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闪闪 作品

第29章发烧了

    激烈的缠绵染了一室绮色,安琪站在门外,听着里面的声音,看着眼睛的一切,只觉得浑身开始发软,身体里血液沸腾到不行。

    她的心跳的很快,慕琛低沉磁性的声音,和那低沉的嘶吼,都叫她双腿几乎不能站稳。

    慕琛对女人有着绝对的吸引力,现在她不仅仅从金钱与外表上有所感知了。现在安琪自己的身体传来的异样的兴奋感,让她彻底的明白了,慕琛对于女人来说,真的是致命的诱惑。

    退后一步,安琪扶住墙,脑袋晕沉沉的,好不容易才艰难的离开了慕琛和安小溪所在的卧室,回到了自己该在客房。

    进到房间关上门,安琪顺着门滑落,整个人瘫坐在地上,安琪仰着头喘息着。

    身体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you惑,和顾曜在一起的时候,甚至之前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时候,完全没有过这种感觉。这一次只是远看着他和别的女人,身体就似乎被gou引了。

    慕琛,慕琛,慕琛,他英俊的脸,完美的身线,好想被那双冷酷的眼睛看着,被那双唇亲吻,被他深深的进入。

    “该死!为什么是安小溪!为什么要抱她抱的那么、那么——”咬牙,安琪的脸上露出嫉妒到发狂的狰狞表情。

    慕琛抱安小溪抱的那么激烈,那么疯狂!好嫉妒!好恨!

    从小到大她要夺她什么能夺不到,今天晚上竟然被她摆了一道,而且这也是她这么多年最想要的,最想从她那里抢夺的东西。

    她要慕琛,她已经确定了,她是爱上慕琛了了。顾曜已经对她完全没有吸引力了,她只要慕琛,这个a市最霸道最邪魅,所有女人都为之疯狂的男人。

    深吸一口气,安琪起身上床,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不知道慕琛和安小溪什么时候会结束,心中盼着早点结束又不敢出去确认,脑海里还总是发现那些让她燥热不已的画面。

    安琪被折磨的快要疯了,辗转难眠。

    然而慕琛的卧室里,激情却仍然未退。

    “慕琛,我、我不行了……”绵软甜腻的声音无助的轻声叫着,慕琛搂着她的腰身,咬着她的耳垂道一边动一边道:“还不行,还不能结束,说不定什么时候她会再出现。”

    安小溪整个人倒在他身上,浑身都是汗,已经无力支撑自己了。水眸更是真的被汗滴打湿了。<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好热,慕琛的背好热。安小溪微微回头,疲累的看着他,泫然欲泣:“可是我真的不行了,慕琛,饶了我。”

    慕琛凑近她吻着她的唇,将她翻身正面对着自己强势霸道的宣布道:“你现在的样子真的很惹人怜惜,可惜今天晚上你撩的火太重了,就算是哭着求饶,我也没办法饶了你。”俯身贴近他,慕琛声音沙哑道:“真的想快点结束的话,就再主动点。”

    安小溪真的有些体力不支了,这个时候她已经顾不得想太多了,伸出手勾住他的脖子,凑上了自己的唇。

    在激烈的稳吻中,慕琛更加疯狂的索取着她。

    一直到天色已经将要灰白之后,慕琛才抱着她去洗了个澡,然后将已经昏睡过去的她搂在怀里。看着她那柔弱苍白的脸,慕琛伸出手轻轻抚摸起来。

    他做的太过了,昨天晚上的她实在过分可口,一不小心就做的过头了,忘记她的纤弱了。真是,连他自己都没想到,他性格中竟然有这么恶劣的一部分,更没想到理智如他也会失控。

    果然她从一开始出现,就有些不同。

    “晚安。”亲吻了一下安小溪的额头,慕琛抱着她睡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安小溪迷迷糊糊是被热醒的,醒来之后浑身无力嗓子难受,根据她多年的临床经验,安小溪确定自己发烧了。

    慕琛醒来之后也感觉到她身体烫的异常,伸出手碰了一下她的额头,慕琛道:“昨天晚上有些过火了,我马上叫私人医生过来。”

    安小溪一下子拉住他,犹豫了一下才道:“她,会走吧。”

    她的声音沙哑到不行,慕琛簇了下眉,伸出手拿过一旁的水喝了一口含在嘴巴,俯身喂给了她。

    安小溪脸红但是没有拒绝,张开口接受了他的喂水。慕琛喂完她才给她噎了下被子道:“她当然会走,这里是慕氏,是我的家,也是以后你的家,她是外人没理由在这里留第二天。你放心,即使她不想走,我也会赶她走。”

    安小溪扬了下嘴角,代替了说话。

    听到他这么说安小溪就安心了。慕琛是个一言九鼎的人,说到的事情一定会做到的,所以他说不会让安琪留下,安琪就一定不能留在慕氏别墅。

    生病的人都是有些精神脆弱的,安小溪在这种时候尤其不想看到自己讨厌的安琪。

    慕琛穿好衣服走出卧室就打电话给私人医生打了电话,电话的内容被正好出来的安琪听见。

    安琪微笑着像是昨天的事情她都没有发现一样和慕琛打招呼:“早安慕总裁。”

    慕琛用那双动人的桃花眸深望着她,开口道:“早安。”

    被慕琛那双眼睛看着,安琪的脸上一阵灼热,急忙别开一下眼睛道:“我听见慕总裁打电话说我妹妹发烧了,这样的话,我留下来照顾她吧。”

    慕琛意味深长的挑了下眉。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还真好懂。满脸红晕是因为昨天晚上看到听到那样的事情,所以被他勾动了吗?

    她还真像是那些觊觎着他的各种各样的女人的综合体,贪婪无比的女人。

    “不用了,安琪你就早些回家吧,我会亲自照顾小溪。”慕琛说完头也不回的下楼了,一边走慕琛一边想昨天晚上那么折腾,安小溪必须得吃点早饭才行,就安排下人去熬点粥吧,她吃起来会舒服些。

    安琪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咬住了下唇。

    好冷淡,和昨夜与安小溪做的时候那份火热完全不一样。

    她不想要这样冷淡的态度。

    “慕、慕总裁,慕氏的工作这么繁忙,怎么好叫你为了照顾小溪耽误工作呢,还是我来吧。”几步追到慕琛的背后,安琪不死心的开口。

    慕琛回眸冷眼看她:“小溪是我的妻子,工作比不上她重要,你就不必要操心了,吃过早餐就回去吧。”

    那双眸子中的冷让安琪打了一个哆嗦,好冷。闭上嘴巴,安琪一句话也不敢说了,只得顺从的应道:“既然这样,那、那妹妹就拜托慕总裁了。”

    慕琛理也没理会她,径直安排人把早饭做好送到房间就又转身上了楼。一顿早饭,主人不在却是客人在餐桌上吃。

    那些下人们看她的眼神也充满了嘲笑。

    安琪隐忍着吃饭,咬牙切齿的离开了。

    好生气,好生气好生气,安小溪!我一定不会饶过你,绝对不会叫你和慕琛在一起!绝对要抢夺慕琛!

    抱着这股子怨气安琪离开,慕琛的卧室里,却没有人在意她走没走。

    慕琛把安小溪扶起,让下人把饭放在了床上。坐在她身边问:“手臂不要抬起来,我喂你吃。”

    安小溪脸红,小声道:“我自己可以的。”

    “不要逞能。”慕琛不悦的说着把粥递到了她的面前。

    安小溪被他这样细心的呵护心跳的别提有多快了,哪里还有心思吃东西,吃了几口就说饱了。

    慕琛见她吃的这么少簇起了眉:“怎么吃这么少。”

    “我、我生病嘛,没有胃口,你不用在意的我,我真的是吃饱了。”安小溪急忙解释。

    慕琛点头,叫人把东西撤下去之后把她塞回了被子里安慰道:“私人医生马上就来了,你休息下。”

    安小溪看着慕琛成熟英俊的面容,嘴唇翁动:“谢谢你,你去公司吧,我一个人等医生来就好了。”

    越是看这个男人的脸,越是觉得他长得真的好帅。这样的男人只是站在那里就足够女人疯狂了,偏偏他时而冷酷,时而腹黑,时而邪魅,时而温柔,时而又成熟体贴。 [^*]

    慕琛这个人实在叫人难以琢磨,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越是和他接触越是会被他吸引。

    “我今天不去公司,留在这里照顾你。”慕琛淡淡的说道,轻描淡写。却一下子击中了安小溪的心。

    唇微微颤抖着,安小溪摇头道:“不、不要,你去公司吧,我真的没事。”

    这个人对他太好了,真的太好。婚礼上也好,乔楠的事情也好,安琪的事情也好,他对她的好让她的心一点点的沦陷了。不行,她不能再沦陷了,所以慕琛你别再对我这么好了。

    “你会发烧也是因为我,公司那边你不用管,没有任何问题。”慕琛说着拿起了下人准备的冰袋给安小溪放在了脑袋上。

    凉爽的感觉让安小溪舒服了许多,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安小溪轻声道:“昨天,没机会和你说,其实我……遇见乔楠了。”

    慕琛听到乔楠的名字明显不悦了,脸色阴沉的,慕琛追问:“他又去找你麻烦了吗?”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