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兮 作品

第62章 :教训那个小狐狸精

    军区大院,连家大宅

    “哼!这上面都写着些什么?”连战英黑着脸的把杂志甩到了茶几上,那力道之大,把茶几上的少许灰尘都弹了起来。

    他一身复古的中山装,是老一批军人最爱的打扮,气急的来回踱步,那张沧桑的脸,眉宇间还存留着熠熠英气,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此时荡漾着星碎怒火。

    坐在一旁的连夫人,看着一直晃悠不停的他,命人沏了一杯参茶,接过后连忙送上,“来,先喝杯茶,你也别太动火了。”

    “我能不生气吗?还以为捡到宝了,你看看现在,一下是设计图泄露案,一下又是感情纠葛,我倒要看看,以后还能生出什么事儿来?”

    连战英接过参茶,喝了一口,甘中带甜的茶,从喉咙直流而下,似乎也减弱不了他的火气。

    连夫人无奈地叹了口气,“你也知道那些媒体爱捕风捉影,恐怕这一次,也不过是传闻罢了。”

    “传闻?就她不小心被人拍下这些相片?”这下子连夫人的话被他捉到辫子了,立马反问道:“我倒要问问你,如果是一个正常姑娘家的,怎么会出这么多事儿?”

    “这……”连夫人一下子被问得哑口无言。

    “我一向看人准没错,那个丫头古灵精怪的很!”连首长意味深长的看了妻子一眼。

    连夫人听着这心里就不乐意了,走到他旁边辩驳道:“你这话可不能说得这么死,那丫头可是入了我的眼的,你也知道媒体总爱炒作新闻,不炒哪还有人关注他们的新闻,我看这都只是误会!”

    “误会?我可告诉你,我不是故意说她的不是,她千真万确曾经和夏老头的外孙在一起过。”

    “你又不是当事人……”连夫人话未说完,突然想到一事,“你怎么知道他们曾经在一起过?”

    “我都把她给调查过一遍了,你说我能不知道吗?”连首长一脸烦躁,一口气把一杯参茶都喝完了。

    连夫人见此,也知道不好再替薇安说好话,改口道:“好了好了,你就别生气了,我一早就给儿子打了电话,他说今天会回来一趟,到时候你问个明白就是了。”

    “哼!”一声冷哼,他便没在说话。

    少许,在连夫人的连环夺命call下,连修肆避无可避,风风火火的赶回来。

    连首长坐在沙发中央,连修肆才刚迈进客厅一步,就已经看到了一脸兴师问罪的父亲:“怎么,你这大忙人总算有空回来了?”

    连修肆沉了沉脸,低声应了一声,“妈,我回来了。”

    “小肆,你总算回来了,你爸可是从一大早就开始急了,赶紧给你爸说清楚那丫头的事情是怎么回事?。”连夫人连忙迎上前,给儿子使了个眼色。

    “今天杂志上的事吗?记者瞎编的。”连修肆一脸淡定地坐在父亲对面,平静的说着,丝毫在他眼里,根本不算什么事。

    “你以为我是小孩吗?你这么忽悠我,我就相信了?”连战英眉头一横,气得胡子都要绷直了。

    “说实话你又不信,那你想要我说什么?”佣人送上了清茶,连修肆平静地接了过去后,抿了一口。

    连首长看着气定神闲的连修肆,盛怒的站了起来,气势十足地质问道:“人都已经住进你的别墅了,还狡辩?”

    他这回当真怒了,眼前是自己的儿子,居然还为了一个女人在骗他?

    这架势,连夫人急忙帮腔,“你瞎生气什么,就不能好好听儿子说吗?”

    连战英深深吸了一口气,语气放晴了不少,耐住性子说:“好,那你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什么三角恋,什么泄露设计图,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这些问题,就连连夫人也很想知道。

    面对两老殷切想要知道答案的情况下,连修肆倒也不着急,反而有抿了一口茶,茶香寥寥,更是抚平了他心头燃起的一丝燥意。

    嘴角微勾,幽幽的开口:“我帮她,让她暂时住在别墅,不过是作为朋友和合作伙伴,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发生过越界的事情。”

    “什么?”两老都皱起了眉头,显然是不相信他的话。

    连战英看了眼妻子,扬眉问道:“你和她不是情侣关系吗?”

    连夫人更是小声嘀咕,“都住在一起了,大家都是成年人,还真能清清白白的?”

    只是连夫人这话一出,直接被连首长狠厉一瞪,吓得低下了头。

    连修肆听着母亲的话,眸底闪过一丝笑意,回应道:“我好像从来都没说过我和她是情侣吧?”

    “可是上次在你办公室……”

    “妈,你可想清楚了,我上次真的有说我和她是情侣关系吗?”连修肆放下茶杯,质疑的看向连夫人。

    被他这么一说,连夫人顿时就结巴了,他好像真的没说过……

    “那你的意思是,一直都是我们瞎猜的?”连首长心头的火总算压下去了不少,听到此,顿时有种阔然开朗的感觉。

    只要儿子和那个丫头清清白白,那就够了,他可不管那些八卦记者的胡说八道。

    “嗯。”连修肆淡淡地点了点头。

    “不对啊,那那张照片怎么解释?这么亲密的,明明就……”连夫人不甘心,但余下的话又被丈夫瞪眼的给止住了。

    “妈,那不过是一张照片,而且那照片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达成昊阳想要礼物的小心思而已。”

    接下来,两老都不再追问了,两人各怀心思,一看脸色,都知道心情不好。

    尤其是连夫人,那脸色黑得跟锅底似的,亏得她对这事这么上心,还特意跑去试探那丫头,结果到最后,却还是白欢喜一场了。

    **

    一段绯闻风波的传出,牵扯着三家人的心。

    午后,本应该是人心最散懒偷闲的时刻,但在夏淑芬的脸色却看不到这些,她面容扭曲至极,涂有丹寇的手,紧紧地攥着壹周刊的那份杂志,纸页的一角,早就被她给揉皱了。

    江薇安,你这个小婊子,还真是母性女传,林向晚就一小三,她的女儿可算是继承了她的狐骚性子了。

    一旁的张永兰,心疼地看着自己服侍了这么多年的小姐,走了过去,轻叹一声后,安慰道:“夫人,你别气坏身体了。”

    “永兰,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也知道我当年遭受了什么伤害!”

    “当年林向晚那个贱女人勾引了我的丈夫,还把我害得变成现在这副模样。现在又轮到她的女儿阴魂不散的想勾引我儿子,我绝对不能坐视不管,不能继续让她祸害景灏!”夏淑芬越说越激动,脸上的神色也越来越扭曲,眼中更是升起了一团火。

    “夫人,我当然明白你的心情,但是你自己的身体要紧,要是被这种小狐媚子气坏了,不值得啊!”她所说的一切,她岂会不知道。

    “不行,我要去找那个小狐狸!”越想越气愤的夏淑芬,心里头的火气勃勃直上。

    “可是夫人……”兰姨想劝她,但细想之下,还是没说出口。

    “别可是了,赶紧去找司机,我要出门!”夏淑芬命令道,她已经等不及要狠狠教训江薇安。

    “好。”兰姨从来不敢忤逆她的话,推着她就出了门。

    只是两人前脚刚走,一直站在楼梯转角处的夏子瑜这时走了出来,刚才大姐和兰姨的对话,她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原来大姐不同意景灏和江薇安在一起,归根结底还有这么一个精彩的故事!

    她媚眼上扬,嘴角微翘,心里立刻就盘算起一处好戏。

    掏出了手机,熟练的拨通了景灏的电话,很快,电话便接通了。

    “景灏。”夏子瑜在电话里的声音不难听出有一丝急切。

    “怎么了?”陆景灏问。

    “大姐和兰姨看了早上的杂志后,气匆匆的去找薇安了。”

    “什么?你知道怎么的,怎么没拦住她们?”陆景灏一听,急了,一下子就从大班椅上站了起来,急切地走到落地窗前。

    “我刚才偷听到的,大姐那性子,何况她身边还有兰姨在,我哪里能拦得住,我看着她们出了客厅,就马上打电话给你了。”

    陆景灏紧张地皱紧了眉头,想了想,立马说道:“这样,你帮我跟着她们车后面,她们去了哪儿,你马上告诉我,我立刻赶过去。”

    “好。”

    挂了电话,夏子瑜嘴角噙着一抹笑,美眸深处划过一丝奸诈,又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不到一分钟,她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地下车库,驱车离开了夏家大宅,远远的跟在夏淑芬的车后,小心翼翼地跟踪着。

    两辆车子间,夏子瑜保持了与他一致的车速,也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此刻怒火中烧的夏淑芬,根本也不会察觉到身后有车尾随着她们。

    车子一前一后来到了江薇安所住的星光公寓,说巧不巧,小陈刚送她回来,刚下车把行李袋从后车尾拿出来,远远的,眼尖的夏淑芬就看到了她的身影。

    隐忍着怒火命令司机把车开上前,就在司机刚刚停下车后,一身蛮力的兰姨抱着夏淑芬下车,让她平稳的坐在轮椅上,推她上前。

    眼前着江薇安那张美丽的脸庞近在咫尺,她眉眼中无意流露出来的媚,像极了她的母亲,夏淑芬看着就心塞。

    面容盛怒的她,看向张永兰,“永兰,去帮我教训教训她,这可是她妈妈欠我的。”

    在她的心里,林向晚亏欠她的,又何止一个耳光!

    “是。”兰姨眯着眼卷起袖子走过去。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