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一悦 作品

第43章 旧情人发生矛盾

    所以她思来想去,便觉着,这里面,并非表面的养父与养女之间那么简单。  因此,叶凉烟叫墨总做什么,他肯定会出手!

    叶凉烟按着跳得还是很猛烈的胸口,一看手机的时间,傍晚五点零五分!真迟到了……

    “凉烟……”何莉莉满脸忧愁的叫着叶凉烟名字,“如果裴睿那神经病真不把车开走,你确定我们今天不会被身后那些司机给一人一口水淹死吗?”

    叶凉烟回头看了眼身后,越来越多的车,围在他们中间的人也愈发多!

    下午五点钟的这个时段,正是日落开始,天空慢慢的染上一片火红,太阳一点一点的从西方降落。

    叶凉烟真的好后悔她为什么要多事走出来看戏?现在可好了,何莉莉把自己也一并拖下了水,若是不找那个男人来压制住裴睿,她有种预感,裴睿的货车很有可能一晚上都会横在马路中心不开走。

    “再打嘛……”何莉莉双眼里的目光转变成可怜兮兮的,轻轻的摇晃着叶凉烟的手臂。

    叶凉烟眉头微拧,她真不是不想打,可是,她很为难……

    “莉莉姐,可能我帮不到你了。”叶凉烟慢慢挣开何莉莉抓着她的那只手,转身把腿往人群里挤。( 广告)

    她承认,她就是一只船头怕贼船尾怕鬼的缩头乌龟。因为,九年来,一直都依赖着墨辰霆,若是再这样下去,她很担心自己会成为一个未来只能攀附着墨辰霆生活的可怜虫。她发现,已经连想都不敢去想,跟他彻彻底底脱离关系的那天,自己还能不能装着若无其事的勇敢离开。

    何莉莉瞅着叶凉烟的背影一点点的被人海埋没,唉,连她都不敢打电话给墨总,究竟谁还能将裴睿那个祸害给收了?

    叶凉烟回到保时捷的后座坐好,继续等道路畅通。若是一天都阻塞在这的话,那更好,拉斯维加斯都可以不去了。

    跟叶凉烟只有几部车距离的后面,一部奥迪a8也停着等道路通行。

    沈毅年刚刚是直接从工地往机场出发,必经这条机场高速公路,遇到堵车,便惬意的靠着车座后背,摇下一半车窗通风,时不时便去斜一眼仪表盘上的时间。

    差不多五点半,机场那边的机长打过几次电话问他到哪。

    置物箱里的手机嗡嗡嗡微震,来电,他刚刚让秘书去查一下前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交通事故。[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不过是五分钟的时间,秘书就回拨过来。

    沈毅年修长手指轻轻揉捻太阳穴,一手戴上蓝牙,摁了接听的按钮。

    秘书传来甜美专业的声音:“沈副总,已经查到,是裴氏集团的太子爷裴睿与他旧情人发生矛盾,导致交通阻塞。”

    沈毅年放下手,嗓音低哑的开口说话,“安排拖车,先让公路恢复交通正常。”

    很快,拖车就上了高速公路,众目睽睽之下,裴睿的超长大货车直接被拖着离开。

    裴睿下了车,俊脸很黑。

    可本来很惆怅的何莉莉瞬间便心情爽歪歪了起来,脸上挂着妩媚胜利的笑靥,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回自己车里,脚踩油门,经过裴睿身边时,她故意踩下刹车停了下,接着,再加大油门,车尾一缕黑烟喷了一脸裴睿!

    看吧,她就知道,肯定有比他更大的人物来收拾这等幼稚妖孽。

    差不多六点,交通恢复正常。

    张叔继续驱车往机场出发。

    叶凉烟躺在后座背上打了一会儿瞌睡,直到张叔发动引擎时,她才睁开眼,看向车窗外那一部部本来堵着不能走的大小汽车已经恢复行驶。

    如此说来,她还是得去拉斯维加斯……

    还差几分钟到六点,保时捷与奥迪几乎是同时驶进机场的地下停车场,还很巧合的倒入了正对面车位。

    张叔先下了车,给叶凉烟打开后座门,再从后尾箱里搬出两个行李箱。

    叶凉烟觉着自己,是越发胆小怕事。以前的她,做事从来就不顾后果。看了看飞机将近要起飞的时间,都已经到了这里,后悔,来不及了。

    还坐在后座里深深呼吸的她,双拳不由自主的握紧,心跳得异常加速,大脑却一直提醒着她,叶凉烟,准备要回拉斯维加斯的你,在所有人面前都得保持最佳的清醒!

    沈毅年已经迈步出来,同时,叶凉烟双腿也落地站起。

    叶凉烟转身,看着身躯修长的沈毅年侧着身合上车门,手心攥着自动车锁遥控,拇指随意的摁了一下,奥迪便响起“嘀嘀”两下的锁声。

    沈毅年一手插袋,长腿迈着步子往呆愣的叶凉烟这边走来。

    叶凉烟僵滞着,四目以对,却很久才缓过神,快手的拿过张叔手里的一个拉杆箱,“我自己拿就行,这个麻烦张叔送去,谢谢。”

    “好嘞。”张叔回答完,便先行走出停车场。

    沈毅年拿过叶凉烟手里的拉杆,两人手里的皮层不自觉轻轻一触,叶凉烟尴尬的缩手,抿了抿嘴,步子略快的往停车场出口走。

    沈毅年在叶凉烟的旁边走着,走入机场大堂,便又不少各国下了飞机,或者准备上飞机的旅客往他们这边看来。

    他们都不是看叶凉烟有多美,而是瞧沈毅年这位高富帅!

    两人都没说话很久。

    走了一段路,叶凉烟终于是有勇气打破这种不属于他们的沉默,“沈教授,怎么就不问下我,为什么我会在保时捷里出来,为什么我的后尾箱里有两个行李箱?”

    女孩的语调很清脆如铃,声线不大,但隐约之中,却带着很多让人捉摸不到在烦恼什么的忧伤跟顾虑。

    大堂里的波音喇叭时不时便传来通知旅客上飞机,有些吵,但沈毅年却听得很清楚叶凉烟在说什么。

    当她大学教授四年,沈毅年不多不少也都看得出,叶凉烟身后的背景不简单。可他从来就不曾问过,她养父究竟是谁。若是她想说,自然会对他坦白!

    不知不觉的已经走到私人飞机的安检入闸口。

    “其实我……”叶凉烟顿住了脚步,小嘴包着一口气,再长长的吐出,准备要说出真相。

    她还没说完整一句话,入闸口里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女性声响,“凉烟,这边。”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