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兮 作品

第50章:让你知道什么叫卑鄙!

    江薇安刚才被他的举动愣住了,回过神时玻璃窗上已经出现了一个窟窿,但更令她惊讶的是,他那只沾满了血渍的大手。

    她再也按耐不住了,纵使她再骄傲,心里的防线这会已经打开,拿着车里的纸巾盒迅速下车走到他身边。

    “把手打开。”虽然她主动靠近,冷板的娇颜终于有了些许舒缓,但语气还是那般清冷。

    连修肆不为所动,更是别过头去,装作听不到她的话。

    江薇安这下子气急了,用力夺过他受伤的大手,小心翼翼地帮忙处理伤口,看着十分惊悚的一道道血痕,她只觉得浑身泛冷。

    没好气的骂道:“你是傻瓜吗?学人玩自残就这么点破伤口怎么够刺激啊,成心要玩命,直接从这里跳下去得了!”

    连修肆看着她气得发红的小脸,夕阳西下,她被霞光映红的精致容颜,在黛色青山的衬托下,美得令人深感惊艳。

    他喉结一滑动,脑子里只留存一个想法。

    把她紧抱住一个转身,强势地把她摁在车身上,头一低就吻上了她还在念念叨叨的樱唇。

    她生气的把眉头扭成了麻花状,用力的想推开身上的男人,可面对他的强势进攻,她害羞、生气,多种情绪的交杂,更是让她抗拒地不断反抗。

    连修肆面对她的拒绝,甚是生气,直接扣住她两只乱动的小手,摁在了头顶,身子压着她的小身板,使她无法动弹。

    “卑鄙小人!”她努力的挤出一丝缝隙,语音含糊地骂着。

    “那我就让你尝一尝什么叫真正的卑鄙!”他粗重的呼吸喷洒在她脸颊上,看着这张脸,霸道的薄唇再次压下。

    她抵抗着不让他那霸道的灵舌进入,但他却狡诈的咬破她的唇瓣,导致她痛苦地尖叫一声,他便趁虚而入。

    交缠紧贴在一起身躯似乎无法分开,久久的,直到江薇安已经无力反抗,任由他对自己啃咬,采拮……

    **

    御海园

    初秋的午后,一栋栋耸立的别墅在暖阳高照下显得金光闪闪,平添了几分贵气。

    一辆红宝石轿车从大门缓缓驶进别墅区,几个拐弯后,停在了一栋别墅前。

    连夫人从车上下来,左手右手提着两袋各种吃食走进雕花大门的别墅。

    也许是心情好,她嘴里还哼起了当年参军时的团歌,心里无比的愉快。

    “叮咚——”

    门铃声响起,在厨房准备午餐的田嫂忙放下手里的活跑出去开门。

    “夫人,你来了。”

    “快来,帮我提一下东西。”门打开,连夫人嘴里骂骂咧咧的提着两个沉甸甸的大袋子迅速跑向大厅。

    “夫人,你都带了些什么东西过来,怎么那么沉?”田嫂拎着一袋,也是够呛。

    “你那袋是特级小米,煮粥可有营养了,你得空煮给昊阳吃。”连夫人换了鞋,边说边往里走去。

    连昊阳焉焉的坐在沙发上,听到玄关处的声音,知道是奶奶来了,但依旧耷拉着小脑袋。

    连夫人一看见宝贝孙子嘴角就开出了花儿,脚下的步伐似乎也变得轻盈了,身子一下就贴了上去。

    “昊阳,最近还有哪里不舒服吗?瞧你怎么这么没精神呢?奶奶给你买了你最喜欢吃的老婆饼,来,快尝尝。”

    连夫人坐到乖孙的身边,把东西放在茶几上,倒腾了一阵终于翻到了老婆饼,剥开包装带后递给他。

    连昊阳抬起头看了看她手里的老婆饼,咽了咽口水,但又好像没什么胃口,小眼神里充满了忧伤,老成的叹了一口气又将头低了下去。

    连夫人后知后觉的发现了小乖孙的异常,放下手中的老婆饼将他抱进了怀里,低头顺了顺他一头带卷的蘑菇头问道:“怎么回事?谁让我们家昊阳不高兴了?是不是你爸爸?”

    连昊阳抬头看着一脸正义的奶奶,瘪瘪的小嘴委屈的说:“奶奶,爸爸和小薇吵架,小薇再也不会理我了,我觉得我要失恋了……”

    小家伙说着说着,就觉得特委屈,一双爱笑的月牙儿也充满了盈盈的泪水。

    连夫人这下急了,这肯定是不对劲的,好端端的吵什么架,万一把她的儿媳妇吵没了可怎么办?

    “昊阳是奶奶的小乖孙,告诉奶奶发生了什么事了?爸爸和小薇为什么要吵架?”连夫人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小家伙吸了吸鼻子,想想那天晚上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我想小薇了,就让小陈叔叔送我去找小薇,然后晚上的时候,小薇的朋友请吃饭,还去唱歌。小薇说要送我回家,小朋友不适合去那地方玩,可我就是想去,还耍赖哭闹了,最后小薇还有那些大叔大婶就带我去了。”

    “然后呢?”连夫人着急的问。

    “然后就在那碰到爸爸,爸爸很生气,说小薇不好,带我去不三不四的地方,可是是我自己要去的,那些大叔大婶对我都可好了,还陪我一起唱喜洋洋和灰太狼呢。”

    连夫人眉头紧皱,这回就算是她亲生儿子,她也绝对不会包庇他的。

    “奶奶,他们吵得可凶了,小薇很生气的走了,我偷偷给她打电话,可是都不打通,你说该怎么办呢?”小家伙圆滚滚的小脸蛋皱巴巴的,心里无比自责,往连夫人怀里拱了拱,小声的抽泣起来。

    连夫人心疼的拍了拍孙子小小的身子,安慰道:“这不关你的事,这是大人的事,你就乖乖的在家吃东西,等奶奶去解决。”

    “真的吗?”小家伙抬头看向她。

    “真的,只要你乖乖的在家,奶奶现在就去找你爸爸,好不好?”帮他擦了擦眼角的泪,她看着就心疼。

    小家伙用力的点点头,吸吸鼻子:“好!”

    把小乖孙安抚好了,连夫人这屁股都没坐热,就火急火燎的赶去公司,今天她非得跟那个混账儿子好好谈谈不可。

    轿车穿梭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约莫过了二十分钟,稳稳的停在天堃大厦的大门前。

    连夫人下车,让司机在这等她,抬头望了望这座G市的新坐标,随即气势轩昂的踏进了大厦。

    一楼大厅的安保人员一眼就认出了她的身份,马上上前奉迎道:“连夫人,这边请。”

    连夫人优雅的朝安保人员笑了笑,在他的指引下,走进VIP电梯,直达总裁办公室。

    “叮”一声,电梯门打开,连夫人刚走出电梯,就看到儿子黑着一张脸走出会议室。

    少时,许楠也从会议室出来,正好被连夫人拦住:“怎么回事,他那张脸怎么比包公还黑。”

    看到连夫人来公司,许楠满脸吃惊,“夫人,您怎么跑这来了?”

    连夫人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怎么,这是我儿子的公司,我不能来吗?”

    许楠一脸尴尬的解释:“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好了,别尽说些没用的,我问你,你们是不是又惹我们家小肆生气了?”

    许楠朝办公室看了看,小声的说:“我哪敢惹连总不高兴,连总是因为前天晚上跟江小姐吵架了,所以才……”

    连夫人后知后觉,原来又是因为那个丫头。

    用力拍了拍许楠的肩膀,连夫人转身向总裁办公室直接走去。

    连修肆听见推门声,其实刚才他看到了母亲,只是没心情理会她而已。

    眉头因为她的脚步声靠近而皱的更紧,但他依旧没有将头抬起来,继续埋头处理文件。

    连夫人蹑手蹑脚的走到连修肆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讪讪的喊了句:“小肆,你的手怎么受伤了?另外妈还有些话要问问你。”

    “蹭破点皮而已,有话你就说吧。”连修肆依旧保持那姿势,头也没抬,闷声的回答她。

    连夫人对他这态度不是很满意,都缠上绷带了,还说蹭破皮,既然他自己不爱惜身体,她也懒得管他了,直接开口问:“你是不是和照片上的那个女人吵架了?难道是要分手?”

    连夫人正了正身,两只手放在面前的办公桌上,身子往前面倾了倾,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连修肆的头顶。

    心想着这多好的一个姑娘啊,他怎么可以这么简单就放手了呢。

    少许,连修肆将手中的钢笔放下,直勾勾的对上了连夫人的眼神,“你在哪里听到的这些话?”

    “你别管我在哪儿听到的,你就老实回答我就行了。”他这么拖拖拉拉的让连夫人很不高兴,有些急促的催着他回答。

    连修肆起了一下身,从大班台的箱子里抽出一个雪茄放到了嘴里,玩弄着手中的打火机,沉吟了一会儿。

    “什么照片?什么女人?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是不是你年纪大,眼花看错的人?”连修肆一口否认。

    这话可激怒了连夫人,这混小子居然敢说她老!

    这女人最忌讳的就是有人说自己老了,从椅子上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怒目圆瞪的看着面前的儿子。

    “连修肆,你就别瞒你妈我了,上次昊阳回大院玩的时候,我在昊阳的书包里看到了一张你和昊阳还有一个丫头的合影!”

    “妈,一张合影根本算不了什么,你不要小题大做好不好?”连修肆不耐烦,还是矢口否认。

    “这还不算什么,都拍全家福了!”在她看来,这事就是成了,她也认了那丫头是未来儿媳妇。

    连修肆无奈的轻笑了一声,点燃了含在嘴里的雪茄,他猛吸了一口,吐出了一个烟圈。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