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兮 作品

第35章:遭遇撞车党

    “不熟人家怎么会这么费力帮我们家?你呀,得抓紧点,改天请他回家吃顿便饭。”沈怡脸上的笑容依旧,但看在江薇安眼里,却觉得特别恶心。

    她还真佩服她能装得下去,不过她就是有这本事,不然她父亲怎么会被她勾搭上的呢。

    “我跟他真的不熟,如果你们想要约他吃饭,就直接上他公司找他。”放下碗,江薇安不想再面度这个虚伪的女人,多坐一分钟,她都嫌恶心。

    “那也得你事先传个话不是,要不我们这样冒然找人家,人家连先生会觉得我们家没内涵。”沈怡耐着性子的跟她慢慢说,她这次的目标就是要把连修肆抢过来。

    江薇安站起身,转身离开,在离开前回头看向她补充了句:“你本来就没有内涵!”

    “你说什么?”沈怡被她一句话激怒,但她已经重重的摔门离开了。

    “死丫头,有什么了不起的,给脸不要脸!连修肆又怎么样,早晚我们家若曦都会把他抢过来,到时老娘就看着你怎么哭!”沈怡气得握紧了拳头,恨不得给那丫头一个耳光。

    江若曦烦躁的握住耳朵,气丝游离的说:“妈,你安静点行不行?”

    沈怡心疼的看着女儿,连连道歉:“对不起,是妈没控制住,不过等你身体好了,就给点颜色那丫头瞧瞧,把连修肆那条大水鱼钓上来!”

    “妈,我爱景灏,我这辈子只爱他一个男人!”江若曦骨气的反驳她的话。

    这次,她没有被母亲的话影响到。

    江薇安刚走出医院来到停车场取车,阴沉的空中就响起了一记闷雷,看来这天马上又要下大雨了。

    从停车场离开,刚拐过人行大道,她刚准备踩下油门加速,突然——一名孕妇不知从哪儿突然蹿了出来。

    她及时踩下刹车,将车头左拐差点撞上绿化带,但幸好是避开了孕妇。

    她马上下车去查看孕妇的情况,一刻不敢迟疑:“太太,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哎呦,我的肚子,疼啊……你是不是想草菅人命呀?”孕妇一手捂着肚子,脸上的表情带着责怪。

    江薇安自知理亏,没有跟她争吵,只是想上查看她的情况:“太太,我送你上医院检查吧?”

    “检查,就你开车的技术还想送我上医院,送我上天堂还差不多!”女人捂着肚子不肯走,嘴里哀嚎着,引来了许多路人。

    江薇安被路人指指点点,全身的血液倒流,再次试图劝女人去医院,“太太,你要是真的不舒服,我现在马上送你去医院,要是在拖下去,对你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好。”

    “我怎么知道你把我送到医院后,会不会等我做检查的时候就跑了呢?”女人赖皮的坐在地上,说什么都不肯挪动。

    这时,旁边又来了几个路人,指着江薇安骂道:“真是没人性啊,连孕妇都撞。”

    “看她年纪轻轻的就开着奥迪,会不会是小三小四呀?”

    “我看挺像……”

    周围围观的人说的话是越来越难听,甚至还有一个人在说:“你的钱这么好赚,随便赔偿个十万八万的医药费给人家就好了。”

    这句话彻底惹怒了江薇安,看向孕妇,最后问道:“太太,你要是怕我到医院跑了,可以找人跟着我,或者是你现在就报警,让警察来跟着我。你身体有任何的不适是因为车祸造成了,所有医药费,我都会承担。”

    “对,报警,报警……”周围的路人也赞同报警。

    但女人明显还是不愿意,而且在她的脸上,江薇安看到了惊慌的神色,加上刚才周围某些人的舆论,她这才意识到,她似乎是遭遇了撞车党。

    站起身看了看周围的人群,江薇安转身回到车上拿出手机迅速报了警,女人看她报警了,哀嚎声更是连绵不绝。

    “哎呦……没人性啊,撞了人还是这副态度。”女人开始半躺在地上,装作是奄奄一息的模样。

    江薇安笃定了自己的想法,看向周围的路人,高声说道:“大家做个见证,我刚才多番让这位太太跟我去医院,但这位太太不相信我,我只好报警等警察过来处理。”

    “这事赔点钱就完了,何必那么麻烦!”围观的路人中,一对看似比较年轻的男女又鼓动道。

    不过站在他们身边的老太太却不是这么看的,“年轻人,你们懂什么,现在的骗子可多了,报警才是最稳妥的。”

    老太太的话一下说中了这个社会的真实现象,其他的路人你看我,我看你,纷纷都觉得有道理。

    在看看这孕妇,虽说是倒地呻吟,但身上也没有一点伤,呻吟了这么久也不愿意跟人去医院,的确是很有问题?

    几分钟后,附近警局的警察马上赶了过来,扶着孕妇上了警察,在对江薇安进行简单的询问后,直接连人带车带回了警局。

    “小姐,你拐弯的时候有没有看到有人过马路?”

    “没有,那段路没有红绿灯,所以我开的特别慢,也特别谨慎。直到我拐弯后真准备踩油门,那位太太才突然冲出来,但我及时打了方向盘,只是撞到绿化带,根本没撞到她!”

    听了她的陈述,警方给她仔细的做了一份笔录,又对孕妇进行了身体检查,前前后后在警局呆了一个多小时。

    最后警员来跟她谈,虽然孕妇没伤到,但她确实涉嫌不慎驾驶,孕妇那边愿意和解私了,只要她愿意付5万块的赔偿金,那这案子就这么了了。

    江薇安沉默了一会,一脸正气的看向警员,“我不觉得我有过错,是她突然冲出来,而我也没有撞倒她,我为什么要给她赔偿?”

    “所以你的意思是不同意私了吗?”

    “对,我要走司法程序!”她坚定的表明自己的立场。

    “那好,你的车我们暂时要扣押做采样检查,现在你可以打电话给你的家人朋友过来保释你。”警员没想到她的立场这么坚定,还真的第一次见。

    拿出手机,她第一个拨通了白雪的号码,但一连打了几个都没人接,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想给米露打电话,但最近她好像家里有事,都没见她出来……

    在电话薄里翻了一遍,最后,她竟然鬼使神差的拨通了连修肆的号码。

    “喂,什么事?”电话很快接通,传来了他熟悉的声音。

    “你现在有空吗?”虽然很唐突,但她现在也别无选择,因为她绝对不会给江煜东打这通电话。

    连修肆听着她的声音,似乎感觉到有些不对劲,正在开会的他直接无视会议室内众多的高层,一脸关切的问:“你现在在哪儿?出什么事了?”

    “我在东区警局,你如果有空的话,能不能帮我找个律师过来保释我。”她的声音很小很小,几乎只能她自己听得见。

    但尽管这样,连修肆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我现在马上过去,具体发生什么事,等会在路上我在联系你。”听到她身处警局,连修肆早已经坐不住了。

    丢下一众高层在会议室,立即赶往东区警局。

    贺丰在接到电话后,马上也赶过去,在路上,通过电话联系将情况大致了解清楚了。

    当连修肆和贺丰出现在东区警局时,警员们都以为他们这个区发生了大案子,却怎么都想不到,他们是奔着刚才那单不慎驾驶的案子来的。

    看到江薇安孤零零的坐在角落,连修肆心切的几步连成一步的冲上前,焦急的问:“你没事吧?有没有被撞伤哪儿?”

    江薇安摇摇头,潜意识的向他身边靠去,她那颗紧张的心莫名的也安定了下来,“我没事,只不过,我不愿意为我没做过的事买单。”

    “江小姐果然够正气!”贺丰这是第二次见她,跟第一次不同的是,这次她是他的当事人。

    “这么件小事还劳烦了贺大状,我真有点不好意思。”

    “会开玩笑,那就是没事了,接下来就交给我来处理。”贺丰难得看到连修肆会在意一个女人,虽然是件很小的事,但他却亲自过来处理。

    连修肆陪着她坐在一边,看她闷闷不乐的样子,故意问道:“为什么你不找你父亲,不找你那些朋友,偏偏给我打电话?”

    被他这么一说,江薇安一时间都不知道如何回答了,尴尬的低下头,不想被他看穿心思。

    “不说话的意思,是不是代表对我特别信任呢?”他故意挪了挪身子靠近她。

    “我跟我爸其实关系不好,本来我是想找白雪的,但是她电话没人接听,我又没什么朋友,所以只好找你帮忙了。”不想给他遐想的空间,江薇还是说出了原由,虽然这个理由有点牵强。

    “那你记好了,以后无聊发生什么事,都要给我打电话。”话锋一转,他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被他这么一影响,她只能乖乖的点头,应声回答:“嗯。”

    有贺丰和连修肆为她保驾护航,警方那边很快就办好手续,但几人走出警局的同时,这才发现原来已经下起了倾盆大雨。

    连修肆二话不说,直接把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盖在江薇安的头上,“盖好了,别淋湿了。”

    “那你呢?”她把外套掀开看向他。

    “我没事,我们一起跑过去就好。”他说的很轻松,似乎在他眼里,她才是最重要的。

    “不如我们再等等,或者向警员借把伞?”

    “哪那么罗嗦,走吧。”连修肆长臂揽住她的腰,带着她直接冲进雨中往停车场跑去。

    贺丰看他俩跑了,站在原地喊道:“那我怎么办?”

    连修肆回头看了他一眼,无情的丢出一句:“你自己看着办!”

    “我自己看着办?”贺丰简直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俩那亲密的背影,气得直跺脚。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