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一悦 作品

第54章 升级版的铁公鸡

    “被你拿过,送别人,不是连累她也一起倒霉?”墨辰霆一字一字漫不经心的从薄唇里道出,“今年没准备礼物,就它。 [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谁要你那假到家的借花敬佛?

    墨辰霆直接将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的小女人转过去,把项链绕过她脖子,戴上,把披在她背后的长发都捋到一边。

    这个人是不是有病啊?被她拿过怎么了?什么连累别人跟她一块倒霉?她倒霉一大部分的因素全都是因为他!没礼物就把她的东西送给她?

    墨辰霆,你狠,真是升级版的铁公鸡!

    叶凉烟伸手就要摘下来,既然是他送给叶凉曦的东西,她才不要!

    男人从她身后按住她的手腕,攥住,双手绕到她身前,紧搂住她腰间,薄唇贴着她软软的耳边,嗓子低沉缓慢,“别动。<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

    叶凉烟向来就只能听他的话,所以他叫她别动,她就真的僵在那,连个呼吸都不敢用力。

    “墨先生,今晚……”她觉着,自己是有必要跟墨辰霆解释下今晚在酒吧的来龙去脉。

    刚开口说话,墨辰霆又把她的身体转过去。

    叶凉烟像个傻子那样又原地转了一圈……

    修长的食指挑住她下巴,叶凉烟抬头,眼睛瞠大的看着他,很久都处于神游状态,整个大脑如飘浮在了云端一般,极度不自然。

    墨辰霆低下头,准确找住了小女人的嘴唇,四唇贴住,手掌扣着她后脑勺,辗转反侧的深深索吻。

    手机在他的裤袋微震,是李擎那边发来的信息。

    叶凉烟被吻得理智一点点的失去,闭上眼,唇瓣微张,身不由己的迎合起他的吻……

    墨辰霆腾出只手拿出手机,黑眸垂下,看着闭眼的小女人,在她背后将手机的短信打开。

    “墨总,华侨医院已经收购完毕。”

    墨辰霆将手机攥在手心里,继续接吻。

    他们身后那棵许愿树被晚风吹着,树叶挨着树叶唰唰作响,灯光璀璨,月色浓暖。[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地面拉长了两个人的黑影……

    *

    在拉斯维加斯连续待了一个星期,叶凉烟每天都很被动的当起电灯泡,看叶凉曦跟“未来姐夫”的相处方式。

    叶凉曦总是围着墨辰霆转,讲一大堆话reads;。那个男人真的是很高冷,每次只有叶凉曦喋喋不休的说,而墨辰霆别说会回她一句话,经常连一眼都不看叶凉曦!

    这一日,叶凉曦让佣人陪着她去了拉斯维加斯当地的一个购物天堂帮李诗嬅代购了一车子的礼物。

    叶凉烟待在别墅里没有出去,穿着很随意的吊带长款白色睡裙在古堡标本室里整理医学教科书。

    她看书的时候很容易入迷,便连有人走进来都没有发现到。

    沈毅年穿着一袭标准的黑色西装,身形高大修长,成熟内敛,外面是纯白色的医生袍。

    走到书桌旁边,瞟了一眼叶凉烟在看的书籍。拳头虚握着抵在唇边,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沈教授,你来了啊?”叶凉烟从书本里挪开视线,抬眸看向沈毅年,顺便合上书。

    沈毅年搬了张椅子跟她并排坐下。

    叶凉烟看着他那身装扮,便得知他定然是从女子大学讲完讲座直接来的。

    “你找墨……墨总吗?”叶凉烟本来想直接叫墨辰霆,想了想,便又临时改口。而且,沈毅年除了来找墨辰霆以外,她也想不到他来是做什么了。

    沈毅年微挑眉梢,黑眸盯着叶凉烟素净的小脸,“我就不能来找你?”

    “啊……找我?”叶凉烟反指着自己,眼睛一眨,找她,是打算请她吃饭么?

    沈毅年注意着叶凉烟的一举一动,就知道那颗小脑袋肯定又在胡思乱想着点有的没的,“之前的事,考虑得怎样?”

    叶凉烟向来就觉得,自己能顺利拿到大学文凭,考到医生执照,按道理来讲,应该没有他们说得那么笨才对的。可为何,她总是跟不上墨辰霆跟沈毅年的脚步?他们的话题,也转得太快了吧?

    霎时间,她就听不是很明白沈毅年指的是哪样。

    沈毅年唇角微扯,皮笑肉不笑的,眼眸里那缕目光,始终定格在叶凉烟的脸上,“你该不会打算拿了医生执照,就收着枕头底一辈子吧?”

    叶凉烟断续的笑声“呵呵”两下,她的小秘密就那么明显吗?拿到上岗执照那段时日,她确实激动得每天都把本子放到枕头底,可是收一辈子,太夸张了。

    她恍惚了一下,后知后觉的明白了沈毅年指着哪个方面。

    他是叫她去当实习医生吧?

    沈教授真好,什么事都能想得周到。

    叶凉烟眼睛里的目光变得好粉,愣愣的望着沈毅年,连桌面那本书被她的手不注意一挥,掉到了地上砸中了脚都没感到疼。

    刚要开口回答,标本室的玻璃大门“哐”一下,有人推开,叶凉烟转头过去看着门口,抱着干净棉被的欧伯迈着步子进来,先是毕恭毕敬的弯腰,道:“二少爷,叶小姐。”

    沈毅年伸手进医生袍的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在叶凉烟的眼前挥了挥,后者立马抢过。

    “沈教授谢谢。”叶凉烟现在就像十辈子都没吃过糖的那种饿鬼,太过着急,手扒拉不开糖纸,就直接放到嘴边用牙咬。

    欧伯还是站在他们中间不走。

    叶凉烟费了好大劲才完全将糖纸拆掉,将糖塞进嘴里,转了转眼,注意到欧伯还在,又看了看她身旁坐着的沈毅年,接着视线又转到欧伯抱着的那张棉被上,“怎么了吗?”

    “叶小姐,这是您的棉被。”欧伯将棉被摊开,披到叶凉烟露出的肩膀上,再在她身体前后围绕了一圈。

    叶凉烟愣愣的垂着眼睑看包成粽子的自己,很没好气的抿着嘴,说:“现在才七月份。”

    “大少爷说您穿成这样会冷,叫我给您送张棉被进来。还有……”欧伯欲言又止的,有些不好往下说的意思。

    叶凉烟已经没办法去理解墨辰霆那几个意思的思维,七月份给她一张厚棉被,还把她围成个坐月子的女人,真是服了他,尔后,听到欧伯说,“还有”,刹那间,她就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