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兮 作品

第38章:他接近你另有目的

    晚上夜巴黎

    夜巴黎是G市最大最奢华的私人俱乐部,这里实行会员制,里面的安保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到位,是一些富甲名流政客经常流连的地方。

    陆景灏今晚把这里最大的包间包了下来,可以同时容纳上百人,为庆祝夏子瑜回国开派对。

    夏子瑜作为今晚的主角,自然是精心打扮了一番,一身性感深V大红长裙,葡萄红的大波浪卷发拨弄在一侧,露出性感白皙的香肩,妆容精致,搭配上钻石的点缀,让她成为今晚的唯一点亮。

    “干杯!”包房内,所有人一起高呼举杯。

    夏子瑜一身红裙出落得像女王那般的高贵,但面露娇羞的一直坐在陆景灏的身边,俨然她是王后,而他,就是她的王。

    “子瑜姐,你不要一直陪着景灏,也过来跟我们唱首歌呀?”一群好友叽叽喳喳的开始对她抱怨起来。

    夏子瑜故意看向陆景灏,试图从他的眼中读取到他的意思。

    不过陆景灏却没有她所想的那般小心眼,不——应该是说,现在的他根本不像四年前那般对她用着浓浓的占有欲。

    “你去玩吧,不用陪我,我和天扬正好有话要聊。”

    夏子瑜牵强的笑着,还记得以前的他,根本不让她跟别的男人走得太近,但如今……

    等她离开,坐在他身边的宋天扬摇晃了下手里的酒杯,问道:“子瑜现在回来了,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陆景灏一脸疑惑的反问道。

    宋天扬一口喝下杯中的红酒,严肃的看着他:“难道你不打算跟子瑜重新开始吗?”

    陆景灏的目光朝夏子瑜看去,她美丽大方,在圈子里可谓俘获了不少男人的心。

    四年前她的离开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创伤,他好不容易走出了她的阴影,她却在这时又回来了。

    可是四年的时间足以改变一个人的一切,他也不例外。

    “景灏,景灏,我在外面看到你女朋友了!”在他沉思之际,许世杰突然跑了进来。

    陆景灏有些没明白他的话,问道:“我女朋友,谁?”

    许世杰眉头一皱,一脸不爽:“除了你家薇安,你难道在外面还有别的女朋友吗?”

    放下酒杯,陆景灏在听到薇安的名字后,第一时间离开了位置。

    正在那边唱歌的夏子瑜看他神色匆忙的离开,也想追出去,但好友的牵制,让她寸步难行,只得给于莎莎使个眼色,让她追出去看看。

    陆景灏在大厅环视了一圈,终于在吧台找到了她。

    今晚米露突然给她们打电话,说是要出来散散心,这才刚见面,就一个劲的当着她们俩吐苦水。

    原来她最近搞得跟神秘失踪似的,就是被米妈妈关在家里面壁思过。

    这原因嘛,就是上次家里安排她跟一海龟男去相亲,结果她把自己打扮得跟丑女无敌有得一拼,吓得人家男方拔腿就跑。

    “唉,我说那你幼稚园那边的工作呢?”

    米露一口闷的喝下一杯鸡尾酒,悻悻的说:“别提了,我正堵着呢,好不容易才托关系进去的,就因为这点事害我没去上班,人家把我给辞退了。”

    白雪搭上她的肩安慰道:“那工作本来就不适合你,要不你跟我一起上我爸律师行上班去?”

    “噗——”

    江薇安突然一口喷的喷出一口酒,忍着笑意调侃白雪:“你去律师楼上班?这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白雪拉长了一张脸,不服气的问:“薇安,你这话是几个意思?”

    江薇安拿纸巾擦了擦嘴,跟米露打了个眼色后说道:“我们大学毕业3年了,从大四那年开始,你就说要去你爸律师行上班,可说了4年都没见你上去过几次。”

    “哈哈哈……”一旁的米露听着就忍不住笑起来。

    “喂,你俩这是在小看我吗?”白雪不高兴了,翘着二郎腿嘟着嘴。

    瞧她吃味了,江薇安忙凑到她身边,“哪敢小看你,我们三个人就属你最厉害最聪明,不过关于你去工作的事,以后就别提了,乖~”

    聊得正开心时,米露不经意的看到一个不速之客朝她们走来,忙拍了拍身边的白雪,“喂,别聊了,陆景灏来了。”

    “陆景灏?”其余两人异口同声的看向米露,再朝她视线的方向看去。

    十步之遥,陆景灏已经靠近,江薇安等人起身欲要离开,可没走几步,就被陆景灏从身后一把拽住她的手臂。

    “薇安,你别走,我有话想单独跟你说。”他完全不顾旁人在场,眼里只看得见她。

    江薇安想甩开他的手,却不料他越抓越紧。

    “喂,姓陆的,你赶紧放手,撒野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白雪上前帮忙,她最看不惯像他这种没品的男人。

    “你给我闭嘴,我和薇安的事,你没资格发表意见!”陆景灏甩给她一个愤恨的眼神,完全不把白雪放在眼里。

    “我没资格?我告诉你姓陆的,像你这样的种马,当初薇安是被你蒙骗了才会选择你!现在,你以为你还有几斤几两重,薇安身边早就已经有了连修肆,你还是趁早滚蛋吧你!”白雪也是气急了,没轻没重的脱口而出。

    她的话明显是激怒了陆景灏,眉头一拧,瞳孔放大的瞪着江薇安问:“她说的是不是真的?你真的跟连修肆在一起?”

    “我们已经分手,三个月前我也从你公司离职了,于公于私,你现在没有任何资格来质问我的私事!”看着大厅周围看热闹的人,江薇安觉得格外丢人,说话的语气也格外硬气。

    虽然没有承认,但她的话让陆景灏听来就是掩盖他们之间的关系,让他的心好像被刀割般的难受。

    “薇安,离连修肆远点,他不是你表面看到的那种普通商人,更不是你能轻易驾驭得了的人!”

    江薇安一阵冷笑:“你这话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薇安,你要相信我?他真的不是好人,甚至故意接近你的目的也不单纯!”他眼中迸射出一股正气,似乎只有他,才能保护得了薇安。

    “薇安之前就是太相信你,结果呢,你却跟她妹妹搞上了床,连孩子都怀上了!说到底,最不值得信任的人是你吧?”白雪找到机会就插针,绝对不给他半点机会讨好薇安。

    “我……我……”

    每每这件事情被提起,陆景灏总会被逼得节节败退。

    “怎么回事,都在看什么热闹?”

    这时,一身红衬衫加白西裤骚包得不能再骚包的滕焱走了过来,瞧见这阵仗,笑眯眯的朝白雪等人走去。

    “表哥……”三人异口同声的朝他喊道,这可是史无前例的。

    江薇安趁着他松懈之际,朝他手臂上用力一咬!

    “啊,薇安,你……”呼疼的手一松,江薇安就趁机逃脱,躲到滕焱身边去。

    过去她们总跟滕焱过不去,动不动就冷嘲热讽,上次闹得最大的,就是滕焱气得找人绑架江薇安,谁知会弄巧成拙。

    不过关键时候,白雪知道表哥还是会站在她们这边的!

    “表哥,你看这个姓陆的又来纠缠薇安,刚才还骂我,让我闭嘴!”白雪撒娇状的挽住他的胳膊,指着陆景灏先告状。

    滕焱打量了下她们,又看向陆景灏,“陆大少,这是怎么回事啊?大庭广众之下这样纠缠,貌似不太好看吧?”

    “这是我和薇安之间的事情,我看你还是别插手,带着你表妹赶紧走!”陆景灏可不买他的账,他今天一定要跟薇安把话说清楚了。

    这么嚣张,滕焱也有些不高兴了,本来就不喜欢这小子,感情是想跟他杠上了。

    “刚才你也听到,这三个丫头都叫我表哥,表妹都被欺负了,我这个做表哥的怎么能走呢?”说话间,滕焱给白雪丢了个眼色。

    兄妹俩也算是心有灵犀,白雪马上转身跑去他平时常包的那间包间去叫人来帮忙,看那个姓陆的还能怎么着。

    不过两人还没怎么着,夏子瑜就已经先行一步的过来了。

    “这不是焱少吗?我这会正在开派对,赏不赏脸进来一起喝一杯?”夏子瑜风情万种的走到陆景灏身边,也不避忌,直接就挽上他的手臂。

    “不必了,怕是我去的话,陆少会不太高兴呢。”面对美女的邀请,滕焱一向都来之不拒,但是今天的情况却有些特殊。

    他那双细长的丹凤眼,一直流连在夏子瑜那身火红色的深V连衣裙上,这个女人,美则美,但可惜心机太深,有时候连他都有些看不透她。

    陆景灏不说话,视线一直看着他身边的江薇安,完全不把滕焱放在眼里。

    几句话的时间,白雪带着七八个男人围了过来,俱乐部经理看这阵仗,怕是要打架闹事,但是带头的两位都是惹不起的人物,只好又锁了回去,当做什么都没看见。

    于莎莎见他们这边势单力薄,刚想回去叫人,就被夏子瑜拉住,刻意的说:“既然焱少不肯赏脸,那我也不勉强,我们这一大波人围在这只怕是影响不好,如果没什么特别的事,大家就散了吧。”

    “我倒是没什么特别的事,就不知道陆少还有没有事了?”滕焱左右看了看身边的江薇安和白雪,一手抱着一个,像是在故意向陆景灏挑衅。

    夏子瑜挽住他的手,下意识拽了拽他,低语道:“大厅这么多眼睛看着,大家在闹下去,对谁都没好处。”

    陆景灏沉默……

    等他稍微冷静了一会后,带着夏子瑜先行离开。

    看他们走了,滕焱这边发出一阵阵唏嘘声。

    走在最后面的于莎莎最受不了这种窝囊气,临走前看向江薇安,一切都是这个女人挑起的,走着瞧!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