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一悦 作品

第31章 你打不了主意

    墨辰霆手下的人既然来了,沈毅年清楚得很,自己今天不可能能约到叶凉烟出去了,耸耸肩,灯光底下的他,五官底子儒雅俊美,身形修长阳光。<strong></strong>而这个男人的眉宇间,叶凉烟总有些觉得,他跟墨辰霆很相似!

    沈毅年跟墨辰霆的关系……

    “我先走了,去医院实习那事,你好好考虑下再给我答复。”沈毅年的目光瞥了下叶凉烟,便径直迈步离开。

    聂依琳不大放心的看向叶凉烟,又瞅一下那些莫名出现身形魁梧看似很专业的保镖们。难不成真像自己说的那样,凉烟欠高利贷了?然后,神秘兮兮的捂着叶凉烟耳朵,低声道:“凉烟,你真没事吗?我看电视说啊,那些高利贷都不是好惹的,不如报警吧?”

    看吧,叶凉烟就猜到,如果这些人出现在聂依琳的眼前,即使不问长问短自己,可总会胡思乱想,以为自己做了什么身不由己的事。她在a市只有聂依琳这么一个朋友,难道墨辰霆就打算连她唯一朋友都给吓跑才甘心?然后她得天天跪在他脚边,求着他别抛弃自己?

    罪魁祸首是墨辰霆!

    这样下去哪行啊?不成,得想办法让墨辰霆完全厌恶自己。( 广告)不然的话,她都不知道接下来,那个更年期提早的“前夫 养父”还会做出什么让你措手不及的事出来。

    叶凉烟无所谓的微笑着摇了摇头,抬手捋过散落耳边的一缕发丝翘回耳后,“不是高利贷啦,赶紧回去吧,我真没事。”

    “真的?”聂依琳字音加重,眼中始终充满着对叶凉烟的担忧。聂依琳看连续剧多了,就觉着那些戴墨镜,穿黑色西装看着就给人感觉很凶的保镖们一般都不是好人。

    叶凉烟其实很想说,那些保镖都不过只有个模样吓唬你,在面对墨辰霆的时候,一个个连个屁都不敢放好吗!在心里吐槽了一下,叶凉烟又重重的点头,很将定的说道:“真啊。”

    聂依琳便提着几个安慰奖的袋子半信半疑的离开。彼时,只剩下叶凉烟一个人面对这群保镖,张叔弯下腰,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示意叶凉烟跟他们走。

    叶凉烟只能不甘不愿的跟这些人回去!反正自己今天都已经得罪了墨辰霆,现在怕,还有用吗?

    回到金沙湾别墅,已经是晚上七点钟,厨房里正准备着晚餐。<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

    李嫂一见叶凉烟从门口走着进来,快步的过去,她跟叶凉烟虽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可这些年,自己一直照顾着她,便不多不少也清楚女孩儿的性格。九年来,叶凉烟对着少爷时无时无刻都是一副绝对听话乖巧的态度。而这次的偷跑,算是前所未有的第一次。

    “叶小姐,您……”李嫂握了握叶凉烟冰凉的手心,“赶紧洗个澡吃饭吧。”

    叶凉烟的双脚都开始不由自主的发抖,只祈祷今晚墨辰霆回来后,别对她做什么秋后算账。

    “那我先上房间。”叶凉烟现在想要洗个热水澡,得好好想下,待会要怎么跟那个人解释这件事。

    进电梯,到了四楼,直接走入她自己的卧室。

    将首饰盒随便的放在梳妆台面,重新开了手机,未接来电就只有十分钟前聂依琳的记录。

    果然是她想多了吧……

    目光定定的看着手机半会,从背后栽到大床里。视线从手机已经暗下的屏幕挪开,乌黑亮亮的眼珠子往粉色的天花板转了一圈。这里一切的一切,还如四年前自己没有去拉斯维加斯一样,熟悉如初。恰恰是这种格调,让她不由得的回想起以前在这里做过的所有蠢事。

    她知道,以前那个对她千般包容的墨辰霆,已经不再是属于她的了!眼角淌落一滴眼泪,缓缓闭眼,连澡都没洗,就熟睡了过去。

    ly集团大厦,54层偌大明亮的总裁室里。墨辰霆签完最后一份文件,合上,左手的修长尾指戴的那枚钻戒中间的一颗小钻石闪闪发光,他放下右手的签字笔,攥着那枚戒指缓缓的在尾指里转动。

    李擎敲了敲门,迈步进来,提醒他,今晚跟叶凉曦有约。报告完,离开。墨辰霆桌面的手机同时“吱”的微震。

    是叶凉曦的来电,她已经到了凯旋西餐厅。

    墨辰霆在耳侧挂上蓝牙,随手抓了车钥匙,便走出总裁室。

    专用电梯里的那扇门自动开启,沈毅年站在里面,彼时,两个男人四目以对reads;!

    沈毅年不留痕迹的瞅了眼墨辰霆左手尾指有些刺眼的钻戒,俊脸上的神态微楞,迈步出来,稍稍擦过墨辰霆肩膀。

    “她,你打不了主意。”墨辰霆没有一丝表情的脸庞里,薄唇阴测测的微勾,弧度很浅,却十分邪魅冷森,嗓音偏冷,每个字都彰显着他骨子里的狂傲。

    沈毅年在走着的脚步蓦地又顿住,侧过身,眉峰微拧,“如果我没看错,墨总现在应该是要去跟叶凉曦共进晚餐。忘了告诉你,她已经知道你今晚要去哪。你为她做的那些,她不会知道。”

    两个男人的眸光之中,隐约的都透露着一种生人勿近的火花。

    墨辰霆的薄唇紧抿,不怒反冷笑。

    继续走进电梯……

    沈毅年盯着那缓缓合上的电梯门,眉头顿时蹙成了一条曲线,从墨辰霆那狂傲不羁的神态里,他觉着,这个男人并没有把自己当成对手。顿然间,心头萦绕着很多不解。

    夜色渐深,花园里的叶蝉吱吱吱哼叫。

    叶凉烟这一觉睡得可真够足了,从傍晚七点半到深夜11点多才醒来。若不是肚子里咕咕咕的开始叫,她绝对是可以睡到明天才起来!

    瞠开眼,刷地坐了起来,糟了,她的什么看星星报告还没写完啊……

    房门叩叩叩有节奏的敲响着,听到响声,叶凉烟的双手拍了拍脸,清醒了些许,才对外面的人说,“门没锁。”

    佣人拧开门把进来,“叶小姐,您要不要先去洗澡?”

    叶凉烟好窘迫的轻轻摇头,洗澡?她的那报告都还没写完呢!

    “我下午放石桌的东西呢?”她想起自己的报告都还在花园里。

    “墨……”佣人低着头,在忖思着要不要说完整。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