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兮 作品

第37章:连先生,你理智点

    “啊——”

    一声尖叫,连修肆那张无限放大的脸蓦然出现在她眼前,此时的两人姿势暧昧的抱在一起,尤其是薄被下她未穿寸屡的双腿,正大胆的缠在连修肆的大腿上。

    “别叫了,要是这回再把警察引来,可就没什么好解释了。”连修肆低头逼近她,看着她又气又急的表情,邪佞的一笑,趁其不备,薄唇在她的脸颊轻扫而过。

    “连修肆,你走开!”她的脸颊已经被他撩拨得发烫,轻咬下唇,推开他下床。

    可薄被下还缠绕在一起的双腿,让她又重新回到他的怀里。

    ……

    沉重粗犷的鼻息喷洒在她的脸颊上,她微微侧脸,故意避开他的靠近:“连先生,你理智点好不好?”

    连修肆在她的耳蜗处轻吐了口热气,轻啄了下她的脸颊,反问道:“怎么,你觉得我现在不够理智吗?”

    “你现在的行为,让我很反感。”她强行将薄被下缠绕在一起的双腿抽出,挣扎着要离开。

    连修肆看准她的心思,一个反手,将她反压,眼角冷沉的说:“如果我不够理智,昨晚我就会趁你睡觉的时候,强要了你!”

    “叮咚——叮咚——”

    门外突然响起了门铃声,打断了他们的晨间游戏。

    连修肆怔怔的看了她好一会,才依依不舍的松开她下床,从窗户看下去,来人竟然是霍光!

    今天的他,破天荒头一次看他这么早起来,许是为了昨晚江薇安生他的气,一早来负荆请罪的吧?

    “快换好衣服,霍光来了。”回头看着穿着如此性感的江薇安,连修肆有种想掐死霍光的冲动。

    听到霍光的名字,江薇安一刻也不敢耽误,马上跑进浴室换上自己的衣服……

    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

    足足等了十分钟,两人才先后下楼。

    霍光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子暧昧的气息,坏笑的看向连修肆,似乎在问——“四哥,你们昨晚是不是双休了?”

    江薇安今早表现得有些异常,似乎是在刻意躲避霍光的眼神。

    他们俩虽然不说,但像他这样的情场老手,早就在他们的一举一动中察觉到了猫腻!

    三人一起用过早餐后,那边贺丰的电话就打来了,才一个晚上,警方那边就有结果。

    她的车在车头根本扫描不到女人的任何指纹或者纤维,最重要的一点,警方提取了资料,证实那名孕妇是一名有案底的专业撞车党。

    只是没想到,她现在挺着个大肚子也敢出来,不过算她不走运,偏偏选中了江薇安,反而把自己又搭进去了。

    连修肆回房间换衣服,答应等会陪她去警局取车。

    趁着这点时间,霍光一个劲的讨好她,表面上像是为了昨晚的事情道歉,实际上他话中有话,连江薇安都听出来了。

    “给你五分钟,有话就直说,”

    霍光痞痞的笑了笑,坐到她身边:“听说你拒绝了去天堃上班,这可是多少人都梦寐以求的机会,你怎么就不开窍呢?”

    江薇安若有所思的看向他:“是他让你来做说客的?”

    “没有……”霍光急忙解释:“之前我上公司找四哥吃饭,看他在办公室把设计总监骂得灰头土脸的,一问才知道,原来天堃最近在启动一个影视城的项目,但是那些设计师都是留洋回来的,对中国元素一窍不通,这不,昨天才炒了设计总监。”

    “原来影视城的项目被天堃拿下了?”她还没离职陆氏之前,这个项目的招标就已经启动,没想到最后还是被天堃拿下了。

    “你也知道这个项目吗?”

    江薇安点点头:“大概知道一点,不过我三个月就辞职了,就没有在留意。”

    “你看啊,四哥对你也算不错,现在四哥的公司出了点小麻烦,正巧这个又是你最拿手的,你看能不能……”他的后话没有说明,但明白人一听就懂。

    江薇安下意识的朝楼上看去,沉默了一会,似乎是在多方考虑。

    霍光见这事有戏,狗腿的起身站在她身后,主动帮她按摩肩颈,“只要你肯帮这个忙,我霍光就算是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有需要我的地方,随传随到。”

    “好吧,这事我答应了。另外随传随到就不用了,只要别打我们家白雪的坏主意就成!”

    这话他就不爱听了,故意加重的手上的力道:“瞧你说这话,我和小雪是正经八百的交朋友,你不要侮辱我们的友谊!”

    肩上的微疼让江薇安使劲朝他的手拍了下,威胁道:“你想疼死啊?我要是胳膊不灵活,可画不出图纸额!”

    下一秒,这画风一转,霍光故意发出细尖的声音环绕在她耳边:“小主,这力道合适不?”

    江薇安乐在其中的感受了下,“嗯,勉强还行……”

    “那我明天陪小主上公司去,您看成吗?”

    “明天上午十点,公司门口见。”

    “不见不散……”

    ———

    市立医院

    在好友于莎莎的陪同下,夏子瑜亲自来了趟医院,等着沈怡和看护都离开之际,她才进去。

    江若曦还是那副毫无生气的模样,看到她们进来,心中一惊,以为她们是陆景灏在外面的女人,情绪一下就激动起来。

    “你们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们,滚……”

    “江小姐,你是不是对我们有什么误会?”

    “误会,你们难道不是景灏身边的女人吗?”江若曦说着,视线落在于莎莎身上,“我认识你,你是景灏的朋友。”

    于莎莎不想靠近她,一副高傲的姿态说道:“我们是代表景哥哥来看你的。”

    “那为什么他不自己来?”紧紧揪住被子,有谁知道,她心里有多思念他。

    “景哥哥要工作,哪像你这个闲人这么得空,要是他什么都不做,你以为你手里那笔钱从哪来的?”于莎莎一直都很讨厌江家那姐妹俩,对江若曦更是不放在眼里。

    “我不要他的钱,求求你,让他来看看我好不好?”说着,她勉强的坐起来想拉住她,可距离太远,她够不着。

    “看你?你现在连孩子都没了,来了又有什么意义!”

    “莎莎,别说了!”夏子瑜及时阻止她那伤人的言论,她今天来的目的可不是要江若曦难堪的。

    她的呵斥让于莎莎果真不说话了,江若曦看着这个穿粉色连衣裙的女人,心中一直在猜想,她到底是谁?

    夏子瑜看出她的疑虑,优雅的坐下,向她自我介绍:“我叫夏子瑜,虽然我年纪跟你们差不多,但论辈分,景灏的妈妈是我大姐,所以景灏应该叫我一声小姨。”

    “所以,你不是景灏在外面的女人,对吗?”江若曦的眼中突然露出一丝欣喜。

    夏子瑜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没有回答,却也没有否认。

    “既然你是景灏的小姨,那你能让景灏来看我吗?我真的很想他……求求你了……”她奋力的抬手想要靠近夏子瑜,却因为身体太虚弱,撑不了一会就放弃了。

    夏子瑜的脸上没有过多表情,等她说完后,她才开口说话:“其实我今天就是代表景灏来的,一是来探望你,这第二嘛……”

    “是什么?”江若曦一脸期盼。

    夏子瑜的眼眸划过一丝轻笑,“第二是他让我帮他带句话给你——事情既然已经闹到如今的地步,希望大家能好聚好散到此为止!”

    “不,不可能,景灏不会这么对我的?”江若曦整个人好像被掏空了似的,愣愣的看着她,眼角的泪落下,胸口剧烈的起伏不定。

    “其实要我说,江小姐你年轻漂亮,将来肯定还会遇到更好的男人,何必为了我们家景灏这样伤害自己呢?”

    江若曦满脸心伤,泪水已经打湿了她的脸颊。

    “我爱景灏,我只爱他一个人……”她抽泣着,心底的疼让她难以承受,手掌紧紧抓握住身下的床单,在夏子瑜面前早已经哭成了泪人。

    “江小姐,我话也带到了,景灏的决定其实你心里早就清楚,只是你一直在自欺欺人而已。同样作为女人,我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希望你能尽快走出这份感情!”

    该说的都说了,夏子瑜起身离开,但江若曦的那哭得撕心裂肺的声音抽泣却久久在她耳边环绕不散。

    离开了医院,于莎莎一路都沉默不语,以夏子瑜对她的了解,这可不像是她的个性。

    “怎么了,一直闷闷的不说话?”

    于莎莎跟在她身后,见她都主动开口问了,她才提出心中的疑惑:“子瑜姐,你干嘛非要来看这个女人?你知不知道以前她仗着自己怀了景灏的孩子有多讨厌!”

    江若曦自小就是江煜东和沈怡的掌上明珠,个性本就傲慢任性,在怀孕得到陆景灏后偶尔跟他出来朋友聚会,自然是没少给他们这群朋友冷脸,也难怪于莎莎会讨厌她。

    “莎莎,你的脾气就是太浮躁。”夏子瑜挽着她的手,眼角露出一抹邪笑。

    于莎莎不明白她的话,“我的脾气浮不浮躁,跟你来看这个女人有什么关系?”

    夏子瑜无奈的摇摇头,都这么多年了,她还是老样子,凡是不会先动动脑子就冲上去。

    “既然三言两语就可以把这个女人打垮,那我为什么还要兜着大圈子来对付她呢?”

    “可是我觉得,你把精力用在她身上,简直就是浪费时间,景哥哥根本就不在乎她!”于莎莎说的斩钉截铁。

    “不在乎她,那为什么她会怀了景灏的孩子?”

    莎莎的话夏子瑜刚才是听进去了,从这几天的观察来看,如果不是江若曦曾经有了他的孩子,她也不认为景灏会在乎她。

    看她的脸突然变得凝重起来,于莎莎话锋一转,讨好的说:“别想了,现在子瑜姐你回来的,景哥哥一定会回到你身边的。今晚景哥哥在夜巴黎开派对为你庆祝回国,可要把握机会哦……”

    “还用得着你来教我吗?”夏子瑜嘴角含笑。

    想到景灏为她所做的一切,她坚信,她回国是正确的!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