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一悦 作品

第64章 是我不要的你

    叶凉烟的脑袋瞬时就轰炸了一番,所有思绪顿时被炸成废墟。

    原来墨辰霆在外面的时候,就已经安排着别人收拾她的行李?其实即使自己今晚不在墨天雅面前说离开,他今天晚上还是会赶她走的,对不对?

    叶凉烟刚刚擦干的眼泪又缓缓淌落,鼻子比吃了几盘酸菜鱼还要酸麻。

    “真的是这样吗?”叶凉烟闭上眼,眼泪从眼皮底下挤着滑落,接着一把按住男人的手腕,手心颤抖不已,“我问你,是不是。”

    墨辰霆黑眸微深,一缕深不见底的情愫一闪即逝。眼睑凝望着现在哭得有些狼狈的叶凉烟,薄唇噙着一抹很浅却魅惑人心的冷笑。

    叶凉烟第一次这么讨厌自己脑洞太大。昨天他把一份医院的实习医生录取通知书给她,她还以为他是良心发现所以准许她出去工作了。呵呵,原来那不过是开头呐,今晚的赶她走,才是重头戏。

    俗话说得好,强扭着的瓜不甜。他都三番两次赶她走,她竟然还死皮赖脸,没什么意思的。

    墨辰霆甩开了叶凉烟的下巴,似乎碰到了什么肮脏的东西一样,嫌弃的凝着眉,然后,冷漠的说:“把戒指脱掉。”

    “我不。”叶凉烟近乎竭嘶底里的吼出声,嗓子变得很嘶哑,“我不要。”

    他们离婚了,若是连这个戒指都没了,那就……再也没任何关系了。

    有戒指的牵绊,至少还能让她回忆下,当初他们确实在一起过的。所以,她不要,她拼了命都要护着戒指,保护好仅剩的曾经两个人确确实实有过关系的记忆。

    墨辰霆似听着一个天底下的笑话,薄唇邪气的倾起,然后,摘下他左手尾指的钻戒,直接往地上一抛,戒指钻进了沙发底reads;。

    叶凉烟瞳孔猛地收缩,随即弯腰勾着手想要找回来。

    “是我不要的你,犯.贱!”男人颀长的身躯站起,长腿冷傲的往电梯那边迈着步子。

    叶凉烟愣愣的盯着他越走越远的背影,电梯门自动开启,他走进去,再转身,眼眸冷森无情的盯着她,然后电梯门再缓缓合上,直到在她的视线里完全消失。叶凉烟眼泪一直在不停的掉着,头发散落凌乱,模样很狼狈。

    李嫂有些为难的轻轻叫着叶凉烟,“叶小姐……”

    “没事,我很好,没事。( $>>>棉、花‘糖’小‘說’)”叶凉烟趴在地上,找了很久,终于找到了钻戒。

    她紧紧的攥在手心里,戒指里,似乎还残留着他戴过的温度。

    这一次,叶凉烟是真的知道,她又一次被彻底的扫地出门了。拖着行李箱在花园里放慢了脚步的走着,李嫂一直跟在她旁边,不断的叮嘱她出去以后,要怎样好好的照顾自己。可是叶凉烟却一点都听不进耳朵里,走三步就两次回头的望着身后那栋高大奢华的复式别墅。尔后,又自嘲的呵呵一笑,看什么呢?你以为墨辰霆还会出来追你那么无聊啊?死心去吧,他向来不会跟你开玩笑,而且,你又不是他的谁,凭什么一直住在里面?有什么资格把自己当成别墅的女主人?

    别墅四楼,叶凉烟的房间那个露天平台。

    墨天雅拖着腮帮子,忧愁的盯着花园里,那个拖着行李箱,身躯娇小可怜,肩膀还时不时的抖动,越走越远的小女人。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回房间里,直接走到对面的卧室,敲了敲门,没人,便又走到旁边的书房,直接拧开门,往里走。

    “大哥,你什么意思了,我说过萝卜是我罩着的,你这贸贸然把她赶走,不是在丢我面子吗?”

    墨辰霆站在酒柜前,随手拿起里面的一瓶波尔多红酒,打开木塞,修长的手指拎着一个水晶高脚杯,往里面倒了半杯酒,背脊休闲斜靠,沉默的直接灌了一杯,再接着,又倒。

    “她都没家九年了,你让她一个人去哪……”说到一半,墨天雅又发现自己说多了,立马闭了嘴,“抱歉。”

    墨辰霆将手里的高脚杯直接砸到地上,杯子“啪嗒”一声,玻璃粉碎四溅。

    墨天雅吓了一跳。

    “都是谁跟你说?”彼时,墨辰霆的眼眸如阴沉黑暗的魔鬼,薄唇还残留着红酒,显得异常妖娆。

    “你难道就不知道,你们两是没任何结果的吗?安心是我们从小玩到大的伙伴,你们订过娃娃亲,当时也向安家承诺过,在你25岁以前,一定会娶她。可是你现在28岁了,安心又等多了你三年。这次无论如何,我都要把你身边的女人给一个个赶跑,安心说,尽管要等到什么时候,她都要等到你。大哥,她等你等得很苦。”墨天雅皱着眉,苦口婆心的说着,双腿绕过自己脚边的那堆玻璃,走到酒柜前,径直拿起一个玻璃杯。一般女人都嫌着轩尼诗很呛很难喝,可她偏偏例外,爱喝够呛够辣的酒。

    墨天雅晃荡了下杯中琥珀色的物体,然后一口眯光,喉咙辣得呛,可她很喜欢那种感觉。

    墨辰霆眯着眸,轮廓极深的脸庞阴森至极,薄唇微斜,笑意邪气。

    很好,这些人都在逼他。

    *

    叶凉烟真是头头碰着黑了,刚一出金沙湾别墅区的公路,就倾盆大雨起来。结果就是淋成落汤鸭,后来还是中国好基友开着奇瑞小qq去接她的。临时被赶出来,没地方去,就只能暂时去了聂依琳那风一吹雨一下就很有可能会倒下的公寓里借住。

    聂依琳开了门,将钥匙随手扔进玄关处那个鞋柜上的玻璃盘里,将一双拖鞋丢到地上,把叶凉烟的行李推到一边,看着站在门口,浑身湿透的女人,拉了她进来,“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好了,虽然破是破点,但是能住。至少比你在地主家当保姆强。当小保姆不好玩吧?”

    叶凉烟弯着腰换鞋子,她现在不想说话。

    “我去给你烧壶开水洗澡,你赶紧把衣服脱下来换换吧,免得待会儿就感冒了。”聂依琳见叶凉烟不想多说,也就识趣的不问了,关上防盗门,走进开放式厨房,拿了水壶接水。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