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一悦 作品

第49章 很信命

    “你回来啦?今天跟沈副总玩得开心吗?”叶凉曦倾过身,将高脚杯放到面前的乳白色琉璃矮桌上,手指捋了下卷发,“赶紧跟我说说,今晚你们都去了哪?”

    叶凉烟自然是不敢在叶凉曦面前露出任何马脚,已经没什么血色的小脸继续保持着最纯净的笑靥,在玄关口换了拖鞋,才走进去。 [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叶凉曦的目光轻不可觉的斜了一眼叶凉烟的举动,脸上的阴险一闪即逝。

    “凉烟,过来坐啊。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叶凉曦拍了拍旁边空着的位置。

    叶凉烟抿了抿嘴,摇头,走到叶凉曦的身旁坐下。

    “农历七月初七,你把这日子都给忘了?”叶凉曦屈起食指,敲了敲叶凉烟的脑门,“读书读傻了吧?”

    叶凉烟瞠大了眼,傻愣的看向叶凉曦,怔忪着。( 她母亲是广东人,广东习俗一般都过农历生日,而她正是农历七月初七那天出生。从她被墨辰霆捡的那一年起,每年生日都会有墨辰霆陪着!虽然那个人说话没一句好听,不过每一年,她生日的那天,都会得到一个似惊非喜。

    今年她刚毕业,本来就没把生日放心上,而且现在墨辰霆跟叶凉曦订婚了,就更加的把那天看得很无所谓。只是却没想着,凉曦姐竟然记了起来。

    “是不是觉着我会记着你生日,很感动了?”叶凉曦从背后拿出一个包装得很精致的粉色礼物盒,递给叶凉烟,“送你的。”

    除了墨辰霆以外,竟然还有别的亲人能记着她生日,对于叶凉烟这种从小就缺少家庭关爱的女孩来讲,确实是一种受宠若惊。

    叶凉曦在叶凉烟的眼前挥了挥手,后者才慢慢的缓过神,眨了眨眼,接过叶凉曦手里的礼物盒,笑得很灿烂,“凉曦姐,谢谢。”

    “咱两谁跟谁呢reads;。凉烟,你知道吗?我感觉我现在的人生很幸福。( 你瞧,我有你,有父母,还有最优秀的未婚夫。你说,我的人生是不是开了外挂?”叶凉曦从小就被叶家培养各种礼仪,用古代的话形容,可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长大以后,自然就是标准的名媛,而现在她还多了一个优点,女强人!她全身上下里里外外真真是完美到无可挑剔!

    也是因为这样,叶凉烟就更加自卑,也觉着,很对不住叶凉曦。

    她想,自己怎么就倒霉成这样呢?为什么偏偏收养自己而且还发生过关系的男人,会是她姐未婚夫?

    叶凉烟脸上的笑容僵滞了半刻,尔后,她又重新溢起笑靥,歪到叶凉曦的肩膀边靠着,眼睛盯着天花板那盏水晶吊灯的光,黑白分明的眼眸微红,喉咙哽咽,但就不敢在叶凉曦面前表现出任何的异样,唇瓣微启,说:“姐,恭喜你……”

    彼时古堡的花园里,沈毅年并没有马上驱车离开,在跑车的后尾箱拿出一支82年的拉菲,迈步到花园后的玻璃花房。

    沈毅年沿着路走,顺便也欣赏着一路风光。

    玻璃花房前的周围灯光暖和暧.昧,许愿树上挂满了装了纸卷的许愿瓶。

    秋千的旁边,地上是一个围着星星形状的娇艳红玫瑰花圈,周遭点满了五颜六色的星星蜡烛,足足二十三根。

    沈毅年跟那个男人对峙了二十多年,他自己很清楚,哪一方面都不如墨辰霆。就连心思缜密,都不够他强!但他唯独知道墨辰霆,很信命!

    “少爷让我们赶紧把这些古灵精怪给扔走,别慢手慢脚。”这时,古堡的管家欧伯在他身后对在清理现场的佣人说话。

    沈毅年眯着眸,唇畔勾起,缓缓回头,对那些要将玻璃花房旁那棵许愿树拆下来的佣人说道:“慢着。”

    他一出声,那些拿着铲子准备要挖掘树根的佣人都同时停住,你看我我看你,最后众人都望向在指挥的欧伯。

    “二少爷,大少爷说……”欧伯见着是沈毅年,便笑着跑到他面前,“这里很多建筑都要重修reads;。”

    “重修?”沈毅年唇角微勾的那抹笑容就更加深,“你们先下去吧,我想我哥,不过是一时火遮眼而已。”墨辰霆那么信命,若是今晚他们真拆了,后果才是很严重。九年前为了治好叶凉烟的忧郁症,收购了泰国当地不少的寺庙,还封锁了起来不允许别的游客进去,命人二十四小时轮流烧香点灯,为的就是希望那个女孩能好起来!这棵开得已经有些年份的许愿树,肯定也是当时在叶凉烟还没好以前种下去的!那些许愿瓶里除了黑纸就是白纸,脚趾头想一想都知道,谁的风格。

    欧伯还是站着,有些为难。

    “行了,所有后果我来承担。”沈毅年继续往玻璃房里走去。

    才刚走到玻璃门前,他就听到一阵阵花盆摔到地上噼里啪啦的响声。

    男人的左手包裹着纱布,表面已经脏,但就不换!冷傲的背影高大挺拔,身材比例极好的他穿着一件墨色衬衫,笔直无痕的西裤,长腿正踢翻着一个个的花盆。

    花盆倒地,碎片四溅,泥土洒到地面,一直在沈毅年的眼里循环着。

    沈毅年推开门,墨辰霆的头颅转过去,冷眸迸射着一缕能将人碎尸万段的寒光,阴沉的瞅着进来的人。

    “墨大少爷发泄的方法就是砸钱,自虐,见识了。”沈毅年挑衅看好戏各一半的眉梢微挑,绕过地上的碎片泥土,走着进去。

    墨辰霆眉目之中都充斥着无比的冷酷,也只有是沈毅年敢公然挑衅了。

    “今晚很不爽吧?把你养女遛了出去,对了,我有一个新发现,不知道你察觉到没,凉烟看我那眼神,是充满了爱慕的。她会不会是在这四年里,不知不觉爱上我了?”沈毅年一边往里面走,边漫不经心的说着话,手里还拎着拉菲酒瓶,“快凌晨十二点了。”

    墨辰霆深不见底的一挑眉尾,幽沉的黑眸似堆满了冰渣,五官深邃立体,却没有一丝表情,他斜了一眼沈毅年。

    后者拉开一张水晶椅子,在琉璃桌前坐下,背脊随意的往后靠,“你让我进ly,无非是叫人转移目光到我这,你好暗中行动,我猜得没错?”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