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一悦 作品

第67章 我没有病

    这张的照片背景应该是在游轮上,站在船头的那个女人穿着豹纹款的比基尼,身材辣得喷鼻血。 <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不对,这人……怎么有点像欧阳倩呢?

    叶凉烟再仔细的看了一会儿,百分之九十可以确定,那个女明星确实是欧阳倩。

    总裁,明星?确实是一个大猛料,也难怪tk会耗尽人力物力派人跟。

    翻了约莫有几十张照片,一个景几乎就有几百张,看得几乎头都晕了。

    她关了相机,放回到聂依琳的手提包里,闭上眼抬着手轻轻揉了下疲惫的太阳穴。

    “咦,我就说,你怎么眼熟得很。”一股浓烈却不俗的香水间杂着脂粉的味道扑鼻而来,女人的声音尖且锐。

    叶凉烟倏地睁眼,她现在拿着两个手提包,若是那些来勾搭自己,想要骗她手机的女人万一知道她有一部价值几万块的佳能照相机怎么办?所以她警惕的把膝盖上放的东西护住,才转过头看来人。

    女人瓜子脸,戴着一副奶白色的大墨镜,将她大半张脸都给遮住了,嘴角噙笑,身穿一袭深褐色的运动装,但还是显得身材极好,玲珑浮凸。[ 超多好看小说]

    “怎么?才这么点时间没见面,就把我给忘了呢?那天晚上,你泼我水的事,我可还记在心里呢。”欧阳倩的红唇贴近怔忪着的叶凉烟耳边,一字一字缓慢的道。

    叶凉烟瞬间浑身一抖,打了个冷颤,才反应过来,她……正正就是自己刚在相机里看到的女人,欧阳倩。

    不过这女人心地还真是小了。拜托,那天晚上她被她泼了一头红酒,欧阳倩不出现,她都几乎给忘得七七八八的了。自己都还没找她算账,她竟然还有脸重提?

    叶凉烟自然就不会像个圣母那样被她虐啊虐,欧阳倩笑,她也笑,而且还笑得眉眼弯弯的,语调冰冷:“我说是哪只大母鸡呢,传来着一股鸡粪味reads;。原来是大明星呐?真是有失远迎了,最近还有被人泼水吗?我看你这身……应该是出门就被人淋水,所以才裹得严严实实的吧?”

    欧阳倩没料着眼前这个外表十足一头小绵羊的女人,竟然开口刺她,可是她也忘了,绵羊虽然不过是绵羊,但有一双很尖利的羊角,到她忍不住的程度时,她会反击。

    叶凉烟见欧阳倩气得牙龈发颤,心情就更加的愉悦了,嘴角的笑意更加可爱,“咦,你来这里探病还是看医生啊?我听一些在娱乐圈里工作的朋友讲,像你这种……太过娇艳的演员,应该很多应酬吧?那是不是患上什么花.柳啊梅.毒之类的?我跟你说啊,我好歹也看过几本医书,那些暗病真不好治……”她脸上隐约透露着一种“你看不惯我么?有种当着所有人面打我啊”的得意。( $>>>棉、花‘糖’小‘說’)

    “你给我闭嘴,你全家才得花.柳梅.毒。我没有病。”欧阳倩着急着给自己辩解,刹那间就忘了这里是公众场所,她这一大声冲着叶凉烟吼,周遭坐在椅子上的人齐刷刷看过来。欧阳倩将自己的墨镜抬了抬。

    叶凉烟伸手捋了下散落到耳边的黑发,边云淡风轻的说:“真不好意思了,我全家都好健康,让你失望。”

    “你,你给我等着。”欧阳倩扫了一眼墨镜片前,周遭的人投来的那些奇奇怪怪眼神。拳头攥得咯咯作响,红唇微颤,转过头,便看到男人从另外一部的专用电梯里迈着长腿走出来。

    墨辰霆的出现,总是会吸引住所有人目光。今天的他,上身穿着一件白衬衫,脖子那边的两颗水晶纽扣敞开,露出一片若隐若现的胸肌。笔直无痕全手工打造的西裤包裹着他那双修长的长腿,细碎利落的短发,五官如刀削般的深邃,薄唇微抿,俊美得不似个真人。

    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秃了一半头,约莫四十岁的院长先生,格林汵。

    欧阳倩瞬时就将刚刚对叶凉烟的那些舞牙张爪给收敛了起来,整一副娇滴滴又性感的小女人,纤腰微扭着走过去。

    “墨总,这点我们会注意的。”格林汵的头低得几乎能埋地,前额冒着一颗颗豆大的冷汗,语气敬畏却又略显颤抖。

    墨辰霆淡漠的从鼻子里发出一声“恩”的鼻音,冰冷的黑眸一斜,瞳孔里映入了坐在一张椅子里,低着头捣鼓挎包的小女人。

    格林汵见墨辰霆没再想要跟自己说话的意思,说了声那我先去忙,便转身离去。

    “墨少,这个女人……就是之前在你别墅里,泼我水的那个,刚刚说我得了暗病。”欧阳倩察觉到墨辰霆的俊脸明显是染了一层稀薄的冰霜,便以为着,他是想要给自己出头了。接着,小手就轻轻的挪过去,想要挽住墨辰霆的胳膊。

    她的举动还没成功,男人性感淡粉的薄唇微扬,眉梢不自不觉的舒展开来,黑眸扫向欧阳倩,口吻冷如冰窖,一字一字的道:“难道你不是?”

    欧阳倩那张精致的瓜子脸变成了一张白纸,然而,不过是一秒钟的时间,她又恢复到最佳状态。

    墨辰霆是个万众瞩目的高冷男神,不拿他背景出来说话,就单单是他那张迷倒众生的脸庞,就足以让上至八十下至三岁的女人拜在他的西裤下。

    所以,欧阳倩觉着,自己这么走运的能跟墨辰霆站在一起,机会很难得,她一定要把握好。

    “墨少,我……是处.女。”欧阳倩捂着脸,娇羞地道。

    聂依琳从洗手间里出来,她拉得有些虚脱,脸色很白的走着过来,还没忘掉拍照的事儿,“怎么样?有没有看到那个人?”

    “没有。”叶凉烟昨天晚上把钻戒放进了挎包的暗格里,这下子找了老半天,才找到,失而复得的攥在手心里。

    聂依琳缓过了气,凑个头过去瞧了一眼叶凉烟手中那枚钻戒。毕竟现在a货好多,满街的水钻戒指,十块钱就能卖,而且钻石都很耀眼。

    “前任送的?都分了,还留着做什么?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虽然你长得不咋的,脑袋还有些痴,不过好歹也是个女的,有句话说得好,熄了灯凤姐都能变西施。赶紧找段新恋爱,忘了他吧。”聂依琳坐回位置,从叶凉烟的膝盖上抽回自己的手提包,顺便调侃起她。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