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兮 作品

第31章: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她回国前已经让挚友莎莎找人来打扫过,这里的任何一件东西都保持着跟四年前她离开时一模一样。

    身边喝得大醉的陆景灏让她没有过多的时间来感怀这些,把他扶到床上躺好,帮他把鞋盒外套脱下,看着近在咫尺的景灏,她幸福得无法用文字来描述。

    她躺在他身边,伸手沿着他的脸颊轮廓温柔的抚摸着他,眉、眼、鼻子、嘴……这些都是她最熟悉的回忆。

    “景灏,我回来了,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她俯身依偎在他怀里,十指紧扣,感受着他的体温。

    陆景灏在迷糊间,似乎听到了“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这句话,潜意识的把她当成了江薇安,伸手将她环抱在怀,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他惺忪的醉眼迷离,看着身下美丽的女人,憨憨的一笑,兴奋的说道:“我爱你,我爱你……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你答应我好不好?”

    夏子瑜心中一阵悸动,眼眶止不住的落泪,紧紧的抱着他:“景灏,我爱你……”

    体内的酒精在一点点的挥发,陆景灏根本没有时间去思考,他兴奋的低头封住了身下女人的红唇,那柔软的触感,让他一发不可收拾。

    ……

    ———

    晨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房间,柔和的光晕正好将床上还在熟睡中的少女包围。

    她一头乌黑的长发散落在床上,白皙柔滑的凝脂,细长美丽的睫毛,在硕金的光线照耀下,灵动得像是那出落凡尘的仙女。

    突然“铃……”床头柜的手机发出厌烦的铃声,惊醒了灵动的少女。

    江薇安迷迷糊糊的在床头摸索着手机,划动了接听后,慵懒的说:“喂,谁啊?”

    “薇安,是爸爸,你快来医院,若曦她割腕自杀了!”电话那边,江煜东的声音又急又慌,似乎还听到了一阵阵哭声。

    江薇安的睡意一下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吓醒,纵然再怎么讨厌她,听到她自杀的消息,还是会为她感到担忧。

    “爸,你先别急,到底出什么事了?”她边说边起床,从柜子里拿出衣服,直接走进浴室。

    “还不是因为陆景灏那个混蛋,你赶紧给他打电话,看看能不能找到他,若曦都已经为了他自杀了,难道他还不肯来看看她吗?”提起这个人,江煜东气急了。

    两个女儿都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亏他之前还觉得他人不错,现在看来,最坏最渣那个就是他!

    “好,我马上联系他,等会到了医院再说。”交代了几句,江薇安挂掉电话后立刻播陆景灏的号码,可他的手机根本打不通。

    洗漱后,江薇安换了一身牛仔白衬衫的简约着装,随手在冰箱拿了一瓶牛奶就急着赶往医院。

    在路上,她不停的拨打陆景灏的号码,可就是打不通。

    她不死心,公司还有他的助手她都找了一遍,就是没人知道他的下落。

    等她赶到医院时,手术还在进行,一向尖酸刻薄的沈怡像个断了线的木偶那般,坐在手术室外的凳子上,一声不吭。

    江煜东拉着女儿走到角落,小声的问:“找到那个混蛋没?”

    江薇安摇摇头,“找不到,别墅、公司还有他的秘书助理我都问了,根本没有知道他去哪儿了。”

    “这个混蛋!”江煜东气得脸都绿了,恨不得将陆景灏活剥了。

    江薇安看父亲这般模样,也不好再说什么,顿了顿,让他回去坐下,她再去问问和他关系较好的一些朋友。

    走到不远处一个僻静的走廊,江薇安又一次拨打他的手机,还是关机的,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给他平时最要好的那几个好友打电话时,身后响起了一道响亮的喊声。

    “小薇,小薇……”

    在她转身之际,连昊阳已经跑到了她跟前,气喘吁吁的抱住她的小腿,“我就说我没认错人,果然是小薇你吧。”

    “昊阳,你怎么一个人在医院?哪里不舒服吗?”看到突然冒出来的小豆丁,江薇安下意识的以为他生病了。

    连昊阳的小脸顿时就像是那霜降的茄子似的,焉焉的,眼眶看起来好像还哭过,看起来还特别的委屈。

    “昊阳,怎么了?”江薇安蹲下身,摸摸他软绵绵的小脸蛋,心疼的问。

    “还说自己是男子汉,不就打个疫苗针,瞧你哭得那怂样!”连修肆这时朝他们走来,一句话就道出了原由。

    原来是打疫苗针,江薇安心疼的看着他,温柔的问:“刚才打针打了哪里?还疼不疼?”

    小家伙看着她那双温柔的水眸,吸了吸鼻子,小心窝暖暖的,掀开袖子,露出一个针眼大的小红点,“就这,还有那么一丢丢疼。”

    “我看看,是有那么一点红,我给你吹吹就不疼了。”说着,江薇安当真给他轻轻的吹着热气。

    她的关心和疼爱,让连昊阳的心情一下就阴雨转晴天,笑咯咯的拉下衣服,顺势扑进她怀里:“小薇真神奇,吹吹就不疼了。”

    等她们俩你侬我侬后,连修肆问道:“你在医院做什么?哪不舒服吗?”

    “不是我,是我妹妹割腕自杀了,现在还在抢救,但陆景灏的电话怎么都打不通,我也找不到他。”

    “情况严重吗?”他继续问。

    “我也是刚到,不是很清楚,但听我爸说失血过多,休克时间过长,不知道能不能救得回来?”她一脸淡然的说着,虽然看起来很平静,但心里也很担心江若曦。

    听了她的话,连修肆没有再多问,转身背对她拿出手机拨了通电话,但江薇安隐约听到了他提起了若曦的情况。

    小家伙看她无视自己,晃了晃她的手,吸引她的注意力:“小薇,你别担心,霍叔叔的爸爸可是神医,我爸爸肯定是给霍爷爷打电话。”

    “真的吗?”

    “嗯,我是绝对不会骗你的。”小家伙用力的点点头。

    果然,连修肆挂断电话回头看向她,严肃的说:“我先陪你过去,专家医生二十分钟内就会赶来。”

    江薇安愣了下,木讷的点点头,没想到他竟然肯主动帮忙。

    三人一同来到手术室外,江煜东和沈怡看到连修肆,都不约而同的互看对方一眼,好像都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爸,连先生找了专家医生来给若曦做手术,很快就到了。”江薇安直接无视沈怡,把视线落在父亲身上。

    “真的吗?那就太谢谢连先生了,改天等连先生有时间,我江某做东,连先生可一定要赏脸来吃顿便饭。”

    “江董客气了。”连修肆几个字,轻描淡写的带过。

    少时,霍鸿森身后跟着五六名专家医生赶来,连昊阳调皮的跑上前,乖巧的喊道:“霍爷爷,你怎么才来啊?”

    “这不是连首长家的小乖孙吗,你怎么也在这呢?”霍鸿森年近六十,但依旧满头黑发,看起来也格外精神。

    “我爸爸在这,小薇在这,我当然也在这了。”他说得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就好像他不再这的话才是奇怪呢。

    “伯父见笑了,昊阳这孩子就是调皮了些。”连修肆上前一把拽着儿子回到身边,皮笑肉不笑的瞪了他一眼,给予警告。

    “没事没事,小孩子都这样。”霍鸿森笑说着,视线落在他身边的江薇安身边,细细打量了一番,却什么都没说。

    但是那眼神似乎将一切都看明白了。

    “霍爷爷,你可得救救小薇的妹妹,不然小薇会伤心的。”小家伙忍不住又搀和上。

    霍鸿森点点头,弯腰笑眯眯的摸摸他的蘑菇头,“放心吧,有爷爷在,你的小薇不会伤心的。”

    “那就拜托伯父了。”连修肆一脸郑重的说着,旁边的江薇安也礼貌的向他点点头。

    “好了好了,那孩子的情况我了解过了,你们都别太担心,没事的!”霍鸿森拍了拍连修肆的肩,等于是给了在场所有人一个保证。

    几句闲聊后,霍鸿森走进手术室旁的预备室,而江煜东和沈怡刚才一句话也没说,静静的在一旁看着他们。

    江煜东心想着,像霍鸿森这样种只为高等领导人看病的大人物,哪能是他们这些普通商人能请来的?看来连修肆的确对薇安格外用心。

    沈怡心里一直憋着口气,尤其是看到连修肆对那个死丫头这么好,她这口气就燃烧得更旺盛。

    之前以为把陆景灏抢走,就是她们母女赢了,可没想到着丫头的运气这么好,竟然能被连修肆看上,真是气死她了!

    但是在这节骨眼上,她也不好跟他们撕破脸,只能忍气吞声的装哑巴,一切等若曦好起来再做打算。

    而另一边,一夜缠绵后,陆景灏这才在宿醉中渐渐清醒,微微挪动了下身子,竟发觉他怀里竟然抱着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

    仔细看去,他怀里的女人竟然是夏子瑜,但昨晚发生了什么,他好像都记不得太清楚了?

    他的动静也惊醒了身边了夏子瑜,其实她早就醒了,是被他那烦人的手机提示音吵醒的,一个叫江若曦的女人,不知道从几点开始,就一直给他发信息,不过这些信息都没能让陆景灏看到,而全部被她删了。

    “景灏。”她一脸娇媚的从身后抱住他,纤细的手臂圈住他的腰。

    “子瑜,我……我昨晚喝多了。”他想解释些什么,但话到嘴边,还是没能说出口。

    夏子瑜将脸贴在他后背,轻轻的摇摇头:“没关系,我懂,只要你能偶尔想到我就好。”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