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兮 作品

第53章:我来找妈妈的

    原本面无表情的连修肆突然大发雷霆,一脚踢翻了面前的茶几。

    他的这一举动让在场的众人都吓了一跳,董校长急忙拨通了警察局的电话,还联系广播室通知家长会停止进行。

    整个世界都停下来就为了找到连昊阳,连修肆则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等消息,若不是他脸上紧皱的眉头,大家都会以为他一点也不在乎自己儿子的死活!

    而此时,连昊阳早已经溜出了学校,在一处小道上一蹦一跳哼着儿歌。

    飞驰而过的汽车带起些许灰尘,小东西嫌弃的皱了皱眉头。

    “小朋友,要不要买只雪糕?有很多很多种口味哦。”

    路边,一个穿着围裙的阿姨朝他招了招手,连昊阳一听有好吃的,高兴的点头跑进那个阿姨的小店。

    连昊阳抬头看了看价格,心情顿时不好了,他伸出小手摸了摸裤兜里那仅剩的五块钱,恋恋不舍的拿出来递给了阿姨,然后又收了回来。

    “小五,对不起,你得做你该做的事了。”

    连昊阳拉扯着手中的五元钱小声的说着,然后脸上一副毅然的将其再次递给了收营员阿姨。

    当他再次出现在街道上的时候,手上多了一只芒果味的雪人状的雪糕,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选定方向继续往前走去。

    昨天晚上他和爸爸商量好了,今天他要扮演一个迷路的孩子。

    接下来他要去警察局找妈妈了,想到这,他的心里比吃了雪糕还高兴,终于可以看见小薇了,还是爸爸最聪明!

    步行了大约十分钟,小家伙站在警察局前眯缝着眼睛,然后将手中的雪糕棍来回舔了几下,满足的蹦跳到垃圾箱边将其丢了进去。

    “妈妈……”

    准备工作做好,连昊阳眼瞧着有个身穿制服的警员从里面出来,机灵的张开了小手,脸上一阵悲伤的大喊着跑进了警察局。

    “呜呜……妈妈,妈妈你在哪里啊……”

    他站在警察局大厅嚎嚎大哭,不一会儿就引来了几个警察,一名身穿制服的女警走上前,蹲在他的身边将他揽入怀里。

    “小朋友,出什么事了?告诉姐姐,看看姐姐能不能帮你的忙?”

    女警员抱起连昊阳往警局里走去,围观的人也识趣的散了,都不是什么闲人,哪有时间继续看热闹。

    女警员把他放到自己的座位上,从自己的抽屉里拿来了一瓶旺仔牛奶给他喝。

    小家伙本就没挤出几颗眼泪,一看到有吃的也不哭了,欣然的接过女警手里的牛奶喝起来。

    女警员见小家伙不哭不闹了,就蹲在他的身前问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

    “连……”

    小家伙正忘乎所以,差点说出了自己的名字闪了舌头。

    他要是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警察肯定就知道他的真正身份了,这个时间段学校那边肯定已经报警,那他等会儿见到的不是小薇而是爸爸!。

    反应过来的连昊阳咬了咬吸管坚定的摇了摇头,女警员紧接着问他关于他爸爸和妈妈的事,可他都摇摇头,这让女警员感到有些为难。

    “小朋友,那你到底知道什么啊?”

    女警员扶着椅子站起身揉了揉已经蹲麻的腿,她靠在身后的桌子上有些无奈的看着正把旺仔牛奶吸的见底的连昊阳。

    喝完了牛奶,把空盒子递给她,小家伙瘪了瘪嘴:“前两天妈妈和爸爸吵架了,然后妈妈生气的离家出走了,丢下我和爸爸两个人……我爸爸又不管我,天天给我吃泡面,所以我好想我妈妈。”

    说着说着,他的小胖脸就皱起来,一副委屈的诉说着妈妈离家出走之后自己被“虐待”的惨状。

    女警心疼的伸出手揉了揉他的蘑菇头,这么乖巧的孩子,他妈妈怎么能忍心丢下她一个人离开呢?

    “那你知道你妈妈去哪了吗?”

    连昊阳摇摇头,“不知道,但我知道我妈妈的电话号码。”

    女警的头上似乎飞过一群乌鸦,那眼神好像是在说,知道电话号码,干嘛不早说?

    终于得到了一丝线索,呼出一口气,按照他写在纸条上号码,女警拨打了过去,电话是通了,但没人接。

    奸计得逞,小家伙终于松了一口气,向女警员抛出一个媚眼:“大婶,我饿了,天天吃泡面吃不饱,你还有吃的吗?”

    他的一声大婶,让女警员有些哭笑不得,但看着面前的小正太又发不起火来,暂时挂断后,点了点头走出了办公室。

    “我现在去给你买吃的,在这里乖乖的等姐姐哦,姐姐马上回来。”

    女警员故意改了连昊阳对自己的称呼,在心里安慰着自己不要和小孩子一般计较。

    女警员回来后,看着垂头丧气的小家伙,把手中的薯片递给了他,又继续拨通号码打过去。

    等了一会,电话那头终于接了“喂。”

    江薇安刚从厨房出来,就看见手机屏幕亮着,习惯性的看了看来电显示,又是一个陌生的电话,怎么最近有很多陌生的电话打给她啊?

    “连太太吗?你儿子现在在南城区警察局,还请你来一趟把孩子领回去。”女警员边说,还看了一眼正打开薯片包装袋的连昊阳。

    “儿子?”

    江薇安懵了,她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儿子?

    “是的,您儿子现在正在我们警局,麻烦您尽快来一下。”

    江薇安还是有些没想明白,皱着眉头说:“警察小姐,你是不是……”

    “大婶,这种口味的薯片不好吃,下次记得给我拿红烧味的。”

    一个熟悉稚嫩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江薇安恍然大悟,看来这警察同志所说的她的儿子,就是昊阳那小子。

    “好,我马上就来,还请你照顾他一下!”

    挂断电话,江薇安匆忙换好衣服,拿着包包就跑出去。

    **

    以最快的速度赶来南城区警察局。

    当她找到连昊阳时,这小家伙正在和女警斗嘴争论到底是红烧味的薯片好吃还是玉米味的薯片好吃。

    “连昊阳!”

    小家伙终于听见了小薇呼唤他的声音,一下子从椅子上滑了下来,朝她跑去。

    “妈妈……”

    “妈妈,你终于来接我回家了。”

    江薇安被他这一声喊的一愣,这家伙是在闹哪一出?

    “昊阳,你这是在玩什么?”

    连昊阳紧紧抱着她,悲切的喊着:“妈妈,你不要再离家出走了……呜呜,爸爸不给我做饭,让我天天吃泡面,我每天都饿着肚子上学,我好想吃妈妈做的饭,好想抱抱妈妈……”

    连昊阳的小脑袋在江薇安的怀里蹭来蹭去,一双单薄的肩膀不停的抖动着,虽然他说的话里面有些是假话,但是他请求江薇安的原谅这可是比珍珠还真啊。

    “连太太,你下次别丢下孩子一个人走了,孩子也需要母爱。”女警叹了一口气走了上来,将几张纸递给江薇安。

    江薇安听了女警的话感到无比的尴尬,但只能点点头,讪讪的接过纸巾,一声声道谢后,抱着连昊阳落荒而逃。

    至始至终,连昊阳都没有抬起头来,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哭,而是在为自己和爸爸的奸计得逞笑得可欢了。

    坐上车,江薇安帮他绑好安全带,面色有些愠怒的沉默不语。

    连昊阳抬起脑袋看着她,欺身上前抱住她的手臂,撒娇道:“小薇~”

    江薇安有些不高兴的瞪了他一眼,“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跑到警察局去演戏?”

    她的话问的有些直白,连昊阳小脸一红,不好意思的将脸扭向一边。

    “人家想你嘛……我在电视上看着那些小孩都是这样找到妈妈的,所以我也就试试啊。”他一脸无辜的看着她,好像还是她错怪了他似的。

    把他带回家,江薇安瞟到他身上脏兮兮的校服,随即问道:“怎么还穿着校服,而且还这么脏,你从学校跑出来的?”

    “嗯……”

    连昊阳站起身有些拘束,像个偷糖果被抓住的孩子一双白嫩嫩的小手在身上不自在的搓着。

    “我趁着老师布置教室的时候偷偷的跑了出来的,是从学校的铁围栏穿过来的。”

    江薇安一听这话,估摸着学校都闹翻天了吧?

    赶紧从包里翻出自己的手机,还好她之前去代课有留号码。

    跟学校那边一番说话后,总算是把事情稳定了,但看着他,江薇安又是一阵沉默……

    “小薇……”连昊阳拉了拉她的袖子。

    “嗯?”江薇安转过头去失神的应了一声。

    “你是不是还在生气啊。”

    “没有。”江薇安收回思绪笑了笑,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一阵不急不慢的敲门声打断了。

    起身走到玄关,通过猫眼,江薇安看清了外面的来人,竟然是——连修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个时候她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他!

    “小薇,应该是爸爸来了,不开门吗?”连昊阳拽了拽她的衣角问道。

    江薇安干咳了一声,磨磨唧唧的才把门打开,转身快步的想走回卧室去。

    “你去哪儿?”

    一进门,不怒自威的话从连修肆嘴里传进江薇安的耳里,她楞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哇……”

    连昊阳看着两人之间的气氛不对,以为两人又要吵架了,心一急,又大哭了起来,跑上前拖住连修肆的大腿哭泣道:“爸爸,你不要怪小薇,别和小薇吵架了,都是我的错……是我太想念小薇了,所以自己从学校跑了出来。”

    连修肆扯了扯自己被他抱着的腿,转身低下头,看着正眨巴着水雾盯着自己的连儿子,眼角一阵抽搐。

    这家伙……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