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闪闪 作品

第23章慕琛的审问

    “我告诉你们,安小溪就是我甩掉的破鞋,那种骚货什么人都能上,白给我都不要,不信你们问、问安琪,她最清楚那天婚礼的事情了。”

    “安琪,到底怎么回事儿啊,你妹妹真那么骚啊,什么时候给哥儿几个介绍介绍啊。”

    “你们别一口一个安琪妹妹的,那女人连给安琪提鞋都不配,什么妹妹。”

    酒吧的卡座里,安琪被围在中间,听着四周你一言他一语的,冷声道:“安小溪她妈就是贱货,贱货生的女人能好到哪里去,不过别把我和她扯在一起,你们谁有本事上她,尽管上,电话号码在这里,我分给你们。”

    一群人哄笑着闹着,乔楠还不依不饶的让安琪给他证明婚礼上是他把安小溪给甩了,安琪不搭理他,她本就是希望事情越描越黑才好。

    越是乱乔楠越生气,安小溪就越倒霉,她就越开心,才不管乔楠。

    正当一帮人喝的正high的时候,一群黑衣人穿过长廊到了卡座这边,领头的男人面容清俊,戴着一副金边眼镜,面色冷冷的望着乔楠道:“乔楠先生,有位客人要见你,请跟我们来吧。”

    乔楠喝的醉醺醺的有些不耐烦的开口道:“谁找老子啊,美女吗?不是美女老子可没空。”

    领头的人依然面无表情,很是不客气的对身后的人下命令道:“既然乔楠先生不想动,你们就帮他动一下吧。”

    领头人身后的人顿时手脚利索的走上前来,走到乔楠面前,三下五除二将乔楠一下子按在桌子上。

    “哗啦”‘碰’‘碰’酒瓶散落发出的声音让一群喝高了男女顿时如梦初醒了。

    所有人都稍微清醒了点,本来就没醉的安琪看着这一幕,心下觉得不妙。

    乔楠这是惹上麻烦了。

    “放开我!王八蛋,给老子放手!保安,保安哪儿去了!保安!”被按在桌子上的乔楠还在挣扎,那个清秀的领头人挥了下手,那两个身手矫健的人已经押着乔楠向某个方向去了。

    酒吧里其他人都停下来看着这边,清俊的领头人勾起唇笑了一下,笑容明明很俊雅,却叫人不寒而栗。

    “安琪小姐还有诸位乔楠先生的朋友,不介意的话也可以一同前去看一下,放心,不会有生命危险。”<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安琪有些吃惊的看着这个穿的很讲究的男人,“你、你认得我?”

    男人推了下眼镜,很淡然道:“当然,毕竟你怎么说也是我们慕氏集团总裁未来夫人的姐姐,虽然并不是亲的,只是个继姐,但作为慕氏集团总裁的秘书,未来夫人的家庭关系我还是有必要了解下的。”

    在场所有人都傻眼了,好多人都反应不上来这个男人说的话,但是安琪第一时间就反应上来了,心下更是吃惊不已。

    慕琛,竟然是慕琛要见乔楠。

    安琪心中有些怕,想起那天慕琛的撞上她车时的冷酷狠厉,安琪有些怯懦,然而这却也是个难得的邀请,她可不想放过任何一个让慕琛注视到她的机会。

    站起身来,安琪故作优雅的笑道:“既然您诚意邀请了,我不去也不好,麻烦你带路了。”

    章铭眼镜后的双眸闪了下。果然和安小溪完全不一样。这个女人的心机非常深,不过在总裁那里还是完全不够看。总裁身边可最不缺心机重的女人。

    安琪站起来行动,身后的人也自觉的跟了上去。

    有人这个时候稍微反应了过来,有些紧张道:“慕、慕氏集团,不会是那个慕氏集团吧。”

    另外一个人也觉得心有余悸,小声道:“不、不能吧。”

    安小溪那样的女人怎么会攀附上慕氏集团总裁呢,她有那么好命?虽然心里一遍遍的否认,但是有个想法却也悄然在每个人心中滋生。

    他们刚才那么骂安小溪,要是她真是慕氏集团总裁未来的夫人,他们还能好好的走出这个酒吧吗?

    不确定,众人忐忑的跟着章铭到了狂潮最顶层的vip包间某个包间门前,章铭打开门,笑着让所有人都走了进去。

    一进去所有人第一眼就看到了慕琛,硕大的包间里很安静,没有放任何音乐,坐在沙发上的慕琛穿着笔挺的蓝白条纹西装,胸前的口袋里叠着一抹红色的的方巾,整个人除了人都散发着成熟稳重的魅力。

    安琪看的一时有些失神,看看慕琛,再看看四周,四周的男人竟全部都是歪瓜裂枣,根本连慕琛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和安琪一起的女孩第一眼就认出了慕琛,惊的差点叫出来,连忙捂住嘴,女孩结结巴巴的对安琪道:“真、真的是慕琛。”

    安琪冷哼了一声,扬起笑脸就要向慕琛那边凑,章铭礼貌的伸出手挡住了她笑道:“请安琪小姐和诸位安静坐在那边的沙发上。”

    章铭所指的位置是靠着门口的,和慕琛根本就不是一个沙发,安琪有些不满却也知道现在任性不是时候,只得乖乖挺听话坐了下来。

    安静的房间里,乔楠还被人压制在桌子上,慕琛双臂环胸,章铭走过去俯身道:“总裁,乔楠先生好像还没醒酒。”

    慕琛冷淡道:“是么,那就让他快点醒酒,我不喜欢等人。”

    章铭点了下头,对下面的人使了个眼色,在安琪等人还搞不清楚状况的时候,一个人忽然卸掉了乔楠的下巴。

    “啊!!!”凄厉的惨叫渗人的响起,乔楠被一人强行抓着头发逼迫着仰起了头,另外一个人拿着醒酒的饮料,不断的向下灌,一直灌到乔楠眼泪鼻涕都出来了才停。

    安琪和其他人此刻都已经后悔跟进来了,没醒酒的此刻已经完全清醒了,本就清醒的腿吓的都哆嗦了。

    这压抑的沉闷气氛,真的好可怕,还有那黑衣人毫不留情把乔楠下巴给卸掉的动作也真的好可怕啊!

    给乔楠灌完醒酒的药,黑衣人给乔楠粗暴的重新卡上下巴,退到了一边。

    乔楠痛苦的咳了一会儿,呼吸才顺畅。

    慕琛耐心的等他咳完,声音冷淡平静的开口:“乔楠先生,还记得我吧。”

    乔楠身体瑟瑟发抖,惊恐的点头:“慕、慕总裁。”

    慕琛满意的点头,依然平静的叙述道:“今天晚上我有个舞会,本是要携带未婚妻一起参加的,但是我在邀请我未婚妻的时候,发现她的手臂受伤了,不能参加舞会。我没能从未婚妻那里询问出事情的原因,她只说了遇见你发生了一点小意外,当然她说是自己摔倒划伤的,但我不太清楚这个小意外是什么,能请乔楠先生你告诉我一下吗?”

    乔楠的额头上已经冒汗了。他死活没想到慕琛真的会维护安小溪。没道理啊,应该知道玩玩才对,可现在为什么一口一个未婚妻。这个慕氏集团的总裁为什么不按牌理出牌啊!

    不过现在的重点也不是这个,重点是他不能说实话啊!要是慕琛知道他想是想要侮辱安小溪所以去找她,还带了人,他的人还想拍下她被那个的录像,那么他今天一定会死在这里。

    咬着牙,这个时候乔楠倒是很有点脑子,他想到安小溪一定也是觉得没脸说,所以才没告诉慕琛事情的缘由,干脆他就扯谎就是,把事情的起因都推到安小溪身上!

    “慕、慕总裁,这事情真的很我没有关系啊。我也是被逼到无奈了才去找她的。”乔楠一副求饶的样子说道。

    慕琛微挑了下俊眉,饶有兴趣道:“被逼无奈吗?具体说一下吧。”

    乔楠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不要惶,真相安小溪也不会说,没事的,就往她身上泼脏水就好!

    “是她在学校里散布谣言,说退婚的原因是因为她傍上了您,还说了许多难听的话,婚礼上闹事的人是她的好朋友,也是、也是以前和我谈过恋爱的女人,她为了报复那天婚礼上的事情所以就散播了我让那个女人怀孕,然后把那那个人抛弃的事情。我忍无可忍找她理论,谁知道她反而嚣张的说,有你撑腰她不怕任何人,所以我就、我就和她起了争执,拉扯中她不小心摔倒伤到真的和我没有关系啊!”乔楠说的头头是道,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

    慕琛微眯起了桃花眸,想到安小溪云淡风轻笑着的样子,心中不禁想,如果她真是乔楠口中所说的那种女人,倒也省心了。

    真是莫名,他最讨厌嚣张跋扈的女人,但是看到安小溪,偏偏却希望她能稍微有那么点嚣张,有那么点跋扈就好了。

    视线扫向门前的沙发,慕琛的目光锁定在了安琪身上,安琪一直在看着慕琛,近乎痴迷的盯着他看,见他视线竟看向了自己,心中无比的激动。

    慕琛望着安琪,薄唇轻启,竟然开口和她说话了。

    “安琪小姐,请问乔楠先生说的事情是真的吗?安小溪真的这么飞扬跋扈的炫耀和我结婚的事情吗?”

    慕琛的问话,叫安琪的心沉了沉。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