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闪闪 作品

第30章陪伴生病的你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咳咳咳。”安小溪见慕琛脸色开始变了急忙辩解,由于激动安小溪咳嗽起来。

    慕琛蹙眉,俯身坐在她身边扶住她,把水放在她唇边:“有什么话慢慢说,我听着就是,不用这么着急。”

    安小溪喝了口水顺了下嗓子之后,靠在他肩膀上低声喃呢:“我,只是想道谢,乔楠来求我,说以后不会再找麻烦了,所以你不要需要再为这件事费心了,会耽误你更多时间的。”

    慕琛挑眉冷声道:“是因为很多人和乔氏企业断了关系所以他来求你这么和我说的吧。”

    安小溪咬住唇,被他环住肩膀脸又不自觉的发烫了起来:“虽然是这样没错,我的确是有点替他求情的成分,但更多的是真的想谢谢你。”

    她从小可以说是被欺负大的,没有什么人会为她的事出头,就算交了朋友,他们也对她的事情无能为力,她也不想连累别人。只有慕琛,从一出现就一直在帮她出头。

    “你不用感激,作为慕氏集团总裁的夫人,这些是你该得到的。毕竟你的脸面也是慕氏的脸面。”慕琛冷淡的说着,把她重新放下:“那个人的事情你不用再管了,我没有那么多事情再去理会他了,只要他乖乖的不要再出来捣乱就好。”

    他不喜欢被道谢的感觉,尤其是安小溪。作为男人保护自己的女人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不需要她这样的感恩戴德,满脸谢意。

    安小溪怔了怔,不明白慕琛为什么这么说,但也没有追问。既然是慕琛说的,那么一定是因为这的确就是他帮助她的理由。心中不免有些失落,但更多的是了然。

    慕琛的出发点也好,做法也好都是正确的。他是个非常理智冷静的人,做什么事情一定都是从绝对有利的角度出发的吧。

    笑一笑,安小溪乖巧的点头:“嗯,好的,我知道了。”闭上眼睛安小溪想闭上眼睛逃避一下两个人独处时沉默的尴尬气氛,闭上眼睛又忽然想起那天她因为乔楠受伤而没能和他一起参加舞会。一下子睁开眼睛安小溪紧张道:“那个,还有件事情,那天的舞会,我没能和你一起出席,没有耽误什么事情吧。”

    慕琛薄唇抿着,冷淡道:“并没有。”

    安小溪的心脏被戳了一下,觉得自己的文问话有些多余。她真是问的多余了,慕琛身边从来不缺什么女人,她不能出席的话他也可以携带任何一个女人去参加舞会,她瞎紧张什么。

    扯起嘴角,有些不自在的笑笑,安小溪道:“那、那样就好。”

    那样就好,没耽误他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他没带她去带了别人去这种事情怎样都无所谓,因为她是慕琛。

    这么想着,安小溪别开头面向了窗外不再看坐在床边的慕琛。慕琛从床头拿起了一本书,米兰昆德拉所著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轻》,正看到了书中有一段写:对于他来说,她像个孩子,被人放在树脂涂覆的草筐里顺水飘来,而他在床榻之岸顺手捞起了她。<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慕琛抬起头看看着她躺在床上的身影,觉得这句话蛮适合他和她的。

    嘴角不禁勾起了一抹不易觉察的笑,慕琛开口问:“怎么了,你很在意舞会的事情吗?”

    安小溪心跳乱了一下,慌张的辩解:“不、不是那样,我只是怕、怕耽误你的事情,没别的意思。”

    是的,她没有别的意思,一定没有的。心中的失落也没什么特别的意思。

    慕琛低着头,状似平淡道:“那天的舞会我并没有去,不带你去的话,就没有意义了。”

    安小溪呆呆的眨了眨眼睛,转回头来看他。

    这是……什么意思?

    慕琛低着头看书,并没有抬起头来解释什么。安小溪咬住下唇,暖暖的光线中中,慕琛漆黑的发微微垂落下来,让人心痒痒的,好想,好想为他把发丝撩开。

    她的心脏一定是出问题了吧,为什么不听她指挥一直跳个不停呢。谁来救救她的心脏吧,别让它再跳了。

    “慕少,我来啦,病人在哪儿?”门外忽然响起了声音,慕琛合上书抬头看安小溪道:“医生来了,他虽然有些烦人,不过倒是很有些本事,让他给你看看吧。”

    安小溪有些不好意思:“只是发烧而已,我吃点药自己就好了。”

    慕琛站起来,俯身凑近她,一双桃花眸寒意味深长的盯着她的脸:“你的身体可不止是你一个人的。”

    说完慕琛转身去开门,安小溪呼吸几乎停了。

    这、这个男人这话是什、什么意思啊!

    门打开,私人医生吴云吊着棒棒糖走进来,对着慕琛推了下眼镜道:“神清气爽,昨天晚上应该是充分发泄过了。”

    慕琛皱眉,警告意味十足道:“把你这一身的好本身用在看病上,不要乱八卦。”

    吴云呲出一口白牙笑了下,走向床边看着安小溪,安小溪有些尴尬的开口:“医生,麻烦——唔——”

    不等安小溪把话说完,吴云就在她嘴巴里塞了颗润口糖,气定神闲道:“吴氏特质润喉糖,吃过嗓子很快就好了,把手臂伸出来,测血压。”

    慕琛走过去站在一旁看着吴云检查,吴云咬着棒棒糖哼着歌就给安小溪一顿检查之后,一边调药剂一边开口对安小溪道:“是做的次数多了,加上身体出汗导致的发烧。说起来你的小xue没问题吗?要不要我给你检查下,那方面的保养很重要的。”

    安小溪目瞪口呆的看着吴云,脸一下子红成了酱紫色。

    在、在说什么啊这个医生,这、这种话是可以这么气定神闲的说出来的吗!

    “吴云,你想死吗?”慕琛脸黑了起来,盯着吴云双眸充满杀气。

    吴云恶寒的一抖,站起来赔笑道:“我、我只是关心未来总裁夫人的身体,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啊。我闭嘴,闭嘴就是。”

    打完了针,吴云飞一般的撤退了,慕少发起脾气来可不是盖的,他招惹不起,但偏偏又嘴贱。

    等吴云走了安小溪脸上因为羞赫而起的红晕还是没有降下来,咬着唇不敢看慕琛。

    慕琛无奈继续拿起书道:“吴云没有冒犯你的意思,他只是嘴贱。”

    “嗯,我、我知道。”安小溪窘迫的回答。

    “打了针就睡一会儿吧,吴云的药很管用,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我在这里陪着你。”

    安小溪点头闭上了眼睛,可是却怎么也睡不着,想到慕琛就在身边坐着她就浑身不自在,可是脑袋已经昏昏沉沉的了,药效上来的很快。

    这样熬了一小会儿,安小溪张开水润的眸子,很小声道:“要不,你也、你也睡一会儿吧,昨天晚上你也没睡好吧。”

    慕琛放下书深望着她盈满水气有些泛红的眼睛,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实在有些勾人,如果不是昨夜充分的发泄了,此刻他恐怕有些难以自制吧。

    露出这样毫无防备的表情,这女人真是没有自觉。

    放下书,慕琛坐到她身边上床:“就陪你睡一会儿吧。”

    安小溪点头,这下子安心的闭上了眼睛,黑暗中她感觉到慕琛将她抱入了怀里,鼻尖嗅着他的冷香,安小溪莫名的安心。

    她果然是奇怪,慕琛坐在那里她睡不着,可是慕琛一抱着她,困意就潮水一般汹涌而来,安小溪看到黑甜的梦在向她招手,撒娇似的在慕琛身上蹭了蹭,安小溪沉沉的睡了过去。“

    慕琛抱着她闭上双眸也睡了过去。

    这一天慕氏别墅内,两个人抛开时间,相拥而眠,睡的都很沉。

    *******

    从慕氏别墅回到安家,安琪心情糟糕透顶,根本没有心情去学校,干脆就翘掉了,在房间里呆了一天,下午的时候顾曜约她出去,安琪心不在焉的跟着他一起去了餐厅。

    “安琪,这里的东西很好吃,我昨天和同事来过之后就想着一定要带你来,等下你多吃点。”顾曜温柔热情的给她介绍菜,安琪心不在焉的搅动着餐前的咖啡,兴致缺缺的点头:“嗯,好。”

    顾曜见她这样,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自从慕琛那天撞了她的车之后,她就变得有些怪怪的了。顾曜心中有些担心,但是这份担忧实在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更不知道该如何化解。

    菜上来之后,安琪依然有些心不在焉的吃着,顾曜努力的找话题:“对了,最近有客户要拍服装品牌的宣传海报,我第一时间就推荐了你,你去试试吧,安琪你的话一定会拍的很漂亮。”

    “哦,好。”安琪应着,有些不耐的四下看,现在和顾曜在一起她越发觉得无趣了,实在不想多呆,很想就这么走。

    这么想着餐厅长廊那边忽然有个熟悉的身影穿过来。安琪的眼神暗了暗。

    郑楚楚,安小溪最好的朋友。这时候郑楚楚也正看到了她,冷冷的昂着头,郑楚楚冷笑了起来:“真是冤家路窄。”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