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兮 作品

第65章 :还你一个清白

    面对连修肆和夏启元的双施压,各家媒体杂志都不敢在报道关于江薇安和陆家的任何新闻。

    风波平息了几天后,陆川这才亲自登门来找她。

    江薇安礼貌的请他进来,倒茶,热情的招呼他:“伯父,您请坐。”

    “好,好。”陆川笑着点头,在她面前,他从来都是一副慈祥和蔼的模样。

    等她忙完了手里的活,这才陪着他一起坐下,“伯父,你今天来是……?”

    陆川眉头微微促紧,有些愧疚,无奈的说,“薇安啊,都怪伯父经常不在公司,看了新闻才知道你被警方调查了。”

    江薇安抿了抿嘴,平静的一笑,“我没事,清者自清,不过我知道陆氏很快撤案,肯定是伯父您的意思。”

    “其实我今天来,一来是希望你能原谅公司当初的决定,他们也是站在公司的立场上,所以才报警。”

    “我知道,所以我没有责怪任何人的意思。”她说的很傥荡,但心里难免会有一个疙瘩。

    陆川就知道她是这性子,跟她母亲一模一样,顿了顿,又继续说,“这第二,伯父是想让你继续回陆氏上班。虽然在警方那边撤案了,但这案子毕竟是上了新闻,结果就这样不了了之,你的名誉在圈子里多少都会受到影响,只要你回陆氏继续上班,这些谣言就能封住,还能还给你一个清白!”

    “不,我不会再回陆氏!”她丝毫没有犹豫,一口拒绝了他的提议。

    这倒是让陆川有些出乎意料,但细想之下,也在情理之中。

    “薇安,你是不是因为连修肆,所以才……”

    “不是!”她斩钉截铁的否认。

    “我很感谢伯父和陆氏这些年给我的栽培和机会,从我决定辞职离开陆氏那天开始,我就没打算再回去,有没有连修肆的出现,我的答案都会是一样。”她的眼神很决绝,很坚定,这种气势是由内而发,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

    陆川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如此锐利坚定的眼神,自知劝说不了她,他也无谓再多说。

    少许的沉默后,江薇安抬头看向他,黑亮的眼中倒影出他的身影,在心里犹豫了一会,还是按捺不止心底的疑问,缓缓的开口:“伯父,以前你只是说跟我妈妈是朋友,但兰姨她说……”

    “砰!”陆川手一抖,手里正端着的水杯突然摔下,连带着脸色也有些发青错愕。

    “伯父,你怎么了?”看他有些不对劲,江薇安也没顾得上掉在羊绒地毯上的水杯,忙急切的问。

    陆川自我缓和了一会,眉头紧皱成了川字,脸上的神情看似颇为紧张的问向江薇安:“阿兰是怎么跟你说的?”

    看他的反应,江薇安就知道事情不简单,他肯定对她有所隐瞒,又或者兰姨说的是真的?

    她眼神有些游离不定,定了定心,红唇轻启道:“兰姨说你和我妈妈有……”

    “有什么?”

    “婚外情。”

    她说话的声音很轻很轻,但尽管如此,陆川还是清晰的听到了。

    他那张布满沧桑的脸沉淀了下来,锋利的眼眸瞬间看似有些无奈,抬头看向电视柜上的那张照片,看着照片里那笑得柔美灿烂的女人。

    江薇安知道他正在回想着往事,没有出声打扰他,静静的坐在一边……

    少许,陆川似乎走出了往事,叹了口气后眼角微眯,缓缓道出往事真相,“当年你妈妈在飞天芭蕾舞团跳白天鹅,我第一眼看到她,就深陷了。之后我疯狂的追求你妈妈,甚至不顾家中已经有了妻儿,但你妈妈是个很有原则的人,她知道我已经有了家庭,所以从头到尾都没有接受过我,甚至还劝我以家庭为重。”

    “所以兰姨说的不是真的?”江薇安心底一暖,她就知道妈妈不会去破坏别人的家庭。

    陆川点头默认:“她们只是看到我送花,送礼物,约你妈妈吃饭,就误以为我们俩真的有关系,所以景灏的妈妈为此经常跟我吵架,我怎么解释她也不听。有一次我们吵得很凶,甚至闹到了离婚的地步,她很生气的开车出去,结果出了车祸,就成了现在这样子。”

    “原来是这样……”她自言自语的呢喃。

    “对,说起来跟你妈妈其实没有任何关系,错的人是我,是我不应该有了家庭还妄想寻求真爱。”

    “所以你和景灏的关系这么多年来一直处于僵化状态,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是,他恨我,所以这些年我都尽量待在国外,等再过几年他能在商场独挡一面的时候,我就该退位了。”他牵强的笑了笑,可那笑容中却包含了许许多多的无奈和愧疚。

    真相大白,江薇安抿了抿唇,脸上却找不到一丝笑容。

    送走了陆川,江薇安独自站在阳台前,久久回想着他的话,或许这就是男人不知足的通病吧?

    “叮铃铃……”放在客厅的手机突然想起,拉回了江薇安的思绪,看着来电人的名字,犹豫了一会,她还是接了。

    “喂,什么事?”

    “姐姐,鼎丰出事了,爸爸刚才也被警方的人带走了。”电话那头传来江若曦焦急慌乱的声音,细听之下,还略微发颤。

    跟她相比之下,江薇安却显得很平静,抬头眺望的远方,淡然的问:“出了什么事,你慢慢说?”

    “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了解,就只知道有人报警,说在江南一路的鼎丰专柜店买的钻石首饰是假的,警方已经将那间专柜店查封了,刚才还来公司把爸爸带走了。”江若曦出院没多久,今天刚去公司,就碰到这档子事。

    “这件事情我也帮不上忙,让你妈跟公司的高层商量对策吧。”对鼎丰的生意,江薇安一向是从来不过问。

    公司内部高层除了几个老资历的熟人外,恐怕根本就没人知道她才是江家的长女。

    “可是姐姐,公司现在一团乱,我妈带着律师去了警局,公司就我一个人在这,我……”江若曦一脸难色,她哪里是做生意的料啊。

    “清者自清,爸爸不会有事的,你安静的留在公司就好了。”对她,江薇安也没有可多说的话,寥寥几句后,便挂了电话。

    这头才放下电话,门外就想起了“啪啪啪”的敲门声。

    江薇安眉头微拧,快步走出去,心里还在纳闷,怎么有门铃不按转拍门呢?

    下一秒,一张白嫩嫩,肉呼呼的小脸蛋出现在跟前,“小薇,小薇……”

    连昊阳兴匆匆的扑进她怀里,好几天没见到她,可把他憋坏了,刚才他在门外,因为个子矮够不着门铃,只好拍门。

    “我也想你了,今天是谁送你来的?”摸摸他的蘑菇头,牵着他的小肉手进来。

    “爸爸说这几天是非常时期不让我来找你,但我自己有钱,所以我是自己打的士过来的。”踢掉鞋子爬上沙发,小家伙拉开背包,从里面抓了一把五块十块的零钱给她看。

    “你怎么可以自己跑来了?这样很危险,以后可不能这样了!”江薇安皱着眉头训戒他,宠溺中带着一丝责备。

    听了她的话,小家伙倒是乖巧的点点头。

    但瞧他那傲娇的小模样,江薇安很懂他心思的给他倒了杯果汁出来,扒开他的书包一看,里面竟然还有几张百元大钞呢!

    “昊阳,你怎么会有那么多钱?”

    连昊阳像个小土豪似的,靠在沙发上享受着小薇给他的果汁,舔了舔嘴角,乐呵呵的说:“我刚从奶奶那过来,钱是奶奶给的,说让我随便花,不够再找她要!”

    “那你自己跑来,你奶奶知不知道?”由于这小东西有离家出走的前科,江薇安不得不重视这个问题。

    果然,小家伙喝着果汁的动作顿了顿,侧脸看向她,圆滚滚的大眼角思索了一会,有些犹豫的说,“大院门外站岗的哨兵看着我上车的,奶奶应该可能知道了吧?”

    “什么?你没跟奶奶说就自己跑出去打车走了?”

    小家伙眨巴眨巴眼睛,机械式的点点头。

    他那没心没肺的小模样,江薇安也实在是拿他没办法,只好给连修肆打电话告知一声,不然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呢?

    这头刚和连修肆说完,连昊阳就已经在客厅和厨房之间跑动起来,但当他看到空空如也的冰箱后,整个人都不好了,肉嘟嘟的脸颊垂落,仿佛一夕之间失去了生机。

    跑回客厅,小家伙拉了拉她的衣角,“小薇……”

    “怎么了?”

    “冰箱里连一点吃的都没有,难道你忍心让我饿肚子吗?”连昊阳可怜兮兮的撅着小嘴,说着,小胖手还在肚子上比划了下。

    江薇安有些苦笑的看了看他,又扫了眼墙上的时间,这会才刚过下午而已。

    “那我们俩去超市买吃的,不过你要帮忙提东西,行吗?”

    “那我们快走吧。”

    她话音刚落下,连昊阳就自个走到了玄关,乖乖的把鞋换好。

    瞧他那迫不及待的模样,江薇安耸耸肩,拿起手提包和车钥匙带着他一起出门。

    一路安全抵达最近的生活购物商场,放好车,连昊阳老练的推开车门自己下车,并催促道:“小薇,你快点。”

    江薇安紧随其后,看着他在前面跑跑跳跳活像只脱缰的小野马,怎么都拉不住他,索性直接把他放到手推车里。

    “小薇,我要吃雪糕!”

    “你肠胃不好。”

    “小薇,我要吃巧克力和棒棒糖!”

    “吃多了会蛀牙,换别的。”

    “那就奥利奥饼干吧?”

    “……”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