,真的不行,你忍忍好不好?”

    慕琛蹙眉,一副不悦的样子道:“我还从来没有忍过。”

    没有忍也要忍啊!安小溪在心里急的大叫,表面上却还不得不态度软化的继续游说道:“这样,新、新闻发布会之后我们再做,随、随便你做。”

    这样羞耻的话,放在平时安小溪绝对说不出口,可是现在情况真是要多危机就有多危机,她要是再不说的话,被就地正法的人可是她。

    慕琛挑眉:“随便做?也就是全听我的?”

    安小溪一见他动心急忙道:“听、听你的,当然人都听你的,我随便你处置。”

    这个回答真的很危险,但是安小溪现在也别无他法了。她还不算了解慕琛,但她深知一点,这世界上基本上没有慕琛不敢做的事情。

    至少现在慕琛在她眼里的形象就是如此。他很可能也不怕记者拍到,也不怕秘书听到,就好像他上次完全不介意安琪当看客一样。

    呜,慕琛太厉害了她不敢挑战,所以还是顺着他好。

    慕琛的嘴角一抹狡黠的笑容又一扫而过了,勾着她的下巴,慕琛的手指抚摸着她的唇:“那用口给我做也可以?”

    “什么?”安小溪惊叫。

    用口?这种事情她从来就没!就没!

    “不愿意没关系,我倒是更喜欢现在就做。”慕琛不纠缠,见她惊叫手立刻撩起了她的裙子。<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等下!”安小溪急忙按住他,盯着他那张英俊无比的脸,安小溪胸腔起伏了一下一咬牙答应了:“好,我做。”

    豁出去了,总比现在丢脸好。

    慕琛哄骗他的奸计得逞当即放开了她,满意的点头:“我想你不会反悔。”

    慕琛说完转身打开了门,门外章铭没有问任何问题把东西交给慕琛就走了。安小溪靠着墙大口大口的喘息,仿佛刚才经过了一场恶战一般,额头竟然已经冒汗了。

    她实在是跟不上慕琛的步伐,他总是转变的太快让她措手不及,就拿刚才来说,她真是怎么也想到慕琛忽然会来这么一出。

    而且用口,她初尝情事哪里知道这些花招,心里叫苦安小溪却无可奈何。她是绝对想不到刚才这一切不过又是慕琛心血来潮的恶作剧。

    腹黑的男人实在是太不好招惹了。

    半个小时以后,看完了问题和平复了下来的安小溪走向发布会现场,走进去前慕琛提醒道:“虽然问题都看过了,但我想慕家人不会没有动作,关于你身世的问题他们一定会问,不知道他们会说出什么刻薄的话,你能承受的住吗?”

    安小溪呆了下,想到那天那些集体反对她和慕琛婚事的那些慕家人,心里也不禁胆寒。那些人都是慕琛的敌人。

    他们会用尽手段来对付慕琛对方她,她不是不害怕,毕竟那些人说的可能都是她的伤疤。

    但……

    慕琛把她从安家这个可怕的旋窝里救出来了,她不能什么也不为他做。

    虽然势单力薄,但至少要坚强的面对针对她的毒计。

    扬起笑脸,安小溪道:“没事的,只要提前知道他们会故意刁难我,我就不那么怕了。”

    “我会帮你。”慕琛拍了拍她的肩膀。

    安小溪点头,挽住他的手臂两个人一同出现在了发布会。,慕琛穿了笔挺的西装,安小溪搭配着他的衣服穿了浅蓝色的职业套装,既优雅大方,又美丽动人。

    她本就是好看的女人,稍微画了个精致的妆容,站在慕琛身边并没有不搭配的地方。

    两个人坐下之后,章秘书负责了发布会的开场讲话,说了一些婚礼要举行的事情之后终于到了记者发问的环节。

    一开始只是几个普通的问题。

    比如,慕总裁和安小姐是怎么认识的,慕总裁和安小姐打算在哪里结婚,蜜月在那里的之类不痛不痒的问题。

    但是安小溪知道,这只是铺垫,真正刁难的问题在后面。

    果然,安小溪没有等太久重头戏就来,有位记者开口道:“安小姐,我有位朋友的侄子和安小溪在同一所大学,据我侄子所说,你是私生女而且还结过婚,这是真的吗?”

    问题足够犀利也足够一针见血,安小溪的手在桌子下攥紧了起来。

    来了,属于她的考验现在来了。

    看了一眼一旁注视着她的慕琛,安小溪鼓起勇气道:“这些话并不全是真的,也并不全是不真实的。”

    “真的假的,这是大爆料啊。”

    “快记下来,慕氏集团总裁夫人是私生女,能引起轰动啊。”

    “最重要的是结过婚啊,慕总裁竟然娶二婚,这简直太劲爆了啊。”

    记者们纷纷议论一片哗然,这城市里恐怕娱记是最不怕死的行业了,高高在上的慕氏集团总裁就坐在发布会席间,他们就敢这样公然的议论,不可谓不有勇气。

    不过大集团就是这样,不能公开镇压这些记者,否则舆论的枪口指向这个集团,会给集团造成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安小溪的脸色刷的有些白,没想到这些人这么肆无忌惮。她有些无措,一只手从桌子下探过来握住了她的手,属于慕琛的成熟动听的声音此刻轻声响起:“别怕,有我在。”

    浸入肺腑的声音让人安心,安小溪觉得力量从他的手里源源不断的传入了自己的手中,面对面前这些动动手就能对人进行口诛笔伐的记者,安小溪告诉自己只要新闻发布会结束了,接下来就是巴黎时装周,加油就好!

    咬牙,安小溪不顾下面的议论,毅然开口:“我说了,这不全是对的。我是私生女,我的出身不能决定什么,但我母亲终身未嫁,怀胎十月带着我长大,是在她去世之后我才到了安家,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丢脸的。我就是我。而你说的结果一次婚,那也不正确,家里安排了我和对方结婚,但是在婚礼举行时,我们彼此都不想成为对方的伴侣,这不算结过婚吧。”

    安小溪也不是真的很怯懦,逼急了她,她也是能说会道的。而且她说的也都是实话问心无愧。

    “提到您母亲,您似乎隐瞒了一部分吧,据说您母亲是小三插足破坏人家家庭不成,所以才做了单亲母亲吧,之后以死为要挟让安家收留你,这部分您只字未提呢。”

    安小溪听到那记者的话,浑身陡然一颤。

    这些话,这些话到底是听谁说的!她可怜的母亲,被抛弃了,独自拉扯她长大,最后病死在医院了,到最后都没有怨恨过那个负心汗一次。

    “谁说的……”颤抖的开口安小溪瞪着那个记者,咬牙切齿的追问:“谁造的这种谣!谁告诉你的!”

    安小溪的失控令那个作者更加笃定了,开口道:“您这么激动是因为被揭穿了吗?而且我还听说您上次结婚并不是彼此不愿意嫁给对方,而是对方因为您行为不检点而退婚。这些事情不让慕总裁知道可不行。”

    安小溪脸色惨白毫无血色,瑟瑟发抖,愤怒的想要站起来冲到那个记者面前让他收回对母亲的侮辱。

    她什么都可以忍,关于她的事情她都能忍,可是她不能容忍别人污蔑她的母亲。

    “够了!”在安小溪要站起来的瞬间,慕琛一下子按住了安小溪将她按住自己站了起来。

    脸色冷凝的扫过所有作者,最终慕琛的视线落在了那个的说话的作者身上,那个作者顿时吓的冷汗淋淋。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看着动怒了的慕琛,慕琛面容肃冷的开口,一字一顿道:“我慕琛要选的女人,就是最好的女人,我不介意各位媒体报道我的婚事,今天也很给面子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关于婚礼的事情更是愿意以礼相待的透露,但是希望各位别忘记了,慕氏集团总裁慕琛始终是脾气不太好的慕琛。如果你们报道事实我绝对不会违背原则找你们麻烦。如果像刚才这位记者朋友这样,对我的妻子人身攻击,说一些不该说的难听的话,我不免要怀疑这位记者的居心了。我今天才召开记者发布会,其他记者都没有得到任何关于我妻子的消息,这位记者却什么都知道,看来记者朋友的侄子知道的很多。请这位记者朋友把你的侄子请过来,我们当面谈谈可好。”

    那位记者吓的脸都白了,他为什么会说这些话,其实慕琛和他都心知肚明,自然是慕家其他人干的,可他没想到慕琛竟然当面找他麻烦。

    这、这和那些人说的不一样啊!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