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兮 作品

第61章 :豪门争女风波

    轻快的音乐响起,她拿起手机一看,手机屏幕的备注名,令她脸色一沉,手指刚落下屏幕,却又弹了起来。

    显然,她打从心里就不想接陆景灏的电话。

    但电话那头的他却不死心,铃声不断停的响起,一遍又一遍的,似乎不等到她接电话不会罢休。

    “你打电话来干嘛?”江薇安无奈接通了电话,第一句的语气就极其不善。

    “薇安。”相比她的烦躁,陆景灏的语气极其平静。

    “有什么话直说吧。”

    “我想见见你。”

    “你觉得有这个必要吗?何况我现在走到哪都被媒体围堵,你这话是用来讽刺我的?”她语调冰冷,一声冷笑更是刺痛了他的心。

    “我过去接你。”他稳住了不安的心,冷静后平静的说。

    “你……”

    她想快口拒绝,但转念一想,他这次找她,无非是关于设计图的事,或者他们的确是应该当面谈谈。

    “不用了,你说地点,我自己去就行。”

    VINKING咖啡厅

    轻扬的钢琴声回荡在整个咖啡厅,灰白相间的装横色调,凝结出一份清冷,但在这里,安静舒心的氛围却倍受人喜欢。

    在江薇安来到前,陆景灏已经提前来到,他选择了一个靠窗的位置落座。

    等江薇安走进咖啡厅后,在里面随意一扫,就看到了安静坐在窗边的陆景灏。

    纯白色的衬衫加西裤,没有打领带的他看起来少了一分商务气息,他就这样安静地坐在那儿,双目的注意力集中在窗外,阳光正好打落在他头部,那一头泛着光泽的发,彰显着几分温暖的气息。

    江薇安抬步走近,终于把陆景灏的注意力招了回来,他起身欲要绅士地帮她拉开椅子,但却被她给拒绝了。

    “不用了。”她自己拉开椅子坐下,把包包放在一旁。

    陆景灏深眸闪过一丝尴尬,随后有拿过餐牌,声音温暖如暖阳,“你看看喜欢喝什么?”

    “不用了,就一杯玫瑰花茶。”江薇安接也不接他手中的餐牌,直接开口道。

    “那好吧!”陆景灏招来了服务生。

    在点了杯花茶后,看着走远的服务生,他才缓缓开口,“薇安,其实我今天找你,是想和你道歉的。”

    江薇安心里冷冷一笑,但娇颜却不表露一丝痕迹,平静得如同冰湖,掀不起一丝波澜。

    她一直没有回应他的话,直到花茶送上来,放在她跟前,甜腻的花香蔓延在她鼻尖,她直盯着淡红色的花茶,幽幽开口,“其实,我并不是真的想怪你,大家的立场不同,我只是想知道,你真的认为是我泄露了设计图吗?”

    “薇安,我也是迫于形势才报警的!我相信你是清白的,但你身为首席设计师,那张设计图又是你设计的,警方自然会第一个先找你,我没有要针对你的意思,正因为我相信你,所以我认为就算我报警,对你也不会有任何影响!”他一脸正气禀然的说着。

    “迫于形势……”她的语调平平,但语气的高扬却不难听出其中的讽刺。

    “发生这么大的一件事情,不是我想要掩盖就能掩盖得了!”陆景灏眉心闪过一丝无奈。

    “所以我自然就成了那只替罪羔羊?”江薇安轻抿一口玫瑰花茶,眉头一扬,犀利地开口道。

    “不!面对目前这仅有的证据,警方那边只是对你有怀疑,我知道不会是你,警方那会也一定会还给你清白。”

    江薇安拿起长型的银色勺子,搅动着那一杯淡红色的花茶,水中的花瓣追随者漩涡打起了转。

    她没有接下他的话,安静地坐在那儿,眸色清冷,连同娇颜都沉凉地透着几分冷。

    但她越是这样的安静,陆景灏就越是不知所措,气氛也一下子就变得僵硬起来。

    陆景灏看了她一眼后低下了头,交握地双手放在平铺着格子餐布的桌面上,一脸愧疚。

    ……

    许久后,花茶都已经凉了,两人依旧默默无声,江薇安缓缓,开口看向他,“你都说完了吗?”

    陆景灏重新抬头看向她,温雅的说:“这件事超出了我的预料范围,我也没想到媒体对这件事情会这么关注,从而对你造成了印象,在这里,我是真心想跟你道歉的。”

    江薇安的美眸看向窗外,听他说话后,拎起包战了起来:“不需要了,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说什么都于事无补。”

    “薇安,或许我能弥补。”看她要离开,陆景灏忙站起来拉住她的手臂。

    江薇安低头看了手臂一眼,冷情的甩开,“真的不需要了,如果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他想挽留她,想争取多一点时间看看她,可话到嘴边却欲言又止。

    目光尾随着她的背影,黑眸搅动着万般思绪,暗暗叹了口气,直到她的背影完全消失,他才无奈地收回了目光。

    情绪有些低落的陆景灏今天完全不在状态,从江薇安进来的那一刻起,俩人的一举一动都被一部针孔摄像机记录下,但两人丝毫都未察觉到。

    **

    崭新的一天来临,但G市,却又翻卷起一场新的爆炸新闻!

    清晨,各大杂志早报,娱乐头条的封面高挂的全是江薇安和连修肆、陆景灏的高清照片。

    杂志上的照片全是偷拍的,有江薇安和连修肆在警局出来时亲密的照片,还有她乘坐连修肆的座驾一起离开回御海园的照片。

    而将江薇安和陆景灏联系在一起的照片除去昔日的旧照,就是昨天两人私下在咖啡厅的照片,这些照片拼集在一起,图片与图片间加入了特大的红色裂纹,特大号的标题醒目高挂其中——“豪门争女,谁能千金博得美人归”

    详细的报道内容均是迅速江薇安脚踏两船,跟陆景灏在一起却又同时与连修肆搞暧昧,甚至还住进了连修肆位于御海园的别墅。

    文字描述中还夹着一张江薇安从连修肆别墅出来的图片。

    这条新闻可谓是图文并茂,绘声绘色逼真地讲述着一段豪门乱情。

    看着这些内容,江薇安的脸上却异常的平静,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直到手机铃声的想起,才将她的思绪拉回来。

    看着手机的来电显示,瞬间,她的脸又沉下去了。

    但铃声却不眠不休的想起,无奈,她只好接通电话,电话那段很快传来江煜东的怒斥的声音,“薇安,杂志上写的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过你不会再跟陆景灏有来往的吗?”

    本就因为杂志的事情心烦意乱的江薇安,此时听到父亲如此不善的语气,心里就莫名的升起了一个字怒气:“杂志写的东西能信吗?我是说过不会跟他有来往,但他自己要来找我,难道我还能控制得了他的心智不成?”

    “就算你们要见面,也应该找个隐蔽的地方,现在好了,被曝光出来,你这是在丢我们江家的脸!”

    “江家?爸,你别忘了,我跟我妈已经搬出江家快20年了,试问还能有几个人知道我是江家的女儿?”

    他的话让薇安感到很心寒,前几天她被带走调查的新闻满天飞,身为父亲,他不闻不问,甚至一个电话都没有,可今天的感情纠纷他却表现得这么在意!

    江煜东顿了顿,显然有些心虚了,少许后才回道:“我和你妈离婚是大人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你想搬回来随时都可以。”

    “谢谢你的好意,我可不想短几年寿命。”江薇安指桑骂槐,这话他一定能听懂。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她现在是你后妈,台面上你也应该叫声沈姨!”

    “她不配!”面对那个女人,她永远不会妥协。

    每次谈到这个话题,江煜东都能被她气得发怒,这次也不外呼如此。

    “她不配,她人品不好,难道你的就很好?出卖公司的伎俩我看你倒是学得很好!”气急之下的江煜东,竟脱口而出。

    “爸,你的意思是宁愿相信外面的疯言疯语,也不相信我是清白的?”江薇安听到这里,整个人都定下来了。

    面对女儿的质问,江煜东稍冷静后也觉得自己的话有过失,迟迟没有回答。

    江薇安轻咬下唇,脸上荡起一抹无法言喻的伤痛,“你放心吧,没多少人知道我是你的女儿,我也不会乱嚼舌根攀关系,以后我们各走各路,我的事不需要您再操心!”

    “江薇安,你这说的是什么话?看来我今天打电话给你,还真是瞎操心了!”

    “那您以后都不用在操心了,就这样吧!”说完,她直接把电话掐断。

    一通不愉快的谈话让她的脸色十分难看,桌面上的头条照片,更是刺痛她的眼。

    与此同时,连修肆不知在楼梯口站了多久,看她脸色不太好,再看看桌上的杂志,不动声色的走到她身边坐下,“这些八卦新闻过阵子就会被遗忘,不需要太过在意!”

    江薇安看向他,眉头微拧的点点头:“我知道,只不过出了这些新闻,我也不好继续留在你这,所以我想回家住,正好让我自己静一静。”

    连修肆没有立刻作出回应,过了好一会,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若有不舍的说,“好,那一会我让小陈送你回去。”

    “那我回房间去收拾下东西。”江薇安点了点头,说完就起身走回房间去。

    等她离开,连修肆拿出手机,闭目靠在沙发上,拨通了许楠的电话:“你那边怎么样?”

    “连总,除了已经出售的杂志外,其余的全部买下了。”

    “好,这件事你盯紧一点,我不想再看到还有类似这样的新闻出现!”他那一贯冷沉的嗓音响起,对这件事,他格外的上心。

    “是,我会处理好的。”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