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兮 作品

第54章:糟糕,我爸爸来了

    江薇安警觉他的脸阴沉的厉害,担心他对昊阳动手,几步上前,将昊阳拉到自己的身后护着,尖尖的下巴微抬有些许倔强的神色。

    连修肆站直身子,扯了扯脖子上紧捆的领带,眼睛一直盯着她。

    江薇安有些心虚的对上他的眼,失神的忘了移开。

    沉寂的屋子,只能听见三人微弱的呼吸声,一股奇异的气氛在连修肆和江薇安的周围环绕着。

    江薇安反应过来后,慌张的移开与连修肆对望的眼,无意间看见了他绑着绷带的手……

    “你的手恢复得怎么样了?”她闪了闪眼神问道。

    “好多了。”面对她的关心,连修肆喉结滚动了几下。

    连昊阳听了小薇的话,从她的身侧探出头来好奇的问道:“小薇,怎么知道爸爸的手受伤了?你们难道背着我见了面?”

    小家伙的话让江薇安有些尴尬,什么叫背着他见面?说的就好像他们是一对奸夫淫妇似的。

    连修肆的眼神扫向她身后的连昊阳,那警告的意味一目了然,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连昊阳,去房间面壁思过,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出来。”

    他瘪了瘪嘴,心不甘情不愿的看了一眼江薇安。

    她当然理解他的意思,可她还是向他投去的无助的眼神,瞬间让连昊阳泄了气。

    “进去——别想让任何人帮你!”

    连修肆的话更让连昊阳没了希望,只能放开抓紧江薇安衣角的小手慢慢的挪动步子进了她的房间,在要关上门的时候还在表演着苦情戏等着救援。

    连修肆一个眼神望去,“啪。”

    下一秒,门就被关上了,顺带被反锁了起来。

    连修肆走向沙发坐下,开始解着手上的绷带,江薇安识趣的去找来了药箱。

    “给。”

    江薇安把药箱递给连修肆,连修肆将整个身子靠在沙发上假寐,没有理会她的打算。

    看他这个样子,江薇安就知道他是什么心思了,本想把药箱丢到他身边就离开,可当看着他手骨上的猩红,还是于心不忍蹲在了他的脚边。

    她小心翼翼的帮他处理伤口,虽然手法有些生疏,但也总算是弄好了。

    收拾着身前的药箱,正准备起身离开时。

    “对不起——”一声道歉,让江薇安停住了脚下的步伐,微楞的站在原地。

    连修肆的眼睛依旧紧闭着,若不是当场只有江薇安和他两个人,江薇安一定不会认为那是他说出口的三个字。

    她没有听错……他的确向她道歉了。

    少许,她的心底飘过一丝悸动,弱弱的低语道:“没关系,我都忘了。”

    在屋里被罚面壁思过的连昊阳,努力的将耳朵凑在门板上。

    虽然听得不清楚,但他好像是听到小薇说没关系,那就是说,一切都雨过天晴了!

    小薇以后不会在生气了……

    想到这,连昊阳的小胖脸都快笑成了弥勒佛,爸爸就是爸爸,果然是老谋深算啊!

    此时,窗外的阳光洒进屋内,照在连修肆的侧脸上,镀上了一尘光晕。

    江薇安呆楞的站在原地,被阳光照耀了背影,她感觉内心的某一处在开始融化。

    **

    G市国际机场。

    “陆总,您可算是回来了。”秘书接过他手里的行李箱,为他打开车门。

    “最近公司怎么样?”坐上车后,陆川整理着手腕的纽扣问道。

    “陆氏集团没有多大动荡,相对于去年利润率变高了不少,不过还有一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讲。”

    秘书打着方向盘,一边开车,一边向陆川汇报道。

    “什么事?”

    他顿了顿手上的动作,皱了皱眉,直觉告诉他不是什么好事。

    “江薇安小姐辞职了。”秘书答道。

    “为什么?”

    陆川有些惊讶的透过前视镜望着开车的秘书。

    “江小姐和少爷分手了。”

    “什么!”陆川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景灏和薇安在一起三年了,怎么现在却分手了?陆川眼里闪过一丝狠气,难道是夏子瑜从中作梗?

    从车座上拿起手机,拨通了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拨打过的号码:“薇安,我是陆伯伯。”

    “陆伯伯,你回来了?”

    江薇安接到陆川的电话,嘴角微扬,虽然她和陆景灏分手了,但是她知道陆伯伯是真心待她好的。

    “是啊,我走了也有一段时间,见个面怎么样?”陆川笑呵呵的问道,没有了刚才的狠气。

    “好啊。”

    “那就在TOm咖啡馆见面吧,一会儿见。”陆川毫不犹豫约下地点挂了电话,他担心薇安因为景灏的关系一再拖延。

    江薇安看着手机黑屏无奈的笑了笑,她知道陆川找她是为了什么,要来的终究要来。

    陆川提前来到了咖啡店,坐在一个角落的位置等着她。

    江薇安来到咖啡厅后,寻找了一下,面带微笑走了过去,“陆伯伯。”

    “快坐下吧。”

    陆川眯缝着眼睛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江薇安,多么好的一个儿媳妇啊,景灏那孩子到底怎么想的?

    陆川本来想绕个弯子,但想到薇安不喜欢这样,就直接开口问:“你……为什么和景灏突然分手了啊?”

    说着,陆陆川接过服务生手中的菜单递给江薇安。

    江薇安轻笑着摇摇头。

    “我和景灏之间是再也没有可能了。”江薇安歉意的对他笑了笑。

    “为什么?是不是因为夏子瑜?”

    陆川端起面前的咖啡抿了抿,想到夏子瑜也回国了,他这心里就不由的气节。

    “夏小姐?关她什么事?”

    江薇安不解的看着陆川,心里有些讶异?

    她和陆景灏的事居然会牵扯到夏子瑜?

    “没什么,就随便问问。”

    陆川看她的反应,很快放下心,猜测薇安应该并不知道景灏和夏子瑜当年的那些事,也绝对不会再她面前提起。

    江薇安的眼神闪了闪,陆伯伯似乎不愿意提及,那她就不应该追问,可是夏子瑜和陆景灏之间有密码,这倒是让她诧异不少。

    陆川似乎是怕她看出什么,马上就转移了话题问道:“对了,你妈妈最近怎么样?”

    “我妈妈现在过得很幸福,继父对她很好,春节的时候会和继父一起回来陪我过年。”她没有隐瞒,如实回答。

    陆川点点头,一脸欣慰:“那好吧,你好好照顾自己,有事就来找我,我今天还有事,得先离开了。”

    “好,陆伯伯你刚刚回来应该还很忙,改天有时候我们在聊。”

    江薇安目送陆川离开后,心里的疑惑更强了。

    夏子瑜……陆景灏……

    **

    陆家别墅。

    “砰——”

    门重重的关上,陆景灏手里拎着西服在玄关处换了鞋走进了客厅。

    当他看见沙发上坐着的父亲时,愣了一下,但很快脸上又恢复如常,随即继续准备往楼上走去。

    “站住。”陆川一声呵斥。

    “什么事?”

    陆景灏犹豫了下,又绕回了沙发前坐下。

    “为什么和薇安分手?”陆川厉声的问,这点他怎么都想不明白。

    “为什么分手?呵呵,分手最根本的原因不就是因为你吗?”陆景灏将脖子上的领带扯了扯,面色有些恼怒。

    他一想到自己和薇安分手的最根本原因,就对这个所谓的父亲恨之入骨。

    “我?我告诉你陆景灏,你作为我的儿子就不能始乱终弃!别把一个女生丢弃了之后还赖在别人身上!”

    陆川似乎不明白他说的话,猛的站起身,愤怒的看着眼前面色狰狞的儿子。

    听了他的训斥,陆景灏冷笑一声,不甘示弱的站起身和他面对面的站着。

    “是!我是你儿子,所以我和你一样学会了沾花惹草!我就算对谁始乱终弃,那也是学的你!”

    “啪——”

    一记响亮清脆的声音在陆景灏的脸上响起,陆川狠狠的打了他一耳光。

    陆景灏抽了抽嘴角,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冷笑几声拾起沙发上的衣服离开了。

    “你这个不孝子!”

    陆川的声音在陆景灏身后想起,但陆景灏已经没了力气和他争辩,他也不想放弃,但是……

    回到房间,陆景灏坐在床上,在床头的箱子里拿出一张泛黄的老照片。

    照片上的他才四五岁大,那时的他笑容明媚,那么的天真无邪。

    可他清楚的记得……就是从照完这张全家福后,父亲就开始经常不回家,就算回家后也是和妈妈吵架,对他和妈妈的问候也越来越少,以至于后面几乎都快忘却他和妈妈的存在……再然后,妈妈就失去了双腿。

    “嘶——”

    陆景灏嘴角浮起一丝怪异的笑意,手上将那张唯一的全家福撕毁了,什么全家福,什么父亲,他都不屑。

    “叮——”一阵手机铃声恰好在此时响起。

    他抽回思绪,拿起电话看了一眼,是夏子瑜。

    “什么事?”

    “景灏……你能来一趟我们的公寓吗?”

    夏子瑜温柔的声音在手机里响起,陆景灏将手中的照片残片一扬,躺倒在床上。

    “有什么事就电话里面说吧。”他觉得今天有点累,不想应付她。

    “你来一趟吧,我要给你一个惊喜。”夏子瑜哀求的声音里突然多了几分喜悦。

    少许,陆景灏还是妥协了,“好,我现在过去。”

    飞扬在车流中,但他还是以最快的时间抵达公寓。

    刚进门,夏子瑜就玩神秘的让他闭上眼,说要给他惊喜?

    “你到底要做什么?”

    夏子瑜牵着他的手坐下后,柔声的说:“可以睁开眼睛了。”

    得到她的允许,陆景灏缓缓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前的是一面贴满了照片的墙。

    “这是?”他有些疑惑的看向身侧的夏子瑜。

    “你仔细看看。”夏子瑜眼睛亮闪闪的,嘴角的弧度勾的很大。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