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兮 作品

第64章 :知道“羞”字怎么写吗?

    日落西斜,残阳最后的一抹光芒,都被黑暗吞噬了。

    星光公寓楼下,记者们都不肯离开,坚持死守在下面,一个个都想争夺拿到头条,甚至对公寓内的居民都不放过,见人就采访,想得到一点爆料。

    江薇安的为人楼上楼下都知道,面对记者的追问,大家好像都是事先商量好了似的,一个个紧闭口风,问什么都说不知道!

    让一群记者吃了个瘪,什么爆料都没拿到。

    但经过下午这一遭,夏家可谓是闹得鸡犬不宁,夏淑芬一回到家就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闭门不出。

    “妈,你下来吃饭吧?”陆景灏无奈地站在陆母房门前,语气几近乞求。

    刚才在公寓前,他就算是夹心饼干里头的夹心馅,左右为难。

    为了顾全大局,他当然选择陪自己的母亲离开,谁知道母亲因此生了他的气,直到现在还在闹脾气,居然耍起劲儿不吃饭。

    楼下,夏老爷子终于从外头走了进来,一脸笑呵呵的他,当看到饭桌上空空无人,脸色一变,唤来了兰姨,询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兰姨一心向着夏淑芬,支支吾吾地便说道:“老爷,大小姐正在房间伤心着呢!”

    “什么?伤心?”夏老爷子听得一头雾水的:“去,把淑芬给我喊下来。”

    夏老爷子指了指楼上,拄着拐杖便朝客厅的沙发走去,他倒要看看,这都发生什么事情了?

    房间里哭哭啼啼的夏淑芬,红着眼,在兰姨的帮助下下了楼,整个人看起来一脸委屈。

    夏启元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发白的眉微微一皱,明显不满。

    “今天发生什么事了?你们倒是给我说说?”夏启元一脸严肃,看着客厅内的几人。

    客厅一阵沉默,许久都没有说话,一旁的佣人都识相走开了,如此一来,偌大的客厅更是显得清冷。

    夏启元眸子瞧向夏淑芬,开口问,“淑芬,你说。”

    “我……”夏淑芬吸了吸鼻子,皱拢的细眉充满了哀怨,偷偷看了眼儿子,哽咽道:“爸,我没什么好说的,要怨就怨自己命不好,怎么会有这么一个不孝子!”

    “景灏,你说。”夏启元知道从陆母口中,是问不出什么的了,便把注意力转移到外孙身上。

    “外公,我……”陆景灏一脸为难,欲言又止。

    夏启元淡淡地吸了口气,锋利的眸光扫了一圈儿,“你把今天发生的事情经过,一字不漏给我说出来。”

    陆景灏心知自己逃不了了,只好如实说出。

    夏老爷子越听越觉得生气,脸越来越黑沉,当听到最后居然把记者给招惹过来后,忍不住怒喝一声,“荒唐,你们一个个都疯了吗?”

    “淑芬,你身为陆家的女主人,怎么能像过街大妈一样,居然还去找别人小姑娘算账?你好意思吗?以为会得到别人同情?”

    夏启元说着,连带把兰姨也骂了,“阿兰,你是怎么看着你家小姐的?她不理智,你还跟着去胡闹?都多大年纪了,羞字懂写吗?”

    “还有你景灏,连自己的私事都处理不好,你爸的公司怎么放心交给你看管?”

    “你们,一个个,还真想气死我这个老头子不成?”他越说越生气,最终气不过站了起来,面目涨红,挥手指着他们一个个,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小的不懂事就算了,怎么连老的还这么胡来,你们这些年都是白活了吗?这种情情爱爱重要,还是陆家和夏家的脸面重要?”

    夏启元一句接一句爆发出来,如同势不可挡的火山爆发,凛然的气势把整一个偌大的客厅都换成了低气压,沉郁的气氛,几近让人喘不过气来。

    “说话啊,都哑了?”夏启元叉着腰,瞪着眼睛吹着胡子看着低头的他们。

    夏淑芬弱弱地看着他,一脸知错的模样,“爸,您别生气,我今天也是一时冲动。”

    “你倒好啊,还生你儿子的气?多大年纪了,居然还去和小的折腾,你还有一点陆家女主人的姿态吗?”

    “爸,我会好好反省的。”夏淑芬拿着纸巾擦了擦眼际的眼泪,完全没有今天的盛气凌人。

    “今天这种事情,以后,绝对不能再发生!”夏老爷子狠狠地摞下狠话。

    挥袖离开,管家默默地跟在后面,“老爷,准备吃饭了。”

    “你们吃吧,看着就心烦。”夏启元说着,就往二楼走去。

    看着夏启元离开了,一直坐在旁边的夏子瑜,悄然地走到了夏淑芬旁边,“大姐。”

    夏淑芬没有说话,双眸水光莹润看着她。

    夏子瑜轻轻拍着她的后背,给予安慰,“大姐,你就别伤心了。”

    夏淑芬暗暗地叹息一声,没有说话。

    这一场闹剧,夏子瑜可做了全程的观剧者!

    夜,黑得发亮,手里拎着酒杯的夏子瑜,浅笑的拿着手中的酒杯,她现在等待的,就是明天的头条。

    碧玉般的纤手,摇了摇酒杯,香醇的酒液流连于齿,迂回喉咙间,缓缓流下。

    明天的新闻头条,想必会很精彩吧!

    **

    隔天一早,夏子瑜便早早起来,洗漱后马上就去翻找今天最新派送的杂志和报纸。

    可令她惊讶的是,她连续找了好几本杂志,居然一点关于昨日那件事情的新闻都没有?她疑惑地紧皱眉头,不解地摇着头。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完全想不通的她,只好再次拨通那个神秘电话。

    “怎么一条关于昨天那场闹剧的新闻都没有?”此刻的夏子瑜,失望至极,缓缓地,还腾起一丝怒气。

    “夏小姐,不是我们不想报道,实在是因为连修肆和你们家夏老爷子都同时向各大报社媒体施压,要是谁报道了昨天的那场闹剧新闻,后果自负。你也知道这些大人物,我们都得罪不起啊!”电话那头的人也是无奈,这样抢眼的新闻肯定大卖,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挂断电话,夏子瑜生气的把手机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神秘人的话还不断回旋在她耳边,她发怒的眼睛瞪得圆圆的,连同娇颜也被气得发紫。

    气到最后,无奈的软摊在沙发上,如此一来,她昨天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心机了!

    留在家只会令她更生气,一番打扮后,她选择出门去台球俱乐部打台球解气。

    由于心情不好,她手上的力道难免加重,一颗颗小小圆圆的桌球在她手里发出的碰撞间,发出的‘砰砰’直响的撞击声,完全就是在影射她的内心。

    宋天扬转场子过来,正巧看到她也在,一边拿着巧粉磨着桌球杆,一边笑着打趣道:“怎么了?今天打球的手劲这么大,难道是和景灏吵架了?”

    夏子瑜俯下身子,注意力全数集中在眼前的主球中,挥杆用力朝前一击,眼看一个圆溜溜的红球滚落入网袋,才缓缓地站了起来,黑着脸瞪了他一眼,淡漠地说道:“这不关你的事。”

    她的黑脸对宋天扬而言,没有一丝生气,显然他已经习惯了她的性子了,深邃的眸眸流转着一丝智慧的光芒,微微一顿,说道:“都已经过了四年了,陆景灏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单纯的陆景灏了,他已经变了,同样的,他也不爱你了,你还是放手吧!”

    宋天扬这一席话,分明就是明晃晃地兜头甩她一个耳光,被人踩中尾巴的她,又气又急,“你根本就不懂我和景灏之间的感情,请你别自以为是地评论我们。”

    她把球杆放回球杆架中,走到了旁边休息的地方,坐了下来,继续道:“还有,你也别插手我们之间的事情。”

    宋天扬笑了笑,也跟着走过去,坐在她的旁边,眸子顿时变得犀利起来,带着仿佛能看透一切的力量,“子瑜,你就别自欺欺人了,难道上次寿宴,你还看不出来,陆景灏的目光,一直就流连在江薇安身上?”

    他每一句话,似乎都带着银针,毫不留情地往她心尖戳去,原本恼火的她,更是生气。

    “宋天扬,你说这些,用意难道我不清楚吗?”她知道,这个男人一直都喜欢她,但她的心,却放在了景灏身上,他说这些,无非就是想伺机趁虚而入。

    但是,她是绝对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宋天扬无奈地耸了耸肩,十分坦白道:“对,我是喜欢你,也正因此,我才不想看到你不开心,你现在无非就是在自欺欺人,以为和景灏还能重修旧好,我可以很肯定告诉你,这只会是痴心妄想!”

    夏子瑜明眸一俺,生气地瞪着他,拿起桌子上的红酒,就往他的脸上泼去,同时愤怒地站了起来,“清醒了吗?你不是我的谁,有什么权利说这些,别以为你是我的朋友,就在我心里头有那么点份量,在我心里,你什么都不是。”

    她气冲冲地骂完,转身迅速离开。

    依旧坐在椅子上的宋天扬,脸色渐渐转冷,嘴角泛起自嘲的冷笑,他就这样静静地目送着她离开,直到她的倩影成了一个黑点。

    夏子瑜走了,房内就只剩下他一个,冰冷的空气占据着整一个房间,孤零零坐在那儿的他,看起来寂寥孤独,与他深眸流露出来的暗光,如初一撤。

    他知道,无论他做什么,在她心里,永远都没有他的位置,他永远都只能站在朋友的位置和她相处,永远!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