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兮 作品

第43章:把你打包送给我

    折腾了一番,护士帮忙推着他到儿童病房去,为了方便守夜照顾他,连修肆特别要了间双人病房,把两个床位都买下。

    等连修肆找到病房过来时,连昊阳已经换上了病号服,吃了些药,手上也接上了点滴,沉沉的睡着了。

    江薇安怕他动静太大,朝他做了个安静的手势,拉着他到门口去说。

    “医生说是急性胃肠炎,都怪我不好,今天带他去小吃街吃了些煎炸食物。”江薇安主动向他认错,这事她的确是责无旁贷。

    连修肆朝床上的小东西瞟了一眼,回头才说:“以后注意些就好。”

    “医生还说,垃圾食品也不要给他吃了,饼干、方便面之类的,尽量减少。

    “我会交代田嫂的,今晚你就先回去休息,我留下来守着他。”看她满脸倦容,这几天肯定为设计图的事没休息好。

    “我没事,还是我留下吧?”昊阳弄成这样都是她的失误,现在叫她回去,她哪里放心得下。

    连修肆没在说话,只是用那凌锐犀利的黑眸盯着她,丝毫不肯退让。

    江薇安知道她说什么都无用,点点头,看了昊阳一眼,就先回去了。

    **

    竖日一早,一夜没睡好的江薇安担心昊阳的病情,一早就起来熬粥给他送去。

    提着保温壶来到病房,小东西早就起来了,昨晚打了针,吃了药,这会可来精神了,在病床上蹦蹦跳跳的看着动画片,好不欢乐。

    “昊阳,我给你带肉沫粥来。”

    小家伙看到她,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没了,闷闷的背过身,似乎是在生她的气。

    江薇安瞧他那皱巴巴的小脸蛋,笑吟吟的上前,试探的问:“怎么了?一大早的谁又惹你生气了?”

    “哼!”小家伙偷瞄了她一眼,对她的话爱理不理的冷哼了一声。

    瞧他好像是在生她的气,江薇安耸耸肩,拎起放在床头柜上的保温瓶,故意说道:“没人理我,看来应该是我走错了病房。”

    说完,她转身就往外走去,只是她还没走到门口,身后的小家伙就耐不住性子了,气呼呼的指责她:“为什么我醒来的时候只有爸爸在,你去哪里了?你难道忘了你答应过我要陪着我的吗?”

    “还有,你来探病,怎么连份礼物都没有?”

    这么听来,好像还真是她做错了?

    江薇安走到他跟前,打开保温壶,“我不在是因为我要回去给你做早餐,你现在病了,可不能再吃外面的食物。”

    “借口,这是借口!”小家伙撅着小嘴,一副高高在上的小模样,但一双麻溜的大眼睛,却总瞄向她手里的东西。

    “那你想怎么样才原谅我呢?”江薇安实在是拿他没辙,虽说他年纪小,可这心思却像个小大人。

    连小胖抬眼看着她,想了想,嘴角带笑的命令道:“把你打包送给我!”

    “送给你,你就原谅我了?”江薇安忍着笑,这孩子说出来的话,真是语出惊人,这些幼稚园可绝对没人会教他。

    “对!”他傲娇的点点头。

    “那好,我愿意,以后我就是昊阳的!”

    “那从现在起,你得天天陪着我,还要给我做好吃的。”他像个小国王似的,双手环胸,现在就开始给她下命令。

    “那我现在已经做好了肉沫粥,你吃不吃呢?”江薇安一副讨好的问,她总算能理解,田嫂为什么总是把他形容成小祖宗了。

    没点耐心,还真是伺候不了他!

    他早就盯上了她手里的保温壶,只是碍于刚才的面子,才忍住不吃,这会他心情大好,哪能抗拒得了美食诱惑呢。

    昨晚又拉又吐,他肚子里的东西早就被清空了,闻到肉碎粥的香味,还没等她盛好,他就着急的催促起来:“小薇,你快点,我饿了。”

    “好了好了,小心烫。”江薇安倒了一碗出来,帮他吹了吹温度,觉得不会烫嘴了,才一口口的喂他吃。

    整整把壶粥吃完了,才算是把他喂饱。

    “昊阳,你爸爸呢?”江薇安从进来到现在都没看到他。

    “谁知道啊,说是出去一会,但到现在都没回来,估计是出去找哪个阿姨约会了吧?”小家伙随口一说,对老爸的事情他才不关心。

    江薇安也没太在意,摸摸他的蘑菇头,叮嘱道:“你乖乖看电视,我出去洗碗。”

    “嗯,你去吧,可千万别迷路了。”小东西人小鬼大,笑呵呵的看着她。

    等她出去了,病房内又活泼乱跳的蹦跶起来……

    可江薇安把保温壶洗好准备回病房,在走廊上看到昊阳的病房门口,站在两名身穿军装的军人。

    连家的背景她是有所耳闻的,看这架势,她估摸着是昊阳的爷爷来了吧。

    那样的场合她不方便进去,转身离开,在包里拿出手机拨给连修肆:“你在哪儿?”

    “病房。”他说的很轻,像是在故意压低声音。

    “刚才我已经喂昊阳吃了两碗粥,另外我看到门口有军人,我想应该是你们家的人来了,我就不方便进去打扰了,你帮我跟昊阳说一声,明天我再来看他。”她边说着边走向停车场。

    连修肆看了一眼精神抖擞的连小胖,柔声的说:“好,我会跟昊阳说的。”

    等挂了电话,连昊阳马上就凑了过来,“爸爸,刚才是不是小薇给你打电话?”

    “嗯,她说不方便进来,就先回去了。”连修肆走到沙发上坐下,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但他越是表现得平静,就越让连夫人看出了破绽,走到他身边坐下,笑说道:“你也真是,人家都已经来了,你怎么不劝她进来让我们瞧瞧呢?”

    “奶奶,是因为你和爷爷在,小薇才不敢进来的!”小家伙脸上不高兴了,躺回床上,用被子裹住自己。

    连首长皱着眉头看向连夫人,责怪她多嘴!

    “昊阳可不能生气,爷爷一早听到你病了,就急着从部队回来看你,难道爷爷还来错了不成?”连战英听到消息可把他急坏了,把会议推迟,急忙的赶来。

    连夫人讪讪的笑了下,也上前围在他身边,拉了拉被子,可她越拉,他就越往里拽。

    “唉,我的孙子不喜欢我了,这可怎么办才好?”连夫人说着说着,又开始作戏了。

    坐在沙发上的连修肆可没心情看他们两老一少玩这些,起身欲要出门去。

    看他要走,连战英突然想到什么,忙叫住他:“你等会,我有话跟你说。”

    连修肆停住脚步,转身朝父亲看去。

    “今晚项家那边摆寿宴,本来打算是我和你妈去的,但是部队忙着准备军事演习的事情,我实在是走不开,昊阳这也得有人守着,所有你就代表我们家去吧!”连战英思虑再三,如果他们连家没有一个人去的话,这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连修肆一向不爱参加宴会,但这次的情况有些特殊,思考了片刻,他点头应道:“好,我会去的。”

    **

    傍晚六点.皇庭花园酒店

    江薇安挽着江煜东的手走进了酒店八楼的宴会场。

    虽然江家和项家没有任何往来,但薇安的奶奶再生时和项老太是老姐妹,这次大寿,项老太让儿子也发了份邀请函给江家。

    江薇安今晚盛装出席,身穿一袭香槟色的抹胸长裙,流光的颜色衬出肌肤的粉嫩,腰间的褶皱流畅的抓出一朵盛开的玫瑰花,鬼斧神工的剪裁恰到好处,将她那玲珑有致的展现得淋漓极致。

    一头乌亮的长发,用一枚别致的水晶夹固定盘起,眉眼如画的精致五官略加修饰略,搭配着身上的香槟色礼服,既优雅,又出落得款款动人。

    江煜东还是一套比较保守的黑色西装,带着她走进宴会场,跟一些比较熟识老朋友打招呼。

    托陆氏的福,江薇安在圈子里也算是有些知名度,但许多人都不知道她是江煜东的女儿,只知道她是陆氏的首席设计师,G市最年轻,且最有潜力的一匹黑马!

    “原来薇安是江董的千金,难怪陆氏那边放出消息,说你已经辞职了,是不是打算回鼎丰帮接管家业了?”一名不知内情的董事开玩笑的向她问道。

    江薇安看了看身边的父亲,看他脸色如常,笑了笑,回应道:“李总见笑了,鼎丰是做珠宝生意,而我擅长的是建筑设计,这两者之间的距离完全不在一条线上。”

    “哈哈,只要你有心,无论是珠宝还是建筑,我都相信你会做得很好!”被称之为李总的男子只顾着称赞她,完全没发觉江煜东的脸越来越难看。

    等他们父女俩走开,身边的人才提醒他,江薇安是前妻生的女儿,离婚后一直跟着前妻生活……

    但李总却不以为然的笑着说,“换了是我有个这么优秀的女儿,我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我看这江煜东也是个没眼光的人。”

    “小薇……”正在无聊之际,霍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回头看去,只见他手里抱着一个胖乎乎的孩子,大约一岁左右,浑身白嫩嫩的,还留着口水,眨巴眨巴大眼睛,水灵灵的,特别的招人喜欢。

    “你怎么抱着一个婴儿在这?难不成是你的吧?”她脑洞大开的看了他一眼,视线就全凝聚在小婴儿身上了。

    霍光甩给她一记宇宙无敌大白眼,黑着脸说:“你看这小子胖成这样,有可能是我的种吗?”

    江薇安低头,好像真的是在观察这孩子的长相,再抬头看看他对比,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我觉得……”

    “怎样?”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