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兮 作品

第63章 :四十多岁的老处女

    江薇安看到来人是她们,念在她们是长辈,不想跟她们起争执,拎起行李袋转身欲要离开。

    可兰姨却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她,上前一首抓住她的手臂,冲着她那张脸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毫不留情地煽了她一个耳光。

    “啪——”

    江薇安捂着脸错愕地盯着兰姨,以往彼此吵架都不会如此过分,看到她那张大黑脸,脑海里已经联想起另外一个人,夏淑芬。

    “这是我们大小姐赏你的!”兰姨说得极其神气,回头扭动着自己魁梧的身躯,把夏淑芬推了过来。

    小陈见状,急忙把江薇安拉到了身后,看着眼前的两个老女人,皱着眉头问,“你们这是要干嘛?”

    “哟,江薇安,我看你的胃口还真大啊,这狐骚味还真够重的,现在居然连个小司机都被你勾搭上了?”夏淑芬阴阳怪气地说着,那张涂着白粉似的脸,因为刚才兰姨的那一个耳光,眉角的皱眉倒也舒展了不少。

    “伯母,有些话说了出来,就等于泼出去的水,请你注意你的言辞。”江薇安极力地隐忍着自己随时都能爆发出来的怒火。

    之前在服装店的那一次,面对她的恶言冷语,她都已经一再忍让了,如果这次她还如此咄咄逼人,她真不敢保证自己还能尊重她多久。

    “你这话是在吓唬谁啊?就你这种上梁不正下梁歪的婊子种,难道就这么玻璃心,受不了别人的真话?”站在夏淑芬身后的兰姨,一点情面都不留,不仅骂了江薇安,连她的母亲也给骂了。

    小陈看着两个中年妇女,说话一个比一个毒辣,再一次想开口,却被江薇安阻止了。

    她感激地对着他笑了笑,示意他不要说话。

    俏丽的身影从小陈身后站了出来,面如寒霜地盯着兰姨,嘴角勾出一抹极其讽刺的笑弧,“上梁不正下梁歪?兰姨,你这是在自打嘴巴吗?四十多岁都嫁不出去的老姑婆,恐怕不是比我这类人更骚,就是不知道私底下在暗恋着某个……?”

    “你……胡说八道!”兰姨眸底划过一抹惊慌,连连打住她的话。

    “我有没有胡说八道,恐怕只有你自己心里最清楚!”

    在她们不远处,停着的一辆玛莎拉蒂,坐在里面的夏子瑜,一手支着方向盘,艳丽的娇颜慵懒地靠在手臂上,红唇噙着一抹冷笑,双眸紧紧地盯着前方的闹剧。

    拿出手机,再次拨通了陆景灏的号码。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里面传来了陆景灏紧张的问话,“怎么样,她们是不是去了薇安的家?”

    “对,你快点来吧!”她忐忑不安的语气,更是紧紧揪住了他的心。

    陆景灏脚踩油门,一边追问着她,“她们碰上了吗?”

    “唉!”夏子瑜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碰上了,而且薇安还被兰姨打了。”

    “什么?我已经在附近了,马上就到。”他无法想象身材魁梧的兰姨动手打人的情形,但身材较瘦的薇安在她面前一定会吃亏。

    夏子瑜挂了电话后,把手机扔在了一边,再次把目光放到前方。

    此时两方还在争执着,而夏淑芬更是越骂越激动,一脸涨红地盯着江薇安,最终还是没忍住,破口骂到:“你这个小狐狸精,根本就和你妈一样。”

    “闭嘴!我念你是长辈,你骂我什么我都可以退让,但我绝对不允许你侮辱我妈妈。”江薇安的脸色已经越来越冷沉了,双手紧紧握成了拳。

    “我侮辱她?你有种把她叫来,我看她还有没有脸面见我。”夏淑芬双眸气恼地瞪圆,冲着江薇安吼道。

    “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江薇安表面看起来十分镇静,但心里已经开始疑惑了。

    听她们说话的语气,似乎话中有话?

    “什么意思?意思就是因为你妈勾引我们家姑爷,搞出了婚外情,才间接害得我们家小姐残废的。”兰姨一语惊人。

    江薇安不疑置信地看向夏淑芬,只见兰姨这话一出,坐在轮椅上的贵妇人,愈加激动,双眼通红,似乎有零碎的水花飞过。

    足足疑惑了三年的迷,今日终于揭晓。

    原来她们事事针对自己,是因为这个原因,难道她和景灏在一起三年,她们从来就不待见她,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还同意让景灏跟自己交往?

    “妈!”一身呼喊,陆景灏将车停在路边,快速从车里跑了出来。

    当他看到薇安那印有五指的脸颊时,眉头一紧,细细一看,还有些浮肿发红,不禁担心地走了过去,“你的脸怎么样?还疼吗?”

    夏淑芬见儿子这么关心她,气急的朝他呵斥道,“陆景灏,你给我过来!”

    “妈,你们怎么可以打人!”

    “景灏,你的意思是我做错了?”夏淑芬憋着气,一直隐忍的眼泪破眶而出,哽咽道,“看来你是真的忘了妈为什么只能坐在轮椅上过日了?还有当年你爸是怎么对我们母子的?你都忘了是吗?”

    “我没忘,我只是……”

    “只是什么?只是心疼她这只小狐狸精?”她一把鼻涕一把泪,顿了顿,又哭诉道:“妈就是因为担心你被她骗,担心她会拖你的后脚,纠缠你,陷害你,才来教训她的,你居然还说是我的错?”

    她的哭诉引起了周围陆陆续续的路人,都朝这边围了过来。

    陆景灏越听越头疼,连忙过去轻拍着陆母的肩膀,安慰道:“妈,对不起,我错了可以吗?你别哭了,周围都有人看着!”

    夏淑芬却不嫌丢人,这下子更是撒起野来了,“周围有人看着更好,我让他们来评评理,你妈我到底是不是做错了,景灏,你得擦亮眼睛啊,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她母亲……”

    “好了,妈,你别说了,我们走吧!”

    “不,我不走。”夏淑芬紧握住轮椅,不让陆景灏把她推走。

    “那你要怎么样?”陆景灏只想快点结束这场闹剧。

    江薇安还沉溺在刚才得知的真相中,她不相信母亲会做第三者,所以一直都没有说话,这时候的她,也看向了夏淑芬。

    夏淑芬见状,收起了眼泪,狠狠地瞪了江薇安一眼,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要你从今天起,跟她断绝任何来往,以后再也不见面。”

    “妈……”陆景灏皱眉,这真的有点为难。

    “怎么?你不答应我吗?”看着他犹豫不决的态度,她心里头一下子就更没底了。

    兰姨这时候也看不过去了,帮腔道:“少爷,你也太不懂事了,难道你都忘了夫人这二十多年来,是怎么辛苦挺过来的吗?”

    夏淑芬见状,更是嚎头大哭起来,“呜呜……我怎么这么可怜,自己的丈夫不忠,出去找女人,如今以为儿子能依靠,怎么连他也这么不孝,呜呜……我这么活下去,也没意思了我……”

    江薇安看着她撒野做戏的样子,越来越鄙视她,更不想往这涂浑水钻,想要移步离开。

    谁知兰姨却一支箭似的嗖地一下挡住了她的前路,魁梧的身子足足罩住了她,面目狰狞道:“你这个小贱人,夫人还没让你走,你就想走了?没门!”

    她想反驳,但才张口,却被一道突如其来的闪关灯迷了眼。

    下一刻,一窝蜂涌过来的记者将她们给围住,闪光灯亮个不停,晃得她好一阵子才适应过来。

    围着夏淑芬的记者似乎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已经开始抛出种种疑问。

    “陆夫人,请问江薇安小姐是不是真的同时脚踏两船?”

    “陆夫人,请问你这次来,就是要江小姐放过你儿子的吗?”

    “陆夫人,请问江小姐真的是你儿子的女朋友吗?”

    ……

    良久后,夏淑芬才理顺了气,开始大怒控诉着江薇安,“她根本就不配做我儿子的女朋友。“

    围着江薇安的记者,又顺势对江薇安问道:“江小姐,是不是因为陆夫人对你十分不满,所以才一直不同意你进门?”

    “是不是因为陆夫人,你才决定对天堃集团的连总投怀送抱?”

    “江小姐,请问你认同陆夫人的说法吗?”

    ……

    江薇安强装镇定,面对如风暴般向她卷来的种种问题,她闭口不答。

    但夏淑芬那方,却带着不罢休的势头,抢着回答道:“就她那身份的女孩,和我儿子门不当户不对的,根本就没资格进我们陆家!”

    记者们一下子就敏感地捕捉到了爆破点,她的话一时间激起了记者团的提问,只听一个有一个记者,抛出来的问话,一个比一个带劲儿。

    “陆夫人,请问什么身份背景的女孩,才能有资格呢?”

    “陆夫人,你这么说,难道江小姐背后,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吗?”

    “陆夫人,不如你把所知的事情,都全部和我们分享一下吧,公道自在人心,想必大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陆景灏眉头紧皱,越来越觉得这势头不对,这一群如狼似虎的记者,根本就不是在挖掘对自己有利的信息。

    这种脸,他可丢不起。

    他强势推着母亲的轮椅,冷着脸让记者们走开,而兰姨也不敢再多加阻拦,跟着陆景灏的身后,迅速离开。

    一直在江薇安身后沉默的小陈,也趁机护着江薇安,挣脱着穷追不舍的记者进入公寓,躲开了那一群凶猛的记者。

    回到家中,江薇安走到窗边,朝下一看,只见那一个个记者,那一个个拥挤的人头,如同一袭强势的黑浪,只要你一个不小心,就会把它吞噬,连渣都不剩。

    从头到尾都隐匿在外围的夏子瑜,冷眼地看着前方发生的一切,此刻的她,纤指十分有节奏地敲打着方向盘,看着诸位“主角”都离开了,她也觉得没意思了,发动引擎,驱车离开。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