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兮 作品

第46章:不准离开我的视线半步

    江薇安的脸色突变,她现在穿了他要送人的裙子,“那我还是回去脱下来还给你吧?”

    “不用了,它已经穿在了它的主人身上。”

    他的话让江薇安脚步停滞,脸颊不由的有些发烫,他的意思,难道这裙子本来就是要送给她的?

    还没等她回过神,连修肆长臂一伸,搂住她的纤腰靠向自己。

    近距离的紧贴让她有些紧张的想推开他,“你干嘛,被人看到影响不好。”

    “知道影响不好,你还打扮得这么漂亮勾引我。”连修肆耍无赖的盯着她。

    江薇安眉头拧起,芊芊玉手朝他坚挺的胸膛击去,“这裙子明明就是你给我的,关我什么事。”

    “等会跟在我身边哪儿都不许去,也不准跟霍光和项恒走得太近。”话落,松开手臂恢复她的自由,可他的视线又在她身上扫了几眼,眉目间很是懊恼。

    宴会厅的大门重新打开,江薇安换了一条更显华贵优雅的裙子,身边挽着连修肆,犹如是那王子与公主般的完美结合。

    回到位置上坐下,霍光就忍不住凑了过来,“小薇,等会寿宴结束后,有没有兴趣跟我去兜兜风?”

    “我——”

    “她没空!”连修肆漂亮的截答。

    霍光白了他一眼,故意挪了挪椅子靠近江薇安身边坐,“四哥,你不要太霸道好不好?现在小薇还不是你的私有化呢。”

    “你说什么?”连修肆当下就投来一记冷冽的目光盯上了他。

    霍光咽了咽口水,识相的又挪了挪椅子坐回去,这才平息了连修肆的怒火。

    而陆景灏那桌可就没那么平静了,于莎莎一眼就认出了她身上那条裙子是Armani上个月才在巴黎展出的最新系列,国内根本就没有渠道可以购买得到,现在竟然穿在她身上。

    “子瑜姐,你看她……”于莎莎一脸恼怒,而同时在她脸上也看到了妒忌。

    夏子瑜虽然心里不高兴,但在她的脸上找不到一丝的不妥,反而还称赞道:“那条裙子很适合薇安,景灏,你觉得呢?”

    “嗯,的确很漂亮。”话落,陆景灏拿起红酒杯,将杯中那剩余的红酒一饮而尽,用力的将杯放下,而后闷闷的起身离开。

    “景灏,你去哪儿?”看他走了,夏子瑜忙追上去。

    于莎莎和宋天扬互看一眼,马上拿起外套和手提包跟在后面一同离开。

    陆景灏闷声不响的走在前面,任凭身后的夏子瑜怎么喊他,他都不肯回头。

    等走出酒店来到停车场,夜晚的秋风吹拂在他脸上,他才好像是回过神,突然停下脚步,转身朝身后看去。

    夏子瑜穿着细跟鞋在他身后追赶,可他走得太快,她根本追不上。

    “景灏,你怎么了?”她气喘吁吁的跑到他跟前,拉住他的手,深怕他会再次丢下自己。

    “没事,我送你回家吧。”陆景灏一脸淡漠,看着她有些站不稳的身子,一把将她打横抱起。

    夏子瑜脸颊娇羞的依偎在他怀里,彼此都没有再说话……

    他们前脚刚走,连修肆和江薇安也离开了宴会厅。

    她没有开车来,这个送她回家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了连修肆身上。

    坐上车,连修肆放了一首经典的英文情歌“CouldIHavaThisKissForever”,江薇安听着这熟悉的旋律,情不自禁的也跟着唱起来……

    悠扬又富有激情节奏的音乐在车厢内无限循环,江薇安打车窗打开,感受着晚风的洗礼。

    “披上我的外套。”连修肆看她的举动,担心她会着凉,把外套给她。

    过大的外套将她包覆在其中,随着晚风的袭来,她感觉自己已经完全被他的气息包围了,只要轻轻一吸气,鼻尖都是他那带有轻烟味的龙延香。

    黑色迈巴赫在公路上行驶了约二十多分钟后,稳稳的停在了公寓大厦的楼下,江薇安拿起自己的手抓包,把外套脱下还给他,“谢谢你送我回来。”

    “需不需要我送你上去?”连修肆的眼中透出一丝不舍,伸手接过外套的同时,拉住了她的手臂。

    江薇安朝手臂看了一眼,眼神中有些慌乱,“不,不用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也该回去早点休息。”

    她试图想抽回手臂,可她动一下,连修肆就越是倾身靠近她。

    四目相对间,江薇安紧张的轻咬了下唇瓣,那饱满的柔软垂涎欲滴,令连修肆的大脑一时间超出负荷,不受控制的将她拽向自己,薄唇覆盖上她的朱唇。

    “唔……”她的心被他打乱了,他的霸道让她措手不及,身子被他锁定,红唇更是被他霸道的强占。

    粗重的喘息声彼此交缠着,连修肆左手摁住她的后脑,不允许她有一丝的逃避。

    他疯了,像疯子似的撬开她的贝齿,霸道的灵蛇伸进她的口中追逐着她的丁香,肆意的缠绵,吸取……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才结束了这缠绵悱恻的激吻。

    江薇安脸颊通红,好像是被火烧了似的,混混沌沌的连自己是怎么回到家来的,她都忘了。

    直到手机发出的一阵高过一阵的铃声,才将她拉回了现实。

    拿起手机看去,来电显示是“妈妈”,江薇安眼笑眉开,不敢耽误一刻:“喂,妈~”

    “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越洋电话的那端是一道温婉又慈爱的声音。

    “刚才在换衣服,所以晚了嘛。”她可不敢跟母亲说,她是在发愣,原因是她刚才在楼下跟一个男人在车里激吻。

    “薇安,你要不要考虑下到法国来,我和你爹地都希望你能到法国发展,工作这方面你不用担心,他会给你安排,保证一定会让你施展你的才华。”

    林向晚很思念女儿,这几年一直都劝她,可这孩子总说舍不得陆景灏,现在两人分手了,她更是期盼着女儿能到她身边来。

    但她每次提这个,江薇安都闷闷的,“妈,我要想过去的话我早就去了,也不会拖到现在,你就别逼我了好不好?”

    “什么叫逼你?难道你是舍不得江家那边吗?”

    “没有,你别胡思乱想,我只希望你理解我一下,我真的不想走,不想离开这座城市。”她的态度很坚定。

    林向晚叹了口气,无奈的说:“好吧好吧,我不逼你,反正再过几个月就要春节了,到时我会和你爹地回去陪你。”

    “真的,爹地也一起回来吗?”

    她口中的爹地指的是她的继父,一个幽默浪漫的法国男人。

    “对,他说去年没能陪你过春节,很愧疚,所以今年推掉了所有应酬,腾出大半个月的时间回去陪陪你。”

    “爹地是不是在忙?”

    江薇安心里很高兴,虽然康纳不是她亲生父亲,但做的每件事情,都比她那位亲生父亲令她感动。

    电话那头的林向晚顿了下,好像是走去了会,回来时继续说:“现在巴黎这边是中午,你爹地应该在公司。”

    “哦,那我想打给他,你觉得合适吗?”

    林向晚笑了笑,“傻孩子,你想找爹地聊天,难道还要经过我的同意吗?”

    听到妈妈的笑声,江薇安也跟着扬起了嘴角:“妈,你一定要幸福。”

    “嗯,我们母女俩都要幸福。”

    林向晚一阵感触,经过了陆景灏这件事情后,她顿时觉得女儿长大许多,也许是人生的阅历多了,让她渐渐体会到了得与失……

    **

    万象城

    这里是奢侈品的世界,引领着高端人士消费和生活的流行色彩,也是G市最繁华,最昂贵的地段之一。

    白雪一早就四处找人陪她逛街,米露习惯性的关机,她只好亲自杀到江薇安的公寓,拖着她出来陪她买衣服。

    “小雪,你最近是怎么了,我觉得你最好好像做什么都特别有积极性呢?”江薇安看看腕表,现在是上午十点。

    要换了以前,总之在中午十二点之前,她多半是还赖在床上做春梦呢。

    “你怎么说话的,难得我以前做事就不积极吗?”白雪可不愿意承认她的指控,丢给她一记白眼。

    “以前你不是不积极,而是懒!”江薇安眯着眼笑了笑,快步朝前走去。

    白雪一阵无语,站在原地跺了跺脚,小跑追上前去。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Valentino的专门店,导购小姐认识她们俩,也算是熟客了,马上上前去招呼,“白小姐,江小姐,店里昨天刚来了一批新款,你们要看看吗?”

    “好啊。”有新款到货,白雪自然是不会错过。

    不过江薇安倒是没多大兴趣似的,坐在椅子上看着。

    没一会,白雪手里拿着一件水蓝色银丝齐膝裙向她走来,“薇安,这个不错,挺适合你的。”

    “是吗?”

    “白小姐的眼光一向都很准,这条裙子在国外一上市就被预售一空,国内也是这个星期刚刚到货,我们店里也只有三件,目前就剩下最后这一件了。”导购小姐很会抓住客人的心思,一个劲的为她们介绍。

    白雪点点头,越看越满意,只不过她不喜欢水蓝色,不然这裙子她是要定了。

    “赶紧去试试吧,别磨蹭了。”

    “好好好,我马上去试!”瞧她对自己那么上心,纵使她今天没心思逛街,也好歹得领她这份情。

    在她手里接过衣服,刚想往试衣间走去,大门外便迎面走进来三个女人,不——应该是两个,因为其中一个是坐在轮椅上推进来的。

    没想到逛个街买衣服,都能碰到这些她最不想面对的人,江薇安的好心情这下是全没了。

    “薇安,这么巧你也在这买衣服呀。”夏子瑜笑脸迎人的走上前主动跟她打招呼。

    江薇安忽略她身后的夏淑芬,象征性的对夏子瑜笑了笑:“对啊,这么巧。”

    “巧什么,晦气才是,以后出门一定要看看黄历,免得碰到一些不干净的人,弄得自己一身骚!”夏淑芬一声冷哼,说出口的话特别难听。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