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兮 作品

第36章:小薇,四哥好像病了。

    一路小跑的两人顶着倾盆大雨终于坐上车,江薇安有他的外套遮挡,没有被淋得太惨,而连修肆直接浑身从上到下全部湿透。

    晚上,她喝着暖乎乎的姜茶,看到手机显示灯一闪一闪的,才发现有信息漏看了。

    划开锁屏,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我是霍光,不打扰你的话,我想问问你煮白粥需要放多少水?还有炒青菜需要放多少盐?”

    江薇安有点纳闷他干嘛问她这些问题,但还是回了信息过去,“你家没有佣人吗?”

    不一会,手机又传来简讯的提示音,“我在四哥家,他发烧,正躺着,但今天田嫂和昊阳都过大院那边了,没人照顾他。”

    江薇安看到短信,想到他生病肯定是因为下午把衣服给她,而他自己全身淋湿,这才病倒,不由得感到过意不去。

    “他吃药了吗?或者看医生了吗?”她关切的问。

    那边的霍光回复得很快;“四哥脾气拧得很,不肯去医院,让他吃药,但总得先让他吃点东西。”

    “要不你直接去附近的餐厅买回去给他。”江薇安提议道,其实是担心霍光做出来的东西根本没法吃。

    不一会,他的简讯又来了:“这里可是高档小区,附近哪来的餐厅?”

    江薇安回忆了下,好像还真的是,那附近不是商业城,就是奢侈品服装饰品店。

    “可是你确定你真的会做嘛?”

    “所以要请教你怎么做?实在不行的话,就只好煮个方便面加鸡蛋凑合着吃了。”

    江薇安感觉头顶有一群乌鸦飞过,指责的说:“发烧感冒了怎么能吃方便面呢?这样病情会更严重的。”

    “那也没有办法,我不会做!”

    考虑了一小会,江薇安又发了条短信过去:“你把食材都准备好,我现在过去。”

    “好的,拜托拜托了……”简讯后面还附带着一个拜托的表情。

    换好衣服,拿上钥匙,还特意把家里的一盒退烧药带上,她就这样顶着大雨在路边打车赶过去。

    来到御海园的大门口,她也不算是生面孔了,值班的保安员直接给她放行。

    撑着伞来到别墅的屋檐下按门铃,里面的人好像没听到似的,她足足等了快五分钟,才看到柔和的灯光从门缝中漏出来。

    连修肆身穿藏蓝色休闲家居服,撑着一把黑色雨伞从里面出来开门,看到他,江薇安一脸郁闷,怎么要他一个病人出来开门?

    霍光上哪儿去了?

    “这么晚了,你怎么跑来了?”他的声音有些沙哑,跟中午那会的他的确有些不对劲。

    “霍光说你病了,连晚餐都没吃,他又不会做,就给我发了简讯,我答应他过来给你做些吃的。”跟在他身后走进别墅,里面空荡荡的,就连小白都没看到。

    “霍光人呢?”她以为他会在这的。

    “刚走了没一会。”他身体不舒服,简要的说了句,就往沙发上躺去。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让江薇安原本还有些担心的,但看他虚弱的躺在沙发上一脸无力的样子,她的顾虑也就打消了。

    “你回房间去睡吧,我把粥做好了,给你送上去。”江薇安俯身伸手摸了下他的额头,的确是很烫,看来霍光没骗她,连修肆是真的发烧了。

    “没事,我陪着你躺在这也是一样的。”也许是真的病得难受,他说话的时候像是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看他这么固执,江薇安也没勉强他,只是这薄毯估计不够暖,她走上二楼来到那晚她住的客房,抱着一张薄羽绒被走了下来,贴心的帮他盖上,这才安心的走进厨房。

    不多时,清粥小菜就做好了,她把食物端到茶几前,让他舒服的坐在沙发上吃。

    “你是不是还没吃药?”她刚才在厨房和茶几上都没看到有药。

    “家里没有成人的退烧药,儿童的就有。”

    “我就知道你们不靠谱,还好我有带来。”江薇安在自己的手提包里找了找,拿出一个白色纸盒的东西。

    趁着他这会在吃粥,她马上又回到厨房,收拾东西,烧热水,等她忙了一圈出来,他碗里的白粥和小菜都吃光了。

    倒了一杯温热的水给他,坐到他身边,认真的看了看说明书后,拿出两粒药丸给他:“快吃药吧。”

    连修肆低头看了一眼她手里的药丸,皱眉说道:“我的身体我最清楚,不需要吃这些,睡一觉就好了。”

    “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幼稚,快吃!”江薇安把药丸强行放在他手心,端着水递给他,非要亲眼看着他吃药不可。

    两人对峙了好一阵,最后连修肆身体不适的一阵咳嗽,这才结束了战斗。

    可正因为这样,江薇安更是坚持要他吃药。

    连修肆没想到自己也有那么一天,在她软硬兼施的攻略下,他最终还是乖乖的吃药。

    吃了药,又喝下一杯温水,连修肆起身准备回房间,“外面这么大雨,你今晚就留在这吧,不过你得先去洗个澡,看你衣服都湿了。”

    被他这么一说,江薇安才得空留意到自己的衣服也湿了,肯定是刚才在门外等的时间太长,被雨水打湿了。

    “不用了,我现在就回去。”她拒绝了他的提议,拎起包准备离开。

    连修肆眉头一皱,拉住她的手:“外面这么大雨,你是不是想出车祸?”

    “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她试图甩开他的手,可他却越握越紧。

    “江薇安,你今晚敢走出这个门槛试试!”他突然面露狠色,跟刚才躺在沙发上的他对比,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果然是吃饱了就有力气,江薇安微怒的甩过头不理他。

    哪想知,下一秒他将她打横抱起,直接朝楼上走去。

    “喂,你放我下来,我不走就好了嘛。”

    她纤细的双手挂在他脖子上,故意在他怀里摇晃了下,以为他会体力不支放下她,可谁知他一口气把她抱到了三楼,他的卧室!

    这个卧室让江薇安的脸颊瞬间一阵滚烫,把脸颊埋在他胸前,默不吭声的任由他将自己放落在大床上。

    “那个……我睡客房就好。”说着,她马上从大床上逃离,但还没等她跑出三步,就又被他给拽了回来。

    “田嫂今晚不在家,你今晚就暂时穿我的衣服吧。”连修肆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件纯白是T恤丢给她。

    比划了下他的尺寸,江薇安一脸嫌弃的说:“你的衣服那么大……”

    “嫌大,那你今晚就别穿了,我倒是不介意欣赏一下你的身材。”他薄唇微微抿起,躺回大床上把电视机打开。

    哼!想得美!

    江薇安抱着衣服走进浴室,不一会,浴室内就飘出一股沐浴乳的淡香……

    差不多十五分钟后,当她穿着他的衬衫走出浴室时,床上的男人已经睡着了。

    江薇安庆幸他睡着了,不然她穿成这样,都不知道应不应该出来的好。

    看他睡觉了,江薇安蹑手蹑脚的走上前,从他的手里拿过遥控器把电视关掉,可靠近他后才发现,他额前密密麻麻出了好多细汗,应该是药力发挥作用的原因。

    她没有急着回客房,而是走回浴室拿出一块毛巾,坐在床边帮他擦拭着额前的细汗。

    近距离看着他的睡颜,跟平时的他完全是两种感觉,平日里他腹黑冷沉,似乎说的每句话,每个眼睛,都给人感觉带有某种目的性。

    而此时的他,恬静中带着一份俊雅,剑眉星目,俊美如斯,活脱脱像是漫画小说中那温柔体贴的男主角。

    “布谷布谷……”这是她手机响起的简讯提示音。

    “小薇,四哥现在怎么样了?”

    江薇安坐在床头的地毯上,怒火蹭的就燃烧了起来,连续发了几个发怒的表情过去。

    霍光这会回信息倒是很迅速,“抱歉啦,我家老头催着我回去,我也是没有办法,下次请你吃饭当做是补偿,怎么样?”

    “没空搭理你,就这样!”

    将最后一条简讯发出去,她将手机一扔,起身又回到连修肆身边,帮他擦拭额前和脖颈间的细汗。

    一来二去,她也是困得不行,不知不觉间,直接趴在床边睡着了……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凌晨两点,连修肆出了一身汗,浑身粘腻得辗转难眠。

    醒来时,发现她竟然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衫,就那样趴在床边睡着了。

    那修长的双腿直接暴露在他眼前……

    他突然觉得喉间干渴难耐,视线久久的凝聚在她身上。

    过了好一会,他才从这种心痒难耐中释放出来,下床将她温柔的抱起,轻柔地放在大床上,转身走进浴室。

    等他在出来时,身上的粘腻感已经没了,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咧着嘴笑着躺在江薇安身旁,与她同床共枕!

    隔天,雨过天晴后,连修肆的病也好得七七八八了,他怀里环抱着还在熟睡的小女人,脑海中不由得闪过一个念头——

    每天看着她从熟睡中醒来的模样,应该很有趣吧?

    “唔……”

    与此同时,被他圈在怀里的江薇安习惯性的伸展着四肢,却因此刻被某人束缚在怀中,而得不到足够的伸展渐渐转醒。

    微微睁开惺忪的睡眼,入目的不是她每天熟悉的画面,而是一个陌生的环境,还有……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