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闪闪 作品

第24章他的维护

    该怎么回答?

    对安小溪落井下石这种事情,她是非常乐意的。可是乔楠的谎言只要去查一查就能知道,明天一早开始散布留言的话也有点晚了。

    那么照实说乔楠在撒谎,维护了安小溪能换来慕琛的青睐?就算能换来那又怎样,到头来不成了顾曜对安小溪那样么。心中根本不在意,只不过因为自己的女人是对方的姐姐或者妹妹,所以顺带给点少的可怜的关怀。

    别开玩笑了!她可不想要这样可怜的关怀,她要慕琛,要的是代替安小溪和慕琛在一起!

    他的冷酷霸道,邪魅高傲,全部都让她深深着迷。她这几天总是幻想她站在他身边走过红毯的样子,怎么想都是天生一对。就算慕琛开车撞过她,她也完全不介意,反而被他的酷深深的抓住了心。

    慕琛是她见过最完美的男人,她怎么能叫安小溪得了去!

    心思百转,安琪淡淡的浅笑了起来,微侧了最好看的右脸,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道:“被问到却回答不上来问题,真是让人不好意思。十分抱歉慕总裁,对这谣言的事情我并不清楚。小溪不知道怎么在学校里人缘并不好,关于她的流言蜚语实在太多了。”安琪说着看向四周,所有人都是站在她这边的,而且她说的也不是假话,便都跟着点了点头。

    安小溪在学校里人缘的确不好,因为一开始安琪就给她安上了母亲勾引她父亲所生的女儿的头衔,私生女的名声并不好,被这么一说更是惹人唾弃,所以安小溪在学校里朋友很少。

    眨了下莹润的眸子,安琪望着慕琛继续谦逊道:“我因为要攻读学业,所以没注意到这些留言,不能提供什么有力的说辞。”

    她进度有度,一副大家小姐的风范,不动声色贬低了安安小溪又太高了自己,安琪自己都忍不住想给自己说的这段话鼓掌了。

    真是精彩至极。

    慕琛的唇不易觉察的勾了下,对安琪的水平,慕琛已经有所了解了。原来,灰姑娘的姐姐也只有这个水准而已。

    点点头不再看安琪,慕琛转而看向了乔楠。

    “其实故事的始末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慕琛开口,声音很平缓,让人听不出态度。

    乔楠有些呆滞,茫然的看着慕琛。

    这话是什、什么意思?<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他说的话为什么不重要,难道这不是评判他是否要承担责任的关键吗?

    乔楠的心砰砰跳了起来,忐忑不已。

    慕琛那如大海一般的深邃的双眸深不见底,优雅的叠交着双腿,慕琛冷酷的微昂着头睨看着乔楠:“你似乎还没有一个清楚的意识。安小溪已经不再是你认识的那个安小溪了,她现在是我慕琛的未婚妻,是慕氏集团的总裁夫人。伤害她就等同于在向我宣战,而我的准则向来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乔楠吓得浑身哆嗦,瘫软在地上,努力想为自己狡辩:“可是我、我没有弄伤她,是她自己不小心,是她自己摔倒的,是她——”

    慕琛的眼神锐利的扫向他,一字一顿道:“起因是因为你,后果就要你承担。”慕琛说完就冷冷的作壁上观,乔楠被黑衣人架着,袖子被挽上去,另一个黑衣人走上前去,手里赫然拿着刀子。”

    乔楠脸吓得惨白,颤抖的摇头:“不、不要,不要,不啊啊啊啊啊!!!”

    一道长长的刀痕划下,乔楠手臂上鲜血直流,坐在一旁的那一圈儿乔楠的狐朋狗友,吓得纷纷挪开眼睛不敢看。安琪也被吓得不轻,低头捂住了嘴巴。

    好、好恐怖,就在他们纷纷低头的时候,黑衣人竟然还向慕琛汇报道:“总裁,形状和安小姐手臂上的形状一样,切的很完美。”

    慕琛满意的点点头,站起来,冷淡道:“走吧,长时间打扰别人的聚会并不好。”慕琛说完就离开,安琪有心想去追,可是腿吓得软了,根本站不起来。

    乔楠痛苦的呻吟还没停止,房间里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有人颤巍巍道:“快、快打120啊!”

    一帮人顿时如梦初醒,有人打电话,有人开始吐了,安琪则快步的从包间里走了出来,跟在她身后一起来的朋友,边走边哭,小声道:“安琪,我好怕啊,以前我骂了安小溪那么多次,要是她来报复我怎么办,呜呜,我可怎么办啊,安琪。”

    “废物,哭什么哭!”安琪不耐的抱怨了几句,加快了脚步出了酒吧。酒吧外面,慕琛的帕加尼风之子呼啸而去,几分钟而已就已经消失了踪影,安琪愤愤的跺脚。

    该死!晚了一步,要是早点下来的话,也许能叫他送自己回家呢!

    为自己不争气的胆量有些烦,安琪打电话让顾曜来接她,之后才对身边的朋友道:“你怕什么啊,安小溪要是有那个狠劲儿,还能被我们欺负着?放心吧,她没那么胆量。就拿今天的事情来说,她也没敢告状。依照慕琛以牙还牙的性格,要是知道了乔楠差点把安小溪给上了,还不弄死乔楠。所以说安小溪不可能告状的,而且我们只要不让她嫁给慕琛,就没什么后顾之忧了。”

    朋友抽抽搭搭的看她:“你有、你有拆散他们的办法吗?”

    安琪冷笑:“现在没有,不过应该很快就能想出来的。”

    越是看到慕琛维护安小溪,安琪越是坚定了一定不能让安小溪嫁给慕琛的想法。慕琛虽冷酷却这样维护自己的女人,送自己女人的东西也完全不计较价钱,简直就是完美的男人。

    这样完美的男人安小溪哪配的上,她才是应该站在慕琛身边的女人,她可是出身正统,比私生女不知道强了多少倍,论美貌身材也绝对在安小溪之上,只是没有机会而已!

    只要有机会,慕琛一定会看上她的。

    安琪越是想越是莫名其妙的自信了起来,被乔楠的事情吓坏的心情也渐渐好了起来。

    那边安小溪正在慕氏别墅百无聊赖的看《罗马假日》,电影虽然是她很喜欢的,但是安小溪却有点心不在焉。

    慕琛在医院看了她一眼就走了,之后就没有出现。她现在吃了饭没有事情做,想去睡觉却又觉得自己住在别人家里却又不和主人打个照面不太好,所以一直在等他。

    但真的好困啊,吃了药之后更困了,而且沙发真的好软。

    实在有些顶不住了,安小溪想就躺一会儿就好,于是便在沙发上躺着闭上了眼睛。

    不一会儿安小溪就彻底睡死了过去,慕琛回来她也没听到。

    门前慕琛脱掉衣服递给下人,问道:“安小溪呢?去睡了吗?”

    下人俯身道:“安小姐本是在沙发上看电影等少爷回来的,但是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现在还在睡着。是否要我现在过去叫醒她?”

    慕琛摆手:“不用了。你去休息吧。”

    “是,少爷。”吓人听令下去了,慕琛走如客厅,远远的就看到柔软的沙发上,安小溪躺在那里睡着了,似乎是怕压倒受伤的手,睡的很规矩,像僵尸一样有些诡异。

    慕琛走过去俯身将她抱了起来,转身上楼。

    慕琛尽量轻柔的抱着她向上走,不过安小溪还是醒了,睡眼惺忪的眨了眨眼睛,安小溪猛地发现慕琛英俊的脸,吓一跳的挣扎:“你、你回来啦。”

    “别动,你现在在我怀里,挣扎的话会掉下去,到时候腿也摔断了,你就彻底生活不能自理了。”慕琛面无表情的说着很恐怖的事情,吓得安小溪立刻不敢动了,就那么被她一直抱进了卧室。

    一进去安小溪就发现这是慕琛的卧室,房间里飘散着慕琛身上的冷香,危险却又迷人。

    被放在慕琛的床上,安小溪的脸绯红了起来,结结巴巴道:“我、我睡客房就好。”

    慕琛伸出手解下领带,命令式的说道:“你见过有让未婚妻睡客房的未婚夫吗?”

    安小溪窘迫,心‘噗通’‘噗通’的跳着,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真是令人紧张啊。

    不过她手臂受伤了,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吧,这么想着却见慕琛已经把衬衣脱了,健硕的背部肌理分明,安小溪血一下子热了起来,急忙坐起来别开脸不看他道:“我、我去洗澡。”

    说完安小溪站起来,低着头就想向浴室冲,虽然不知道浴室在哪里……

    冲到慕琛身边的时候,安小溪被慕琛顺势拉住轻松的一扯安小溪就撞上了慕琛健硕的胸膛。

    安小溪的脸顿时红的像个炸了的番茄。窘迫的咬着薄唇,安小溪小声嘟囔:“你、你放开我,我要去洗澡。”

    “你的手臂受伤了,一个人洗不方便,我和你一起洗。”慕琛说完拉着她就向浴室里走,安小溪看着他毫不犹豫的样子,惊恐的尖叫:“我自己能洗,你放开我!放开我!”

    慕琛回头,也不知道是不是安小溪的错觉,她竟然觉得看到慕琛笑了,笑的极其腹黑的开口:“不要逞能了,我是你未婚夫,照顾你是分内的事情。”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