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兮 作品

第40章:可别吓跑了儿媳妇

    公寓楼下,江薇安提着文件袋从马路对面跑过来,看到楼下一名约五十岁左右,穿着优雅的贵夫人徘徊在那,忍不住上前询问道:“夫人,您是不是有什么急事?”

    “丫头,你是住在这的吗?”连夫人打量了她一眼,视线定格在她这张有些熟悉的漂亮脸蛋上。

    江薇安点点头,“是的,我住这,您是来找人的吗?”

    连夫人久久的看着她,越看越像,心里那个美得,但碍于不能表露身份,她只能继续演戏,“是啊,我来找一位老朋友,就是不知道她还有没有住在这?”

    “那您的朋友叫什么名字,住哪一家,我带您上去找她。”江薇安真以为她是来找老朋友的,热心的带她上楼。

    连夫人这次可是有备而来的,脱口而出的说道:“她姓林,是我一个老姐妹,大概七八年前住在602公寓的,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

    “602?那是我家。”江薇安讪讪的笑了笑。

    “你家?”连夫人故意装作一副吃惊的模样。

    “对啊,我妈在五年前买下的这套房子,您说的林阿姨,有可能是上一任房主。”江薇安想了想,觉得这是唯一的可能性。

    两人闲聊着,连夫人跟着她一起走出电梯来到六楼,装作一副好像故地重游似的。

    江薇安看她虽然一身华丽,但是谈话间觉得她很友善,就主动的向她邀请:“夫人,要不您上我那坐坐?”

    “方便吗?会不会打扰到你和你母亲?”

    “我妈妈出国了,暂时现在就我自己一个人住,偶尔会有闺蜜来陪陪我。”

    “那好,谢谢你了丫头。”连夫人笑容满面,没想到这丫头倒还挺实在的。

    江薇安毫无戒心的领着她回了家,给她拿鞋,倒水,热情的招呼着。

    连夫人满意得连连点头,瞧着这公寓虽然不大,标准的两室一厅,但装修布置得倒是不错,文艺,素雅,一看就是个有品味,有教养的好孩子。

    江薇安看她在房子里四周转了转,以为她是念旧,想找点过去的回忆,也没多心想。

    “丫头,你妈妈是做什么的?怎么出国把你一个人丢在国内?”连夫人转悠完了,刚坐下,就开始忍不住对她念叨起来。

    江薇安放好文件,洗了些水果端过来陪她坐下,“我妈妈年轻那会是芭蕾舞舞者,后来跟我爸分开,因为要花时间照顾我,就开了间舞蹈室,做起了老师。前几年她认识了我继父,就跟他一起去了法国,我自己不想去,所以坚持留在国内。”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勾起你的伤心事的。”连夫人一脸歉意,在她看来,父母离异这种事情在每个孩子的心里,都是一种伤害。

    江薇安大方的笑了笑,“没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何况我妈妈和我现在都过得很幸福。”

    “这就好,不过你为什么不愿意去法国呢?”出国留学或定居在如今对许多人而言,都等于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其实我也说不上为什么,就只是很单纯的想留在国内,或许等过几年我会改变主意也说不定。”

    “那你现在是做什么工作?”连夫人又问。

    提起这个,江薇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建筑设计师,不过几个月前刚刚辞职了。”

    “建筑设计师,这可是个好工作啊,刚才听说你母亲是跳芭蕾的,我还以为你继承了母亲的衣钵呢。”

    “让您见笑了,说来也奇怪,我从小就不喜欢跳舞,倒是对钢琴和画画有些兴趣,所以我妈妈也没有强求我,让我自己选择自己的兴趣。”不知不觉,江薇安觉得跟她聊得挺投缘的。

    “丫头,我想问问你,你有没有男朋友?”

    江薇安有些吃惊的看着她,心想着,这夫人不会是想要给她介绍对象吧?

    “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她小小的撒了一个谎。

    “真是呀,这太好了!”一时没控制住,连夫人笑得喜逐颜开,完全忘了掩饰自己。

    “太好了?”江薇安有些愣住了。

    她的异常兴奋倒是让她一头雾水,回想起来,这位夫人好像一句都没有问到关于这房子以前的事情,一直都在打听她的家世?

    连夫人看她好像对自己好像有些怀疑,赶紧收敛了下脸上的笑容,讪讪的说:“我刚才是说像你这么优秀的有男朋友很好,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

    “啊?”这话让江薇安又是一愣。

    “我是问你跟你男朋友什么时候结婚?”这话刚说完,连夫人貌似也觉得自己太多管闲事了,马上又补充道:“我有个儿子,今年34了,之前离过婚还有个5岁大的儿子,但都离婚四年多了,怎么说也得给儿子找个妈妈不是,可是我那儿子不争气拖到现在,好不容易现在找了个对象,却也不肯带回家给我们瞧瞧,真是糟心啊!”

    “夫人您是急了吧?”江薇安听她这么一说,就知道她什么意思了。

    “那可不是,都34了,所以丫头你要是觉得男朋友不错,也别拖着,赶紧的把事办了。”连夫人这话中带话,自个是越说越着急了。

    江薇安有些尴尬的点点头。

    结婚?她现在连男朋友都没有,跟谁结婚?

    念念叨叨的跟她聊了大半个小时,连夫人看看时间,也不早了,怕自己再聊下去露出马脚,儿子找她算账是小,吓跑了儿媳妇这才是大事!

    一番告别后,连夫人前脚刚离开公寓,就迫不及待的给丈夫打电话。

    “什么事,你不知道我今天在部队吗?”电话那头传来连首长中气十足的嗓音。

    “在部队怎么了?在部队就不能打电话给你了?我告诉你,我儿子的婚事比什么都重要!”连夫人也不是省油的灯,一点都不怕他。

    连战英也是没辙,顿了顿,问道:“你是不是跑去看那丫头了?你可别热情过度,把人吓跑了,那你儿子就等着打光混吧!”

    “呸!连战英,你是几个意思?”连夫人火了,直接揪住他的名字脱口而出,可半点没给他留面子。

    “我能有什么意思?无非就想提醒你,儿子好不容易看上这么个丫头,再被你吓跑了,那以后真可就不好说了。”连首长在外面面前一副雄赳赳的模样,但在连夫人面前,就是雄气不起来。

    这话倒是让连夫人听进去了,以前娶苏颜,儿子也是不同意,最后碍于老爷子病重,才勉强答应的,最后还是闹得离婚收场。

    前天晚上要不是她看到昊阳书包里藏着的那张小照片,她还不知道儿子这回真找着个对眼缘的,想到照片上三人的合影,她就梦想着有一天会成为现实。

    “我就是怕我控制不住,所以没敢聊太多,就基本打听了下她家的家里情况。”

    “那你打听到什么?”连首长表面上看着爱理不理,但实际对儿子的婚事也紧张得很。

    连夫人话锋一转,故意挖苦他:“你刚才不是还很威风的吗?想知道,你自己派人去查。”

    “你这人真是……”

    连夫人听他那声音,就知道他这会心痒痒得难受,却偏偏不告诉他!

    **

    秋,午后的阳光暖暖的。

    江薇安连续几天都埋头于影视城的设计图上,今天总算是完成了。

    看着设计图上那富有浓厚中国古典气息的设计,她满意的将设计图卷起来,站起身舒展了四肢,看看窗外的天气,最适合出去散步了。

    “铃……”今天一整天都没响过的手机,迎来了第一通来电。

    看了看显示屏幕,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正在她犹豫着要不要接的时候,电话那端就提前挂断了。

    “骚扰电话吧?”这是江薇安的第一直觉。

    “铃……”

    手机还没放下,她所猜测的骚扰电话又响了起来。

    这次她迅速划拨了接听,“喂,哪位?”

    “你好江小姐,我是夏子瑜,我们见过面,不知道你对我还有没有印象?”电话那端是一道甜美问题的声音。

    这个声音很熟悉,江薇安在脑子里搜索了一遍,一张漂亮的面容瞬间浮现在她眼前。

    “你好夏小姐,我当然记得你,不过你找我,不知道有什么事呢?”她跟她好像没什么交情,也没有什么可以来往的理由。

    “是有点事,不过你能不能出来跟我坐坐喝杯咖啡,我想跟你慢慢聊。”

    江薇安想了想,应道:“好吧,那我们在哪见面?”

    “半岛餐厅,我等你。”

    看了看时间,她爽快的说:“好,我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到。”

    挂断电话,江薇安马上换衣服出门,只是她很好奇,夏子瑜会有什么事情找她谈?

    半个小时后……

    江薇安来到半岛餐厅,在一个靠窗的位置找到了她。

    “不好意思,我好像迟到了。”江薇安看她的咖啡都快喝完了,以为是自己来晚了。

    夏子瑜温柔的笑说道:“我刚才就在附近,走几步就到了,所以来得比较早而已。”

    “小姐,请问您要喝点什么?”服务员走了过来礼貌的询问。

    “一杯咖啡少糖,谢谢。”

    “好的,请稍等。”

    等服务员离开,江薇安正色的看向她:“夏小姐今天找我出来,不知道是想跟我谈什么事呢?”

    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她,夏子瑜不得不承认,她的确也是个美人,比起她那个只会缠着景灏闹自杀的妹妹,的确的要出彩。

    难怪她会陪在景灏身边整整三年,从而取代了自己在景灏心底的位置。

    “其实我今天找你不是我个人的私事,而是为了我们家景灏来的,相信你应该知道我跟景灏的关系吧?”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