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兮 作品

第56章 :很快就得叫四嫂了

    看着他还缠着白纱的手,她平静的说:“你的手伤还没好,就不用教我了,我大可以找教练教我。”

    这话让连修肆眉头一皱,完全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拿起球杆拉着江薇安快步离开球场,坐上了高尔夫球车远离他们。

    “别拉拉扯扯的,你要带我去哪儿?”江薇安甩开他的手跟着坐上车。

    看着他坚定的眼神,心里莫名其妙地晃过一丝异样,而他那炙热的光芒,更是令她别开了脸。

    “好好坐稳,到了你就知道。”他像是在故作神秘,不肯告诉她。

    江薇安撇了他一眼,七八分,她还是能猜出来的。

    少时,两人乘坐球车来到了一个十分安静的场地,绿山环水,周围郁郁葱葱的树木,形成一片好看的绿色。

    这里,显然比刚才他们的摊子好多了。

    连修肆从球车上拿了两根球杆过来,比了比后,把短杆交到她手中。

    由于嫌弃太阳帽碍事,他直接把帽子摘了,放在一旁,一边抚弄着碎发,一边走向江薇安。

    “我们现在先来练习挥杆动作。”

    他的声线好听极了,低沉得就如大提琴在耳侧奏乐,犹如柔风轻拂面庞,逆光而站的他,一身纯蓝白的休闲装,更是拉高了他的身线,麦色的肌肤在阳光下散发着出健康的光泽。

    连修肆,如同神祗一般降临在她的身侧,极具魔力地让人难以挪开目光。

    “你都看明白了吗?”连修肆的声音打断了她的神思。

    江薇安抬头看向他,目光有点懵懂,看样子是走神了。

    “嗯?怎,怎么了?”江薇安此刻还处于半神游状态,摸不着头绪地问道。

    “认真点。”连修肆的语气略重,走到她身后,直接就握住了拿杆的双手。

    “现在我们先来练习挥杆动作,首先我们的站姿要正确,两脚间平行,相隔……”连修肆接下来的话,她已经听不进去了。

    身后那尊健硕的胸膛,光是她轻轻地靠在期间,都已经感受到男性肌理蕴含的强劲力量,身子随着他的动作摆动,不断地磨蹭着他的胸膛,让她根本就无法集中注意力。

    江薇安懊恼地皱了皱眉头,就连脸颊也不经意间爬上了绯红。

    到现在她终于开始怀疑了,这个男人,是不是故意在诱惑她的啊?他才是玩手段的高手好吧!

    孤男寡女的,她自认不是什么色女,但这么一枚帅得亮瞎人眼睛的俊脸,怎么能让人不走神啊!

    就在这个时,连修肆却故意低下了头,别有深意地看着她,问道:“你怎么了?”

    “啊!”胡思乱想的她,被他的声音惊住了,下意识转过头看向他,可她根本就不知道,两人的距离居然如此之近,近到他的气息都已经喷薄到她的脸上。

    樱唇擦过他的脸颊,如同在他原本就不平静的心湖投落一枚石子,泛开了一圈圈的涟漪,促使他的眸沉了沉。

    江薇安终于回神过来,饱含歉意地说道:“不,不好意思,连先生我已经学会了,你看我打一次吧!”

    江薇安的局促全数纳入了他的眸中,放下心头的燥意,他嘴角轻勾,点了点头,“那就开始吧!”

    ……

    足足三个小时后,两人才驾车回到了原本的位置。

    六个人玩的不亦乐乎,过后又相约一起去“盛宴”吃饭。

    饭桌上,几个人有说有笑的,特别是白雪和霍光,白雪都是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但多数都只是围绕着霍光,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那心思了。

    这时,服务员将一盘白灼九节虾端了上来。

    在谁都没有在意的情节下,连修肆夹起一只九节虾,放在瓷碗上细心地剖掉虾壳后,点了些酱油,竟然——放进了薇安的盘中。

    一抹诡异的气息飘过,桌上的其余四人,皆像受了惊吓一般,一脸惊悚地看着连修肆,但他却完全把他们当做透明,还接二连三地给薇安剖着虾皮。

    江薇安十分敏感地感觉到了几人怪异的眼神,却又不敢看他们,桌下猛然踢了旁边的连修肆一脚。

    连修肆深眸的闪过一抹笑意,故作不明白地问道:“怎么了?我没剖干净,还有虾皮吗?”

    江薇安真想当众晕过去了,这个男人,是真的不懂还是假装的啊?

    其余几个人都这么明显了,怎么他还不懂收敛?

    江薇安硬着头皮摇了摇头。

    谁料想,他接下来又问道:“那你踢我干嘛?”

    “咳咳……”江薇安一阵咳嗽,气得要吐血了,无语地瞪了他一眼。

    “晃当”一声,霍光的银勺子掉在了地上,因此找借口弯腰看向桌底。

    白雪在一旁贼贼地大笑着。

    就连最不喑世事的项恒,也一脸吃惊。

    看样子,他快要改口叫薇安四嫂了吧?

    在回去的路上,江薇安就被两好友盘问的根本无处可缩。

    “薇安,你是不是很喜欢吃虾啊,下次我多剖点给你吃哦!”白雪一手勾住江薇安的肩膀,故意消遣着她。

    “小雪,你是不是皮痒了?”江薇安脸蛋绯红,佯装一脸的生气状,摩拳擦掌起来。

    “薇安,别这么凶嘛,我们也就是关心你嘛,你对那个姓连的什么感觉啊?”一旁的米露也进入了话题。

    “哎,你们别乱想好不好?我和连先生真的什么都没有。”江薇安翻着白眼,无奈地摇着头。

    “没有?谁相信啊!那个连修肆平常冷冷冰冰的,怎么对你就性情大变呢,这其中猫腻,谁相信?小米,你相信吗?”白雪看着米露,两人眼色均是不好怀意。

    “不信啊,我才不会相信呢,薇安,你就老实交代吧!”

    “没什么好交代的,我走了,好累啊,拜拜!”一番寒暄后,江薇安脚底像是抹油似的溜掉了,动作极其迅速地摆脱了身后的两个人。

    **

    晨光酥暖,碧空湛清。

    金丝般的阳光透过白色的纱幔钻进了淡蓝色的房间,落在大床上。

    腻在被子里的人,慵懒地翻了个身,才发现绵软的枕头早已不翼而飞,白皙的纤手在大床上乱抓一通,却寻找无果。

    江薇安这时才幽幽清醒过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在大床上坐了起来。

    看着自己居然睡到了床尾,略感意外地眨了眨眼睛,转眼看着床头柜闹钟,已经快九点了,慵懒地伸了个懒腰,穿上拖鞋走向浴室洗漱。

    随便做了份早餐,拿着一杯鲜牛奶走到餐桌前,打开了电视机,一边啃着新鲜烘出来的面包块,一边了解着今天的新闻概要。

    “观众朋友们,早上好,下面让我们来关注一段消息,福海集团‘云中城’项目开始对外招标,但参与招标的陆氏集团的设计图涉嫌被人故意外泄,目前警方正着力追踪相关的嫌疑人……”

    电视机里还不断传出女播音字正腔圆的播道声音,但江薇安已经全数听不进去了。

    “哐当——”一声,手里的面包块滑落在碟子上,她才回神过来,黛眉暗暗拢起,心里划过一丝异样。

    心头,莫名地涌起一股不祥预感……

    “叮咚——叮咚——”

    她还没来得及细想整件事情是怎么发生的,门口已经传来了门铃声。

    急促的门铃声容不了她思虑过多,只能随便披上一件薄外套,走向门口,透过猫眼,看到外头站着好几个警察。

    眉头随之跳动了一下,最终还是打开了门。

    “江小姐,我们怀疑你涉嫌泄露商业机密,请你随我们回警局一趟。”其中一名警察一脸严肃,拿出自己的证件后,面色清冷地看着她。

    “我……”

    江薇安稳了稳心神,淡定回应道:“你们等我一下,我回房间去换套衣服就跟你们走。”

    “好。”警察没有走远,站在客厅等候她。

    江薇安回房间以最快的速度换了身衣服,还给连修肆打了个电话,说明了下她现在的情况。

    警局询问室。

    大约只有4平米宽的一间房间内,里面坐着两名警察,对面还坐江薇安。

    桌子上的小台灯散发出淡青色的冷光,充斥着这个幽暗的小房,冷色的光芒明晃晃的,看得江薇安的眼睛都有几分出神了。

    安静的小空间里还响着她那抹清丽的嗓音,在缓缓地叙述着她在陆氏辞职一事。

    “我该说的,都说得差不多了。”江薇安收回自己的目光,一脸坦荡荡地看着对面目光锋利的警察。

    执笔做笔录的警官,在写完最后几个字后,对一旁坐询问的女警官点了点头。

    女警官清了清嗓子,循例问道:“你的意思是,离开陆氏,纯粹是因为个人原因,与工作无关?”

    “是的。”江薇安双手随意放在桌子上,交握着,不假思索回答道。

    就在女警官想接着问第二个问题时,门口却响起了敲门声。

    女警官只好停了下来,另一个作笔录的便过去开了门,走进来的一名警察,经过江薇安身边时,不经意地看了她一眼,走到女警官旁边,低语起来。

    “嗯,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女警官对进来的警察说道。

    警察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女警官原本严肃的面容舒缓了些,直接合上文件夹,对她说道:“江小姐,感谢你配合我们的调查,现在案子还处于调查期,而身为嫌疑人的你,警方可能会随时联系你,到时希望你能配合,而且在这段时间,你也不能离开G市,你的保释人已经来了,你可以先回去了。”

    “放心吧,我一定会尽力配合你们,早日把案子调查清楚。”

    从小房子出来的江薇安,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连修肆,美眸闪过一丝意外,但心里更多的是感激。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