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兮 作品

第67章 :幕后黑手是“她”?

    江薇安知道她这是指桑骂槐,她前阵子的负面新闻是多,但没有任何一点是跟鼎丰甚至是江家扯上关系的。

    “沈秘书一向不是话最多,最能给我爸出主意的吗?怎么这次那么安静的坐在那,要是刚才你不说话,我都没注意到你在角落里呢!”

    “江薇安,你也太目中无人了吧,你妈到底有没有教你尊敬长辈?”沈怡嗖的一下起身站到她跟前,眼里的不满昭然若揭,恨不得撕烂她那张嘴。

    江薇安可从来没把她放在眼里,即便是在父亲的面前,“长辈做的事情是要给小辈做表率的,你觉得你配得上“长辈”这个称谓吗?”

    沈怡气得眼角通红,看看女儿和丈夫,都没有要帮她的迹象,更让她恼火。

    “江薇安,你这个没教养的小蹄子!这头跟连修肆暧昧不清,那头又跟姓陆的藕断丝连,说起这本事,我看你是无人能及了吧?”眼瞧着说不过江薇安,沈怡故意拿前几天的话题来激她。

    但比起江薇安,江若曦反而更在意她的话,因为这其中有她最在乎的一个人。

    “妈,你们别吵了,这是病房。”江若曦的脸色瞬间有些黯淡。

    沈怡不悦的朝女儿怒瞪了一眼,冷哼道:“哼!你江薇安这么有本事,怎么不在连修肆面前卖弄下,说不定鼎丰的危机就过去了。”

    “闭嘴!我还没死呢,你就不能少说几句吗?”一直沉默的江煜东终于忍不住了,铁黑着一张脸吼道。

    “我,我是为了……”

    “为了什么?鼎丰?别给自己找借口!”两人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她那点心思他难道还不了解吗。

    被丈夫两句话打压下去,沈怡又重新回到沙发上坐下不吭声,脸色发紧,心里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

    病房内顿时安静了下来,谁都没在说话,直到一阵手机铃声打破了这份宁静。

    江薇安走出病房,这才划过屏幕接听,“喂。”

    “你在哪儿?”连修肆温柔磁性的嗓音响起。

    “市立医院,我爸不舒服,来看看他。”

    “方便见面吗?我查了些东西,想和你聊聊。”

    江薇安背靠在墙壁上,犹豫了会,淡淡的说,“好,在哪儿见?”

    “我去接你,大约十五分钟到。”

    “嗯。”

    两人简略的通话过后,江薇安转身准备回病房,身后江若曦的身影放大在眼前,她刚才完全没有察觉到她的靠近。

    “姐,你是跟连修肆在一起吗?”她突然开口问。

    江薇安有些设防的看向她,眼神中也投射出少许对她的不信任。

    “怎么这么问?”虽然她现在看起来变了,但她身边有那么一个妈,难保不是母女俩在她面前演戏的。

    江若曦眼眸闪烁,低下头,脸颊带着一丝愧疚,“我爱景灏,从第一次你带他出现在爸爸面前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他了。我并不想伤害你,只是我太爱他,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心,这辈子我认定他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江薇安有些不明白她的用意。

    “我……”她刚开口,又欲言又止,垂下的头一直看着地板。

    “有什么就直说吧,我只能给你十分钟。”看看时间,再过一会连修肆就应该到了。

    “姐姐,我想问你,你是不是真的不在喜欢景灏了?杂志上刊登的都是误会,对不对?”咬咬牙,为了自己的幸福,江若曦直接开口问。

    “对,陆景灏的名字已经在我心里搬走了。上次我们见面,不过是因为设计图泄露的案子他来向我道歉,被狗仔抓拍放大炒作而已。”她回答得很坦荡,因为事实就是如此。

    她的话让江若曦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在她心里,只要对方不是姐姐,那么她就还有机会!

    江薇安从她脸上的微表情变化中,大概猜中了几分,原以为她已经放下了,但现在看来,她似乎陷得更深了。

    “虽然我们不是亲姐们,更甚者我们彼此都有敌意,但我还是想提醒你,陆景灏他不值得你这么爱他。”

    “值不值得在于我,只要我坚信我是爱他的,那么为了他做任何事情,我都心甘情愿!”她说话的同时眼中闪烁着一丝光亮,而这个光亮的来源,也许就是陆景灏。

    她从来没有见过江若曦对某件事或某个人这么执着,她无法想象如果到最后,陆景灏选择的人不是她,那她又会如何面对?

    轻生?还是自暴自弃?

    **

    十五分钟,一辆黑色的迈巴赫轿车准时出现在医院大门。

    坐进副驾驶,扣上安全带,她甚至不知道连修肆要带自己去哪儿,就跟着他一起离开。

    迈巴赫一路奔驰出了郊区,来到青城山山顶,这是连修肆第二次带她来这,同样的地点,却是不同的心境!

    江薇安下车往前走了几步,地面上还残留着那日他用拳头砸碎的玻璃,上面甚至还能看到早已经干涸的血迹。

    “你刚才电话里说查到了些东西,是什么?”江薇安靠在车头,眺望着前面一片如画的风景。

    连修肆走到她身边,双手后倾撑在车头,从他的视角朝她看去,正好看到她如勾勒般精细的左侧脸。

    肤如凝脂,清秀怡人,那灵动似水的美眸,每每投射向他,都令他心生涟漪。

    “你离职后,陆氏的设计部就等于没了主心骨,而你那份设计图任何一个设计师,包括陆氏的高层,都看过,我就让许男派人去把所有高层和设计部,甚至秘书处的人都查了一遍,把他们当中银行户头有异样的人全部调出来彻查,结果……”

    “结果发现了他们其中有人的银行户头里多了一笔钱?”还等他说完,江薇安就按捺不住的问。

    连修肆一声呲笑,摇摇头,继续说:“结果是他们所有人的银行户头都没问题!”

    “什么?怎么会这样?”

    “如果走银行户头,我们能查到的,你以为警方就查不到吗?这方法太笨,很快就会被识破。”

    江薇安点点头,赞同他的话,可却还是忍不住追问:“那你到底查到了什么?”

    连修肆拿出一根香烟点燃,烟雾袅袅上升,最后在半空渐渐消散……

    “查到秘书处一个叫许晴的女秘书,虽然她的银行户头也没有异样,但她最近买的衣服、包包可都是国际名牌,以她的工资根本买不起。本以为她是被人包养,但调查下去她身后并没有金主!”

    江薇安这回没吭声,在脑海中搜索着关于这个“许晴”的个人资料,她来公司还不够一年,只是秘书处一个微乎其微的小秘书,工资顶多也就五千块左右,长得一般,为人倒是很圆滑。

    “单就这一点,她就很值得令人怀疑,我派人利用黑客病毒侵入了她的私人电脑,还原了邮箱中被删除的所有邮件,果然发现了猫腻!”连修肆目光灼灼的看着她,他说过会还给她清白,他就一定会做到。

    江薇安的视线也固定在他脸上,她比任何人都想知道那个幕后陷害她的黑手是谁?

    少许的沉默后,连修肆最终揭开了答案,“她们之间没有任何往来,没有任何通话记录,都是用邮件的形式来交谈,让许晴把设计图偷拍后发给她,再由她自己泄露给陆氏的竞争对手!”

    “她是谁?”

    连修肆把手里的香烟掐断后扔到地上踩灭,倾身靠近俯在她耳边,低语道:“还记得那天在车上,你在我手心里写的名字吗?”

    “夏子瑜……”

    江薇安美眸闪动,当初她只是怀疑她,也根本没敢往她的方向去想,可今天他告诉她的真相,着实让她感到疑惑?

    为什么她要这么做?她的目的又是什么?她是想陷害她?还是想迫害陆氏?

    “下一步,你想怎么做?”真相浮出水面,连修肆暂时没有对夏子瑜下手,就是尊重她的意见。

    江薇安深吸了口气,抬头看向他,“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为什么?”她的选择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对这件事我心里存在太多的疑问,再者,我也不确定她的目标就是我。既然陆氏已经撤案,于我而言没有任何影响,如果我现在再追究下去,可能会掀起新一波的波澜!”考虑再三,她还是打算息事宁人。

    连修肆深邃的黑眸倒映着她的脸,沉默了少许后,点点头,尊重她的决定。

    **

    傍晚.江家别墅

    “啪!”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在书房内响起。

    沈怡气得双眼发红,脸上血色全无,颤抖的右手隐隐发疼,此时正目光凌厉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亲弟弟沈涛。

    “姐,你一定要帮帮我,警方肯定很快就会查到假珠宝是我掉包的,我不想坐牢啊!”几记耳光下来,沈涛的脸都被打得红肿,但尽管如此,此时的他哪里还顾得了这些。

    沈怡喘着粗气,肢体有些僵硬的跌坐到身后的沙发上,抬手撑着头,眉头蹙紧,美眸紧闭,任她怎么想,都想不到自己的亲弟弟会干出这种蠢事。

    等了好一会,都没见她说话,沈涛急了,跪在地上的他移动膝盖来到她跟前,苦苦的哀求:“姐,我可是你的亲弟弟啊,难道你真的忍心看我去坐牢吗?”

    “你给我闭嘴!如果你不是我亲弟弟,你以为我会让你进鼎丰,让你做专柜店的经理?就你那点本事,别人不知道,但我比谁都清楚,你就是一坨扶不上墙的烂泥!”她也是气急了,指着沈涛的鼻子就开始大骂。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