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闪闪 作品

第34章自找麻烦的慕琛

    从慕氏老宅坐上车回慕氏别墅的路上,安小溪一直没有说话,司机在前面开车,放着浅浅的音乐,慕琛坐在她旁边,昏暗的车内表情看的不太清楚。

    安小溪的心跳的还是有些厉害。

    刚才在慕家的那种场面是她有所预见却以前没有见过的。其实她很难回过劲儿来,现在还有些恍然自己在做梦。如此简单的,只是慕琛的几句话就强势的掌控了全局,然后一切结束了。

    低着头安小溪陷入了沉思。

    慕琛为什么非要娶她这样一个私生女呢,虽然她能感觉到慕琛借着这次的见面,也给了慕家那些虎视眈眈的人一个警告,但不论如何看,娶她都是麻烦大过利益吧。

    “在想什么?”不知道开了多久,慕琛忽然开口问她。

    安小溪愣了下掩下了自己的心情,笑了笑道:“在发呆呢,月光搭载脸上的感觉很好,我暗照在车里也是一地的银霜,忍不住盯着看了起来。”

    慕琛从她这边看了一眼车窗外,点头:“的确是很好的月色,不如下去散散步,走回去吧,已经快到了。”

    安小溪这才注意到四周的风景,不知不觉竟然已经到了别墅区了。

    “好啊。”浅浅一笑,安小溪倒是挺喜欢这个提议的,最近都倒在别墅里她闷得慌。

    下了车慕琛让司机开车先回去了,自己和安小溪在法国梧桐树下缓慢的散步,月色撩人,四周只有风与草与虫鸣,让人的心也跟着平静了起来。

    安小溪踩着高跟鞋,又正是上坡走的格外慢,但是实在不好意思主动去依附慕琛,只得强忍着。

    慕琛走了几步知道却体贴的发现了,停下脚步把手臂挽起来道:“挽着我的手走吧,鞋子穿起来应该很累。”

    安小溪迟疑了下没有拒绝挽住了他的手臂。

    这样一来两个人立刻就是并肩齐步的走,靠的也近,看起来像是真正的夫妻一样。很神奇的,可能是因为靠慕琛比较近,那种平时从慕琛身上散发出来的距离感,今夜变得薄弱了。

    安小溪不那么紧张了,低头先开口道:“我还是想不太明白,你娶一个私生女怎么想也是利大于弊,而且你那番话树敌颇多,这不是给自己制造麻烦吗?”<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慕琛侧目看了她一眼,桃花眸里染了一丝好笑:“你倒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

    安小溪不置可否的扬了下眉:“我不打算妄自菲薄,说的是就事论事。”

    慕琛勾了下唇角,没有就这个事情有什么争论,薄唇高深莫测的抿起道:“你看到的是利大于弊,我是在给自己制造麻烦,但是任何事物都有它的正反两面。如果我想求个安逸早就娶他们给我安排的女人了。我会自己找,就是不想被掌控。而像你说的树敌的问题,如果我不出问题的话,那么永远都不会发现我的敌人是谁,我的敌人有多少。这样才不会在某个时刻被某些意想不到的人击倒,才能反击。”

    安小溪呆了呆,侧目看着月色下慕琛平静的俊容。这个人是在故意自找麻烦,露出霸道的专制态度给那些人看,是故意让他们记恨。

    既危险却也正如他说的——事物都有正反两面,既危险又有效。

    心跳的有些快,男人果然在显示智谋的时候会有种特别的迷人气质散发出来,安小溪此刻觉得,如果慕琛生在古代一定是运筹帷幄,掌管国家命运的王者。

    “怎么不说话了?”慕琛见她低头沉默,俯身靠近了一些问道:“害怕这种豪门暗斗了吗?”

    安小溪摇头,视线正对上慕琛,两个人的距离骤然拉近,他英俊的面容就在眼前让安小溪一瞬有些失神,喃呢低声道:“不、不是害怕,只是在想如果你生在古代,一定是一代君王。”

    慕琛对她这个夸赞很是满意,饶有兴味的又凑近了她一分:“昏君明君?”

    安小溪脸透出娇艳的红,咬唇轻轻道:“看上去是昏君,但实际上是明君。”

    好近,太近了,他身上散发出迷人的冷香几乎要把她迷醉了,今夜明明没喝酒却为何感觉醉了呢。

    脸颊被人抚住,慕琛勾起了她的下巴吻了她,月色摇曳安小溪闭上眼睛没有挣扎。

    一个长长的吻结束之后,慕琛强势的将她的拦腰抱起,沉声道:“必须要快点回去才行,再好的君王到了夜晚,也该度度春宵。”

    安小溪脸红的像个番茄,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只好埋首在他怀里不说话。慕琛抱着她一路回了别墅,一进去就把她抵在门扉上。

    安小溪吓坏了,急忙推他:“还有下人呢,他们都在。”

    慕琛头也没回命令道:“今天晚上没你们的事情了,都去休息吧。”

    下人们得了休息哪里敢怠慢,也不吭声都从厨房那边出去了。慕琛驱走了人根本就等不到上楼就地就将她的裙子扯了下来,抱起她一边亲吻一边将她压在了沙发上狂野的进入她。

    热情而又激烈的夜晚,在暧*昧动人,彼此纠缠的喘息声继续着,不知何时才停下。

    第二天,安小溪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腰疼的厉害。慕琛的体力真不是盖的,她到最后只能求饶。

    安小溪醒来之后没有起来而是躺在被窝里犯愁,她可还是记得慕琛说过,结婚以后她要履行这种妻子的责任。也就是说结婚以后这种事情每天晚上都会发生,不是像昨夜那样的男欢女爱彼此受不住的在一起,而是他想她就要给,即使她会像这样做完之后浑身无力。

    想想两天来,慕琛的精力问题带给她先是生病,再是浑身酸痛,安小溪开始后怕了。

    这样下去一个月之后,她会不会就油尽灯枯了啊?

    “在想什么,醒了也不起。”慕琛撑着额头看她已然已经醒了。

    安小溪暗暗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哪来的胆量开口道:“我觉得你该节制一点,你这样我早晚折在你手里。”

    慕琛挑了下眉:“我已经在克制了。”

    安小溪惊的声音都变调了:“你节制我都成这个样子了,那不节制会怎样啊!”

    慕琛严肃的看着她,一副很认真的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样子道:“大概你只能活在床上,不过也没大碍,反正我会让你睡最好的床,吃最好的东西,保证维持着你的生命。”

    安小溪打了个哆嗦,委屈的咬住了唇,不要,那样的生活好可怕啊!她不要!

    慕琛见她似乎真的有些信了,在心里不禁觉得好笑。她还真是好骗,那小巧的鼻子又让他忍不住想勾一下了,这次虽然想维系着他冷酷的慕氏集团总裁形象,却还是没忍住,看似随性的勾了下,慕琛侧身站起来道:“只是个玩笑而已,起床吧,下面做好早餐了,要我抱你下去吗?”

    “不、不用,我自己起。”安小溪脸红果果的,伸出手摸摸自己的鼻子。这么第一次被男人做这么亲昵的动作。

    似乎有种被宠爱的感觉。急忙摇头,安小溪警告自己不要被现在的假象冲昏了头脑。她和慕琛除了床上关系之后,就只有利益关系了,她不该想太多。

    这种亲密,一定是因为他们肌肤之亲的次数多了,所以产生的错觉。身体的错觉造成了大脑的错觉。一定是这样,她得警惕才行。

    穿好衣服洗涮完毕之后,安小溪下楼,下人正路过见到她笑眯眯低头道了一句:“少奶奶早。”

    她那称呼,还有嘴角的笑意让安小溪脸红很不自在。安小溪尴尬道:“我、我还不是少奶奶,你、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小娟,少奶奶不用不自在,是少爷今年告诉所有人,从现在开始就要改口叫您少奶奶的,我们只是听从命令而已。”小娟俯了个身从她身边走过去了。

    安小溪略有些失神。

    慕琛……

    向楼下走去,从楼梯看到慕琛坐在窗前沐浴着晨光吃饭,样子优雅迷人,几乎失了神。

    唉,传说中男色惑人,恐怕就是这样了吧。

    一直走到餐桌坐下,安小溪拿了牛奶和面包开始吃,慕琛喝着咖啡望着她道:“去了我家,也是时候该去你家走一趟了。”

    “咳咳。”安小溪差点被呛到,咳嗽了两声忐忑不安道:“这么快吗?”

    慕琛道:“拖得久了反而不好,你应该也想早点从安家脱离出来吧。”

    慕琛一语中的,击中了安小溪的软肋。是的,她已经在安家受了那么多年气了,现在巴不得早点脱离苦海。而且和慕琛在一起的时间很舒服。

    慕琛虽然看起来冷酷,但是接触这段时间来安小溪更多是觉得慕琛什么都知道,很成熟,和他在一起似乎什么都不用担心一样。

    虽然慕琛说豪门暗战很可怕,但安小溪总觉得自己嫁入慕家之后,基本上的日子会过的很轻松。

    点点头,安小溪已经下定了决心道:“那择日不如撞日了,见面就定在今晚吧。”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