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兮 作品

第66章 :小薇,饭是生的!

    连昊阳坐在购物车里,小胖手不断的在货架上扫货,可每每他刚放进车里,下一秒就又回到了货架上,一圈扫荡下来,购物车里还是空荡荡的。

    百般无聊的趴在车里,江薇安瞄了他一眼,没吱声,推着他经过家电区打算去生活用品区给他买双合脚的拖鞋。

    可就这时,家电区的一部电视机里正播放着一条新闻“今天上午十一点,我市警方接到举报后,在鼎丰金业位于江南一路的一家专柜店保险箱中查获一批假珠宝,涉案金额数量高达百万,目前鼎丰金业的董事长江煜东已经被警方立案调查”

    “小薇,那是你爸爸!”坐在车里的连昊阳一眼就认出电视滚动画面中出现的人。

    江薇安一时间有些茫然,假珠宝金额竟然高达数百万?江若曦刚才怎么没告诉她?

    “小薇,小薇……”连昊阳回头看她愣楞的站着不动,嘟着小嘴朝她喊道。

    被昊阳的喊声拉回思绪的江薇安一楞,忙抱歉的说:“啊,对不起,我刚才在想些事情。”

    “我知道,你在想你爸爸。”小家伙人小鬼大,虽然不是很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就刚才看到警察叔叔把小薇爸爸带走了,他就知道事情不简单。

    乖乖的坐在车里不在吵闹,等小薇把东西买好,他才被抱下了车。

    可结账的时候,江薇安明显心不在焉,收银员还没把零钱找给她,她就提着东西离开,好在有连昊阳在身后处处提醒她。

    回去的路上,江薇安也是一路的沉默,完全跟刚才来的时候判若两人。

    小鬼头在购物袋里找到了他的零食,宝贝似得抱在怀里,伸着脖子的凑近她问:“小薇,你不开心吗?”

    “没有啊。”她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

    “你骗人!你看你笑得一点都不开心,我知道你是在担心你爸爸,不过你放心,有我在,他会没事的。”小东西信誓旦旦的保证,小脑袋瓜子不知道在打着什么主意。

    不过他的话却是让江薇安心情顿时大好,趁着红灯之际,回头在他肉呼呼的粉颊上亲了一口。

    “谢谢昊阳,我就知道昊阳是最聪明的!”一边称赞着他,江薇安还不忘为他竖起了大拇指。

    被夸得飘飘然的连昊阳也没闲着,回到公寓,趁着小薇在厨房收拾东西做饭餐的时间,他在小薇的包里摸到了手机,神秘兮兮的躲进了房间,悄悄给自家老爸打电话。

    “爸爸,是我,你现在有空吗?我想跟你谈点事情。”他老气很秋的说着,那语气,哪里像是一个五岁男孩该有的稚嫩。

    “说。”面对儿子的老成,连修肆无奈的靠在椅后,假寐的听着。

    “小薇是我喜欢的女人,将来等我长大后,我就会娶她做媳妇,所以她的爸爸以后也是我的爸爸,但是她爸爸现在出了点麻烦,我想让你帮帮他,反正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深思熟虑后,连昊阳在老爸面前扯出了这么一番话。

    连修肆假寐的眸子始终未睁开,但儿子的话他却记在了心底,“以后都是一家人”这句话说的不错。

    “爸爸,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呀?”等了一小会,那边都没有一点反应,这可把他急坏了。

    “我在等你一次把话说完。”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冷漠。

    “呃,不过我已经说完了。”连昊阳愣了下,很快又反应回来。

    “既然说完了就挂电话吧。”

    连昊阳一惊,止不住嚷嚷起来:“等等,爸爸你还没回答我到底帮不帮呢?”

    “这是大人的事情,小孩子管什么闲事!”

    “小薇的事就是我的事,小薇的爸爸就是我的爸爸,这怎么能算是管闲事呢?”他稚嫩的小脸蛋挑起了两条弯弯的眉毛,一脸的不服气。

    “那你的意思是小薇也得管我叫爸爸喽?”

    “逻辑上是这样,不过前提是得等我长大后娶她做了媳妇。”想到这些,他竟然还有些脸红了。

    连修肆在电话那端一阵冷笑,末了,又放出了狠话,“连昊阳,你最好先管好你自己,今天中午在大院你又偷溜出去,这笔账等晚上回去我再跟你慢慢算!”

    “啊?这个……”连昊阳顿时语塞。

    他学着电视剧里大人的那些伎俩,故意把手机举高,哼哼唧唧的佯装道:“怎么信号突然这么差?喂?爸爸?爸爸……”

    他那点伎俩哪能骗得了连修肆,不等他做完戏,他就先把电话切断了。

    连昊阳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嘟嘟声,讪讪地撅起小嘴,“哼,有什么了不起的!”

    回到客厅,打开电视机,这个点正好是动漫卡通片的时候,看得不亦乐乎的小家伙,早就把刚才的事情忘得干干净净。

    少许,等江薇安把菜端上桌的时候,这才发现,她刚才做饭的时候心神恍惚的忘记摁下电源,导致……饭还是生的!!!

    连昊阳拿着空碗看着那锅生米饭,扯动着嘴角抬头看向她,“小薇,我饿了……”

    江薇安面露难色,尴尬的咽了咽喉,一脸抱歉的说,“要不你先去吃菜,我马上煮个面给你好不好?”

    “好。”说完,他像个乖宝宝似的,自己抱着空碗回到餐桌上。

    只是江薇安这边才把锅里加入水,厅外的连昊阳又嚷嚷起来:“小薇,小薇……”

    “怎么了?”

    连昊阳从嘴里吐出一块肉,伸长了舌头,眯着眼睛,一副捉急的模样指着那盘可乐鸡翅,“好咸……”

    “怎么会咸呢?”江薇安似信非信的拿起筷子也夹了一块咬了一口,只是这一口下去,她整张脸都扭曲了。

    “糟糕,我直接把酱油当成了可乐。”她刚才在想事情,不觉走神,就做出了这道黑暗料理。

    番茄炒蛋和青菜都没能幸免,不知道被她加了多少盐?

    “唉。”江薇安一声叹气,把菜端回厨房全倒掉,清理干净后,直接带着他出门去吃。

    **

    辗转难眠的一夜。

    隔天清晨,晨光透过玻璃折射而入,暖暖的,很舒服。

    江薇安顶着熊猫眼站在洗手台前看着自己这副囧样,说不出的无奈。

    “叮咚!叮咚!”门外,也不知道是谁一大早就来找她的晦气。

    咔嚓——

    门打开的同时,一条纤细修长的美腿率先跨了进来,“亲爱的,我给你带早餐来了。”

    江薇安看着一脸朝气勃勃的白雪,疑惑的抬手,触摸了下她光洁的额,霉头微皱,自言自语的说道:“奇怪,没发烧呀?”

    白雪听了这话可不乐意了,把早餐放下,不满的朝她投来一记白眼,“难得我对你那么好,去做完运动回来还惦记着给你带早餐,结果你就这么看我,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呦,你这是一大早去做运动回来?”她好像是听到了本世纪最好笑的冷笑话,瞪大了眼珠子的看着她。

    不要以为她穿了套运动装,就想蒙骗过关,就她身上那股子香水味多过汗味,她都不相信她真的去晨运回来,顶多就是去做做样子而已!

    “你还真有心情管我是不是去做运动,赶紧打开电视机看看,鼎丰这次估计是要出大麻烦了。”

    江薇安心头一紧,该不会昨晚她担心的事情都成真的了吧?

    白雪打开电视机,各家媒体都在争相报道这条新闻,江薇安拿来手机打开同花顺,果然,这会股市才开市,鼎丰的股份已经直线下跌了10%!

    “美域高还真是会趁火打劫,竟然想在这个时候收购鼎丰!”白雪坐在沙发上,手里不知何时多了杯豆浆,美眸看着电视机里滚动的画面,冷声讽刺道。

    听到她的话,江薇安放下手机也专注的看着新闻,以美域高为主的财团,从昨天假珠宝事件开始,就暗中开始大量收购股民抛出的鼎丰股,今天美域高的公关部更是发出了消息,要收购鼎丰金业。

    “薇安,你爸这次有些麻烦,搞不好连公司都保不住了。”白雪凑近她,一手搭在她肩上。

    江薇安没有回答她,只是淡淡的回看了她一眼。

    此时,手机在房间里发出紧促的铃声,江薇安起身快速走回房间拿起电话,这一次她没有犹豫,马上接听了江若曦的来电。

    “姐姐,爸爸晕倒了,现在在医院。”电话那头的江若曦说话间还带着一丝哭腔。

    “怎么回事?昨天不是还好好的?”

    “自从昨天的假珠宝新闻和早上美域高发布了要收购鼎丰的消息后,银行那边就来催还上半年那一亿的贷款,可那笔贷款爸爸全部投资到万足金的项目上。鼎丰出事后,合作商都要求解除合作,公司根本拿不出那么多的周转资金,就连公司本身的运作都存在资金不足,爸爸因为这个负荷不了压力所以晕倒了!”

    江薇安听着她的话,眉头深陷,“先陪着爸爸,我马上过去。”

    草草交代了几句,江薇安随口吃了点白雪买来的早晨就出了门。

    父女俩哪有隔夜仇的,当她赶到医院病房的时候,江煜东安静的躺在病床上,双鬓斑白,眼窝微凹,看起来很憔悴,似乎一夜间老了十岁,完全看不到他昔日的光彩。

    “爸,我来了。”江薇安走到病床边,怕自己惊扰到他,故意压低了音量。

    江煜东看了看她,但公司的担子压得他很累,很无力,他没有说话,只是示意的点了点头。

    “爸爸从醒来开始就是这样,一句话都不说。”江若曦走到她身边,刚出院不久的她,脸色还带着些许惨白。

    许是经过了感情的重创,她性子突然间改变了不少,连说话的声音都比以往听起来温柔了。

    “说什么?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鼎丰发生这些事,都不知道是不是被某人的霉运冲撞到的!”沈怡坐在沙发上,双手环胸,一副凌人的态度。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