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兮 作品

第34章:你要记住妈妈的恨

    满载而归的三人大包小包的来到江薇安的公寓,连昊阳完全把这当成了自己家,利落的拿出拖鞋自己换上,还给连修肆找了双男士拖鞋。

    “爸爸,进来吧,随便坐不要客气,想喝什么可以跟我说。”一进门,他就先往厨房跑去,刚才在超市释放了身体的水分,他这会是又渴又饿。

    “昊阳,不要喝太多的饮料,等会还得吃饭。”看他抱着一大瓶果汁在那咕噜咕噜的喝,江薇安真怕他的胃会坏掉。

    连修肆在她身后也走进了厨房,里面收拾得干净整洁,看样子她还挺会做家务的。

    “爸爸,你喝吗?”许是喝饱了,小家伙将喝剩下的果汁递给他,瓶口还沾着他的口水。

    连修肆一脸嫌弃的拍了下他的手:“连昊阳,你最好自己喝光它,不然以后都不准再喝果汁。”

    小家伙热情的小脸瞬间就熄火了,嘟了嘟嘴,又抱起果汁瓶对着嘴咕噜咕噜的喝下去。

    起初小鬼头还有些热情,在厨房帮她摘菜,但看着动漫的时间一到,马上就跑得没了踪影,只有外面电视机和他哈哈大笑的声音。

    几个简单的家常菜江薇安没几下就搞定了,晚餐的餐桌上,都是连昊阳点名要吃的。

    可乐鸡翅、清蒸石斑鱼、蒜蓉炒菜心还有番茄肉片蛋花汤……色香味俱全。

    “小薇,我要吃鸡翅。”刚坐定,小家伙的手就不老实了,嘴里喊着的同时,白嫩嫩的手已经抓起了一支鸡翅直接咬了下去。

    咀嚼了几口,笑眯眯的朝她竖起了大拇指,“小薇,你做的鸡翅真好吃,比田嫂做的还好吃!”

    “是嘛?那你就多吃点。”听到他的赞美,江薇安很是欣慰。

    连修肆却是安安静静的吃,像极了宫廷剧那种利益好的爆的贵公子,就连吃的时候,都不会发出太大的声响。

    “我要吃鱼,我要吃鸡蛋,我要喝汤……”

    一顿饭下来,全是连昊阳的声音,而这简单的几道菜也被席卷而空,大多都进了连小胖的肚子里。

    回家的路上,连小胖拿出那张在餐厅里拍的照片,嘴角带笑的看着,以后他就可以每天看着小薇睡觉了。

    说到睡觉,他果真在车上看着照片,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连修肆打开车门抱他出来,看着他手里的照片,下午在餐厅他都没有看到,这会细看之下,他们还真像是一家三口……

    ———

    军区大院,夏宅

    “爸,我回来了。”夏子瑜一进门,就扑到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人身边,挽着他的手臂撒娇的说。

    夏启元看到女儿回来,高兴之余,也不忘问道:“我让小王去机场接你都没等到你,你倒是好,怎么跟景灏一起回来了?”

    “哎呀爸爸,我不想让小王接我,所以我打电话给莎莎和景灏,让他们去接我的。”

    “你呀,就是这么任性,既然不想让小王接你,你也跟我交代一声,让小王在机场等了你两个小时!”夏启元一面责备着,但心里还是疼她疼得紧。

    夏子瑜是他老部下的遗孤,不忍看年仅5岁的她被送往孤儿院,就收养做了女儿,这事是外界都知道的,虽说是养女,但在夏家的子女中,他最疼爱的就是她。

    “爸,小妹四年都没有回国,肯定是想朋友了才会这样。”一名坐在轮椅上的中年妇女,此时被保姆推着来到客厅帮她打圆场。

    “还是大姐了解我。”夏子瑜看向她,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门外边,陆景灏提着一个行李箱也走了进来,中年妇女看到他,心疼的喊道:“景灏,行李重的话你就留给小王他们拿就好了。”

    “妈,没事。”陆景灏说着,直接提着行李箱上楼去。

    夏启元有些责难的看向大女儿,“淑芬,景灏已经断奶了,他要是连一个行李箱都拿不动,那都不能算是我们夏家的孩子。”

    “爸,瞧你说这话,我心疼我自己儿子怎么了?景灏就是我的命根子!”她听不得别人这么评价她,就算是自己父亲也不行。

    夏启元瞧她那倔脾气,也不好跟她理论,现在他的心肝小女儿回来了,他就更没那功夫了。

    陆景灏把夏子瑜的行李放好,刚出来,就被母亲堵上,“景灏,到我房间来。”

    看母亲那表情,陆景灏大概就猜到她想说什么了。

    房间内,只有母子俩,夏淑芬坐在轮椅上,不动声色的看着他。

    “妈,有什么话你直说吧。”

    夏淑芬眼眉微挑,眸中迸射出一团火光的质问他:“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还跟那个狐狸精的女儿在一起?难道妈说的话你都忘了吗?妈受的苦你都不记得了吗?”

    “没有,我和薇安已经分手了,全都按你说的话做了!”陆景灏一脸的低气压,每次面对母亲的施压,都让他倍感压力。

    “没有?那为什么有人看到你和她同时出现在市立医院?”夏淑芬不相信儿子的话,再三的追问。

    “我去医院是因为若曦自杀,薇安是若曦的姐姐,难道不应该去医院吗?”

    “自己的男人被妹妹抢走了,她还有心情去医院探望,不愧是林向晚那个贱货的女儿,脸皮可真够厚的!”她一字一句都特别针对江薇安,把自己所有的恨都归到她身上。

    但她越是这样,陆景灏就越觉得亏欠了薇安。

    “妈,薇安是好女孩,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说她?”

    “好女孩?”夏淑芬突然眼眶一红,拉住他的手,潸然泪下。

    “景灏,难道你真的忘了妈是怎么瘫痪变成残废的吗?”豆大的泪珠滑落,每每午夜梦回之际,想到那场车祸,还有丈夫那冰冷的背影,夏淑芬都泣不成声。

    陆景灏的神情略显无奈,“我没有忘记!如果我真的忘了,就不会答应你做出那些伤害薇安的混账事情。”

    “你闭嘴!相比起她那个狐狸精妈妈在我身上所做的那些,已经够轻了。”夏淑芬心底的恨导致她此时整张脸都扭曲了。

    当年江薇安的母亲林向晚年轻时是芭蕾舞者,也算是小有名气,陆景灏的父亲陆川一度沉迷于她,展开追求,夏淑芬为此时经常和丈夫吵架。

    直到有一次,两人闹到离婚的地步,她独自开车出去,心神不宁导致车祸,令其半身瘫痪。

    她将这一切都归于林向晚身上,而陆川因此感到愧疚,放弃了对林向晚的追求,并承诺她永远都是陆太太,但她出院后,他却搬离陆家别墅,鲜少再回到那个家。

    在陆景灏的记忆里,母亲每天都活在痛苦当中,每次看到她在床上发疯似的捶打着那双毫无知觉的双腿时,他就越发的痛恨那个不负责任的父亲。

    但是,这些跟薇安又有什么关系呢?她又做错了什么?

    看到儿子的不忍,夏淑芬的泪水像是决堤那般的落下,她绝对不允许她的儿子爱上那个狐狸精的女儿,绝对不行!

    “妈,你别哭了,我和薇安真的分手了。”他蹲下身,无力的看向伤心欲绝的母亲,“在一个男人以那样的方式背叛她后,你觉得她还会选择跟那个男人在一起吗?”

    听了他的话,夏淑芬突然转涕为笑,“好,你要记住,妈除了你,什么都没有了,你一定不能背叛妈妈,知道吗?”

    “我知道。”他的一字一句都显得那么无奈,到底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

    进入秋季后,南方的天气总是阴雨绵绵,而最近还经常下大雨,一下就是一天一夜,没完没了的。

    江薇安睡到自然醒,看着今天的天气也不是很好,随意吃了点东西后,在附近花店买了一束鲜花,便来到了医院。

    病房内,江若曦已经醒来了,眼神呆滞的看着天花板,听到有人进来,这才朝门口看去。

    “姐姐……”看到来人是她,江若曦原本绝望的眼中似乎透出一闪希望。

    江薇安把花插到花瓶中,拿了张凳子坐在她床边,“怎么没人在这陪你?”

    “姐姐,景灏有没有来过?他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了?”江若曦此刻心里还记挂着陆景灏,从她昨晚醒来开始,她就一直在等着景灏来看她。

    可是……他没有,连爸妈都告诉她,陆景灏以后都不会再来了。

    江薇安沉默的看着她,但面对她的声声哀求,她还是不忍心瞒着她。

    “昨天……你刚刚做完手术的时候他来过,不过跟你妈大吵了一架,估计整个医院都知道了吧。”这事她随便找个护士问问就知道,她觉得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还有呢?他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了?”这是江若曦最关心的一点。

    摇摇头,江薇安诚实的回答:“不知道,我跟他并没有联系。”

    “他来过,只要他来过就好,这就说明他还是在乎我的。”浑身虚弱无力的江若曦似乎看到了一点希望,苍白的嘴角弯弯的笑着。

    “咔嚓——”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沈怡手里提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

    “薇安也在啊,正好,李嫂顿了汤给若曦补身体,你也喝一碗吧?”沈怡一改以往的尖酸刻薄,说着还真的给她舀了一碗汤。

    她突如其来的改变让江薇安很不适应,不知道这个女人葫芦里又想卖什么药。

    她亲自把汤端到她跟前,好特别嘱咐道:“你小心烫。”

    江薇安接过汤,脸上却是目无表情,面对这个女人,大家能和平相处是最好,要是她惹她,她也不会任由她欺负。

    沈怡眉笑颜笑的看她喝了汤,这才回到床边照顾女儿,但眼角的余光始终都留在她身上。

    “薇安啊,怎么今天连先生没有陪你一起来啊?”

    江薇安眼眸一凝,嘴角微笑道:“不清楚,我跟他不是很熟。”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