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兮 作品

第45章:这是小肆的媳妇吧?

    “莎莎,把你的包拿开,这是薇安要坐的位置。”

    于莎莎不理会夏子瑜的话,拿起一杯红酒细细品尝了一口,“薇安?她是谁啊?我们圈子里有这号人吗?我怎么不知道?”

    许世杰知道她这是在找茬,指了指已经走到椅子后的江薇安:“你怕是喝多了吧?她是景灏的女朋友,难道你忘了吗?”

    于莎莎转头看了她一眼,“景哥哥,我怎么不记得你有过这样品味低俗的女朋友呢?”

    陆景灏用力的放下酒杯,冷眸一拧,“莎莎,你要是还想吃这顿饭,就给我安静点,如若不然,你现在最好马上离开!”

    气氛一时间变得很僵,江薇安自知这里没有她的位置,就算勉强坐下,也只会让自己难堪,倒不如自己离开。

    转身朝大门走去,她依稀还听到身后传来陆景灏的声音,除此之外,还有夏子瑜的声音……

    她不想回头,不想再回去受那种无谓的委屈,她选择离开。

    可就在这时,手臂被人从身后拽住,她以为是陆景灏来追她回去,可回头的瞬间,放大在她眼前的人,却是连修肆。

    “都快开席了,你怎么还乱跑?”连修肆刚才注意她很久了,发觉不对劲,马上就朝她走来。

    “我……”她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什么,还不过去坐下。”话落,连修肆拉着她就往主桌走去。

    当江薇安落坐在主桌时,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她,而陆景灏这边,也炸开了锅。

    于莎莎冷眼远远看着江薇安的背影,气得牙痒痒,“你们看到没,她有什么资格坐在哪儿?她顶多不过是一家珠宝小公司的千金,而且她爸都已经离婚再娶了别的女人!”

    “莎莎,闭嘴!”夏子瑜一声呵斥,有些话是该说,但不应该在这样的场合说。

    再者,江薇安坐到主桌上,人家主人家都不觉得有不妥的地方,他们这些外人更没资格说三道四,说多了只会招人嫌。

    “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于莎莎心里憋着气,就是看江薇安不顺眼。

    陆景灏和夏子瑜不说话,桌上的人更是没有一个敢回应她。

    要说这G市年轻名流的圈子,大体一分为二,一类是以富二代和官二代为主,另外一类则是祖上有战功的红三代。

    连修肆、霍光、项家姐弟,都是属于红三代。

    夏子瑜虽说也属于红三代,但她始终是夏家的养女,而且自小跟军区大院的孩子都玩不好,反而跟陆景灏身边那帮富二代倒是很要好。

    然而此时在主桌那边,气氛是一片喜乐融融。

    江薇安刚坐下来,今晚的大寿星项老太就两眼发光的盯着她,“这是小肆的媳妇吧?”

    项子欣坐在奶奶身边,笑说道:“奶奶,这是薇安,是您那位老姐姐,江奶奶的孙女。”

    “谁?谁的孙女?”项老太90岁高龄了,平时又比较耳背,楞是没听清。

    项恒上前走到奶奶身边,俯在她耳边扯着嗓子说:“江家奶奶的孙女,薇安。”

    这回项老太太总算是听清楚了,不止是她听清楚了,宴席上的其他宾客也听清楚了,原来江家和项家还有这层关系。

    项老太太虽然年纪大,还有点耳背,不过经常打牌脑子可是记得很清楚的,盯着江薇安瞧了又瞧,笑眯眯的说:“像,长得可真像林丫头,都那么漂亮水灵。”

    “奶奶,林丫头是谁?要是长得跟薇安一样漂亮,您可得留着,为您孙子着想着想呀!”项恒拍马屁的抱着奶奶,听到美女,就主动请缨。

    项老太太狠狠地瞪了孙子一眼,训诫的说:“你给我坐好,林丫头是你叫的吗?她是你江奶奶的媳妇,见到她你可得叫声伯母。”

    项恒一脸失望,还以为奶奶藏着什么宝贝呢,原来是薇安的妈妈。

    江薇安被他们一家逗乐了,灿烂的笑容爬上脸庞,项老太太见着,满心欢喜。

    “薇安啊,你有男朋友了吗?”

    江薇安摇摇头,“奶奶,我还没有男朋友!”

    “那你觉得我孙子项恒怎么样?你喜不喜欢?”老太太眯着眼笑着,那心思,瞎子都能看出来。

    被奶奶这赤裸裸的一问,江薇安有些难为情的看向项恒,再看看身边的连修肆。

    “怎么样,喜欢吗?”等了会还没见她回答,老太太忍不住又问了一遍。

    连修肆不吭声,但却向项恒投去一道凌厉的目光,那目光的含义有些复杂,像是威胁,但又带着一股子杀气!

    项恒有些后怕的往后一靠,赶紧帮薇安解围:“奶奶,我和薇安是朋友,你不要扯远了好不好?”

    “我哪扯远了,男未婚女未嫁,我怎么就说不得了?”项老太显然还有些不高兴了。

    见状,江薇安立刻安抚着她:“奶奶,我和项恒是好朋友,他平时对我很好,很照顾我。”

    “是嘛,你们早就认识了啊?不过要是这臭小子对你不好,你就来告诉奶奶,奶奶给你做主!”项老太的心情想是过山车似的,一听薇安那话,就高兴起来了。

    “好。”江薇安甜甜的笑着,跟项恒互看了一眼。

    席间,老太太没事就给各家孩子穿红线,搞得大家是又尴尬又好笑。

    这时,夏子瑜手里拿着一杯红酒来到了主桌,笑吟吟的走到项老太太身边,“奶奶,我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项老太抬头看向她,好半响后,问道:“你是哪家的闺女啊?”

    夏子瑜的笑容当然就冷了下来,尴尬的说,“奶奶,我是夏政委的女儿。”

    “不对啊,夏政委的女儿都五十好几了,哪有这么年轻?不对不对……”老太太坚信自己没记错,可怎么看她,都记不得这是谁家的孩子。

    项子欣眉角一挑,在老太太身边提醒道:“奶奶,这是夏政委家的那个养女。”

    她的话让夏子瑜拿着红酒杯的手生硬的收紧,脸色也越来越难看,看着宴席上其他人看向她的目光,隐约间好像是在嘲笑她。

    嘲笑她只是个养女,是个养女……

    “对,我想起来了,是有那么个丫头。”老太太再抬头看她,点点头,这回是没错了。

    “奶奶,那你猜猜我是谁?”陆景灏不知何时也走了过来,将夏子瑜拉到身后去。

    很明显,他就是来给夏子瑜解围的。

    老太太看着他,突然笑呵呵的大笑起来:“你是夏政委家经常穿着开裆裤到处乱跑的那个小外孙。”

    “哈哈哈——”

    老太太一时口快,但这话却成了全场的笑点。

    虽然陆景灏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但他倒也没太生气,几句话把老太太哄得笑眯眯的。

    回去的时候,夏子瑜的视线朝江薇安看去,故意绕道从江薇安身边经过,突然——

    “啊——”

    一声惊慌,她好像脚下绊了下裙子,一个趔趄侧身倒下。

    而她身侧坐着的就是江薇安,她自己没有倒在地上,而是整个人靠在了江薇安的后背,她手中的红酒在她绊倒的同时,都洒在了江薇安那一身香槟色的长裙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陆景灏上前扶起她,而夏子瑜连声道歉,看起来似乎很真诚。

    连修肆第一时间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怎么样,没撞到哪儿吧?”

    “没事,就是衣服脏了。”江薇安摇摇头,有些无奈的看了看身上的衣服。

    “薇安,我不是故意的,是我裙子太长,刚才不小心踩到了。”

    “我没事,你没摔伤就好。”江薇安心如明镜,但有些时候,面对某些事情,总得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夏子瑜倒追了连修肆3年,但此时此刻,他正眼都没瞧她一下,牵着江薇安的手往外走:“跟我来,我带你去换身衣服。”

    而陆景灏的目光,也尾随在他们身后,直到宴会厅的大门关上,他才回过神来。

    “夏小姐,既然个不够高,就不要穿那么长的裙子,小心下次再摔跤,可就没这次那么走运了。”项子欣是坐在薇安对面,刚才的情形她可是看得很清楚的。

    夏家和项家本来就不对盘,项子欣从小就讨厌她那副公主的姿态,长大后更是觉得她为人假惺惺的。

    最令她反感的,就是几年前连修肆的前妻因空难过世没多久,这女人就借口跑到纽约去倒追人家。

    夏子瑜提起裙子,有些心虚的笑了笑:“谢谢子欣姐的提醒。”

    **

    连修肆把她带到休息室,不肖五分钟,他回来时手里多了一个神秘礼盒。

    “我在外面守着,你赶紧把裙子换上。”把礼盒交到她手里,江薇安还没来得及说声谢谢,连修肆转身就走了出去。

    打开礼盒,里面是一条裸色的抹胸长裙,绸缎的面料穿着在身上舒适优雅,束腰处是纯手工刺绣的花纹,裙摆的剪裁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她的身形,后背的V型镂空蕾丝展露着她盈白完美的玉背,隐约间透出一丝诱人的知性美。

    她没有时间去研究这裙子,以最快的时间换好,在清理了下粘在她身上的红酒,等她重新站在他面前时,她已经焕然一新。

    看到这裙子穿在她身上,连修肆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弯起手臂示意道:“我们进去吧。”

    江薇安挽上他的手臂,看着身边的他,问道:“这裙子你是从哪儿找来的?”

    “我买的。”他不假思索的回道。

    “短时间你上哪儿买呀?难道你一早就买好了?”

    连修肆侧脸看向她,瞳孔内倒映出她美丽精致的脸庞,“这裙子是我买来送给一个女人的。”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