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兮 作品

第55章:一记响亮的耳光

    陆景灏转过头去仔细的看着墙上的照片,每一张照片都是他和夏子瑜的合照,有牵手,有接吻,有很多很多的场景,唯一不变的就是照片里面永远只有两个人。

    陆景灏的脑里一下子涌进了记忆,那年的他和子瑜,到后来子瑜的离开,他再遇上薇安……

    “来,景灏你看看这里!”夏子瑜打断了他的回忆,拉着他向餐厅走去。

    陆景灏看着眼前的烛光晚餐,有些不明白夏子瑜的这些所作所为是为了什么?

    “景灏,这些菜肴都是我亲手做的哦,我为了今天特意去学的厨艺,你看看我的手指,这还是今天做菜的时候不小心割到的。”

    她抬头看着满脸疑惑的陆景灏,猜到了景灏肯定不明白现在为什么做这些准备,微笑着提醒到,“你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夏子瑜充满期望的眼睛盯着陆景灏俊美的侧脸。

    陆景灏皱眉想了想,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日子今天可以庆祝,他摇了摇头,“抱歉,我不知道。”

    虽然有些失望,但她很快就被笑意代替,“今天是六年前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你好好想想。”

    她的话让陆景灏身体紧绷了一下,六年前……他们在一起的日子,原来已经六年了……

    陆景灏的嘴角挂起一丝苦笑,往事不可追,他也没必要再去想了,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何必再去计较,现在还要庆祝?

    虽然是她用心做的,但陆景灏今天显然没有胃口,他的兴致早已经在刚才那记耳光中扇没了。

    饭后,陆景灏点燃一根香烟倚靠在阳台上看着天上的繁星点点,今天的夜色真的很美。

    “景灏。”

    夏子瑜不是傻子,她早就看出了他的心不在焉,但她不想停止说话,因为她只要一停下来,他们之间的气氛就会显得尴尬。

    夏子瑜从身后搂住他,全身紧紧的贴在他的背上。

    陆景灏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将手中夹着的香烟递到嘴边吸了一口,吐出层层烟雾。

    “景灏,你看天上的星星是不是很漂亮。”手上抱着他的力道不由加重。

    陆景灏抖了抖手上的香烟,望着烟灰从高空漂浮着慢慢往下坠,直到消失殆尽。

    “嗯,很漂亮。”许久,他才回道。

    “你还记得那年我和你一起爬山看星星吗?”夏子瑜继续问道,这次,陆景灏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景灏,我想起了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那时候的我们真的好幸福。我们一起爬山看星星,我们一起牵手走过仙鹊桥,我们在埃菲尔铁塔下接吻……对了,还有,那年我发高烧昏迷了,你着急的发疯,还痛打了一顿医生,你说我要是再不醒来,你就让整个医院都毁掉……你是那么的爱我,对不对?”

    夏子瑜在他的背后拱了拱,想得到他的回答。

    可是陆景灏却迟迟没有说话,至始至终几乎都是她一个人在自导自演。

    很多东西错过了,就真的永远的错过了,比如她,又或是薇安……

    **

    周末,对于忙碌的上班族来说,是一个偷闲的好日子。

    而白雪今天也不知道是抽了哪根筋,一向不喜欢打高尔夫的她,竟然把米露和薇安约去了绿茵高尔夫俱乐部打高尔夫球。

    “唉,今天天气可真好!”米露看着晴朗的碧空,发出一声感叹。

    “这就证明了,我带你们出来玩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吧?”白雪得瑟地说着,把球杆十分帅气地扛在肩上。

    “呵呵!”江薇安干笑两声,移了移太阳帽,接了白雪的话,“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小雪,一会得劳烦你别叫我打球,对于这种高雅的玩意,我可不会玩,也不想去丢那个脸!”

    之前的她也来过几次,但都是和陆景灏来谈生意的,从来都只是在旁观望根本就没有‘实战’过,所以对于这玩意,她可算是菜鸟得不能再菜鸟的级别。

    白雪脸上灿烂的笑僵住了,脖子机械式地转向江薇安,“姐妹,你这不是开玩笑吧?”

    “谁跟你开玩笑,我是真的不会,不然你现在教教我!”江薇安实诚地说着。

    白雪的笑容一下就僵了,要她教,她对这玩意可只是略懂一二,自己都打不好,怎么教人啊!

    米露上前一步,勾住了白雪的肩膀,嘿嘿一笑,“你别告诉我们,连你自己都不会打啊?”

    跟在旁边的江薇安笑了笑,等着看白雪的好戏。

    “我……”白雪心虚地吐了吐舌头,心一横的说:“不就是用棍子把球推到洞里面吗?谁不会啊!”

    “我去,你这丫头就是这样理解的?”米露没好气地拍了拍白雪的帽檐,扣在她脑瓜子中的太阳帽一下子就歪了。

    “喂,你不会玩还来,告诉我,你究竟有什么居心?”不愧是多年的好闺蜜,江薇安一下子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啊!没有没有,薇安,小米,你们别这么说我嘛!哈哈,我们去打球,我们去打球吧!”白雪打着哈哈,把帽檐扶正后,一手牵着一个妞,朝球场走去。

    江薇安和米露互看一眼,眼神交汇中,心有灵犀的都觉得白雪心中有鬼!

    不一会,来到球场的白雪,似乎格外兴奋,眸子左瞄瞄右瞅瞅的,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嗨,这么巧啊!”这时,从她们背后响起了一抹帅气阳光的男声。

    白雪一个激灵地扭头看去,看到了自己心心念念霍光真的在这儿,双眸都在发着精光,贼贼地冲他跑了过去,“霍光,你也在这儿,还真是巧啊!”

    霍光看着她笑了笑,又看向前面的江薇安,“小薇,肆哥和项恒都在,不如大家一起玩吧?”

    白雪美眸闪过一缕幽光,点点附和道:“好啊好啊,我们都不会玩,正好你们可以教教我们,走吧走吧,我们快点过去。”

    白雪一脸兴奋,兴致勃勃地推着霍光朝他们的摊子走去。

    而走在后面的江薇安和米露,相视一笑,两人都已经明白了这一次白雪来的目的,原来是为了霍光!

    连修肆和项恒都身穿一身蓝白相间的运动服,远远的看到霍光带着她们走来,项恒招招手,朝身边的连修肆打了个眼色。

    “薇安,想不到你也喜欢打高尔夫?”项恒起身走上前主动跟她打招呼。

    江薇安尴尬的一笑,“没有,我一点也不喜欢,今天是被某人强行拉来的。”

    说着,眼神朝白雪那边飘去。

    白雪和霍光早已经旁若无人开始了教学,看着他俩你侬我侬的模样,弄得在场的其余四人都好生尴尬。

    “既然你们不会,那我们教你们,正好三对三,怎么样?”项恒觉得这个主意不错,有美女陪伴,总比对着这两个男人强。

    白雪早就主动地缠住了霍光,完全把他们俩排除在外了。

    项恒看看情况,目光在江薇安身上流连了一番,最后还是把目标锁定在了米露身上,要是他选了薇安,那今后他在大院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江薇安走到他身边,自从那天他们父子俩合演了那出苦情戏后,她和连修肆之间,好像又恢复到了以前那种若即若离的暧昧状态。

    看着他还缠着白纱的手,她平静的说:“你的手伤还没好,就不用教我了,我大可以找教练教我。”

    这话让连修肆眉头一皱,完全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拿起球杆拉着江薇安快步离开球场,坐上了高尔夫球车远离他们。

    “别拉拉扯扯的,你要带我去哪儿?”江薇安甩开他的手跟着坐上车。

    看着他坚定的眼神,心里莫名其妙地晃过一丝异样,而他那炙热的光芒,更是令她别开了脸。

    “好好坐稳,到了你就知道。”他像是在故作神秘,不肯告诉她。

    江薇安撇了他一眼,七八分,她还是能猜出来的。

    少时,两人乘坐球车来到了一个十分安静的场地,绿山环水,周围郁郁葱葱的树木,形成一片好看的绿色。

    这里,显然比刚才他们的摊子好多了。

    连修肆从球车上拿了两根球杆过来,比了比后,把短杆交到她手中。

    由于嫌弃太阳帽碍事,他直接把帽子摘了,放在一旁,一边抚弄着碎发,一边走向江薇安。

    “我们现在先来练习挥杆动作。”

    他的声线好听极了,低沉得就如大提琴在耳侧奏乐,犹如柔风轻拂面庞,逆光而站的他,一身纯蓝白的休闲装,更是拉高了他的身线,麦色的肌肤在阳光下散发着出健康的光泽。

    连修肆,如同神祗一般降临在她的身侧,极具魔力地让人难以挪开目光。

    “你都看明白了吗?”连修肆的声音打断了她的神思。

    江薇安抬头看向他,目光有点懵懂,看样子是走神了。

    “嗯?怎,怎么了?”江薇安此刻还处于半神游状态,摸不着头绪地问道。

    “认真点。”连修肆的语气略重,走到她身后,直接就握住了拿杆的双手。

    “现在我们先来练习挥杆动作,首先我们的站姿要正确,两脚间平行,相隔……”连修肆接下来的话,她已经听不进去了。

    身后那尊健硕的胸膛,光是她轻轻地靠在期间,都已经感受到男性肌理蕴含的强劲力量,身子随着他的动作摆动,不断地磨蹭着他的胸膛,让她根本就无法集中注意力。

    江薇安懊恼地皱了皱眉头,就连脸颊也不经意间爬上了绯红。

    到现在她终于开始怀疑了,这个男人,是不是故意在诱惑她的啊?他才是玩手段的高手好吧!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