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闪闪 作品

第21章渣男找茬

    “好了,这事情不要再提了。”

    “就是,安琪你不再说你妹妹了。想来她有难处,即使讨好慕总裁也不一定就保证慕总裁会开心,她哪里敢惹慕总裁不高兴。”

    安毅的虚假安抚,方依兰的言语讽刺,安琪的暗中得意还有顾曜的冷眼相看,让安小溪的心境越发的苍凉了。

    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在这些人眼里,她做什么是错,不做什么是错。安琪才是安家的掌上明珠,被家人捧在手心里,被爱人护在怀里。她一个私生女要不是现在攀附上了慕琛,谁搭理她呢。

    呵呵,也是,不过这样也好,反正她也从未想从他们这里得到过什么。

    握紧手包,安小溪暗中吸了一口气,冷淡的开口:“过段时间慕琛会安排人来商谈关于结婚的事宜,你们若是想要谈的话就见见,若是不想我会去告诉慕琛不用麻烦了。”

    安小溪说完转身上楼,不想再看这一家人丑恶嘴脸。

    “等一下。”方依兰见她就这么要走,急忙出声阻拦她道:“小溪,婚、婚姻大事怎么能这么草率呢,你怎么也要把慕总裁带回来和我们一起吃个饭,不能缺了礼数是吧。”

    在心里,方依兰恨恨的揣测着安小溪的心思。这个死丫头真是存足了心眼,抵死不想把慕琛领回来,这说到底是怕安琪的美貌压她一筹被慕琛看上了吧。死丫头,心机还真是深重。

    方依兰说完还给安毅使了个颜色,安毅见状急忙摆出一副慈父脸道:“是啊,小溪你要嫁人,做父亲的怎么也要给你把把关。什么时候把人带回来吧,一起吃个饭。”

    安小溪握着楼梯的手死死的抓着木质楼梯。

    这些人的心思她怎么会不懂,她懂,非常懂,正因为懂,所以她偏不能让他们如愿。

    一直以来在这个家里,她想要的东西从未得到,没有人在意她是不是幸福,更没有人关心她是否嫁给了自己喜欢的人。

    她爱的人爱而不得,被继姐抢走,她不得不选择嫁人才能逃离这个家的桎梏,她心中的委屈无以复加,这些人还好意思舔着脸来说这些话。

    面无表情的看着方依兰和安毅,安小溪极其冷淡的开口:“为什么要带回来吃饭?慕琛很忙没有事情。再说我和乔楠的时候,并没有走什么礼数吧,也是随意的决定了吧。这次也一样,希望你们随意的决定就行。我能嫁给慕氏集团的总裁,你们只要祝福就好,其他的事情用不着费心。”

    “你、你这孩子!”安毅一时间被说的语塞,安小溪没看他,视线再次落在了顾曜身上。<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顾曜此刻正温柔的看着安琪,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看着她。安小溪的心刺痛了一下,重新低下了头。

    这份苦涩的单恋,是时候该放下了吧。不喜欢你的人始终都不喜欢你,强求不得。

    转身,安小溪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安毅和方依兰的碎碎念,安小溪连听也不听,关上门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

    安小溪一回到房间安琪立刻从顾曜的怀里出来,脸色很不好看。想想白天的事情她就怎么也咽不下那口气。

    该死的安小溪,她本来打算在慕琛面前留下完美的好印象的,现在倒好,慕琛对她的初印象并不好,真是该死!

    “安琪,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还在为白天的事情害怕吗?”顾曜的棕眸担忧的追随着安琪的面容,温声问。

    安琪把手从他手里抽出来,压抑住自己的不耐,没什么情绪道:“顾曜,你先回去吧,我身体不舒服想早点休息了。”

    顾曜望着她眉间隐隐的不耐,张了张口欲言又止。最终顾曜什么也没说,站起来和方依兰还有安毅告别之后就走了。离开时他和安琪道别,安琪却没有听到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曜的眼神落寞的暗了暗转身离开。

    顾曜一离开,安琪就心事重重的回了房间。趴在床上思考了一会儿,一个阴谋冒了出来,安琪拿出手机兴奋的拨通了一个电话。

    安小溪,以为我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你就太小看我了。先给你点苦头尝尝吧,让你害我在慕琛面前出丑,我绝对轻饶不了你。

    第二天清晨,安小溪早早的去了学校,新一天学到了许多东西安小溪心情不错,一上午平静的过去,中午的时候安小溪去图书馆借了点书,走向操场与郑楚楚汇合,好似不死在教学楼那里被乔楠堵了个正着。

    乔楠带着几个男人把她堵在了教学楼的背光角落里。

    安小溪抱着书,冷眼瞪着乔楠:“乔楠,你发什么疯。”

    乔楠凑近她,眼神迷离,开口道:“态度好疏远啊。前几天我们还差点进了洞房,怎么也算是半个夫妻吧,竟然这么冷淡的对我,我会伤心的。”

    乔楠浑身的酒味,安小溪簇了下眉,暗道自己怎么这么倒霉,竟然撞上这个醉鬼。

    把身体紧紧的贴在身后的墙上,安小溪努力和他拉开距离:“乔楠,我警告你,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请你离我远点,让开!”

    安小溪的态度很强势,但也只是表面现象而已,其实她内心里非常的怕,她不像郑楚楚还有些防身手段,她什么也不会。所以能做的也只有虚张声势了。

    “哈哈哈,吓我,我会怕你吗?”一把捏住安小溪的下巴,乔楠醉醺醺的笑。

    安小溪生气的扬起下巴躲开他的手。

    这个乔楠忽然发什么疯,想干什么啊!

    “乔楠,你现在离开我就当什么事情没发生。”吸一口气,安小溪努力让自己平静,紧盯着乔楠道。

    乔楠冷笑,一下子攥住了她的领子:“哈?真是强硬啊,当我吓大的啊。你不就是要拿你要和慕琛结婚,要做慕太太来吓唬我吗?哈哈,我听说了,不过很可惜,我根本不相信啊。慕琛会看上你这种婊子才怪啊,只是玩玩你而已,而且你好像不太懂上流社会的规则啊,那些特别有钱有势的人,根本不屑碰别的男人碰过的东西,所以你要是被我碰了,慕琛绝对会把你当垃圾一脚踢开。让老子婚礼上丢脸,老子今天非做了你不可。”

    安小溪的脸变色了,这个乔楠真的疯了!竟然这么颠倒是非,那场婚礼退婚的人明明是他!

    这时一直站在乔楠身后的几个这时候终于忍耐不住了,开口起哄道:“乔楠,你婚前被戴绿帽子的事情可在兄弟们这里传来了,你要是不给这女人点教训,以后就得改名叫忍者神龟了啊。”

    “乔楠,赶紧做吧,我dv都拿来了,等下拍了这女人的视频传网上去,一定火爆啊。”

    住着安小溪领口的手更加用力了,安小溪身体因害怕而瑟瑟发抖。

    乔楠,乔楠竟然想侵犯她。

    “疯了,乔楠你疯了,快放开我!”颤抖着,安小溪用力挣扎。

    乔楠被她的挣扎刺激到了,忽然发疯一样的开始撕扯她领口的衣服:“贱人,让我丢脸,害我被嘲笑,我现在就在这里上了你!”

    “放手!放开我!”安小溪惊恐的大叫,手里的书滑落下去,慌乱中安小溪摸到书中夹着的一支笔,几乎没有一刻犹豫,安小溪抓住笔,狠狠的刺向了乔楠的手臂。

    “啊!该死的贱人!”手臂上传来刺痛感,乔楠愤怒的大吼一声,猛的将安小溪甩了出去。

    安小溪只觉得天旋地暗,脚步不稳,整个身体人摔在了地上,而她的手臂因为被围着草地的尖锐护栏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正在流血。

    安小溪做起来,刺骨的疼让她额头冒汗,脸色苍白如纸。

    乔楠看到安小溪手臂上全是血,脸色惨白吓得酒顿时醒了一半,而跟着乔楠一起来的几个人也不是什么胆大的,安小溪现在这样子的确很吓人,几个人也心道坏事了。

    空气停止了几秒之后,乔楠总算回了下神,脸色难看结结巴巴道:“是、是你自己撞上去的,不管老子的事情。我、我们走!”

    乔楠说完匆忙跑掉了,安小溪手臂很疼却也同时松了口气。 [$].com

    呼,至少夺过了一劫。想到这里安小溪不禁想起了慕琛,如果是慕琛知道她有这样的想法,一定会觉得她很没出息吧。

    “小溪,小溪你在哪——小溪!”一直没等到安小溪的郑楚楚追来寻找她的踪影,却怎么也没想到会看到她这个狼狈的样子,几步跑过来,郑楚楚一把扶起她焦急道:“你忍忍,我先带你去医务室。”

    安小溪苍白的笑了下:“楚楚。别担心,我没事。”

    郑楚楚看着她手臂滴血的样子,眼泪都下来了,气急败坏道:“这还叫没事,我背你去医务室,你别说话了。”

    一路跑到医务室,校医看着她这个样子也束手无策,只得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就让郑楚楚陪她去医院了。

    两个小时以后,安小溪做了个简单的手术住了院。

    病房里,郑楚楚一边为安小溪切水果,一边沉声问:“小溪,你手臂到底是怎么受伤的。”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