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闪闪 作品

第35章不闻其他女人的香

    “你真的打算让她嫁给慕琛?”

    “不然还能怎么办,反对有用吗?”

    “她现在还没有嫁到慕家去,就在加里甩脸色了,以后嫁给慕琛会有我们的好日子过吗?”

    “你冲我说有什么用,还不是这么多年你这个做后妈的看不上她才叫她现在变成这样。”

    “我的错?呵呵,我对她看不上眼至少因为我是后妈,你这个亲爸也不见得对她好到哪里去。”

    安家别墅里,因为安小溪的一通电话的,安毅和方依兰在书房吵了起来。

    谁会料到一向被他们颐指气使,根本就是利用工具的那个私生女,现在要成为慕氏集团总裁的准夫人了。

    不仅仅过了慕家人那一关,而且今天晚上就要带回来吃饭了。

    书房里安毅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安小溪这样的身份竟然真的能被慕家人认可。想到那天他想缓解两个人的父女关系,却整个弄了个热脸贴冷屁股,安毅的心情就别提有多沉重了。

    方依兰坐在沙发上,脸色很难看,吵停了一会儿又没好气道:“要是慕琛看上的是安琪,现在早没那么多事儿了,我们安家也终于能大富大贵一把了。”

    安毅想了想,眼里冒出了精光:“有了,要不然今晚我们在酒里搀点药,让慕琛睡到安琪的房里去,这样一来……”

    “你当安小溪是傻子?眼睁睁的让你把慕琛向安琪房里送?”方依兰没好气的怒道。

    这是什么馊主意。

    安毅一本正经道:“怎么不行,只要小溪那丫头也醉的不省人事了,还怕什么,你把安琪叫来,别叫顾曜来不就行了。等到了明天一早慕琛在安琪的房间里醒来,那就是百口莫辩了。”

    方依兰迟疑了下,大概是因为太急于破坏安小溪和慕琛,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坐上慕氏集团总裁夫人的位置,竟然越发觉得可行,一点后果都没有去考虑。

    心思百转之下打了电话给安琪,安琪当然不会不同意,欣然答应了下来。而此刻安小溪在校园内捱着时间等待下午慕琛来接她,说不出的心神不宁。<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小溪,我怎么看你恍恍惚惚的,去慕家见家长的事情不是挺顺利的吗?”郑楚楚中午和她一起吃饭的时候,疑惑的看着吃的心不在焉的安小溪。

    安小溪咬着唇,实在没有胃口,放下筷子道:“楚楚,我有些担心,今天晚上去安家,你觉得安琪也好,方依兰也好,会那么安分守己吗?”

    郑楚楚听到他们就有些反胃,鄙夷道:“之前他们就好几次想让你把慕琛请回去,上次安琪又故意要留宿在慕氏别墅,打的什么恶心主意不言而喻了。安分守己根本就不是她们的作为啊,而且我和你说上次我在餐厅遇见安琪和顾曜在一起,安琪在顾曜面前都当场撕破她那张假嘴脸了,今天晚上不可能老老实实的。”

    安小溪深深叹口气道:“唉,我也这么觉得,所以我很担心方依兰和安琪又耍花招,其实我更希望他们不要和慕琛见面,这样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

    郑楚楚叹气,眨了眨眼睛忽然道;“对了,我想到了,他们的花招啊无非就是陷害你,或者让安琪勾引慕琛,你呀回家就看顾曜去没去。如果顾曜没去的话,你就得多加小心,如果是顾曜没去,安琪这个狐媚一般就是要施展勾引大法,你要小心。晚上的时候如果顾曜去了,你得和慕琛寸步不离。如果顾曜没去,你记得去洗手间打个电话先把顾曜找去,知道吗?”

    安小溪想想,郑楚楚说的的确是这样。

    他们除了这样的招数还能怎样呢?总不能当面反对慕琛和她的婚姻,因为反对根本就是没什么用的。

    能下的功夫,就是破坏她和慕琛。那样无非就是在她和慕琛身上下功夫了。

    眨眨眼睛,安小溪握住郑楚楚的手道:“你说的对,我记下了,晚上我会提防的。”

    安琪那天不要脸要勾引慕琛的前车之鉴让安小溪知道了一件事,对安琪、方依兰,甚至于安毅她都是绝对不可以掉以轻心的,不能存着一点点的天真与善念。

    安小溪这么想的同时却不知道慕琛的想法和她完全一样,甚至于笃定了这一晚大概会比在慕家精彩的多。

    比起安小溪的忐忑不安,慕琛倒是很有点饶有兴味。他倒是比较想看看安家的人能在他这个从阴谋诡计中一路走到慕氏集团总裁位置上的男人耍什么花样。

    跳梁小丑的把戏虽然滑稽,但却是生活的调味剂。

    下午的时候,慕琛开车到了校门,安小溪自然是在那里等着,不过另外等着的人却还有安琪。

    安琪的车明明是修好了,却故意不开,见了慕琛的车比安小溪还积极的走了过去,俯身对摇下车窗的慕琛献媚的笑:“慕总裁,真是麻烦你了,还特意来接。”

    安小溪被她那副献媚的样子恶心了一下,不耐的蹙了下眉,见慕琛没有说话视线意味深长的看向她,安小溪心下一跳。

    那天晚上的教训和慕琛的教导顿时历历在目,这种时候要让安琪占了上风,她还有什么脸。

    吸一口气挺直了身体,安小溪走过去含笑道:“今天工作累吗?”

    慕琛成熟稳重,面上没露出什么表情,却探身给她推开了门,温和的答道:“还好。”

    安琪的脸色有些难看,安小溪根本不理会上车故作自然的侧了下脸亲了慕琛的脸颊一下道:“辛苦你来接我,这是奖励。”

    慕琛的桃花眸闪了闪,这个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了。视线落在安小溪脸上,慕琛察觉到她的脸蛋微微红了起来,大概这么做很羞赫很紧张的原因,但是眼神还是那么坚定,晶亮晶亮的。这女人,果然总是给她惊喜和意外。

    嘴角勾起一抹不易觉察的笑,慕琛没有看安琪,淡淡道:“安琪小姐也请上车吧。”

    安琪咬住下唇,无尅奈何的上了车。看到安小溪和慕琛这样她就极其不舒服和难受。

    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甜甜蜜蜜,,慕琛这么冷酷的男人偏偏就对安小溪说话温柔。才一天而已对她的称呼又从安琪变成了安琪小姐,不甘心,好不甘心。

    安小溪到底有什么好!第无数次,安琪又在心里怨恨的的嘶吼着这句问话。

    然而她的怨恨却一点也没影响到驾驶座和副驾驶座的人。

    慕琛开着车,怡然的和安小溪说话,声音并不大,似是故意不让安琪插进来一般。

    “要听点儿音乐吗,喜欢听什么?”

    “唔,小提琴或者轻音乐都行。”

    “喜欢小提琴吗?”

    “喜欢,但是我自己没学过,只是看别人拉小提琴会觉得很棒。”

    “难得你有双漂亮的手,改天我教你。”

    “连小提琴你也会?”

    “有学过,虽然别的乐器也学过些,但因为我个人比较偏爱小提琴,所以也会经常演奏一下,关于小提琴的知识倒没有生疏,不然的话也就不和你卖弄了。”

    “怎么会是卖弄,你手指这么好看,拉小提琴时肯定很帅。”

    “是么,现在不帅吗?”

    “唔——”

    气氛真的很甜,甜到安琪在后面坐的要发狂了。这是在搞什么!搞什么!为什么这两个人都无视她的存在!

    眼睛一转,安琪忽然想到了什么,从包里拿出香水故意在自己手腕上喷了一点,故作古灵精怪道:“慕总裁,那天晚上我回去之后发现我家里有一款慕氏的香水,今天正好喷的也是这瓶香水,不知道慕总裁能不能闻闻看,是否能猜出是什么香水。”

    香水的问题,安小溪根本不懂,但安琪这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也笃定了慕琛不好拒绝才提出来的。

    慕琛桃花眸子微眯了起来,知道安琪这是按耐不住了,唇角冷冷的勾了下,慕琛开口没有拒绝:“好啊,请安琪小姐让我闻一下吧。”

    安琪娇羞的笑下,将自己白皙的手腕递上笑眯眯道:“看瓶子可就认得了,就请慕总裁这么嗅一下吧,答错了的话就罚慕总裁不能只和小溪聊天,要小溪和我换位置,我坐在慕总裁身边。”

    她这样的任性实在招人讨厌,但偏偏做出一副娇嗔的模样,叫人不好发作。

    慕琛望了一眼安小溪有些挂不住的脸却没有凑近闻安琪的手腕。

    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慕琛道:“下个路口安琪小姐和小溪换下位置吧。未婚妻在身边,我却去嗅别的女人身上的香水味,这么不得体的事情我没办法做,就当我输。”

    安琪脸上的笑容僵住了,没想到慕琛会这么严肃的拒绝。

    安小溪怔怔的看着他,也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心尖不免被他触的颤抖了起来。

    只是闻一下而已,换做是其他任何男人都不会拒绝吧,慕琛竟然拒绝了。

    她……上辈子到底是拯救了国家吧,所以这辈子她遇见了慕琛。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