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闪闪 作品

第39章缠绵教堂外

    安琪的房间里,安琪气哼哼的坐在房间里,顾曜走进来,脸色也不如以往那么好看了。

    这些日子面对慕琛的事情,他三番五次想相信安琪,可是安琪给他的态度实在叫他质疑。

    “安琪,我不想说,也不想相信别人的说法,我只问你一句,安琪,你现在心里还有我吗?”有些痛苦的,顾曜问安琪。

    最近的安琪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再也不是那个温声软语,知情识趣,爱撒娇爱和他粘着的安琪了。

    安琪本来就因为慕琛的离开生气,他又在这个时候赶来更是让她生气。然而一肚子火气她却不能发。

    想到还要利用他对付安小溪,安琪故意气哼哼的娇嗔道:“我心里没你能生气吗?”

    顾曜蹙眉,对她的话很是疑惑:“因我而生气?”

    安琪咬唇,勾魂摄魄的眸子扫向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想了想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道:“曜,你到我身边来,我告诉你件事。”

    顾曜坐过去望着她,努力像平常那样温柔的开口:“你说,我听着。”

    “小溪喜欢你。”安琪委屈的开口。

    顾曜愣了下,却是失笑:“不可能,我是她姐夫,而且她现在已经要和慕琛订婚了。”

    安琪不高兴道:“我还能骗你吗?我是因为最近知道了这件事才心情糟糕的。她一直都喜欢你,喜欢了你好几年,但碍于她自己没有什么可以和我攀比的地方,所以一直不敢说什么。但是最近,她马上就要成为慕氏集团总裁夫人了,地位和从前大不相同了,所以……”

    顾曜蹙眉,追问:“所以什么?她为难你了?”

    安琪顿时眼眶红了起来:“要是只是为难下我,我真的也就没什么了,毕竟是姐妹我却不知道她一直苦苦喜欢着我的未婚夫,这也是痛苦。曜,小溪陷害我,我几次都差点上当。”

    顾曜紧张了起来,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受到委屈这种事情,顾曜哪里忍受的了,问道:“她陷害你什么?”

    安琪开口道:“她陷害我勾引慕琛!上次我在慕琛家留宿就是她搞的,她把我衣服弄脏了又叫我留宿,然后就去告诉慕琛是我想勾引慕琛,所以留下来的。慕琛不动声色,但我看得出来他信了。而偏偏小溪做了这种事情之后还来告诉我。说我抢了顾曜你,这是我欠她的。”<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顾曜想到今天安小溪给他打电话,语气里透着安琪似乎要勾引慕琛的事情,再一想安小溪的事情,顿时生气道:“她真是岂有此理!我本来就是喜欢你的,根本就不喜欢她,什么叫你抢走了我。”

    安琪伸出手抱住顾曜,身体微微颤抖的哭诉道:“顾曜,我好辛苦,每次面对慕琛的时候,都觉得对方以为我在勾引他,这种事情我有口也难以辨别,而且她还要抢走你。今天我不想叫你来,还有最近我也不想叫你来,就是不希望你见她。她亲口说的,说就算和慕琛结婚,也不会放弃顾曜你。她说有办法让你和她做情人。”

    “她竟然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我真没想到她看起来无害,实际上这么歹毒。”用力抱住安琪,顾曜温柔道:“安琪,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太傻了竟然还有些怀疑你,我、对不起,我以后绝对不会再怀疑你了。”

    面对顾曜的怀抱和情话,安琪没有任何的感觉,她唯一的感觉就是顾曜上钩了。有了这个铺垫,顾曜这边算是彻底摆平了。

    这个时候男人是没办法评断是非的,面对女人发红的眼眶和哭诉,顾曜完全忘记了慕琛是比他强了不知道多少倍的男人,安小溪怎么可能不要慕琛要他?就算退一步来说,安小溪想两者兼收,也不会在还没和慕琛订婚的情况下这么放肆的找安琪吧。

    在顾曜眼里,安小溪就这样阴差阳错的成了歹毒的女人。

    而这个歹毒的女人自己完全毫无所觉,在慕琛的车里,安小溪只觉得自己醉的厉害。

    晕乎乎的,神志有些不清醒。

    慕琛开着车,带她穿过一片法国梧桐树的路。安小溪看着,嘴角勾起来傻兮兮的笑道:“我知道这里,天、天堂大道,前面是圣保罗教堂!”

    慕琛笑,点头道:“是啊,前面是圣保罗教堂,在那里停一下你醒醒酒吧。”

    慕琛说着把车开到了圣保罗教堂的门前,月光中圣保罗教堂庄严又神圣,还透着一股子浪漫气息,门前漂亮的玫瑰藤蔓缠着铁栏,这个时候玫瑰花开的正艳,花香四溢。

    把头搁置在窗外,安小溪醉眼迷离。

    那一天的事情又浮现了出来,说起来那真是她人生中第二个糟糕的日子。

    第一个日子是母亲去世的那天,她还被迫把自己卖给了方依兰任由她摆布。那个时候她真的很痛苦很痛苦。第二个日子就是和乔楠结婚的那天,全世界好像都站在了她的对立面。

    但那似乎也是最好的一天,是那一天慕琛真正的来到了她的世界。

    “为什么……”安小溪喃呢的开口。

    慕琛侧目看着她探出窗外的身影:“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救我呢,我们第一次分别,嘻嘻,你还被我坑了呢。”也许是喝醉酒了的原因,安小溪有点天不怕地不怕,竟然敢揭那个时候的疤。

    好在慕琛对那件事似乎并不介意,挑了下眉。

    “因为我知道全世界都站在自己对面那种感觉。”今天晚上月色很美,而安小溪也喝醉了,慕琛那从来都不愿意向别人吐露的沉重的心事。

    今天晚上就如这一泻而下的月光开了闸口。

    “我出生在慕氏,生下来就被定为了慕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所有人都对我毕恭毕敬,亲戚们也讨好我,我从来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因为我是慕氏集团未来的接班人,所以这些都是应该的。他们都会多我好,都会为我赴汤蹈火,我当初这么天真的以为着,直到那一天——剧变开始的那一天。”

    慕琛顿了下,嘴角的笑意有些凄然,仿佛想到了那一天:“那一天,我的母亲和母亲在车上争吵,车子失去了平衡,我父母当场死亡,我被救了下来。我住院昏迷了几天,醒来之后一直守着我的爷爷因为丧子之痛和对我的紧张病倒了,他进手术室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要我无论如何也要成为慕氏的总裁。”

    “我从小就接受精英教育,对管理企业是很有信心的,也被人誉为天才,我以为我可以理所当然的上位。所以我收起了心痛,为守护慕氏站了出来。谁会想到在我背负了巨大悲痛的时候,就在我父母的葬礼上,无数曾经讨好我的亲戚们为了反抗我成为慕氏集团总裁大打出手,撕开了伪装,那些人比野兽还要狰狞。”

    闭上眼,那一天的事情似乎还历历在目,那沉重的伤口,每一次每一次的揭开都让他本来冷然的心一阵阵抽痛。

    “别哭。”一声轻喃唤着他,慕琛睁开眼睛刚想笑着说他怎么会哭,人影压了过来,安小溪捧着他的脸,醉眼迷离的亲吻他的眼角:“你的眼睛真好看,像天上的星星也一样好看,要是哭了就像云彩遮住了星星一样,一定就没有现在这么好看了。”

    慕琛凝视着她的眸子,水润又清澈。

    他伸出手抚摸她有些凌乱的发丝,俯身亲吻她的眼眸:“你的眼睛才是真的漂亮。”

    他真的想不到,她经历过那么多悲惨的事情,却依然有这样清澈的眸子。和他截然不同,他在那些肮脏的乱斗中,早把自己练就的比任何人都冷酷,都狠毒了,而她却在那些悲惨的事情中,依然保持着自我。

    亲吻了她的眼眸,慕琛向下又亲吻了她挺翘的鼻子,最后吻上她的唇。

    喝醉酒后的安小溪更忠实于自己的快感,被他亲吻也不拒绝,大胆的回应她,伸出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一个浅吻渐渐加深,安小溪还不满意,身体上的热叫她有些难耐,向着慕琛蹭去。

    慕琛微簇起了眉头,本来是打算回去再好好享用她的,现在看来根本就来不及了。

    身体里的火已经窜上来了,不受控制的一旦燃起顿时烧成了熊熊烈火。

    “唔,好热——”不知死活的甜腻身影从安小溪被吻的有些红肿的樱唇中溢出,慕琛把椅子放下,顺手把打开的敞篷盖起来,将她整个人压在了放倒的车椅上,暧*昧又戏谑的开口:“很快你会更热。”

    解开她的衣服,俯身在她胸前,安小溪颤抖的浅喃叫他身体里的火烧的更旺了。

    想要她,一刻也不能忍了。

    不一会儿,车内一片绮丽之色,在安静的教堂外面,不时响起一些暧昧的声音。

    缠绵悱恻又激烈到不行,安小溪绝对想不到她因为醉酒所以又一次的对慕琛主动投怀送抱了。就像遇见他的第一天晚上一样。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