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一悦 作品

第37章 这头白眼狼

    “你记着……”墨辰霆扔下花洒,修长的手指捏住叶凉烟稍有圆润的下巴,大眼瞪小眼,话说到一半顿了半刻,便又接着往下说,“你是我的。<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低醇冰冷的语气无不彰显着专属他的霸气。

    他说,你是我的。

    叶凉烟瞠大了眼,心脏跳动激烈得好像马上就要蹦跶出来似的,她得趁着尚且还清醒的情况底下离开。同时也不懂墨辰霆忽然的说这种话是几个意思!她也不可能傻到以为他此时是在向着自己告白!

    墨辰霆冷不丁的拍了一记她后脑门,将小女人的神游拉了回来。

    叶凉烟抬起手按着自己被拍疼了的脑勺,这男人真是够腹黑的,趁着她走神,竟然还拍她一下?然后,她指了指浴室门口,故意打了个哈欠,“我困了,要回去睡觉。”

    “你能睡得着?”墨辰霆冷冰冰的反问。

    好吧,她今晚确实睡了一觉,大脑还清醒着呢。知道即使跟他说很困,墨辰霆也不可能相信,便诚实的摇头,说:“睡不着也得睡啊。”

    “报告写好了?”男人压根就不给叶凉烟半点能组织语言的空间,在她的话刚落,一手侧着她脑袋旁边的瓷墙边,轮廓俊美的脸庞瞬时在叶凉烟的眼里放大了几倍,他阴测测的反问。<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

    叶凉烟蓦地便回想起今晚上最初想要质问墨辰霆干嘛把她辛辛苦苦的报告丢掉这件事!心口怒火顿时就刷拉拉的涌到喉咙顶。

    他专制霸道,无聊闲着要虐她,坑她风凉水冷在阳台上看星星,望远镜坏了还要她陪三百万英镑,还要她写什么星星观后感!叶凉烟也认命了,只是,为毛要把她辛辛苦苦写了半天的报告命人丢掉这么缺德啊?

    “本来是写好的……”叶凉烟的语气很轻,想要对墨辰霆解释清楚,但又有些怕自己一个不注意又得罪了她。

    墨辰霆嘴角微勾,那抹浅笑含有浓度百分之九十九的鄙夷成分,“写好?呵呵reads;。”他一声冷笑。

    叶凉烟很烦恼,谁跟给她讲解下,这人到底又想玩什么把戏?

    “我昨晚看了星星,在仔细看以前我一直认为那是人死了后升上天变成星星守护她们重要的人。<strong></strong>直到地主先生在一个月黑风高冰冷瑟瑟的夜里逼着我用一部退休望远镜看完后,才发现,那是星球!”墨辰霆的薄唇微启,语调低醇蛊惑,说话时,性感的喉结微微的滚动。

    他说完,叶凉烟双手就捂住耳朵,虽然自己是这么写,也打算这样给墨辰霆的了,可是,他也不带这样欺负她文科水平低,就直白的念出来嘲笑她。

    总之,叶凉烟是觉得自己不能跟墨辰霆再相处下去了,不然的话,要么她受闷气到吐血身亡,又或者是他毒舌到喷血!

    叶凉烟扬起下巴,脸色被他那么直白的说着自己那份报告而通红,不甘示弱的反驳他:“就不能这么写吗?昨晚望远镜才工作了十分钟!”她借用十分钟就得赔三百万,英镑。

    “烟儿,你就肯定,你大学文凭是考来,而不是买来的?”墨辰霆眉梢轻挑,语气不缓不慢且没带半点波澜浮动。

    叶凉烟放下捂着耳朵的双手,拳心收紧,嘴里的两排牙齿咬得很紧。

    他恨!他竟然怀疑她文凭是买的,她人品就有那么差吗?

    “行吧。”她确实不够墨大少爷那般高文化,她举白旗投降。

    墨辰霆阴沉了一晚上的脸庞稍悦半分,“还是别混进医院祸害病人好。”慢悠悠的话中带话说完,也不再看叶凉烟一眼,长腿迈步出浴室,留下大脑被他的话搅成一团浆糊的叶凉烟呆滞的站着良久不动!

    自力更新的话题又绕回来了,关乎到她能不能进医院这么大的人生决定,叶凉烟怎么会就此放弃?他刚走没多久,她长长的吁了口气,又跟着出去。

    墨辰霆打开卧室门,走入旁边的书房。

    叶凉烟跟屁虫似的追上去!

    “墨先生,如果我不去尝试下,你又怎么知道我是不行的呢?再说了,你跟凉曦姐订婚以后也准备结婚吧?我总不能天天当一枚电灯泡,叫凉曦姐做养母吧?”

    偌大书房里装潢是欧式复古的风格,几个靠墙的红木书柜里放满了书,一部分是墨辰霆的,自然也有一半是叶凉烟的书籍。

    叶凉烟后脚踏入书房,顺便关上门,她随意的扫了一眼书房,好像,很多书的位置都没改变过,跟四年前她还没离开拉斯维加斯时的一样。

    墨辰霆一边往里面的书桌走着,边是扯开领带,食指挑开束缚着他脖子的两颗水晶纽扣。按开书桌上摆放的一盏水晶流苏灯。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我说……”叶凉烟走过去,他们的距离只隔着一张书桌。

    “够了,出去。”墨辰霆口吻森沉的一下子打断了她喋喋不休的话,坐到大班椅上,随手拿过桌面的文件夹翻开,一眼都没瞧她,而他那种漫不经心的态度,已经是很明显的暗示叶凉烟,他们今晚的交谈到此为止结束!

    “可是……我不想一辈子当只会蛀米的毛毛虫,也不……不想靠你一世。”叶凉烟开始说话的时候很有底气,可那句话越往下说,她的语调就一点点的变弱,说到最后两字时,她近乎连自己说什么都听不到。

    墨辰霆修长的五指尖慢悠悠转着一支订造的金属签字笔,神态平淡不惊,黑眸阴沉不定的睨着台面那盏光亮的水晶灯。

    很好,其实她说了一堆开场白都是假的,其实最终目的就是要离开他,好投去沈毅年怀抱么?

    叶凉烟的头脑真装满了豆腐花!他墨辰霆就做了亏本生意,养大这头白眼狼?

    叶凉烟已经无话好说了,因为她真的跟墨辰霆没办法沟通。他向来按照他的思维安排她人生,他要她走东,她就从来不允许有往西跑的想法。

    这会儿墨辰霆的视线转到她脸上一瞬不转的锁住目光,良久,话音尖酸凉薄:“你以为我会相信一个强.奸犯说的话?”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