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兮 作品

第49章:小两口吵架

    江薇安想就此离开,但连昊阳还抱着她的小腿,让她寸步难行。

    话都撩到这份上了,连修肆也是真火了,上前使劲掰开儿子的手,把他拽离了她的身边。

    “我要跟小薇在一起,我要跟小薇在一起……”连昊阳又哭又喊,挣扎着要回到江薇安的身边。

    江薇安看着哭得撕心裂肺的昊阳,心生怜惜,想上前去安慰他。

    可抬头就对上连修肆那张蛮不讲理的冷脸,心里又气又委屈,瞬间便打消了上前的念头。

    “小薇,小薇不要走,不要走……”

    连昊阳哭得眼眶通红,原本白净可爱的小脸蛋这会布满泪痕,任谁看了都不忍心。

    她想转身就跑,但看着昊阳这样子,迟迟移不开脚步。

    连修肆看出了她的弱点,冷哼道:“怎么,不舍得走?是不是觉得走了以后就不能再利用昊阳接近我了?”

    这话直击中了江薇安的自尊心,原来在他心里,他是这样看待她的。

    “连修肆,看来之前我还真是高看你了!”她咬牙切齿的看着他说。

    这一次,她没有在犹豫,转身朝安全出口跑去,无论身后的哭声有多大,多凄惨,她都没有再回头。

    **

    迈巴赫车厢内,连昊阳哭得眼睛又红又肿,上衣已经被汗水和泪水打湿,额前还布着一层薄薄的细汗。

    “呜呜呜……我要小薇,我要小薇……”

    “闭嘴,你再喊她的名字,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扔下车去!”连修肆越想越郁闷,心里烦躁得不行。

    “爸爸是坏蛋,我要找爷爷,我要找奶奶……”

    “谁都没得找,滚回家电话也不许打。”连修肆知道他那点心思,要是被爸妈知道,他估计又有得烦了。

    “咳咳……呜呜呜……呜呜呜……”

    一次次被威胁,连昊阳越想越伤心,越哭就越想小薇,这眼泪就跟决堤似的,怎么都停不下来。

    把他送回了家,田嫂看着就心疼,抱在怀里都舍不得撒手。

    “田嫂,你平时跟我妈打什么报告我不管,要是今晚这事传到我妈那,你就直接收拾东西到大院去,昊阳这边我会再找人照顾他。”连修肆知道她的软肋,为了避免更多的麻烦,他必须得给田嫂提个醒。

    田嫂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但直觉上跟江小姐八成脱不了关系,“是,二少,我知道该怎么做。”

    “看好他,不许他打电话,你的手机也不行!”话落,连修肆最后在看了儿子一眼,转身又出去了。

    但他只是坐在车里,哪儿都没去。

    直到他的情绪随着时间一点点冷静下来时,他才发动引擎,飞驰在夜幕之中。

    凌晨十二点,这个时间已经很晚了,路上基本没有了行人,只有偶尔从对面擦身而过的几辆车。

    他刚才坐在车里冷静思考了近两个小时,今晚他的态度是不是有些过激了?

    把车开到江薇安公寓的楼下,拿出手机拨下她的号码,可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个官方的提示音“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连续十几次,结果都是一样。

    **

    竖日

    一夜没睡好,江薇安醒来时已经十一点多了。

    她长发凌乱,还顶着一圈黑眼圈,整个人看起来精神状态特别差,走出客厅时,米露妈妈差点就没认出来是她。

    “哎呦,我说你们昨晚是玩到几点才回来的,一个两个怎么精神都这么差啊?”给她们一人做了一碗面,瞧着她们这样,她真是忍不住念叨起来。

    “妈,困死了,你别说了行不行?”米露也是一脸倦容,抓了抓凌乱的头发,若不是饿了,她肯定不想起来。

    “你这死丫头,你是我生的,难道我就说不得了?”米妈妈提起女儿,就没来由的生气。

    米露不跟她顶嘴,低头吃面,省得她越说话越多。

    见女儿不理她,她又转移到江薇安身上来:“薇安,你告诉阿姨,你现在找着男朋友没有?阿姨这可是有很多好的人选,回头给你挑一个,好不好?”

    江薇安边吃边点头,“好,阿姨你拿主意就行。”

    “真的呀?下午我正打算带小米去相亲,不如你也一起去,我马上打电话给你安排一个医生,你觉得好吗?”米妈妈是行动派,择日不如撞日,正好她们俩今天都在。

    江薇安吃面的动作停顿了下,似乎是在考虑,少许,又是点头应了句:“好,阿姨你拿主意就行。”

    米妈妈这下可高兴坏了,在桌下朝女儿踢了一脚,“小米,你看看人家薇安多懂事,哪像你,没有一件事情是不跟我唱反调的。”

    “那你那么讨厌我,当初干嘛还生我下来。”米露很不爽的朝她顶回一句。

    米妈妈眉头皱起,狠狠的回瞪她:“要是当年能知道你长大后天天跟我顶嘴唱反调,我肯定一生下来就把你掐死!”

    米露一脸无奈,摊上这种老妈,也是她的造化。

    等米妈妈高兴的回房间给她们张罗相亲的事走开了,米露用手肘轻轻撞了撞身边埋头吃面的闺蜜,“昨晚你们真吵架了啊?”

    江薇安一口气把面带汤吃完,放下碗筷起身回房去。

    米露最受不了她这样搞沉默,也跟着走进去,“你别介,就算你不说,你昨晚回来时那失魂落魄的模样,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

    “你们不都心知肚明了吗?那你干嘛还来问我啊?”

    米露吃瘪的收回话,挪了挪屁股坐到她身边,“那什么,我妈提那相亲的事,你真去?”

    “去啊,为什么不去?我现在就去洗澡收拾收拾,这副尊容实在没法见人。”说着,江薇安打开衣柜,在米露一柜子的衣服里找了套比较适合自己的。

    看她好像是来真的,米露彻底无语了,放着大总裁不要,非得跟她妈去相什么亲?

    搞不懂……

    下午三点

    米露和江薇安在米妈妈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家咖啡厅进行相亲。

    米露自然是不愿意的,她都不明白,老妈最近是哪根筋不对劲了,老是给她安排这些相亲活动,害她连幼稚园的工作都丢了。

    “你们都是年轻人,应该会有很多话题,快聊聊吧!”小米妈妈一脸笑意,努力在活跃着气氛。

    而坐在她们对面的两个男人,看起来羞羞答答的,比她们两个女生还要害羞。

    米露为此还暗里将他们鄙视一番。

    “江薇安——”

    突然,一道洪亮的声音传来,连修肆不知从哪突然冒出来的,风风火火地来到他们的桌前,看准了他要找的女人,便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

    “你……”对于连修肆的出现,江薇安是一脸惊讶。

    但同时的也十分尴尬,毕竟,这在场的还有米妈妈和其他两名来相亲的男士。

    不过连修肆却没有理会这么多,直接就把她拉了起来,动作一气呵成的带走。

    米妈妈看他俩的神情,就知道是认识的,十分尴尬地冲对面两个男人笑了笑,小声地询问着女儿,“这是怎么回事?”

    米露这下子可乐了,不用自己恶意破坏,这相亲都已经被破坏得七七八八的,落得清闲地说道:“他们俩啊,就小两口吵架呗!”

    “……”

    从咖啡厅出来,江薇安一路被他死攥着走到他的座驾旁,一脸阴沉地命令着:“进去。”

    江薇安看他那蛮不讲理的样,跟昨晚的他有什么区别,硬气的说:“不进!”

    连修肆冷眸骇然一变,没等她反应过来,直接按住她的身子就把她推进了副驾驶位,一点都不留情面。

    “连修肆,你神经病吗?”她转身看着从车外进来的男人,生气地大喊一声。

    连修肆阴沉着脸没有回应她的话,只是冷冷地扫了她一眼,“不想死就给我系好安全带!”

    下一秒,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他发动引擎,猛踩油门,车子就如一支利箭,“嗖”地一下就冲了出去。

    这阵势,吓得江薇安立马系上安全带,紧紧的抓住扶手。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江薇安低着头看着被他攥的青紫了一个圈儿的手腕,心底的委屈勃勃地往上升。

    迈巴赫大约行驶了一个多小时,驶出了市区来到了上顶。

    连修肆将车熄火后解开安全带,转头看着沉默不语的江薇安,“为什么要去相亲?”

    江薇安没有回答,小嘴紧抿着来证明她处于生气状态。

    连修肆深吸了一口气,压制心底的怒气,继续问道:“刚才那两个男人当中,有你喜欢的吗?”

    她的态度还是不理不睬,而且还干脆扭过头看着窗外。

    随后,不管连修肆问她什么,她总是一副把他当成空气的态度。

    连修肆自己也问得不耐烦了,打开车门走了出去,靠在车外双手环胸,看着远处的风景。

    他昨晚在她家楼下等了她一整个晚上,她倒好,自己跑去相亲!

    江薇安坐在车里,眼神偶尔也会朝他的位置飘去,但见他依旧无动于衷的站在那,她也就没什么好说的。

    两人就这样,一个在车外,一个在车内,双方都不理会大家,冷战到了夜幕降临。

    等周围的光线渐渐暗了下来,连修肆看向已经僵持了一个下午的江薇安,还是板着脸儿坐在那,耐心到了极致,妒气攻心的他,手心攥成拳,狠狠的砸向驾驶位的车窗。

    “砰!砰!”连续两下猛击,那牢固的车窗突然“哗啦”一声,终于打破了这僵硬的局面。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