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闪闪 作品

第28章我只会抱你

    “今晚……住在这里?”卧室里,安小溪看着慕琛,手抓紧了身向下的被子。

    “嗯,刚才红酒撒在她身上,她要去洗澡,所以把你的备用睡衣拿给她吧。”慕琛点点头,走到沙发上坐下,冷酷的面容上没有一丝的情绪波动。

    安小溪咬住下唇低着头,内心里激荡着难以言说的委屈的情绪。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安琪会耍心机她是知道的,可是慕琛为什么要留下她过夜,而且是以这样轻描淡写的方式。他该懂的,即使她什么也不说他也该明白她和安琪的关系有多糟糕吧。可是这个人没有为她着想哪怕一丁点,安小溪难受,委屈的感觉不断翻涌,然而她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她和慕琛的关系终究不是什么平等的夫妻关系,所以她只能顺从她的话。

    起身出了房间,到衣帽间随手拿了件没有穿过的睡衣,安小溪打开二楼尽头的大浴室。安琪似乎料到了她会来,靠在浴室的墙上笑眯眯的看她:“哎呀,这是麻烦你了呢小溪。”

    安小溪把睡衣扔在衣物篮里,咬牙切齿道:“赶紧洗吧,最好能把你身体里面也洗洗,你的灵魂脏死了。”

    安琪扬眉:“丧家犬才乱吠,你说这些还不是因为不甘心。其实你心中也明白吧,明白我能勾引到慕琛,所以才害怕一直不让我见慕琛吧,可是怎么办,我就是要勾引慕琛。”走近她,安琪俯身冷声道:“等一会儿我就去找慕琛借书,让他带我到书房,然后,你该懂的,你能阻止我就尽管阻止看看吧。”

    嚣张的转身,安琪扭着腰进了卧室里面,顺便将红色的裙子扔了出来。

    安小溪浑身瑟瑟发抖了起来,她记起了顾曜被夺走的那天,二月十四号情人节,她要去告白,然而就在学校阴暗的角落看到安琪和顾曜接吻。她听到安琪说:“曜,我衣服都被刚才的水弄脏了,你家比较近些,可以去你家吗?”

    那一晚,安琪没有回来,那天——她穿着红色的裙子。

    所以她这辈子最讨厌的颜色就是红色。那像血一样的颜色,真的很讨厌。而这一次呢,又一次的故技重施,连花样都没有变,她成功的在这里留宿了。

    咬牙,安小溪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打开浴室的门走出去。

    说什么想要捍卫,结果她还是什么也没做成,她斗不过安琪。只是她没有想到慕琛,a市最厉害的男人慕琛也不过如此。

    打开卧室的门,安小溪低着头走了进去。<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慕琛看着她淡淡的开口问:“送过去了吗?”

    “嗯。”安小溪没有任何情绪的开口。

    “怎么了?一副非常不高兴的样子。”慕琛邪魅的双眸扫向她,薄唇轻启开口说道。

    安小溪被戳中心事,心中一颤,喉咙处不满的抱怨几乎要爆发了,然而想想自己的没用却又咽回去了。

    “没有。”

    慕琛漆黑的桃花眸眯了起来。

    没有?

    他的眼睛又没有坏掉,有没有的话他难道会看不出来吗?这女人。

    “真的没有不高兴吗?和自己没有血缘的姐姐都侵略到家里来了,你竟然能够这样忍气吞声的忍受,心情还不错吗?真是厉害。”慕琛冷笑着讥讽。

    安小溪抬起头来的,水润的眸子直直的看着他:“你、你根本就知道安琪的目的,还、还留她住下来?”

    慕琛站起来,一步步走向安小溪:“为什么会不知道,整个a市想爬上我慕琛床的女人不计其数,更手腕高明的狐狸精我都见过,何况你这位继姐演技又差,招数又老套。”

    安小溪听到这里,心中燃烧起了一点希望:“这么说你、你不会理她是吗?”

    慕琛走到她面前停下来,俯身看她,反问道:“为什么不理她?送上门来的女人没有理由拒绝吧,毕竟你看起来也不太介意的样子。我猜等下她会找借口来叫我出这个房间,安小溪,要是她来找我的话,我没有不去的理由。”

    安小溪震惊的看着慕琛,喃呢出口:“怎、怎么这样……”

    差劲,太差劲了吧!他全部都知道,不打算拒绝也就算了,还这么直白的告诉她!

    慕琛伸出手抵住她身后的门,俯身凑的更近了:“想说这样很差劲吗?”

    安小溪咬住下唇,别开脸:“是!就算再怎么说这场婚姻不是、不是一般的婚姻,可是你这样做也太过分了!”

    慕琛的手顺着门滑下来落在她漆黑的发上:“可是给她有可乘之机的人不是你吗?自己什么都不做,却希望得到收获,世界上没有这样免费的午餐吧。安小溪,你难道就没有想过宣誓主权吗?不想被抢走就狠狠的抓住,这个道理不懂吗?”

    怎么不想,一次次被抢夺,一次次的无奈忍受,她早就受够了!而且慕琛是不同的,是不同的啊。是她先遇见,也是她先和他在一起的,甚至慕琛说要娶的人也是她。都已经这样了,却还要被那个人抢走这样的事情她怎么会甘心!

    不想被抢走,慕琛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是她遇见的,不想让给安琪!

    可是该怎么做。

    安小溪身体微微颤抖着,仰起头无助的看他:“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没有不介意,我很在意。可是慕琛,我要怎样做才好啊。”

    慕琛的眸在只开了壁灯的昏暗房间里闪烁着如宝石一般的光,那眼底的旋窝仿佛要把人拖入某个深渊一样,惑人无比。

    “不想我上她的床,就把我困在你的床上。这么简单的道理还用很纠结吗?安小溪,就让她看吧,看我们彻夜交缠。”慕琛贴到她耳边说着,灼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耳边,灼红了她的耳垂。

    安小溪的脸红的不像样子,唇控制不住的发抖:“不、不行,好羞耻……”

    “羞耻?那种无聊的羞耻心早点抛弃吧。被她欺负了这么多年,难道你就不想让她也尝尝失败的滋味吗?我向你保证,她看到我和你欢爱的样子,一定会嫉妒的发狂。因为我是慕琛,全a市女人都想要的慕琛。而且如果你今夜足够热情的话,我向你保证,我只会抱你,绝对不会碰她一根手指。”慕琛低沉磁性的声音,像撒旦的诱惑,甜蜜动人让人难以抵御这股诱|惑。

    而他身上的冷香,像午夜绽放的曼陀罗一般,迷得安小溪大脑晕晕的。

    身体颤抖,似乎已经不能好好的站稳了,安小溪伸出手抓住慕琛的衬衣,身体靠在了他身上,甜美柔软的轻喃:“好,我、我会听你的话,都会听你的。”

    “乖女孩。”慕琛伸出手满意的把她的身体抱紧,随即把门拉开了缝隙。

    二楼的这一层不会有下人随便上来,所以根本不用担心除了安琪以外的人会出现在门外。

    慕琛揽着安小溪到了沙发处,将她抱着跨坐在自己双腿,磁性的声音沙哑的指引道:“现在解开我的裤子,坐上去,然后这一次要你自己动,知道吗?”

    安小溪脸红到不行,血液也开始沸腾了,有那么几秒她退缩迟疑了,可是接下来她还是照着慕琛说的做了。

    因为看着慕琛,她看到的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未来,如果在这里停下来,以前发生的一切悲惨的事情都会重演,而她终究要成为跳梁小丑。

    她已经发誓了,一定要摆脱以前的一切!

    浴室里,安琪洗完澡特意喷上了魅惑的迷迭香香水,站在镜子前把卷发整理好,连一个小小的弧度都不放过,最后又把乳沟挤了挤,把衣服向外扯完美的暴露一点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安琪很满意。

    很好,这样一定可以诱惑到慕琛。

    打定主意安琪打开浴室的门走了出去,二楼的楼道里很安静,然而安琪越是向慕琛的卧室走去,越是能隐约听到呻*吟声。

    安琪僵了下,急忙摇头。不可能,不可能,是她听错了吧。

    她这样的尤物在这里,慕琛还有心思和安小溪做那种事情?一定是她听错了? [^*]

    安琪这样想着,可越走近那个卧室,不仅仅安小溪的声音,她甚至听到了慕琛的声音,颤抖的到了门前,透过门前的缝隙,安琪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房间里,安小溪跨坐在慕琛身上,两个人正在做那种事情。

    安琪惊的差点叫出来,一把伸出手捂住嘴防止自己叫出来,安琪瞪大眼睛一动不能的的看着门的一切。

    激烈的huan爱,安小溪的喘息、慕琛的声音,全部毫无遗漏的传到她的眼中,耳朵中。

    “唔,好、好深,不行,腰要没、没有力气了。”

    “小溪的里面真紧,这张染满情yu的脸真漂亮。本来希望你来主导的,但是我实在忍不住了。”

    本是安小溪在上面的,然而慕珅说完这句话,忽然翻身将安小溪一下子压在了身下,激烈的动了起来,一边激烈咬着她,慕琛还用那迷人的声音说:“小溪是最棒的,染上了小溪之后,我不再想碰其他任何女人。小溪,你有听到我的话吗?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我怎么也抱也不够的女人。”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