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一悦 作品

第33章 飘到大西洋去

    众所周知,ly集团的总裁墨辰霆向来目中无人,手段十分的冷血无情,谁若对不起他一点,那个人的下一秒,绝对活得比死难受千倍,而且,他折磨你,双手还不会沾上半点鲜血。 但即使他再不把一切放在眼里也好,这个老天却总在自己掌心策划好的命运里冥冥之中.出个差错,逼着你去遇到一个,让你十分头疼,又打不得,赶不得,恨不得的女孩儿!

    至于小女人叫他“墨先生”的这个称呼,说起来,是他刚捡回来那会开始的!

    那时叶凉烟,13岁,稚嫩的小脸肤色蜡黄无血,双眼无神空洞,矮小的身板瘦得就像是一纸片一般,风一吹,绝对能把她飘到大西洋去。[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她不喜说话,一天到晚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最爱吃就是阿尔卑斯棒棒糖,所以那段时间,别墅里每个能亲近小女孩身边的佣人,总会随身携带几颗棒棒糖。

    那会,墨辰霆19岁。刚相处那段日子,叶凉烟见着墨辰霆就胡乱的往他身上砸枕头,他一接近她,她就往他身上拼命的砸东西,鬼狐狼嚎……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别墅里的佣人们,除去李嫂从一而终很有耐心哄着叶凉烟以外,其他人虽没当着叶凉烟的面前说她,但背后,总会讨论很多关于她的坏话。在叶凉烟忧郁症还未康复的那段时间里,除了李嫂能一直留下来以外,其他的佣人,墨辰霆隔一段时间都会定时换一批。[ 超多好看小说]

    再后来,叶凉烟的忧郁症渐渐康复,也慢慢的跟墨辰霆说话。小女人第一次肯主动跟他说话是什么时候?拉斯维加斯的精神科医院,她开口问他要棒棒糖。接着,很长一段时间里,墨辰霆的大衣,西装外套的口袋里,都会放着几根棒棒糖!

    叶凉烟的指尖缓缓的摸着油画磨砂皮层,半饷,才收回手,眸光渐渐黯淡,她刚一直在失神的想着,以后当墨辰霆真跟叶凉曦结了婚后,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叹了口气,慢慢转身,抬头,便看到那个刚被她一直在心里又是骂又是吐槽的男人此时此刻就站在她眼前。

    墨辰霆的后背随意靠着对面的墙边,身材高大挺拔,短发利落,精湛得没有一丝赘肉的上身穿着一件英伦风的墨色衬衫,领带微斜,却显得十分放荡不羁,黑色无痕的西裤包裹着他修长的双腿,五官立体俊美,淡粉的薄唇微抿,狭长的黑眸幽深且冷冰冰的睥睨着站在对面的叶凉烟。

    叶凉烟瞬间就站在原地不敢再往前走一步了!刚刚自己说的话,他都听到了?

    她说什么了?她好像就对着油画自言自语了一句,问墨辰霆究竟什么时候跟叶凉曦结婚而已啦!

    叶凉烟的拳头暗暗收紧,她自己都能感应到,心跳砰砰作响。眼珠里视线不由自主的全部聚拢在一块,盯向墨辰霆那性感的薄唇,人都说,唇薄之人,自然很薄情!

    这道理应在墨辰霆身上,很对!

    叶凉烟自知自己今天偷跑出去了,这下他回来是打算把她怎么了,是么?双手缓缓的松开,天花板四边入了墙的灯光打在她容颜里,显得异常苍白,嘴唇微微哆嗦,想说话,又不敢开声,生怕自己多说多错!

    而她不知晓,她对面的那个男人,最讨厌叶凉烟就是看着他就像老鼠见着猫一样!

    她就真那么想摆脱他?她就那般想离得他远远的?她也不想想,这九年来,谁把她呵护得滴水不漏?谁供书教学她?谁给她的一切?现在长大了,就想挥挥爪,跟他说再见?

    墨辰霆越是往下想,越想到若是有一天,这个无时无刻都想着逃跑的女孩儿会真离开他,心里就没理由的烦躁。

    叶凉烟静静的看着他,目光渐渐变成一种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爱慕之色,瞳孔里的他薄唇微扯,灯光下,俊美的五官更加立体夺目,骨子里无时无刻都透露着专属他的优雅冷傲,气场狂傲reads;。

    不说他的地位与财产,就光提墨辰霆这个人,便足以迷死万千女性!

    叶凉烟经常也在想,你有这么一个养父,能跟人人想要爬上他床的高冷男神在一起生活九年,不是应该开心才对么?

    很久,她都处于神游的状态之中。一时间,并没察觉到墨辰霆嘴角噙的那抹淡淡讥笑。

    “叶凉烟,你以为我跟凉曦结了婚,就能离开?”嗓音低醇冷冽。

    伴随着这空气里的冷风直直灌入着叶凉烟身体,撞进她心脏,使她一下子便恢复了清醒,也敲醒了她大脑里差点就沦陷下去的神经线!

    他这么说,意思就是,即使他跟叶凉曦有一天结了婚,都还不会放过她了,是吗?

    霸权!

    叶凉烟其实心里很难过,脸上却微笑得眉眼弯弯的,不怕死的反驳他:“墨先生,你的爱人应该是叶凉曦吧?你难道就想看着她难过?”没有一个人愿意看到自己心爱的人身边竟然还藏着一个第三者!

    即使他的未婚妻不是叶凉曦而是别人,但若自己一辈子都做不到他唯一,那她不可能像那些小言为文里的女主那样,苦逼兮兮的当他一辈子情人!是很恐惧面前这个男人,可即使自己再怕,有些话还是说清楚点会比较好。默了半会,叶凉烟又想到今天的事儿。

    一事归一事,她今天偷跑是不对,但他在她身上安装追踪器就更加无语。很想要问墨辰霆一句,你是真把我当成一只随手可得随手又可丢弃的小狗?他开心时候时就去抚摸下自己身上的羽毛,他不高兴了,她就得接受惩罚,是这样么?

    说真的,叶凉烟很不喜欢这种不公平的相处模式。但这个男人收养了她九年,恩情就摆在眼前,让她不得不选择,忍!

    “过来。”墨辰霆收回看叶凉烟的目光,轻飘飘的吐字,气场极冷的往客厅沙发走去。然后惬意的坐到一张欧式的米白色沙发上,左手搭着椅背,随意翘起修长的二郎腿,黑眸略带玩味的再次睥睨着小女人。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