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闪闪 作品

第38章安家心计全部泡汤

    看着慕琛冷淡平静的面容,安小溪一时间几乎痴了。

    这男人是天神下凡,还是真的有什么不想喝酒的理由?下一秒手被握住,似乎是为了叫她安心,慕琛桌子下握着她的那只手稍微用力不轻不重的捏了一下。

    仿佛在说:“别担心有我在这里没事的。”

    安小溪那颗悬着的心顿时暖暖的落下了,看来这男人是天神下凡了。嗯,天可怜见,知道她吃苦这么多年,所以派了慕琛来。

    只是他不喝酒的话……

    “慕总裁,这、这不管怎么说,这大喜的日子,怎么能不喝呢?”安毅没想到自己一劝酒就被拒绝,脸色滑稽到不行,像吞了只苍蝇一样。

    这个慕琛,让他喝酒就喝是了,为什么不喝啊。

    “啊,如果慕总裁是担心开车的问题,不用担心的。今晚慕总裁就住下吧,慕总裁的替换衣物都准备好了。”方依兰最是懂得掌握时局,在这个时候把慕琛可能会拒绝喝酒的理由给堵上了。

    安琪心里更着急,慕琛不喝酒,就算他们再怎么努力也是不能叫慕琛进她的房间,一个搞不好惹怒了慕琛,安家就倒大霉了。

    “今晚我不会留下,而且小溪也不会在家里住,明天一早我们有新闻发布会,晚上也有宴会,时间上不准许。”慕琛彬彬有礼却不容拒绝的说道。

    话这么一说让安毅方依兰顿时有些哑然了,但是安琪实在不甘心,咬着唇硬着头皮道:“慕总裁,难得你来家里吃饭,就喝几杯吧,等下叫代驾过来就好了。”

    心中却在想,只要慕琛喝了酒不省人事了,到时候不找代驾又能怎么样。

    安小溪蹙眉,本来就觉得这些酒有问题,现在她更加肯定这些酒有问题了,这些人这么游说慕琛一定没安好心。

    这么一想,心里有个答案顿时就呼之欲出了。

    难道说他们想把慕琛灌醉然后架到安琪的房里。

    ‘啪嗒’一声,因为心惊,安小溪猝不及防把筷子弄掉了,所有人都看向她,安小溪勉强让自己不流露出生气动怒的表情,扯了扯嘴角道:“一不留神……”<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小溪,今晚的酒,伯父、伯母都说不喝不太好,反正你喝和我喝都一样,我要开车,等下顺路要回老宅一趟,爷爷不喜酒味,你愿不愿意代我敬伯父伯母一杯?”慕琛笑着,嘴角的笑意高深莫测,颇为玩味。

    其实这酒他不想喝谁也拦不住,只不过他倒蛮喜欢看她喝醉的样子。

    她的酒量……嗯,在酒吧的时候已经见识过了,差的可以,而且这酒里一定搀了迷魂药之类的东西,不然的话他们也不用极力劝阻他喝酒,因为他是喝不醉的。

    两杯的量的话,刚好够安小溪醉了。

    腹黑的这么想着,慕琛表面上却让安小溪觉得他是在想办法解围。

    安小溪不禁有些感动,果然慕琛对她真的很好,竟然坚持不喝这酒。

    “好,我喝就是了。”举起酒杯安小溪觉得自己也不能示弱,毕竟慕琛已经为她做到这样了,对着安毅、方依兰以及安琪这几个不怀好意的人,安小溪斜勾起嘴角冷然道:“爸,妈,姐,谢谢你们这么多年的照顾,有你们的照顾我才能遇见慕琛。现在我即将要嫁出去了,就敬你们一杯。”

    一口把酒全部都喝了,安小溪拿起了慕琛那边的酒杯,继续笑道:“慕琛有事情不能喝酒,请你们不要为难他,我替他喝。”

    说完也喝了,她话里有话,酒中别有深意,让三个人脸色都难看了起来。

    尤其是安琪,只觉得心惊肉跳。安小溪察觉到了?会不会和慕琛告状,如果她要告状,那么她还有什么脸面。

    不过,应该不会说吧,她也是安家人,脸面的事情跟她脱不了干系,再说他们前面说了那么多,她现在再去告状,慕琛一定会觉得她心机深沉绿茶婊,有被害妄想症,反而更好。

    这么一会儿担心一会儿得意的转了下眼睛,安琪看向方依兰。方依兰点头,已经知道今天晚上是什么都做不成了。心有不甘的叹了口气。

    门铃在这个时候响起,下人去开了门过来道:“是顾少爷。”

    安琪的脸的顿时僵硬了一下,安毅反应慢,蹙眉竟然说了句:“顾曜怎么来了?”

    慕琛挑眉看向安小溪,安小溪心虚不已急忙低下头装作吃饭。

    糟糕,喝的有些急了,怎么头有些晕。

    哼,还好顾曜还是有点脑子,不管怎么说来了,真是笨蛋一个,自己的女人眼巴巴的想要挤上别的男人的床,他还傻兮兮的像没事人一样。

    慕琛看着她那副做贼心虚的样子,顿时就明白顾曜怎么会来了。

    看来这女人总算是有点儿心了,怕自己被抢走还知道搬救兵了。嘴角的笑意不自己的划开了。

    “伯父、伯父。”顾曜走来,脸上挂着淡淡的温笑,看到慕琛的时候颔首了一下,慕琛也冲他点了点头。

    安琪笑容有些僵硬道:“顾曜,你、你怎么来了。”

    顾曜冲她温和的笑:“下班没事就来看看你。”

    方依兰眸子闪烁了下,挂起慈母笑脸道:“顾曜,来的正好,还没吃饭吧,坐下来一起吃吧,今天慕总裁第一次来家里说结婚的事情。”说完转而又看向安琪惺惺作态的责备道:“安琪,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也忘了和顾曜说了。”

    安琪正为顾曜来一百个不高兴呢,听到母亲的责备不耐道:“我每天也很忙,哪能记得那么多的事情。”

    顾曜见她有些动气,尴尬道:“不怪安琪,而且这是安家的事情,我并不方便参与。”

    顾曜说着看向安小溪,安小溪正抬起头来看他,四目相对,安小溪吓了一跳急忙别开眼睛。

    不是要责备她吧,没她什么事情啊,她做的都是最正确的事情好么,安琪本来就是一副如狼似虎的想向慕琛身上扑的样子。

    慕琛只是来走个形式,根本就不在意安家人的态度,免费看了出戏,还窥到了安小溪那点儿小心思,心情不错也不想再待下去了。

    抬起手看了一眼表,慕琛站起来道:“我也是时候该告辞了,还有事情,伯父、伯母,我和小溪就先走了。之后订婚宴的时间,我会派人来通知。”

    “慕总裁,这么着急吗,才刚吃呢。”安琪一听慕琛要走,怅然若失。

    慕琛伸出手将安小溪扶起来道:“我看小溪也有些醉了,她酒量差,早点回去休息也不耽误明天的事情,那么我就告辞了。”

    “安琪,你送送慕总裁吧。”方依兰见她下定决心要走,忙开口道。

    安琪刚想动慕琛就打断了她的动作:“不劳烦了。”

    他的话说的彬彬有礼,却有种奇异的疏离感。让人听到他的话就不能再动了。

    安小溪头真的有些晕,站起来的时候身体不稳,慕琛一下子将她揽入怀里,低声道:“小心。”

    安小溪尴尬的点头:“嗯。我、我自己会走。”

    “不用我抱着你上车吗?”慕琛见她面上泛起红潮明显的尴尬了,故意戏谑的开口。

    “不用不用,我可以走,真的真的。”安小溪吓的心脏都差点跳出来,急忙摆手。

    她怎么也不能在安家这里露出那样的姿态,要是被看了多丢脸啊。想想还是有些后怕,安小溪还故意向外侧了一步。

    慕琛不动声色的笑,却没有再多加动作,就算是逗弄她,他也不希望在安家这个讨厌的地方和安家讨厌的人面前。

    安小溪和慕琛走了出去,屋子里一下子就剩下了另外一桌。 [^*]

    被安小溪拐走了慕琛,安琪一百个不乐意,完全不理会顾曜在场,安琪脸色不太好的放下筷子道:“我吃饱了。”安琪说着转身就上楼去了。

    “伯母,我去看看安琪。”顾曜看到她难看的脸色也很尴尬,急忙跟上。两个人一前一后离开,餐厅里剩了安毅和方依兰。

    安毅眉头紧锁,深叹一口气有些晦气道:“这都什么事儿,我看慕琛和小溪拆不开,干脆我们从现在开始好好待小溪吧。”

    “让我好好待那女人的贱种,安毅你没喝酒就醉的脑袋不听使唤了?”方依兰阴森森的冷笑道。

    “唉。”安毅深叹口气,道:“你还想怎样啊?当年说起来也是我亏欠她妈,她妈一直这么多年一个人把她带大,后来到了安家我们也没给她一点儿好日子过。自从她跟了慕琛之后,我就常常想自己之前做的那些孽,又头疼又不安。这估计是老天爷给我的惩罚,要是我对她稍微好点,现在也不用提心吊胆的怕她来害我这个亲生父亲。”

    方依兰挑眉,红唇勾起:“呦,你现在知道后悔了?想对她好了?也得看她领情不领情吧。安毅,你根本也不是什么好人,就别在这里装什么悔改的慈父了。就算你现在想对她好,以她慕氏集团未来夫人的地位,稀罕你那点儿好处?愚蠢,哼!”

    方依兰骂完,气哼哼的也走了,留下安毅在那里长吁短叹。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