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一悦 作品

第50章 牢牢抓紧

    墨辰霆冷着的脸掠过一下一闪即逝的怔忪。 (

    “我是个人,不是给你随随便便利用reads;。”沈毅年拿着开瓶器开酒,继续幽幽的道:“你在做什么,你以为我是她,一无所知?”

    墨辰霆嘲讽的薄唇微勾,笑容如撒旦般的邪魅,喉结微一滚动,嗓子沙哑低沉,“说人话。”

    “算我一份!”沈毅年将酒倒进两个干净的高脚杯里。

    *

    别墅二楼。

    叶凉曦拉着叶凉烟随便的进了一个布置得很粉很幼稚的房间,叶凉烟坐在床边,拿了一本杂志,无聊的翻了翻,说:“姐,我们这么晚出去……”而且还单独两个女的,不好吧?

    “今天你生日,现在这儿不是中国,我也不能临时给你搞个狂欢派对。你二十三岁,怎么说也得庆祝下,孤零零的过着,多可怜!再说,你可是在这生活了四年,地方都很熟吧?”叶凉曦打开衣柜,里面全是一些廉价衣服,她随手就抓了一件出来,对着镜子在自己身上比了一下,精致的秀眉微拧,“这都谁穿的衣服啊?这么丑!”

    叶凉烟的心跳砰砰砰暗自狂震,眼睛紧紧的盯着杂志上一张意大利面图片,“说不定是……”

    “难道辰霆还有小妹?那有机会倒要跟她碰一面。<strong></strong>你看啊,我们总是会结婚的,那她就成我小姑了,一入豪门深似海,我还得找个机会讨好她呢。凉烟,还是你这种生活好,自由自在。”

    叶凉曦将衣服重新挂回到衣柜里,佣人推门进来,将刚刚叶凉曦吩咐自己拿的礼服送了进来。

    佣人看着叶凉烟,有些欲言又止的问她:“叶小姐,您……这么晚,真的要出去?”

    叶凉烟的全身无法自我控制的一个个毛孔绽开,小脸变成全白,她知道,佣人都是在提醒自己,很晚了。可是……

    “怎么了?是要出去啊,我会有分寸的。”叶凉曦走过去接住佣人捧在手里的礼服。

    佣人无奈的叹了口气,本来还想说话,可看了看局势,皱着眉头便离开了房间reads;。

    叶凉曦见着房门终于合上,转身注意到叶凉烟很忐忑不安的神态,将礼服丢到床上,坐到她身旁,手臂搭过叶凉烟肩膀,安慰性的轻轻拍着,“是不是被吓着了,他们也只是担心我出去以后会遇到什么危险,辰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虽然嘴上说的话都不大好听,但他心里其实还挺关心我。( 广告)”她说着的同时,秀眉之间,都渗透着从心底发出的甜蜜。

    叶凉烟如今的心情就像是被人遗落在了悬崖峭壁之上,稍走错一步,就会跌下去,摔得粉身碎骨。

    她不是娱乐圈的人,却无时无刻都得学着如何演戏。

    “看出来了!墨总能跟你在一起密恋四年,像他那种人,姐,你要牢牢抓紧了。”叶凉烟的眼睛里充满了对叶凉曦真诚的羡慕。

    叶凉烟手里还抱着刚刚叶凉曦送她的礼物盒,叶凉曦站了起身,指了指叶凉烟怀里的东西,说:“把这个礼物盒拆开吧,换上,我们今晚就去艳爆全场。”话毕,便拿起礼服进浴室换去。

    见着叶凉曦终于进了浴室,叶凉烟可算是松了一大口气。

    还好凉曦姐什么都没看出来!还好她只把衣柜里的衣服都看成是墨辰霆的小妹……

    叶凉烟拆开着礼物盒的包装纸,打开盒盖,里面放着一件全白色抹胸款单肩吊带的礼服,裙摆只到膝盖处。

    她从来就不敢穿这种太过暴露的衣服,说得现实点,墨辰霆说得没错,她全身上下就是他买断了,连最隐秘的内衣裤,都是他命人准备好的。

    不过是十分钟的时间,叶凉曦就从浴室里走出来。

    她枣红的卷发已干透,性感的搭在肩膀两端,瓜子脸,五官精致妩媚,换了一件黑色低胸吊带的晚礼服,腰间是黑色的蕾.丝点衬,若隐若现着她光滑细腻的皮肤,裙摆长到几乎能拖地。

    “你还没换啊,赶紧换。我看看效果,不合身我再去找人改尺寸。”叶凉曦走到粉色的梳妆台前,随意的拿起一个保湿霜瓶子,捧在手心里仔细的看了看,便摁着瓶口,打了一点出来,涂抹到脸上reads;。

    叶凉烟眉心微皱的看着叶凉曦送她的礼服,“我这就去换!”

    已经是深夜11点钟,可对于各国的年轻人来说,这个时间段才是一天真正的开始。叶凉烟跟叶凉曦搭着计程车去了与古堡有三公里距离华人开的vivi酒吧。

    叶凉烟真是第一次这么胆大包天的瞒着地主先生偷跑去夜店。

    酒吧七彩的灯光忽明忽暗,但里面的装潢很有古典风,飘过各种香水间杂着烟雾酒水的异味,时不时就有染着各种颜色的年轻且身形壮大的年轻帅哥经过,见惯了鬼妹,现如今有两个东方面孔的女孩出现,都会感到很新奇。

    叶凉烟左扯一下右扯一下的捏着自个儿身上短得几乎能通风的白色礼服,“姐,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跟着服务生走到一个空卡座前,她贴近叶凉曦的耳边,低声说话。

    “说好今晚要给你庆祝生日的,早回去多扫兴。”叶凉曦按着叶凉烟的肩膀坐到秋千椅上,顺便跟服务生说来两杯鸡尾酒,然后把手里的钱包搁在桌面,坐到叶凉烟对面。

    偌大的舞台前,此时正表演着人蛇共舞。

    “凉烟,不如你上去表演一场吧。”叶凉曦 捧着腮,扭头看着舞台那边。

    服务生端来两杯鸡尾酒。

    叶凉烟抓着吸管就猛喝几口壮胆,听到叶凉曦这忽然说出的话,她吃了一惊。她表演?什么都不会,叫她上去示范做心脏手术的刀功么?

    叶凉曦回过头,语调噙着一点开玩笑的不怀好意,“我就知道你不敢,我说你啊,别老是埋着头读书,早就应该出来看看大场面的。你才二十三岁,是最好玩的年纪。告诉姐,你的第一次还在吗?”

    叶凉烟这次真的呛到了,按着胸口用力的咳嗽了几声,怎么都问些奇奇怪怪问题啊?

    叶凉曦定定的看着她,笑着摇头,“你这丫头还真是木讷!”

    叶凉烟呵呵的敷衍,低头继续喝鸡尾酒。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