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兮 作品

第39章:他,肾不好……

    等他们的身影彻底消失了,江薇安一把甩开滕焱的手,不过这次的确是他帮她解围的,她的态度自然也不好太硬。

    “这次谢谢表哥了。”虽然有些不情愿,但她还是说出了口。

    滕焱勾起嘴角,好看的丹凤眼故意靠近打量她,“我们家薇安最近是越发的漂亮了,有了连修肆的滋润,整个人看起来都不一样了,还学会了懂礼貌。”

    “表哥,你说话能有点口福不,小心我去告你一状!”白雪一把推开他,瞧他那一肚子坏水的闷骚样,真是醉了。

    滕焱双手环胸,理直气壮的朝她大大的一个冷哼,“哼——有本事你去,下次要是再遇到这些破事,我可就当不认识你们这些臭丫头!”

    三人面面相觑,拖着小手就往出口走去,不过没走几步,白雪就回头看向他:“表哥,你好人做到底,我们还没买单,就交给你了!”

    “臭丫头,你们给我回来!”滕焱气得大声朝她们嚷嚷,帮了她们一把不说,还得帮她们擦屁股买单,这年头真是好心没好报。

    此时这三个没心没肺的小伙伴,已经在他的吼声中离开了俱乐部……

    另一边,陆景灏等人回到包房后,一直坐在那喝酒,一杯接一杯,不管她怎么问,他都不肯透露半个字。

    而在他的眼神中,她看到了一份执着和坚持,但是这份执着和坚持的对象却不在是她。

    “子瑜姐,我刚才跟在景哥哥后面看到他硬是要拉着江薇安那个女人走,所以她的朋友才跟景哥哥发生了冲突。”看到她闷闷不乐,于莎莎把自己刚才看到的告诉她。

    “江薇安……”她默念着这个名字,原来从一开始,就是她搞错了。

    她的对手不是江若曦,而是陪在景灏身边3年的江薇安。

    而那天在医院,她还看到连修肆也跟她在一起,甚至两人是一起离开的……

    ———

    天堃大厦

    一辆银色法拉利出现在大厦外,霍光今天一身千鸟格条纹西装,带着蛤蟆眼镜,下车后完全吸引了过往的女性,就连大厦内正在工作的女职员,都忍不住要多看他几眼。

    “宝贝,我们到了。”他今天可是护花使者,走副驾驶,打开车门,牵着她的手下车。

    初秋的早晨有点凉,江薇安今天换上了一套水粉色连衣裙,在外面还搭配了一件白色小西装外套,特意还化了一个清爽的裸妆,让自己的气色和状态都达到最佳。

    有霍光这尊大佛开路,从他们踏进天堃大厦开始,大家都对她的身份议论纷纷。

    有人说她是霍光是新欢,另外有些知道她身份的人,都纷纷猜测,她是天堃新聘请回来的设计总监!

    在霍光的带领下,两人乘坐VIP电梯直达顶楼的总裁办公室。

    自天堃大厦建成后,她还是第一次来,这里高大宏伟,每一处设计都别出心裁,不愧是G市的地标性建筑。

    走出电梯,许楠已经等候多时,像是迎接贵客似的,亲自接待领着她走进总裁办公室。

    秘书室的几名资深的秘书看到这阵仗,都纷纷互相对看谈论起来:“刚才那女的好像之前是陆氏的首席设计师,难道是要跳槽过来吗?”

    “不会吧?我曾经在陆氏呆过大半年,她跟陆氏的总经理是一对呢,听说在一起好多年了。”

    “咳!这有什么,他们又没结婚,何况我们连总也不差,要真是跟陆氏的总经理比,那绝对要胜过千百倍的呢。”女人娇羞的说着,想到连总那张冷酷又带着霸气的俊颜,她的小心脏就忍不住加快了跳动。

    “你就犯花痴吧,连总都不喜欢女人的。”一名年纪稍大的女人坐回自己位置上,一脸淡然的说。

    “我呸,你从哪听来的?”刚才娇羞的女人可不淡定了,人家连总孩子都有了,怎么可能是GAY呢。

    此时,许楠从办公室里出来,听到秘书室内叽叽喳喳的声音,走过去敲了敲门,怒瞪了她们一眼。

    顿时,秘书室内马上一片寂静,只能听到键盘敲击的声音。

    而办公室内,江薇安真仔细看着他给的文件,都是一些关于项目用地和周围的环境,利于她创作。

    “我有多少时间来设计?”将文件合上,江薇安严肃的看向连修肆。

    “最多一个星期!”连修肆靠坐在真皮沙发上,此刻的他,呈现出的是一副严谨的工作状态。

    “好,如果我有不明白的地方,我会在联系你,这些资料我想拿回去慢慢看。”她并不打算这一个星期都呆着这里。

    连修肆沉默的想了想,随即回道:“可以,但基本原则相信你应该了解。”

    “当然!既然我答应帮你完成这个项目,那么关于这个项目的任何资料,我都绝对不会对外泄露,这点请你放心。”这是她的工作,她自然了解这所有的法则。

    连修肆满意的点头,朝她伸出右手,“我对你很有信心,提前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江薇安没有博他这个面子,伸手回应他,但却纠正了他一点语病,“我们不是合作,我只是念在你和霍光的父亲曾经都帮过我的份上,还给你一个人情而已。”

    连修肆深邃发亮的黑眸紧盯着她,嘴角蠕动的说,“你还真是个特别的女人。”

    江薇安“不,我并不特别,我只是不喜欢欠下人情债而已!”

    两人紧握的手此刻还紧紧相连,在霍光的眼里看来,那绝对暗藏着浓浓的激情……

    为了不做电灯泡,他很是识相的悄悄溜出办公室,泡在秘书室谈笑风生。

    不过江薇安可没给他多少时间,约莫过了十分钟,她就抱着两个文件夹走了出来。

    “小薇,你怎么那么快就出来了,我还以为你会很四哥……”霍光一脸失望的陪着她走进电梯离开,意有所指的说。

    江薇安打量着今天穿得格外骚包的霍光,义正言辞的说:“以为什么?我告诉你啊,这里可是公司,我们只谈公事!”

    霍光讪讪的叹了口气,听她那语气,好像还是他多管闲事了。

    两人前脚刚走,后脚不过半个小时,一位不速之客紧随其后的也来到连修肆的办公室。

    “找我有事?”连修肆埋在一堆文件中,连头都没抬一下。

    夏子瑜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看着身前这个坐拥亿万身家的完美男人,心底一阵自嘲。

    四年前的一面之缘,她毅然放弃了跟景灏那段不伦的地下情,决绝的前往纽约留学,目的就是要成为连修肆的女人。

    可她花了三年的时间,都没令他正眼的瞧她一眼,而这几年,他身边也从来没有过任何女人,就连他身边的助理,都是男性。

    这种现象不免让她觉得有一丝不对劲?

    在多方调查后,她发现连修肆每个月都要找纽约的名医乔治医生,她故意收买了乔治医生的助手,在他的口中,她才知道原来连修肆因为工作量过大,经常熬夜喝酒,早就患上肾病,性能力方面早就不行了!

    难怪他身边没有女性。

    难怪她花了三年的时间各种接近诱惑他,他都无动于衷。

    原来是因为他根本早就丧失了男人的性能力!

    或许他的前妻,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跟他离婚的。

    收回自己的思绪,夏子瑜在脑子里整理了下自己来的目的,少许,甜美温柔的声音缓缓响起:“你回国都大半年了吧?身体最近还好吗?”

    她的问题让连修肆脸色一僵,放下手里的钢笔,神情凝重的抬头看着她:“你知道的事似乎还真不少呢。”

    他刚才的反应夏子瑜可是没有错过分毫,抿嘴笑了笑,说道:“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这也不是多大的机密。”

    连修肆靠坐在椅上,一双犀利黝黑的眸子紧盯着这位不速之客,“像子瑜小姐这样的美人,应该每天都很忙才对,怎么突然想到来我这坐坐呢?”

    “做不成情人,但好歹我们也能算得上是世交朋友吧,身为朋友来坐坐,难道就不行吗?”她故作娇柔的看向他,当年就是他那张近乎完美的俊颜,令她狠心的抛下了景灏。

    连修肆轻蔑的笑了笑,“在我看来,子瑜小姐一向都是很直率的人,怎么今天反而跟我兜起了圈子?”

    夏子瑜那张漂亮精致的脸微闪过一丝僵硬,但很快便被她的微笑掩盖。

    “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说了?”

    连修肆点头,他倒是想知道她今天的来意是什么?

    “我想知道,你和江薇安是什么关系?那天我在医院看到她在你身边,你们甚至还是一起离开的。”夏子没有隐瞒,她已经将目标对准了江薇安。

    连修肆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没想到她上来找他,是因为薇安?

    “我和她的关系很简单,四个字就能形容。”

    “哪四个字?”夏子瑜好奇的问。

    “合作伙伴!”

    “合作伙伴?”夏子瑜对他这四个字有些不太明白。

    连修肆打开大班桌的抽屉,拿出一支古巴雪茄,点燃后吸了一口,随之吐出云烟,一脸惬意的说,“她是建筑设计师,我们合作当然是公事。”

    “原来是这样……”

    “怎么子瑜小姐对她好像很感兴趣?”

    夏子瑜美眸转动,温柔的说:“她以前可是陆氏的首席设计师,几个月前突然就辞职了,那天在医院看到你们一起,我不过是好奇,她是不是被天堃挖走了而已。”

    “哦,是吗?”连修肆精锐的目光直射向她。

    他的目光好似能将人心看透,让夏子瑜下意识的微微挪开视线,似乎是在掩饰些什么。

    “连先生可不要想多了。”红唇轻启,她知道她在连修肆这里绝对不会得到她想要的答案。

    不想浪费自己的时间听他说这些无用的话,寒暄几句后,她便离开了。

    连修肆的冷眸一凝,这个女人还真是用心良苦呢!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