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闪闪 作品

第25章这不该是常有的事!

    “不要,这个动作不要。”

    “你现在手臂这样,只能维持这个动作吧。”

    “唔,放过我,我都受伤了,不要再、啊,再做了!”

    “是么,可是这是你自己受的伤,没有理由得到怜惜,也没有被放过的理由。”

    浴室里,水气弥漫中,安小溪跪坐在慕琛的身上,慕琛靠着浴缸,抱着她的腰身律动,享受着汹涌的快感,最后释放在她的体内。

    安小溪白皙的皮肤上,因水雾和激动染上红潮,在慕琛好不容易停下来时倒瘫软在了他身上。

    魔鬼,这家伙根本就是魔鬼嘛!她明明都已经手臂受伤了他却还不放过她。就是知道他的不怀好意所以她才想自己洗。

    身体好累,根本不想动了,安小溪不知道自己等下还能不能动,慕琛从她身体里退出,探下手去。

    安小溪的脸一下子红了,惊觉他要为自己清洁,羞耻到了不行,一把按住他的手:“不用了,我、我自己可以。”

    “好,我抱着你给你清理身上的汗水,你自己来。”温柔的将水轻泼在她身上,慕琛没有进一步为难,毕竟对女人来说这的确很羞耻。

    然而就算他退了一步安小溪还是面红耳赤,磨磨蹭蹭好不容易搞定,安小溪的腰腿酸软,手臂受伤只能被慕琛抱到床上。

    一进到被子里,安小溪就把自己整个人埋在了被子里。

    好丢脸啊啊啊啊!!!

    慕琛上床的时候发现她整个人包的像个球一样,嘴角不自觉的勾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安小溪。”慕琛开口。

    安小溪死闭着眼睛装作没有停电。<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慕琛掀开被子,大手一伸将她揽到怀里,俯身在她耳边道:“不必要这么羞耻,以后这种事情还会时常发生。”

    “时、时常?”安小溪不装睡了,脸色酱红的瞪大眼睛侧目看他。

    这人这话是什么意思,说清楚啊!那种羞耻的事情竟然是时常发生?!

    慕琛深邃动人的面容凑近她,性感的薄唇擦着她的脸颊,“我们很快就会成为夫妻,夜夜huan情时,自然少不了要增添情|趣。”

    安小溪的脸颊的温度很好,烫灼着慕琛的薄唇,他喜欢她脸颊发烫害羞的样子,也喜欢她体温升高。因为慕琛知道,这一切都是他所造成的现象。

    将安小溪抱的更紧了一些,慕琛闭上了眼睛,磁性的声音轻轻道:“晚安。”

    安小溪被他的话吓的七荤八素,早不知道对他的话作出反驳了,结结巴巴的也说道:“晚安。”

    闭上眼睛,安小溪却怎么也睡不着。

    慕琛的话很有震慑力,想到以后可能总是要这么羞耻的过活,她就想去死。

    慕琛为什么说这样的话?只是为了逗弄她,觉得捉弄她有趣吗?还是真的是有那么打算啊,寻求新鲜,不,不应该的。没道理啊,连八卦的高中生都知道慕琛身边从来不缺女人。如果想寻求新鲜的话,换掉她就好了啊,反正他身边花蝴蝶很多很多。

    那些模特儿也好,女明星也好,和他一夜风流之后,就被他毫不留情的换掉了。外面的人都说,慕琛对任何女人都只有一夜的兴趣。

    过了那一夜,所有女人都不能再引起他的兴趣了。

    说起来,她和慕琛……

    已经好几次了呢。

    胡思乱想着,安小溪也不只是什么时候睡了过去,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她还是在慕琛的怀里。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晨光正好,安小溪翻身,线长的睫毛扑闪了下,就见在她面前,一张过分英俊的脸离的很近。

    安小溪心跳几乎跳停,忘了呼吸。

    慕琛动人的桃花眸望着她,好不闪避:“早安。”

    安小溪倒吸一口气,一下子坐了起来,一边抓头发一边紧张的开口:“早、早安。”

    慕琛随之坐了起来,侧身下床道:“早餐下面的人已经准备好了,去吃吧。今天你就在这里养伤吧,对了关于和你家人谈结婚的事宜的时间,就定在三天后,这个周末吧。”

    安小溪点点头,察觉他背对着自己听不到自己的声音,急忙又出声说了句:“嗯。”可是转念一想,安小溪又记得今天有个重要的讲座急忙开口道:“那个抱歉,我今天想去学校,这次不是撒谎,真的有个重要的讲座,我想参加。”

    慕琛微微回首看她,道:“你真的很重视自己的学业,现在的大学生很少有像你这么积极的了。”

    安小溪不太好意思的攥紧了身前的被子道:“我、我想成为服装设计师,这并不是好做的行业,所以不努力不行。”

    慕琛本不想叫她去学校的,她手臂受伤了,自然呆在别墅更好,但见她这样上进,便开口道:“我会让司机送你去,但是放学的时候还是要来这里,可以接受吗?”

    “好、好的,麻烦你了。”安小溪急忙点头。

    慕琛这个时候已经穿好了衬衣,安小溪搜索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不见了,在床头柜子上有个礼盒,想也知道是慕琛放的。

    单手有些费力的打开,舒小夜看到一件白色裙子,和一件黑色开衫,搭配的鞋子与包都在里面。安小溪心中不免感叹的,真是考究啊,搭配的这么齐全,真是符合慕琛精致的生活。

    “衣服,我来给你穿。”慕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穿好了衣服,衬衣整洁合体西装裤笔挺。

    安小溪脸上一红,联想昨天晚上洗澡的事情,结结巴巴的拒绝:“不、不麻烦了,我自己来就好。”

    一双大手已经从后面环抱着她的背伸到前面,解开浴袍的带子,慕琛有些冷的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低沉的说道:“没关系,我帮你穿衣服,以后你也可以帮我脱衣服。”

    安小溪脸上的红晕蔓延到了耳后。

    这什么和什么啊!这样的神逻辑到底是怎样展开的!

    浴袍落下来,安小溪的美背在慕琛的眼前展开,白皙如凝滞的肌肤上,他昨夜留下的吻痕已经变得嫣红。

    慕琛停了下来,一双漆黑的桃花眸眼里暗色越重了起来。

    早晨本就是个男人容易兴奋的时间。

    糟了,身体已经有感觉了。

    安小溪正在疑惑怎么慕琛没了动静,开口刚想问,背上一双唇带着一丝丝凉意落了下来。安小溪的背一下子挺直了。

    “慕、慕琛?”安小溪声音有些颤,因为紧张一动不敢动。

    慕琛的手顺着她的背划过,握住了她的柔软,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衣服,等下再穿。”

    安小溪脸色酡红,惊声低叫:“不、不要,你已经穿好衣服了,不——”

    “衣服的事情根本无所谓吧,现在重要的是,我要你抱你。”慕琛说着扳过她的脸,吻住了她樱红的唇。

    一个半小时以后,安小溪才坐上车离开慕氏的别墅,坐在车里,安小溪表面上平静如水,心里却不断的抱怨着。

    腰好酸啊,身体里余热还未散尽,慕琛简直太狼了!她以后一定要小心他才行,一定要减少两个人的接触!

    胡思乱想了一路,安小溪终于到了学校。一进校门,远远的郑楚楚就奔来了。

    来之前她给郑楚楚打过电话,郑楚楚说有重要的事情和她说,所以两个人约在这里。

    从车上走下来,郑楚楚震惊的看着她这一身行头,啧啧感叹:“真不愧是要成为慕氏集团总裁夫人的人啊,穿衣打扮已经发生了质的飞跃。”

    安小溪白了她一眼,没好气道:“我是没有替换的衣服啦。”慕琛接她去别墅的事情,她就只告诉了郑楚楚,两个人一起向校内走去,安小溪问道:“对了,你要和我说什么啊。”

    郑楚楚神神秘秘的四下看了看道:“其实啊,昨天晚上我听说乔楠他们在酒吧里被人找了麻烦,乔楠被修理的很惨。虽然那一帮去的人都对原因和过程绝口不提,但是似乎是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因为所有人脸色都不太好。我听说这个事情第一时间就想到和你说。我已经知道啦,是乔楠找你麻烦你才受伤的。所以我想说把这事情告诉你,让你高兴下。那那天小心思我知道,你放心,我不会去找乔楠的,再说他也得了报应了。”

    安小溪听后眨了眨眼睛,嘴角扬起了笑意道:“倒真是活该啊,这就叫恶人有恶报,看他以后再嚣张。”

    郑楚楚也笑:“真是痛快啊,不知道是谁把乔楠修理这么惨,真想好好谢谢他。”

    两个人有说有笑的继续走着,没多久乔楠却忽然迎面走了过来,吊着手臂脚步匆匆,脸色更是难看。

    安小溪脸上的笑容消退,簇起了眉头。这还真是冤家路窄,说曹操曹操到。

    郑楚楚没好气的拉着安小溪小声道:“他要是敢再过来拦你,这次你可别拦着我,我非得揍他不可。”

    安小溪没说话,却见乔楠直冲冲的冲着安小溪走来,走到她面前忽然就很怂的哈腰对安小溪道:“姑奶奶,我亲姑奶奶,求你放我条生路吧,我以后再也不招惹你了。”

    安小溪愣了,郑楚楚也怔住了。

    这乔楠,怎么回事啊?!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