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兮 作品

第60章 :姐夫,求你成全我们吧?

    不到一分钟,偌大的会议室就剩下父子二人。

    陆川重重吸了一口气,直视着陆景灏质问道:“你为什么要报警?”

    多年来的相处,更是由于林向晚的关系,他都已经把薇安视若儿媳妇,但现在儿媳妇就这样被他硬生生赶跑不止,还扣上这样莫须有的罪名,他心疼着啊!

    陆景灏从容地走了进来,站在陆川面前,把文件放下后双手淡定插兜,温和的声线不带一丝起伏:“理由很简单,我相信她!”

    “你相信她就要报警,让警方调查她?”陆川的声音陡然一冷,顿了顿接着道:“难道这几年的相处,你还信不过薇安为人?她又怎么会泄露设计图?”

    陆景灏没有急着回应,而是走到旁边,把椅子拉开后坐下,看着父亲生气的黑脸,反倒笑了,缓缓地开口道:“正是因为我相信她,所以我才会报警,公司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我报警是理所当然吧?薇安什么都没有做,又怎么会害怕调查呢?”

    “屁话,你这些都是屁话!你公开报警把事情闹大,让外界怎么看待这件事情?怎么看待薇安人品?你就没想过这一点?”

    陆景灏越是气定神闲,陆川就越生气,这个儿子他还不了解吗?他那些话,全部都只是推托之词。

    “在我的立场,公司的利益至上!”陆景灏嘴角的笑意淡了下来,语气也变得越来越坚硬。

    “借口,你这些全部都是借口,你不就是想一心赶走薇安,想毁了她吗?”陆川再也忍不住,一语戳破他的鬼话。

    “对,我就是想毁了她,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吗?”陆景灏的黑眸一凉,一缕复杂的暗光幽幽晃过,心头猛地疼了一下。

    “你们在一起都三年了,难道就真的没有一点感情?我看你就是听你母亲的话听多了,都被洗脑了,现在夏子瑜也来迷你的眼,你……”

    “爸,够了!”陆景灏脸色一沉,打断了他的话。

    “怎么?被我说中了吗?”陆川冷眼看着他,稍后又补充道:“外面那些女人有什么好?哪一个不是看中你的身份你的钱?她们能比得上薇安对你的真心吗?”

    “比不比得上,轮不到你管!问心自问,我现在做的跟你当年对妈做的,这只是小菜一碟吧?”

    “你……”旧事重提,陆川气得扬起了手。

    但这时候的陆景灏,毫无畏惧的眼神带着一丝傲慢的凝着他,回想起他的童年,都是在母亲以泪洗面的哭诉呐喊中度过的,一切的一切,都仿佛历历在目。

    他永远都不会忘记,那时候的母亲是有多么忧郁,双腿瘫痪的她只能躺在床上,或是坐在轮椅上,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男人,陆川!

    陆川心头一震,收回了扬起的手,一丝内疚闪过眉峰。

    “怎么样?无话可说了,因为你根本就没有资格说我!”陆景灏咄咄逼人的口吻,让陆川的气势顿时矮了一节。

    陆川皱着眉,目光透着一丝无奈,“你根本就不知道当年发生的事情!”

    陆景灏讽刺一笑,再也不想和他纠葛下去,站了起来,接而说道:“那母亲失去双腿的痛苦又有谁知道?你知道吗?”

    “你!”陆川被他的话堵得哑口无言。

    哼!—一声冷哼,陆景灏径直离开会议室,再吵下去也不会有任何结果。

    “嘭”的一声震响,陆景灏越过他摔门离去。

    陆川冷冷地没有说话,黑眸直瞪着陆景灏离开的背影,生气的在桌面上锤了一下,咒骂道:“这个不孝子!”

    少许,平复下心情的陆川走进了陆景灏的办公室,看着他办公桌上那张他们母子俩的照片,眉心皱成了川字型,愧疚的叹了一口气。

    正在他沉思之际,门口响起了敲门声,他像是没听到似的,坐在办公椅上,看着那张照片出神。

    “景……”柔美的女声从门口传进来,但刚喊出一个字,便停了下来。

    坐在椅子上的陆川闻声看去,当他看到是夏子瑜时,那张刚平复下来的脸又黑了三分。

    “怎么是你,你来干嘛?”陆川的语气极其不善,细听下还透着几分厌恶。

    夏子瑜理起一缕垂落的发夹到耳边,唇角的笑意更深了,那双柔媚水眸荡漾着几丝甜蜜:“大姐夫,我是来找景灏的。”

    “你找他干嘛?这里是我陆氏的公司,不是你能来的地方。”他冷眼直盯着眼前的女人,表面纯善无害,实则心机极深,这种女人,他见得多了。

    “景灏昨晚把手表留在我那了,我是特意来送手表给他的。”夏子瑜今天一袭纯黑色的束腰蕾丝长裙,一头素色的大波浪大方妩媚。

    别有心思的打扮,就是送只手表那么简单?

    陆川沉默了半晌后,意味深长的看向她问:“子瑜,你还记得我们当初的约定吗?”

    夏子瑜笑了笑,拉开椅子坐在他对面,水眸无视陆川投过来的犀利目光,幽幽的开口,“姐夫,计划赶不上变化,万物皆逃脱不了这个规律,你又何必旧事重提呢。”

    “你应该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你和景灏根本就不可能有将来,我这样说也是为了你们好,别再缠着他,这样闹到最后,吃亏的还是你!”陆川面部改色,一脸沉稳的看向她。

    “哦?”夏子瑜故作惊讶,“姐夫,我看您年纪都这么大了,还操心这么多干嘛呢?”

    她说的漫不经心,一副敷衍他的态度,还把玩着自己新弄的美甲。

    “他身边已经有一个合适他的女孩了。”陆川一想起江薇安,目光闪过一丝温和。

    “是薇安吗?”夏子瑜故意问道。

    夏子瑜的问话令他思路断了一下,他立马质问道:“他们分手,是不是你搞的鬼?”

    “呵呵!”夏子瑜掩嘴笑了笑,微微敛了敛眼睛,并没有回答他的问话。

    陆川一看她的表情,心里了然,眸光一凉,淡淡开口,“你当年选择把孩子打掉,决心出国,就不应该再回来。”

    听到这里,夏子瑜的眸光闪过了几下,如同幽湖粼粼的水光,眉心淡淡地泛起了褶皱,“当年我到了国外,原以为能把景灏给忘了,但是……”

    顿了顿,她又摇了摇头,再次看上陆川的眸子已经水润盈盈,贝齿紧紧咬着下唇,“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

    “荒唐!”陆川拍案而起,一脸严肃地紧凝着眼前这个心机极重的女人。

    “姐夫,我求求你,成全我们吧!我和景灏是真心相爱的。”一滴眼泪从她美丽的幽瞳滑出,楚楚可怜的娇颜如同受惊的水草,颤悠悠的美丽而怜人。

    “住口,你都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陆川毫不领情,锋利骇人的眸子翻滚着暗涌,泛着足以燃烧起来的火焰。

    “姐夫,你不能棒打鸳鸯!如果景灏真的喜欢薇安,又怎么会和她分手,他心里一直念着的人都是我!”

    “闭嘴,滚,你给我滚出去!”陆川怒喝一声,手指横对着门口,面目狰狞地盯着夏子瑜。

    夏子瑜收起泪眸,咬了咬牙,把手中的手表紧紧一握,“姐夫,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决定要和景灏在一起!”

    “滚——”陆川一手撑着台面,穷凶极怒的朝她吼道。

    人家不欢迎,她也不会纠缠,起身理了理裙子,步伐优雅的转身离开。

    **

    御海园。

    一夜无眠,江薇安醒来时,已经是早上十点多了。

    经过洗漱一番,从楼上下来的她,一袭素色长裙,淡雅洁净,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

    环视客厅一圈,都没有一个人在,而刚好在花园走进来的田嫂,在看到她后,温和地和她打了声招呼。

    江薇安礼貌回之,接着张望了一下四周,疑惑问道:“田嫂,家里只有你一个人吗?”

    “对,小少爷上学去了,二少一早也去上班,不过他刚才打电话回来,让你睡醒后立刻给他回一个电话,还有,江小姐,早餐我已经提前帮你热好,应该现在还是温的。”

    “谢谢你,田嫂。”江薇安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住在这其实感觉还挺好,不仅有可爱的昊阳,还有这么一个热情的田嫂照料着,完全不会有那种寄人篱下的局促感。

    江薇安吃完早餐后,这才拨通了连修肆的号码回电话给他,“喂,是我。”

    昨晚两人发生的事情如今依旧历历在目,她说话的声音很微弱,带着一丝尴尬的气息。正在处理文件的连修肆,一看到是她的来电,便放下手中的活,起身站到了落地窗边:“醒了?”

    “嗯,起来好一会了,田嫂让我给你打通电话,是查到什么了吗?”她的直觉告诉她,应该是有关设计图泄露案的事情。

    “暂时还没查到什么有力证据,但今天一早陆氏那边已经去警方撤案了,不过这案子莫名其妙的就这样结束,对你的名誉会有一定的打击。”连修肆清冷的嗓音在电话那端响起。

    江薇安听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低声问道“那……”

    “事情我调查到底,我说过,我会给你一个真相!”她话还没说完,连修肆便打断抢先说道。

    俯首看着脚下的车水马龙,脑子里却是浮现出她美艳的娇颜,以及昨晚她那令人心驰荡漾的娇态。

    “这……好吧,谢谢你了。”刚才的话被他打断,犹豫了下,她本想拒绝,但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如果你没什么事,这几天尽量少出门,有什么事情就让田嫂帮忙。”他关切的叮嘱。

    “嗯。”

    挂断电话,江薇安慵懒地靠在了沙发上,她房间的窗帘正好打开,明灿灿的阳光如同万条丝线,蔓延进了她的房间,准确地落在沙发上。

    晨光明亮却不刺眼,她微微闭上了眼睛,舒心地享受着这片刻阳光的洗礼。

    只是这样的好时光没有给她太多的时间去享受,便被一个不速之客的来电,打破了她的好心情。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